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怡美姐妹两个又不傻,现在肯定已经回过味来,她们遭她暗算了,自己回去不知有怎样一阵暴风雨等着自己!

    银梭越想越惶恐。

    冷晨旭目送着中年男人和银梭离开的背影,随意的问新郎:“建国,那男人是谁?那个小姑娘和那男人是什么关系?”

    “哦,那是我的远房叔叔,那个女儿据说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儿。”新娘抢着答道。

    冷晨旭心中一动,瞟了一眼唐晓芙,微笑着道:“失散多年的女儿?这还真是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

    新娘见他感兴趣,就巴拉巴拉的开始说了起来:“我这个叔叔的女儿说起来可真够可怜的,她亲妈是第三者,为了能够嫁给她亲爸,狸猫换太子,在医院生产的时候,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别人的儿子偷偷交换了。

    大概是造了孽,就在不久前,那个女人忽然得了癌症,而且很快就病入膏肓,在临死前她拜托她的妈妈帮她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让她和她的亲生父亲相认。”

    冷晨旭若有所思的和唐晓芙对视了一眼,八卦的问道:“时隔这么多年,那个被抛弃的女孩的外婆是怎么找到她的,又是怎么相认的。”

    新娘道:“这事说来话长”,于是众人干脆返回大厅,坐在一张沙发上听新娘慢慢道来。

    “说来那个女孩的外婆找到她还颇费了一番功夫,老人家几次三番到她女儿生产的那个医院打听,可是一直都了无音讯。”

    唐晓芙突兀的插嘴:“那女孩的妈妈是在哪个医院生下她的?”

    新娘望天回忆:“好像是哪个单位的职工医院吧,具体的名字我有些记不清了。”

    冷晨旭问道:“既然了无音讯,那最后怎么还是找到了?”

    “大概是冥冥注定那女孩要回到她父亲的身边,所以有一次那个女孩的外婆在买菜的路上被人撞了,恰好被女孩子看见了,于是扶着她去医院看伤,照顾她。

    无意中,她外婆看到她脖子上戴的那块玉,认出那块玉是她女儿特意留给她那抛弃的外孙女的,就是方便日后有机会相认的信物,就问那个女孩的身世,七问八问,对上号来,那个救她的女孩就是她苦苦寻找的外孙女。”

    唐晓芙惊讶的半天无语,良久才问道:“就凭一块玉就相认了,难道那女孩的外婆就没有想到那块玉被别人捡走,然后刻意冒认她外孙女的吗?”

    新娘笑了:“这你就想多了,首先这个女孩子并不知道自己从小被调包了,而且她和她外婆是无意中碰巧遇见的,所以不存在有人刻意冒认。”

    冷晨旭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失散多年的外孙女能够和自己的外婆偶遇,这缘分可真逆天了。”

    新娘笑着道:“我们这些亲戚也是这么说的。”

    唐晓芙问道:“女孩的爸爸从来没有见过女孩一面,就那么相认了,是不是太草率了,怎么不去做个亲子鉴定?”

    新郎和新娘都是一头雾水:“亲子鉴定是个什么鬼?”

    唐晓芙没有解释。

    新娘是知识分子,新郎是军官,都是有文化的而且见多识广的人,可他们两个对亲子鉴定一无所知,可见那个年代知道亲子鉴定的人很少,不像唐晓芙前世,连个小学生都知道可以做亲子鉴定来鉴定两个人是否有血缘关系。

    冷晨旭适时告辞。

    妞妞在婚宴上玩得过于兴奋,这时已经睡着了。

    冷晨旭把车子开到唐晓芙家,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座,把门打开,小心翼翼的从唐晓芙身上抱起已经睡着了的妞妞,上到四楼,送到唐晓芙的房间里睡下,两个人就坐在窗户边窃窃私语。

    唐晓芙拿了一颗从婚宴上带回来的喜糖递给冷晨旭:“我觉得银梭冒充了我。”

    “这是肯定了的。”冷成旭摆摆手,表示他不想吃糖,“干脆我们雷厉风行,明天就去戳穿银梭。”

    唐晓芙把那粒糖剥了糖纸放到自己嘴里,摇摇头思考着说道:“不急,我们先调查一番再商量着怎样进行下一步,我特别想知道我妈的亲生儿子现在是怎么一个人,但愿别养歪了。”

    冷晨旭道:“那好,我帮你调查。”

    中午在婚宴上吃的太饱,晚上唐晓芙不怎么想吃饭,但她还是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让唐晓兰和苏苡尘还有冷晨旭吃。

    当然,妞妞要的烤面筋她也烤了不少,并且还做了一大碗鸡蛋番茄汤,在妞妞吃烤面筋吃辣了的时候喝两口鸡蛋番茄汤正好解辣,而且还可以补充维生素。

    冷晨旭叔侄两个一直呆到晚上八点钟才离去。

    走的时候妞妞百般不情愿,非要留在唐晓芙家。

    冷晨旭哄了好久,告诉妞妞,就算她留在唐晓芙家也没用,明天一大早唐晓芙就要去学校住校去了,妞妞这才噘着小嘴跟着冷晨旭走了。

    银梭这人虽然无耻无底线,可是脑子特别好使,只不过这份聪明没有用到学习上,都用到歪门邪道怎么算计人上去了。

    正如银梭所预料的那样,回到家里等待她的是一阵暴风雨。

    陆怡美姐妹两个都怒不可竭的质问她为什么要陷害她姐妹两个,让她们一个拉肚子,一个崴了脚。

    银梭当然一如既往的死不承认,但是陆文轩不是唐振中。

    以前只要银梭和唐晓芙姐妹发生纠纷,唐振中就像是银梭养的一只狗一样义无反顾的站在银梭这边,凶狠的修理唐晓芙姐妹。

    而陆文轩对自己的两个大女儿是百分之百的宠溺,她们不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陆文轩都会站在她们这边。

    何况陆文轩又不是傻子,在陆怡美姐妹两个和银梭的争吵中他已经听出了真相,当时就怒不可遏地扇了银梭好几个响亮的耳光,大骂银梭和她那个不要脸的亲妈是一样的货色,都是心机婊!

    他现在心生悔意,当初不该接纳银梭的,一个心机婊生的孩子会是个什么好东西!

    银梭连哭都不敢哭,捂着脸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来可笑,银梭千方百计的冒名顶替进了陆家的门,在陆家其实过得并不好。

    陆文轩对她这个“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回归陆家根本就不上心。

    虽然陆文轩的家庭条件不错,分到三室一厅的大房,可是陆文轩占了一间房,陆文轩的养子,也就是方文静的亲生儿子陆卓然占了一间房,陆怡美姐妹两个共一间房,银梭硬挤进这个家,根本就没有剩余的房间给她。

    陆文轩没法,就把阳台那间三平米的储物间腾空,重新刷白,放了一张单人床加一个床头柜让银梭住了进去。

    银梭坐在自己逼仄的房间里咬牙切齿地咒诅着陆怡美姐妹两个和陆文轩不得好死!

    t,老娘都使出浑身解数了,陆文轩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还没能从内心里接纳自己,哪天让他们父女三个死在自己手里方才解心头之恨!

    客厅里响起陆文轩平淡的说话声:“卓然,你回来了,吃了午饭没有。”

    “吃了,我拿几件衣服就走。”一个好听的少年的声音响起,语气比陆文轩还要寡淡,他所说的话,传达的信息是:陆文轩,放心,我不会在你家多待一秒的。

    是陆卓然回来了!

    银梭从进这个家的第一天起,就敏锐的发现了陆文轩父子貌合神离,两人没什么感情,陆怡美姐妹两个对陆卓然很坏,容不下他。

    陆怡美姐妹排斥陆卓然银梭可以理解,因为她们认为是陆卓然的亲妈挤走了她们的亲妈,导致了她们的亲妈离婚后因为郁郁寡欢而死,把仇恨加在了陆卓然的头上。

    但是陆卓然不是陆文轩唯一的“亲生”儿子吗,怎么他们父子间的关系这么冷漠?

    后来银梭问唐晓芙的亲外婆,才得知当年陆文轩是迫不得已娶了唐晓芙的亲妈,心中对自己的前妻充满了愧疚,所以才冷落陆卓然,证明给前妻看,他和她离婚纯粹是属于迫不得已。

    后来前妻因为郁闷而死,陆文轩就更觉得对不起前妻了,恨屋及乌对陆卓然自然好不起来。

    尽管这样,陆文轩却并不愿意让陆卓然回到方文静的身边,因为他觉得在陆卓然身上花了不少钱,把他养大了栽培得有出息了,就这么还给人家,他亏死了。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陆文轩也有传宗接代的心理作祟,他没有亲生儿子,就希望陆卓然把他陆家的香火传递下去,所以千方百计向陆卓然隐瞒他的身世,以期把他留在身边。

    不过在银梭进入陆家时,陆文轩向两个女儿告知了实情,所以陆怡美姐妹两个知道银梭才是那个小三的孽种,而陆卓然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从此姐妹两个只把矛头对准银梭。

    陆文轩对外的官方说法是,银梭和陆卓然是一对双胞胎,只是当年他们的妈妈生下他们之后,重男轻女,只留下了陆卓然把银梭给抛弃了。

    陆文轩在掩盖陆卓然的身世同时,还不忘踩上唐晓芙亲妈一脚,可见他是多么恨唐晓芙的亲妈,哪怕她已经死了。

    银梭在进陆家的同时就被陆文轩警告,如果她告诉陆卓然他的真实身世,就是她滚出陆家的日子,所以明知陆卓然是方文静的儿子,银梭也从没向他吐露过一句半字有关他的身世的话。

    其实就算陆文轩不警告银梭,银梭也不会把陆卓然的真实身世透露给他,她还怕陆卓然和方文静相认,会使她冒名顶替的真相被拆穿了呢。

    陆卓然收拾了几件厚衣服,也不顾陆怡美姐妹两个叫他吃了晚饭再返校的话,背着书包离开了家门。

    银梭灵机一动,也找个借口出了家门,追上了陆卓然,哭着告诉陆卓然,刚才陆文轩父女三个暴打了她。

    陆卓然心疼的看着她,说:“你再忍忍,努力读书,争取考上好大学,到时有国家的补贴,我们就能独立了,就能离开陆家了。”然后拿出钱包,给了银梭五块钱就走了。

    银梭拿着那五块钱愤恨地看着陆卓然远去的身影。

    她向陆卓然哭诉卖惨,当然是想从他这里骗几个钱。

    但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是煽动陆卓然回去和陆文轩父女三个作对,替她出口恶气。

    谁知虚岁才十八的陆卓然半点没有少年的血气方刚,居然这么隐忍!活该被陆文轩父女几个欺负死!

    银梭转身回家,在路上想,求人不如求己,自己必须得想出个办法,让陆文轩对陆怡美姐妹两个失望灰心,那时陆文轩才会重视自己。

    到那时,自己想怎么踩陆怡美姐妹两个就怎么踩!总而言之,把她们往死里踩!

    方文静是在元月三号和乔大夫一起回来的,方守诚一家让她夫妻两个带回不少鸡蛋和家里晒的干菜回来。

    那时唐晓芙已经去学校上学去了。

    冷晨旭委托了他一个好友去调查唐晓芙的疑似生父陆文轩那边的情况。

    像他这种出身于部队高官家庭的人,来往的发小自然也都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他委托的是一个在政府部门当公务员的发小,那个发小又把这项任务给分到一个认识的公安手里。

    那个公安正好是唐晓芙生父所在的户藉,因此调查起来极快极容易。

    冷晨旭的好友过了三天就给了冷晨旭回复。

    陆文轩的结发妻子名叫杨凌云,和陆文轩育有两女,分别叫陆怡美、陆怡丽。

    陆文轩家几代单传,陆文轩的母亲很想要个孙子,可是杨凌云在生下小女儿之后,因为子宫长了肌瘤而被切除了子宫,因而失去了生育能力,为此,陆母天天唉声叹气。

    这时陆文轩的一个小同事赵雅琴爱上了他,一心想嫁给他。

    可是陆文轩和他的结发妻子杨凌云伉俪情深,根本不愿意离婚娶赵雅琴,因此拒绝了她的求爱。

    赵雅琴千方百计打听,得知陆母很想要一个孙子,就灵机一动,找机会把陆文轩灌醉,迷惑陆文轩,让他和她有了一夜情。

    而这一夜情也让赵雅琴如愿以偿珠胎暗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