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唐晓芙又跑到赵其富的家里找到赵其富的老婆,神秘兮兮地告诉她某年某月某日她男人和银梭苟且过,然后加一句:“这些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

    我之所以跑来跟大妈说一声,主要是想要你提防银梭,这个人见谁都咬,并且谁和她沾边都会倒八辈子霉,看看王满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大妈可要早做准备啊。”搬弄完是非,她就迅速闪了。

    那次简明的小弟监视银梭,亲眼看见银梭跟着赵其富进了他家废弃的祖屋好久才出来,之后银梭就有钱贿赂那些目击王满财苟且金梭的同学,她要不是跟赵其富这个老男人滚过稻草堆,赵其富会给钱她?

    不过再怎么说,简明的小弟没有亲眼目睹,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唐晓芙对赵其富的老婆说话时也留有了余地。

    她不担心赵其富的老婆找不出真相,许多女人都有这种本事,能够从自己的男人嘴里诈出真相。

    赵其富的老婆和赵其富又不是只生活了一天两天,对他了如指掌,想要从赵其富的嘴里掏出真相,对她而言轻而易举。

    而赵其富的老婆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悍妇,曾经把和赵其富有染的女人打得婚姻破裂、无颜见人,如果让她确认了银梭和赵其富有染,有的银梭受的!

    这还没完,唐晓芙迅速在乡下把银梭找到了她亲爹并认祖归宗的事传播开去,这事马上在整个以五福镇为圆心方圆十里之内引起轩然大波。

    银梭是在乡下由接生婆接生的,这十里八乡谁人不知她是吴彩云的亲生女儿?

    之前大伙儿以为唐振华是银梭的亲爹,可后来变成了唐振中是她的亲爹。

    但现在居然又蹦出来一个亲爹!

    难不成……吴彩云在外头还有别的男人?

    要真是这样,也太狗血了,吴彩云是有多喜欢给唐家两兄弟带绿帽子呀!

    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唐晓芙回去等着看好戏。

    之所以选择单枪匹马回乡下搞事,是因为前世和今生唐晓芙早就养成了求人不如求己的性格,天大的难题她也宁愿自己扛,从没想过让谁帮一把自己。

    不是自己是个女汉子,而是她怕麻烦别人,也从没想过利用女孩子的优势向谁撒个娇,帮自己解决难题。

    还有一方面,是唐晓芙觉得冷晨旭那一身军装很神圣,那就让他一直神圣下去,不让他趟这趟浑水。

    虽然唐晓芙不认为给自己和原主讨回一个公道何错之有,但是就像她前世在一个电视剧里看到的一句,“如果迫不得已双手要沾血,那就让我一个人手沾鲜血,也绝对要让你一双手干干净净。”

    这句话是男主对女主说的。

    可是唐晓芙的恋爱观是,相爱的两个人应是彼此扶持,真心为对方付出。

    她是真心爱着冷晨旭的,她愿用自己单薄的力量护他周,又怎会让他卷入这一桩桩手段阴险毒辣的狗血报复事件里来呢。

    如果报复是原罪,老天要惩罚,那就冲着我一个人来好了。

    唐晓芙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五点了,方文静问她去哪了,她撒谎,说她在武汉三镇逛了逛,看有没有合适的门面,既然想开连锁店,当然需要门面。

    她这么说,方文静自然是信了的。

    唐晓芙估算的没有错,赵其富的老婆古翠翠当晚就从赵其富的嘴里诈出他和银梭那无耻的一夜。

    古翠翠气极,脱下一只鞋来猛抽赵其富:“你他娘的睡烂货,那天晚上却哭丧着脸跑回来,说你走夜路不小心撞了老太太,得赔人家一百块钱,我这个傻逼还真信了,真给了你一百块钱!原来你不是撞了老太太,而是撞到人家烂货的身体里了!你这不要脸的死货,连老娘都敢骗!(以下省略五百多不堪入目的辱骂。)”

    赵其富被打着满屋子乱窜,惨嚎不止,可他的孩子没一个人来扯劝一下,心里都在喝彩叫好,打得好!

    有这种像牲口一样见个母的就想交配的爹,他们都无脸见人了。

    古翠翠把自己的男人毒打了一顿,心中的郁闷并没有消散多少。

    一百块啊!自己那不要脸的男人从自己手里骗了一百块给银梭那个烂货,那烂货值那么多钱吗!

    一想到白白扔了银梭一百块,古翠翠心疼得寢食难安。

    家里孩子多,又都大了,要给他们装备嫁妆或是娶媳妇的钱,而且还有公公婆婆要奉养,家里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每天一睁眼古翠翠都能为钱愁死!凭白无故损失了一百块,她这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

    不行!得把这一百块钱从银梭那个烂货那里要回来!

    古翠翠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打定主意,当即就到处打听银梭现在在城里的住址。

    因为唐晓芙把银梭冒认亲爹的事宣扬出去的时候,为了方便古翠翠和王满财找银梭寻仇,她可是把银梭的学校和陆家的住址甚至陆文轩的单位住址都说的一干二净,所以古翠翠很快就打听到银梭的各种信息。

    第二天,节俭的古翠翠带了两个早上烤的汽水馍出发去城里,找到自己在城里建筑工地当农民工的弟弟,让她带他去找银梭那个贱人算帐要钱!

    她之所以要找自己弟弟带路,是因为她从没来过城里,又大字不识,进了城就找不着北。

    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农村妇女来城里总有些心生惧意,身边有个人可以壮胆。

    姐弟两个很快就找到了银梭的学校,又通过学生们打听银梭在哪里。

    一个学生把手一指操场上一个女生:“那个穿大红色棉袄的就是。”

    古翠翠的弟弟顿时石化了。

    古翠翠疑惑地问:“怎么了?”

    古弟弟吞吞吐吐道:“那女的……曾经去咱们工地卖过……”

    古翠翠马上咆哮起来:“你也上过她了?也给她钱了!”

    古弟弟脸都白了,见许多学生侧目探究地打量她姐弟二人,连忙摇手解释:“我没有!我们年纪大的谁干这种事?卖苦力赚的可都是辛苦钱!不过工地上那些侄子们可是排队都上过她!我不会认错的!”

    古翠翠听弟弟说没把血汗钱花在银梭那个烂货身上,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可等听到工地里的小年青排队上银梭,只觉恶心反胃,不仅觉得自己男人给银梭钱太冤了,而且银梭还应该倒找她男人钱才对!

    银梭都脏成那样了,她男人上她太!亏!了!

    姐弟两个说话间,银梭已经从操场走到了教室门口。

    古翠翠马上撒丫子追了上去,一把抓住银梭,连扇了几耳朵,咆哮道:“你这个臭卖XX的,快把骗我男人的钱还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正值中午时刻,许多学生刚刚吃完午饭,在教室里或闲聊或学习。

    古翠翠声势浩大的扇银梭耳光,不仅惊动了银梭的同班同学,还惊动了隔壁班,许多学生前来围观,把走道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古翠翠悍名远扬,可银梭只听说过她的事迹,并不认识她,凭白无故地被打了,心中很是恼火,但同时又很心虚。

    听这妇女的口气分明是哪个被她睡过的男人的黄脸婆找上门来了。

    见同学们都异样的盯着自己,银梭用手捂着被古翠翠扇得火辣辣疼的半边脸,装柔弱:“大妈,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这么一说,马上有几个男生冷着脸上去推搡古翠翠,恫吓道:“这位大妈,请你离开,我们这里是学校,你别在这里撒野,否则我去喊校长,让校长叫公安来抓你!”

    银梭一副柔弱的模样,心里却在得意的笑,幸亏老娘魅力无穷,勾住几个大傻逼给老娘卖命!老娘倒要看看你这黄脸婆怎么身而退!

    古翠翠性子特别刚烈,你服软,她还会让两分,你吓唬她,她几十岁的人了又不是吓唬大的,反而激起她更强烈的斗志。

    她手一挥,驱赶那几个男生:“你们去叫校长快去呀!我倒要问问你们校长是怎么教育人的!容忍女学生到处卖,都卖到工地去了,排队上她呢!”

    学生们一听这话都惊呆了,那几个男生马上熄了火,在心里懊恼,妈的!老子怎么替这种叫人想吐的女生出头!

    银梭脸白的跟纸似的,却硬撑着声嘶力竭地喊叫着:“你冤枉我,我要告你!告得你倾家荡产,在大街上要饭!”

    古弟弟挺身而出:“我姐姐冤枉你?你去我工地卖,不知多少人上了你!你只管去告,我能找一大把证人来,到时看谁身败名裂!”

    银梭呆若木鸡,她没想到这个一脸沧桑的黄脸婆手里竟握有这么一张王牌!

    围观同学们见银梭突然不说话了,自然猜出了真相,看银梭的眼神分外鄙夷。

    古翠翠叉腰冲着银梭继续道:“你说不认识我也就罢,你可别说不认识我男人赵其富,你可是跟他滚过稻草堆,向他勒索了一百块钱!你把这一百块钱还给我,这事就这么算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银梭暗暗叫苦,为了让唐振中心甘情愿帮她演戏,她答应帮唐振中还债,所以她已经以报恩为由向陆文轩和唐晓芙的亲外婆要了几百块钱帮唐振中把债清了。

    陆文轩又不喜欢她,唐晓芙的外婆只是完成女儿的心愿,对她也没多深厚的感情。

    银梭让他们放血拿了一次钱出来已经很难了,他们不可能为了她再次掏腰包,她上哪儿弄钱去!

    银梭正在为难之际,忽听有同学喊:“班主任来了。”

    银梭的班主任是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虽然脑袋开始秃顶,身上却自然有股书卷气质。

    班主任走到古翠翠姐弟的面前,严肃地说:“这两位同志,这里是学校,请勿扰乱学校秩序,请你们现在即刻出校!”

    古翠翠这人比较执着,一手指着银梭很不服气地说:“你这个学生勾引我男人,从我男人手里讹去一百块钱,我来要钱是天经地义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班主任愣住,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乡下妇女是因为这事找上门来。

    他看了一眼银梭,长得秀里秀气,说话也细声细气的,虽然成绩很差,但是很努力,不像是个自甘堕落的女生,于是脸色一沉,对古翠翠道:“你诽谤我学生,我可以告你诽谤罪的!”

    “谁诽谤她啦!她在工地上到处卖,工地上的年轻小伙子,谁不认识她!”古弟弟气愤地维护自己的姐姐。

    班主任将信将疑地盯着古弟弟。

    古翠翠冷笑:“我毁非她?你去咱五福镇打听打听,她是为什么被学校开除的!她姐妹两个共侍一夫在我们当地派出所还有案底呢!”

    古翠翠来之前可是把银梭的丑事调查的一清二楚。

    银梭浑身抖个不停。

    她千方百计冒充陆文轩的亲生女儿混进了陆家,不仅仅是羡慕陆家条件不错,而且还看中陆文轩在市教育局当领导的身份,可以把自己重新弄回校园。

    她不爱读书,也读不进,但是,既然有个当教育局领导的“亲爹”,读好读赖,“亲爹”都有办法把自己送进大学,那为什么不读?

    以后是大学生了,那多体面!

    银梭进这所高中是从唐振中单位的子弟高中调的档案,而这份档案又是从五福镇育红中学调的。

    当时唐振中为了让银梭做一个没有污点的学生,可谓煞费苦心,买通育红中学的教导处主任,修改了银梭的档案,把银梭给洗白了,所以她的那些陈年臭事陆文轩他们一无所知。

    要是陆文轩知道她的那些肮赃过往,不一定会认她这个“亲生女儿”。

    现在古翠翠把她的烂事都抖了出来,她在陆家和学校里估计是很难再混下去了,那么多心血都白费了。

    班主任对古翠翠道:“您反映的情况我们学校会调查处理的,至于你向陆婷婷同学要钱那是私人之间的事,不能闹到学校来,你可以在校外和陆婷婷同学协商解决,但现在请你出校!”说着,叫两个男生去门房叫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