唐晓芙和冷晨旭在路上分析,陆文轩这么做很可能是缓兵之计,他根本就不想让陆卓然和方文静相认,他们得早做应对,要是和陆文轩一家失去联系,再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陆卓然那就十分困难了。

    方文静在家里心神不宁地等着唐晓芙的消息。

    唐晓芙一回来,她就连忙问,她和陆文轩谈得怎么样了。

    唐晓芙避重就轻的说,陆文轩不希望他们现在和陆卓然相认,怕影响他高考,一切等高考完了再说。

    方文静抑制不住失望,可还是说道:“是哩,高考重要,一切等高考完了再说吧。”说完,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两眼呆呆的,虚空的望着某处。

    唐晓芙在她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肩说道:“相认可以拖到高考之后,但是我们可以在高考之前偷偷的和陆卓然见上几面。”

    “好啊!”方文静马上激动起来。

    唐晓芙为了带方文静去看一眼她魂牵梦绕的亲生儿子,特意抽了一个星期天上午乘车陪着方文静去了陆卓然就读的高中。

    上午的放学铃声一响,学生们如潮水一般从学校里涌了出来。

    方文静和唐晓芙站在角落里,伸长脖子往那些学生看去,那么多男学生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她的亲生儿子。

    唐晓芙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指着一个高瘦的少年对方文静说:“妈,那就是陆卓然,你的亲生儿子!”

    方文静激动得浑身战栗,两眼死死地盯着陆卓然。

    陆卓然没有和任何同学做伴,孤零零的低着头往前走,显得郁郁寡欢。

    方文静一直目送着陆卓然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这才忧心忡忡的问唐晓芙:“晓芙,我怎么觉着卓然那孩子看上去很不快乐的样子,他现在过的生活究竟有多么不如意?”

    唐晓芙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就算陆卓然现在不开心,以后回到妈妈的身边就会开心的。”

    方文静叹了口气:“现在才元月份,离高考还有大半年时间,这大半年时间也不知道卓然这孩子怎么熬?”

    唐晓芙拉着她回家:“难熬也得熬,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

    方文静听她这话有道理,只是在心里始终心疼着没有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亲生儿子。

    自从得知了亲身儿子的下落之后,方文静就经常往陆卓然的学校跑,只为了在放学的时候偷偷看他一眼。

    只是可惜,陆卓然住校,很少出校门,方文静很多次都是失望而回。

    不过只要一想到儿子就在那所学校读书,自己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方文静还是开心的,以前她可是连自己亲生儿子的生死都不清楚,内心受够了煎熬。

    唐振中在银梭回来不久又搬了一次家,搬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城中村里。

    因为现在他们一家的条件改善了,所以唐振中就租了两间房,一间房给他和吴彩云当卧室,另一间房隔出一个小间来给银梭住,另一半就当客厅和厨房。

    八十年代就业很困难,虽然唐振中想尽了办法却也没能给银梭找到一份工作。

    倒是吴彩云给银梭找到了一份工作,和她一样当环卫工人。

    银梭哪里看得上这份工作,可不去干是不行的,虽然唐振中收留了她,并不表示他容得下她在家里吃闲饭。

    银梭每天挥着大扫帚在马路上扫大街,心中很是郁闷,要不是唐晓芙她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世上就有这种人,从来不检讨自己,是别人的错。

    银梭朝思暮想都想报仇,可是现在唐晓芙这么强大,而且身边还有个冷晨旭,她根本就没能力报仇!

    她多想让唐晓芙身败名裂,然后被冷晨旭抛弃!可这注定只能是幻想,她又不是没用过这样的毒计。

    一次是想要王满财毁了唐晓芙的清白,结果被唐晓芙识破,让金梭当了炮灰,害她姐妹两个从此反目为仇。

    另一次是利用唐建武出马,也被唐晓芙识破了,唐建武现在还蹲在牢房里呢!

    现在的她已经找不到帮手了,又怎么可能让唐晓芙身败名裂!

    转眼就期末考试结束了,唐晓芙以中等偏上的成绩结束了大学第一学期的学业。

    简明简丹都比她考得好。

    简丹还拿到了奖学金。

    为了庆祝自己得了奖学金,简丹请唐晓芙去她的小吃店里吃烤面筋和肉串以及藕粉糊米汤。

    自从唐晓芙的小店里推出烤面筋之后,烤面筋以低廉的价格和出奇的美味席卷江城。

    现在很多小吃店都卖烤面筋,但是他们的烤面筋都没有孜然,只有唐晓芙的连锁小吃店的烤面筋和任何一种烧烤小吃有孜然,所以在激烈的竞争中唐晓芙的小吃店的生意仍旧爆棚。

    并且唐晓芙根据这一点又找到了一条发财的路,那就是从西疆大量的进入孜然到江城这个内陆城市卖,肯定能够发一笔横财。

    当然,这条发财的路说起来简单行动起来难,那个年代有私人货车的人很少,想雇一辆私人货车去西疆拉货简直不可能。

    所以只能动用冷晨旭的人脉,让他在西疆的战友帮她进一些孜然,然后托在当地铁路上的熟人装在货车里运来,现在那些孜然还都在路上呢,过年前应该能够到货。

    简丹本来只请了唐晓芙一个,可是简明不请自来,他自个儿来也就罢了,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那是一只通身雪白的猫味,慵懒又高傲,而且看简明的眼神很嫌弃,嫌他抱它抱的不舒服,嫌他抚摸它抚摸的不舒服,总之各种傲娇。

    简丹大快朵颐的吃着烤面筋,看了一眼简明怀里的猫,鄙夷道:“你一个男生养什么猫呀?而且这只猫还这么看不起你!你就是犯贱也不至于这样吧。”

    简明笑开,把那只猫举起来让简丹和唐晓芙细看:“你们看这只猫长得像谁?”

    简丹马上“切!”了一声:“猫当然长得像猫喽,还能像人呀!”

    “叫你细看你不细看,你不觉得这只猫长得像晓芙?”简明把那只猫抱着和唐晓芙的脸靠近。

    简丹咬了一口烤面筋,看看那只猫,又看看唐晓芙,眼睛渐渐瞪得滚圆,笑了起来:“还别说,它们长得可真像!都是小圆脸,都是圆圆的大眼睛,而且还都一副拽得不得了的模样!”

    简明得意的嘿嘿笑了两声,把猫抱在怀里,在桌子边坐下,拿起一根烤面筋吃了起来:“所以我叫这只猫为晓芙。”

    简丹刚刚喝了几口藕粉糊米酒,一听这话,给呛到了,咳了好久才好受:“哥,你把这只猫取名叫晓芙,你就不怕晓芙把你打死!”说着还替简明担忧的看了一眼唐晓芙。

    唐晓芙一脸都无所谓:“只是个名字而已,我没那么小气。”

    简明冲着简丹得一笑:“谁都像你,小心眼,爱计较!”

    简丹摇摇头:“我甘拜下风,你们两个都是神人,一个拿一只猫代替自己的前女友,另一个还不介意!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叹为观止!”

    唐晓芙吃着烤肉串,问简明:“你该不会从此拿这只猫当你的女朋友吧。”

    简明横了她一眼:“你想多了,我对你才没那么情深似海,我拿这只猫是用来出气的。”

    “出气?出什么气?”两个女孩子异口同声的问。

    简明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唐晓芙和简丹:“当然是把在晓芙这里受的气发泄在这只猫身上,晓芙,把鞋子给我叼来!晓芙,把我吃剩的饭给吃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简丹撇撇嘴:“幼稚!你看这猫神气活现的,它会买你的帐吗?它又不是狗,还给你叼鞋!”

    唐晓芙抓过那只猫翻过肚皮看,竟然还是一只母猫!一想到以后这只母猫要是怀孕了,简明那家伙会不会当着许多人的面欣喜若狂的喊:“晓芙怀孕了!晓芙怀孕了!”那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于是把那只猫扔到简明怀里,断然命令道:“把这只喵的名字改了,不许叫我的名字!”

    简丹幸灾乐祸的冲着简明笑:“看吧,乐极生悲。”

    简明不以为意的冲着唐晓芙一笑,露出一片雪白的牙齿:“那就改名叫虎妞好了,这只喵和你一样像老虎一样凶。”

    唐晓芙没有理他,继续吃着的烤肉串,即便以后简明喊“虎妞被人搞大肚子啦”,也跟她无关了。

    虎妞看着三个人大快朵颐,却没有它一口吃的,很不满意,冲着简明喵喵乱叫,还真有些像唐晓芙发火的样子。

    简明问唐晓芙的小吃店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喂虎妞的。

    唐晓芙就去厨房里拿了点猪油泡饭给虎妞吃,简明这才安心的吃烧烤,可简丹嫌他吃得太快太多,横眉冷对地要他少吃一点。

    简明很是郁闷,一个劲的埋怨唐晓芙怎么没有拿到奖学金,如果她拿到了奖学金请客,绝对不会像简丹这么小气。

    这叫唐晓芙怎么回答?

    她读高中成绩好是因为有前世的基础,可是大学课程这个年代和她那个年代相差得很大,除了英语,她早在学习方面没什么优势了。

    而且她每天还要忙着生意,能够维持中上等的成绩已经是拼了老命了,还想要她拿着奖学金,是不是把她当印度人看了,以为她是开挂人生?

    “我不拿奖学金一样可以请你吃的。”唐晓芙掏钱在自己店里买了不少烧烤请简明兄妹两个吃,吃完这顿烧烤,回到家里就要开始他们的寒假生活了。

    唐晓芙问简明,放寒假有什么打算。

    简明眼睛望天想了想:“除了玩,好像没什么事可干,不是谁都像你那么励志的。”

    “那正好。”唐晓芙吃辣了,喝了几口滚烫的藕粉糊米酒,“作为我的股东,你也该粉墨登场了。”

    “什么意思?”简明狰狞的从一串烤肉上扯下不少烤肉在嘴里嚼啊嚼。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读高二那会儿你不是帮我联系了从服装厂拿布头卖吗?那个时候我就盈利了,我要分红给你,你不要,我当时就说,那就继续投资到生意里,以后分红再给你。

    后来我开了服装店,几次要把分红给你,你还是不要,那我只好让你入股咯,你现在既然是红樱桃服装连锁店的一个股东,红樱桃服装连锁店的生意你就真的能够甩手不管吗?所以你必须得上岗。”

    简丹八卦的打听:“我哥哥在你那里占有多少股份呀。”

    “百分之二十。”

    简丹好奇地问:“那他如果现在分红能够分到多少钱呀。”

    “大概两千块块左右。”

    简丹捶了一下简明:“真没看出来,你是个有钱的土豪。”

    简明吃东西快,就唐晓芙和简简聊天的这几分钟里他已经干掉了好几串肉串和好几串烤面筋。

    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和嘴:“我什么都没干,只是给晓芙牵了个线,哪里就值二千块钱了?”

    他看着唐晓芙认真的说:“你要真的想让我入股,我只愿意占百分之十的股份,超过这个股份我就不干了。”

    唐晓芙想了想答应了,让他明天开始负责武商附近的门面,并且有空的话在六渡桥、江汉路这样繁华的地方再找两个门面。

    唐晓芙以后的生意会越做越大,不能只靠她一个人管理,那还不得累死。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未雨绸缪培养几个左右手,简明自然是她第一个发展培养的对象。

    并且简明头脑灵活,是块做生意的料。

    谈完正事,也吃饱喝足了,唐晓芙和简明兄妹一块儿乘车回家,她在司门口那一站和简明兄妹告别下车。

    唐晓芙回到家里时,苏苡尘和唐晓兰也已经回来了。

    冬天天黑得早,虽然才只下午六点天已经黑透了。

    方文静在乔大夫的帮助下已经做好了晚饭,人都回来了就开饭了。

    唐晓芙扫了一眼坐在桌边的人,问方文静:“怎么这么晚了建斌哥还没有回来吗?”

    方文静夹了一块糍粑鱼给唐晓芙,并且还是特意挑的背部的,因为唐晓芙特别讨厌吃鱼肚子那里的软肉:“上次来过咱们家的那个叫金莉莉的女孩子刚才来找过建斌,建斌就和她出去了,并且要我们不等他回来吃饭,估计又是和那个女孩子在外面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