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看到了一线希望,拿开双手,殷切的看着金波,语气中充满了哀求:“波波,你一定要快点筹到钱,我怕我们的孩子等不得!”

    “嗯嗯,我知道了。”金波替她擦去眼泪,这才想起问她吃过午饭没有。

    银梭神色悲慽,缓缓地摇摇头:“自从孩子生病之后,我就吃不好睡不好,今天早上连早饭都没吃。”

    金波见她这次比去年过年后两人见面那次要瘦多了,心中很是感慨,她一个女孩子拖着一个孩子,既要忍受世俗众人的白眼,又要谋生养活他母子两个,生活实在太不容易了,很是心疼她。

    柔声对她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打盒饭来。”说着起身就要走。

    银梭跟着站起来,一把拉住他:“别给我打饭,孩子这个样子我哪吃的进去呀。”说着又捂脸痛哭。

    哭了一会儿,见金波还在身边,于是故作为他着想地说:“你赶紧回学校吃午饭,吃完午饭好好学习,三天后的中午我们直接在这里相见,你把给孩子看病的医药费给我。”

    金波愧疚地盯着她看了好久,点了点头,安慰她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个钱我无论如何会给你筹到的,你不要太煎熬了。”

    银梭擦了一把眼泪:“孩子是我们的爱情结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说着又掉下眼泪来,转身默默离开了。

    金波盯着她一步步远去的背影,那背影是如此的沉重,心中更是不好受。

    金波答应银梭三天后给她钱,银梭可以理解,因为三百块钱别说对于一个高中生而言,就是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只是这等待的三天,自己住哪里?

    吴春燕那里肯定是回不去了,只要回吴春燕那里,吴春燕看见她就会勾起她偷过她钱的事,肯定是见她一次打她一次。

    而唐振华那里也想都不要想了,当初她为了离开唐振华,作假亲子鉴定书可是狠狠地刺激了他,他又怎会收容她住几天?

    在以前的哪个同学家里借宿?

    这种可能性也几乎为零,她在育红中年没什么真正的好朋友,再加上她现在名声这么臭了,那些女同学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又怎么可能收留她在自己家里住一夜?

    银梭像只流浪狗一样在镇上转了几个圈,最后还是乘坐长途汽车回到了江城。

    陆家是回不去了,她只能回唐振中家。

    好在唐振中收留了她,令她他松了一口气,她深怕连唐振中也不肯收留她,那她真的连个落脚点也没有了,而她身上没几块钱,是住不起旅店的,最后只能睡马路。

    银梭的遭遇唐振中已经都一清二楚。

    相较于唐晓芙来说,唐振中更偏爱银梭一些,一来唐晓芙和他半点血缘关系没有。

    二来唐晓芙怂恿着方文静和他离婚不说,而且曾经两次三番狠狠羞辱过他,他可都怀恨在心。

    再说他现在一把年纪了,只有建武和银梭两个孩子,将来也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建武已经蹲牢房了,这一辈子差不多也完蛋了,那他就只剩下银梭这一个孩子。

    况且他和吴彩云之前,貌合神离,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人年纪大了,怕孤单,虽然唐振中曾经有一段时间很鄙视银梭,恨不能和他断绝父女关系,但现在他身边也就只剩下银梭这么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对银梭的态度自然改变了。

    所以银梭回来,唐振中特意住了几个好菜给她吃,想让父女俩的关系融洽一点。

    银梭见只有她父女两个人吃饭,于是问:“妈妈呢,妈妈今天不回来吃晚饭吗?”

    提起吴彩云唐振中就有几分不快:“你妈现在快活的很,总是在外面玩得夜不归宿,我们不用管她!”

    现在他们夫妻两个同床异梦,虽然在一个屋檐下,却各过各的,唐振中并不是很关心吴彩云。

    他给银梭夹了好几块五花肉放在她的碗里:“来,多吃些肉,你看你瘦了不少。”

    银梭帮他还了债,他多少对他还是有些感激的。

    银梭看着碗里那几块肥颤颤的五花肉,心里也有几丝感动,唐振中还是愿意把她当女儿看待的。

    她故作愧疚的试探地说:“爸,我又要变成你的负担了。”

    唐振中摆摆手:“什么负担不负担的!现在我的外债部都还了,无债一身轻,只用糊住我父女两个两张嘴就行了。

    等唐晓芙满十八之后,我就不用再支付她的抚养费了,手头就又会宽松些的,所以你别东想西想的,好好在家待上一段时间,爸给你找份工作。”

    “嗯。”银梭吃着五花肉。

    …………

    金波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银梭临走前一再跟他说宝宝的病情很危急,叫他尽快筹到钱,可上哪儿弄钱可还真是个难题!

    三天时间很快就会过去,金波决定铤而走险,去他爷爷那里偷钱。

    金老中医已经从镇卫生所退休,在镇上自己开了一家中医门诊,生意很好。

    金老中医有个习惯,营业额每个季度存一次,营业额一般都放在他老两口的卧房里的一个没上锁的抽屉里。

    金波几次亲眼看见那个放营业额的抽屉里钱不少,自己先偷些应急,心神不宁的好容易等到下午放学,金波就直奔爷爷家去。

    金老中医老两口见到自己的宝贝孙子很是高兴,忙不迭地准备丰盛的晚饭。

    金波趁他们老两口不注意,溜进他们的卧房,打开那个放钱的抽屉。

    抽屉里面虽然花花绿绿的票子不少,可是金波飞快的翻了一下,大概也就只有一百块钱左右的样子,离他所需要的三百块钱差距实在太大了,不由得发起愁来。

    并且这一百多块钱他还不能一次都拿走。

    如果都拿走的话,爷爷奶奶很快就会发现钱被偷了。

    可是只拿几十块钱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用。

    他忽然想起奶奶有一只祖传的素金簪子不知放在哪里,如果把那只金簪子偷到手卖掉的话,应该差不多能够卖到三百块钱!

    金波想到这里,怀着砰砰乱跳的一颗心,忙去翻别的抽屉。

    金簪子没有找到,可是在一个抽屉里看见一个存折。

    鬼使神差,他打开那个存折一看,上面有五百多块钱的存款。

    存折里还夹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几个数字,应该是存折的密码,肯定是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怕忘了密码,所以写在纸上夹在存折里,没想到却方便了金波。

    金波大喜,飞快的把存折揣在怀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堂屋。

    金老中医老两口在厨房里忙碌,根本就一无所知。

    吃完金老中医老两口精心为他准备的晚饭,金波就心虚的赶紧溜了。

    第二天中午,他鬼鬼祟祟的去镇储蓄所,把存折上的钱部都取了出来,然后把一分钱都没有的存折一把火给烧了。

    弄到了钱,金波就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银梭赶紧出现把钱拿走,这钱在他身上如烙铁一样,烙得他心神不宁。

    好容易等到他和银梭约好的日子,两人相见之后,金波把那五百多块钱都给了银梭。

    银说惊喜不已,她没想到她只向金波要三百块钱,他居然给了她五百多块钱!

    金波之所以把存折上的存款给银梭是有他的想法的。

    首先他不能只取三百块钱,留一些钱在存折上,然后把存折送回去。

    如果这么做,风险会很大,爷爷奶奶很容易就会猜到家里的钱是被内鬼给偷去了,从而怀疑到他头上去,因为只有他去爷爷奶奶那里最勤。

    但是如果把存折的钱部都取光,然后把存折烧掉,毁灭证据,爷爷奶奶找不到存折,就会以为存折是被自己放不见了,或者是家里进小偷偷走了,不容易怀疑到他身上去。

    金波之所以不把多的那一部分钱自己留下来,是因为这钱他拿在手里烫手,还不如都给银梭,让她花到他们的孩子身上,以减轻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对孩子的愧疚之情。

    他到现在都觉得一切好像做梦似的,自己居然当了爸爸!

    银梭拼了命地抑制住想要疯狂尖叫的冲动,不解的问金波:“你怎么给我这么多钱?我只要三百块钱就够了。”说着装模作样的就要把多的钱退给金波。

    金波拦住她:“别退了,多的钱你给孩子买些营养品吧。”

    银梭答了声好,顺水推舟的便把所有的钱都收下,打着为孩子治病要紧,急匆匆的离开了。

    心里窃喜不已,幸亏老娘聪明,给自己留了后路,一直把金波勾的死死的,不然燃眉之急哪会这么容易就被自己化解了。

    去年过年七天假银梭各个工地到处卖不是没有顾虑的,每天晚上那么多人,她中招实在是太容易了,可是她又没那个胆量去药店买套给那些买她春色的民工用。

    再说就算她买了那玩意儿,人家民工愿不愿意用还是个问号。

    吃药避开?药的副作用多大呀,她怎么可能吃!

    那时她就想到了金波,如果自己真的中招,又万一解决不了肚子里的孽种,那就把这个孽种栽到金波的头上。

    金波家庭条件和个人条件都还过得去,作为一条后路和备胎,他是合格的。

    所以去年年后,银梭在脸上的伤都消了之后,就特意回了一趟五福镇,打着思念金波的名义,和他在草地上滚了好久。

    幸亏当初自己想出这么个高招,以“他们的孩子”生病为借口,从金波这里捞到这么大一笔救命钱!

    一到了城里,她就把自己和王满财两个人的罚金都交了,总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

    唐晓芙收拾了银梭,就着手安排方文静和陆卓然相认。

    抽了个星期天,她让冷晨旭开车把她送到陆文轩那里,让冷晨旭回避,她单独和陆文轩见面,把目的向他说明。

    陆文轩当然要反问一句她是谁,为什么一口咬定陆卓然是方文静的儿子。

    唐晓芙唇边含着一抹讥讽:“因为,我就是那个和卓然调包的孩子。”

    当陆文轩看到唐晓芙时,一眼就认出她和赵雅琴长得很相像,但又比赵雅琴漂亮,因为她结合了赵雅琴和他的良好基因,所以相貌非常出众。

    当听完唐晓芙的叙述,陆文轩就更加肯定了这个女孩子才是他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

    不过他并不打算和唐晓芙相认,前车之鉴,那个银梭差点就害得他无颜见人,幸亏银梭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才得以没被银梭影响到。

    他又不了解唐晓芙是个什么货色,万一还不如银梭呢,他可不想被连累的身败名裂!

    再说他对赵雅琴的孩子又没有什么好感,住在一起也是别扭,那还收养个毛线!

    唐晓芙也是个人精,看出了陆文轩的心理活动,冷笑着对他说:“你放心,就算你想和我相认我也不会和你相认的,我再说一遍,我找你的目的,是想要陆卓然和我妈相认!”

    陆文轩断然拒绝:“谁告诉你卓然不是我的亲生孩子?当初她妈妈生的是一对双,因为重男轻女,只留下儿子,把女儿扔给了你妈!”

    唐晓芙冷冷的注视着他,质问道:“那我妈妈生的孩子哪里去了?”

    陆文轩摆出一副特别无辜的样子,两手一摊:“我怎么知道!”

    唐晓芙被他无赖的嘴脸恶心到了,懒得和他废话:“陆卓然是你的孩子还是我妈妈的孩子,做个亲子鉴定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陆文轩有些慌了,问道:“什么是亲子鉴定?”其实他听到这几个字就能够猜出其中的意思来,他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猜的是否准确。

    唐晓芙冷哼一声,根本就不屑回答他的问题,转身就要离去。

    陆文轩急中生智把她叫住:“卓然还剩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忍心这个时候打扰他,分散他的注意力,害他名落孙山吗?”

    这个倒是个问题。

    “那好,等卓然高考之后我和我妈再来和他相认不迟。”唐晓芙利落地说完就走了。

    陆文轩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虽然他不喜欢陆卓然,可是也养到这么大了,白白的还给方文静损失也太大了。

    再说不喜欢归不喜欢,两个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么多年多少是有感情的。

    陆文轩咬咬牙,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阻止陆卓然和方文静相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