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雅琴起先想用肚子里的孩子逼迫陆文轩和杨凌云离婚娶她。

    可是陆文轩断然拒绝,宁愿冒着被赵雅琴告到单位领导那里丢掉工作的危险,也不愿意娶她,并且还劝她去把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赵雅琴在陆文轩那里行不通,就想用肚子里的孩子赌一把,只要她生的是男孩,就可以通过陆母向陆文轩施压,让他和杨凌云离婚,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陆文轩了。

    在八十年代未婚生子是很叫人唾弃的,为了避人耳目,赵雅琴特意跑到离她家很远的一家职工医院生产,并且如愿以偿的”真的”生了一个儿子。

    赵雅琴带着新生的儿子找到陆母,说这个儿子是陆文轩对她一时犯下的错生下的孩子。

    陆母对赵雅琴连生了两个女儿并且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早就心生不满,现在见从天而降一个孙子,喜得嘴都歪了,自然是愿意赵雅琴进她陆家的门。

    如果不让赵雅琴进陆家的门,那她的宝贝孙子就没有亲妈了,实在是太可怜了,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软硬兼施逼迫陆文轩和杨凌云离婚。

    陆文轩是孝子,顶不住压力,最后不得不答应和杨凌云离婚,娶了赵雅琴。

    杨凌云和陆文轩离婚不久就抑郁而终了,陆文轩为此深恨赵雅琴“母子”。

    赵雅琴的儿子取名陆卓然,陆卓然从一进陆家的门起就一直是陆老太太亲自抚养教导。

    陆老太太出生书香门第,教育后代很有一套,看看陆文轩就知道了,所以她把“孙子”陆卓然教导的很出色。

    虽然陆卓然上有奶奶疼,下有亲妈爱,可他的两个姐姐陆怡美和陆怡丽把她父母的离婚怪罪于他,姐妹两个联合起来对付他,暗中总是给他下绊子,虽然陆卓然在陆家吃的好穿的好喝的好,可是内心并不快乐,但没有长歪,是一个正直向上的好少年。

    赵雅婷虽然如愿以偿嫁给了陆文轩,可婚后陆文轩对她不冷不热,她生活的并不幸福,所以后来因为郁郁寡欢而得了癌症。

    陆文轩失散的女儿原名叫银梭,现在改名叫陆婷婷,在某所重点中学读高三,明年和陆卓然一起面临高考。

    自从陆婷婷回到了陆家,陆怡美姐妹两个知道陆卓然也是受害者,就没有再暗算他了,力以赴暗算陆婷婷,再加上陆文轩因为赵雅琴的缘故半点不喜欢陆婷婷,所以她在陆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现在已经确认了赵雅琴住院生产的那家职工医院和唐晓芙出生的那家医院是同一所医院,所以冷晨旭有十足的把握肯定赵雅琴就是唐晓芙的亲妈,陆卓然就是方文静被调包的亲生儿子。

    星期六冷晨旭去接唐晓芙回去时,把调查的情况以及他的猜测都跟唐晓芙说了。

    唐晓芙沉思的问道:“陆卓然的奶奶还活着吗?陆文轩对陆卓然好吗?”

    冷晨旭一边开着车一边答道:“陆卓然的奶奶在前两年去世了,陆文轩好像对陆卓然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对他前妻生的两个女儿更宠爱。”

    唐晓芙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让妈和陆卓然相认。”

    冷晨旭问:“那你和你生父相认吗?”

    唐晓芙摇摇头:“我又不是我爸和我妈爱情的结晶,陆文轩在以为陆卓然是他亲生儿子的情况下都不喜欢陆卓然,更何况我这个女儿!所以我不打算和陆文轩相认。”

    “那你不打算戳穿银梭了?让她继续冒充你?”冷成旭侧目看了她一眼,疑惑的问。

    “我不和陆文轩相认,并不表示不戳穿银梭,这两件事根本就不会互相干扰到。”

    冷晨旭想了想明白过来,问道:“你打算怎样戳穿银梭?”

    “让她和陆文轩做亲子鉴定,以铁的事实说话。”

    冷晨旭点头:“这方法简单粗暴,但是管用,这事我来办。”

    唐晓芙说了声:“好。”

    到了唐晓芙家,方文静已经做了一大桌子好菜,单等着几个孩子们回来一起开饭。

    这是唐晓芙几个第一次和乔大夫一起吃饭。

    乔大夫人很开朗,招呼着唐晓芙几个多吃些菜。

    他从方文静嘴里得知冷晨旭和唐晓芙的关系,对冷晨旭格外照顾,硬要陪着冷晨旭喝两杯,被唐晓芙拦下,说他待会儿还要开车,酒驾危险。

    好在乔大夫是知识分子,又是医生,所以很能理解,就没有劝冷晨旭喝酒了,转头劝唐建斌喝两杯。

    唐晓芙有点小紧张的盯着乔大夫,这家伙该不是个酒鬼吧。

    好在乔大夫和唐建斌对饮了两小杯白酒就没有喝了,唐晓芙放下心来,小酌怡情,酗酒伤身。

    吃完饭,乔大夫抢着要洗碗,大家拉都拉不住,就由他了,冷晨旭坐了一会儿,告辞离去了。

    唐晓芙三个女孩也上了四楼,把空间留给方文静和乔大夫。

    读大学很轻松,最起码功课很少,所以唐晓芙歪在床上看《大众电影》。

    方文静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唐晓芙放下书本,打趣的问:“妈妈怎么不陪乔叔叔?”

    “你这孩子。”方文静笑嗔了一句,走到唐晓芙的床边坐下,把手里一个红包交给唐晓芙,“这是你乔叔叔给你的见面礼。”

    唐晓芙打开一看,里面有五十块钱,问方文静:“单给我一个还是晓兰也有。”

    方文静答道:“你姐妹两个都有,就连尘尘也有。”

    唐晓芙听到这话才收下那个红包,对方文静说:“妈妈来的正好,我有话跟妈妈说,又怕打扰妈妈,所以才没叫妈妈和我单独说说话。”

    方文静轻轻的揪了揪唐晓芙的耳朵,红着脸嗔道:“什么叫怕打扰到我?”

    唐晓芙嘻嘻的笑着:“你和乔叔叔可正是新婚燕尔。”

    方文静的脸都红到了耳根,佯装生气道:“不许拿妈妈开心。”然后正色道:“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唐晓芙说:“那妈妈先说吧。”

    方文静却要她先说。

    唐晓芙显得有些踌躇:“我要说的话是很重要的事,我怕妈妈会有些承受不住,所以妈妈先把想说的话跟我说,这样心理上有个缓冲。”

    方文静笑了起来:“我都一把年纪了,什么事没经历过,还会被你几句话弄的不正常吗?”

    唐晓芙笑着道:“既然这样,我先说,说不定我所告诉的消息会让妈妈高兴。”

    于是就把她和冷晨旭在参加别人婚礼时,无意发现银梭冒充她和她的亲生父亲陆文轩相认的事告诉方文静。

    方文静马上激动起来,一把抓住唐晓芙的手,一声声的问道:“你已经找到了你的亲生父亲?这是真的吗?那你看见我的亲生儿子没有?”

    唐晓芙反手握住她的手:“妈妈别激动,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你的亲生儿子,但是我应该已经找到了你的亲生儿子,他现在就跟我的生父住在一起,叫做陆卓然。”

    幸福来的太突然,方文静高兴得只觉一阵阵晕眩:“陆卓然?这个名字可真好听。”然后切入重点,“卓然他现在过得好吗?”

    唐晓芙轻轻地摩挲她的手背,让她尽量平静下来:“虽然陆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算是小康人家,陆卓然在陆家过得很好。”

    方文静流下泪来,连连点头,喃喃自语道:“只要过得好就行了。”

    唐晓芙问方文静:“妈妈想不想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相认?”

    方文静用手帕擦了擦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吸了吸鼻子道:“想!不瞒你说,我做梦都想认回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你以前不是说过让我不要去打扰他的生活吗?”

    唐晓芙点点头:“我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我这话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妈妈的亲生儿子过得很好。”

    方文静诧异地看着她:“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陆卓然在你生父家过得不错吗?”

    “我这个不错,是指他吃穿喝方面不错,可是在感情方面,陆卓然并不是很如意,陆文轩只喜欢他前妻的两个女儿,对他并没什么感情,而且最喜欢他的陆奶奶也死了,他在陆家很孤单,我想要妈妈和他相认,然后让他和我们一起生活。”

    方文静听了泪如雨下:“如果真能这样那最好不过了。”

    唐晓芙拍了拍她的手:“妈妈别伤心了,阿旭正着手安排,说不定过几天妈妈就可以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相认了。”

    方文静”嗯”了一声,擦着如决堤的眼泪。

    唐晓芙为了不让她继续伤心下去,转移话题:“妈妈现在可以把想要和我说的话说给我听了吧。”

    方文静就把她的身世告诉了唐晓芙,并且还把自己怎么会被余自珍收养的前因后果也说给她听。

    唐晓芙听完,心中感慨,没想到方文静的身世竟然这么凄惨,同时心头闪过千百个念头,紧盯着方文静问:“那妈妈知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姓什么?”

    方文静点点头:“知道的,你大外婆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姓鲁,叫鲁大海。”

    唐晓芙的脸色微变,不过方文静没有注意到,继续说道:“我给你们姐妹两个的那对银手镯就是我亲妈留给我的。”

    唐晓芙又是一怔。

    方文静见唐晓芙有些呆呆的,以为她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于是轻轻推了推她,笑着道:“妈还没有怎么样,你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唐晓芙勉强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这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了,我需要时间消化。”然后借口累了,让方文静离开,她现在有许多事要想。

    刚才当她听完方文静的身世之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把方文静和冷晨旭的那个鲁爷爷联系在一起,不过天底下同姓的人太多了,不知道这个鲁大海是不是就是冷晨旭的那个鲁爷爷。

    方文静的身世和冷晨旭的那个鲁爷爷的故事很相近,八成这两个人是一个人。

    如果自己没有推测错,那么前世原主会被银梭陷害致死就有个合理的说法了。

    肯定是赵雅琴留给原主相认的那块玉佩落在了唐家人的手里,而方文静丝毫不知情,所以银梭就凭着这块玉佩和成功的冒充了原主和原主的亲生父亲相认,并且在无意中得知了拥有那对银手镯的人是鲁大海的亲人。

    也就是说,方文静是鲁大海的亲生女儿,她怕鲁大海凭着那对银手镯找到方文静母女,那么原主摇身一变,就会变成鲁大海的外孙女。

    而原主地位的改变对她是巨大的威胁,毕竟她是假冒的。

    她怕有一天原主得知真相,肯定会借助鲁大海的力量让她万劫不复,所以她才改变了只单纯的把原主卖到深山老林的“善良”打算,而是耍尽心机,步步紧逼,逼着原主自己自杀。

    只是这一世因为自己的穿越,以及冷晨旭的意外出现改变了许多事情,才终于有机会令一切真相大白。

    既然一切已经水落石出,也到了自己该为原主报仇的时刻了!

    第二天冷晨旭带着妞妞来和唐晓芙约会时,唐晓芙让他别忙着揭穿银梭的身世。

    冷晨旭诧异,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唐晓芙冷笑:“我想捏死银梭的心从未改变,只是我不会让她死得这么舒服,我要她生不如死!”

    她让冷晨旭带着妞妞去逛公园,她自己则回了一趟乡下,找到王满财。

    王满财现在过得很不如意,唐晓芙故意挖苦道:“哟,这还是我们这一片的地头蛇吗?我都没认出来,怎么现在这么落魄了?过得跟猪狗还不如!”

    王满财脸胀得通红,怒吼道:“你滚!你敢再嘲笑我,我一定会打得你满地找牙!”

    唐晓芙双臂抱胸,冷笑着看着他:“真是可笑,混到这种地步了,还敢说大话!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过得这么凄惶,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银梭现在在城里可是吃香的喝辣的,过得不知道多逍遥快活!如果我是你,我被她害得这么惨,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不过像你这种没有志气的男人,你只会当缩头乌龟,哪敢去找人家兴师问罪!”

    唐晓芙说完,故意哈哈大笑刺激着王满财扬长而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