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把唐晓芙三个女孩一直是送到家门口,亲眼看着她们进去了,这才开车带着妞妞离去。

    饱睡了一晚,第二天唐晓芙一直睡到自然醒,吃过早饭,把帐本仔细地看了,冷晨旭就来接她去参加别人的婚宴。

    临走时,唐晓芙交待了两个店长一番,然后对唐晓兰说:“你别只顾着死读书,出去找同学玩玩。”

    对苏苡尘道:“你也是,别一有时间就忙着裁衣服,享受一下生活吧。”

    “知道了。”苏苡尘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快下楼去吧,别让你的情郎久等。”

    唐晓芙嗔了她一眼,背起前几天冷成旭给她买的新包包咚咚咚的往楼下奔去。

    还别说,冷晨旭虽然对衣食住行这些物质条件没多大的追求,只要能吃饱穿暖就行,可他的审美能力却是很强的,就拿给唐晓芙买的这个小红包包来说样式就很大方妩媚,比手里拎着个黑包包要青春洋溢得多。

    唐晓芙下楼就看见冷晨旭和妞妞都站在吉普车旁,就像来接妻子的丈夫和女儿。

    她走过去摸了摸妞妞的小脑袋,问她吃早饭没有。

    妞妞小孩子说直话:“没有,爸爸说上晓芙阿姨这里空着肚子来才划算。”

    唐晓芙笑瞪了冷晨旭一眼:“你就是想贪我家的便宜也不能让妞妞饿着呀。”说着牵着妞妞的小手进了店里。

    冷晨旭跟在她俩身后:“我没有刻意让妞妞饿肚子,只是家里的早点她都不喜欢吃。”

    唐晓芙家的小吃店现在种类很多,唐晓芙让妞妞自己挑选吃什么。

    冷晨旭连忙声明:“我也没有吃早点。”

    “你吃妞妞剩下的。”唐晓芙想也没想的说道。

    妞妞选了很久,选了一笼灌汤包子,十个芹菜春卷和一碗什锦豆腐脑,一碗藕粉桂花糊。

    唐晓芙见她点得这么少,等她吃剩下就没有多少了,冷晨旭肯定吃不饱,于是又点了三个卤鸡蛋,一碗他们三个人都爱吃的热干面。

    伙计先上的热干面。

    唐晓芙为了方便管理,不管是谁在自家店里买东西都得付钱,哪怕是她本人也不例外。

    伙计见自己的老板买热干面,所以量给的非常足。

    冷晨旭把热干面先搅拌搅拌,让醋、酱油、芝麻酱充分的拌在面里。

    唐晓芙用小勺舀了几勺放在桌子上的酸豆角:“加点酸豆角进去更好吃。”

    冷晨旭笑笑。

    等热干面拌好之后,他夹起一筷子送到唐晓芙的嘴边。

    唐晓芙躲了躲:“我早上吃过早饭了。”

    “我还不了解你,你还可以再吃一点。”冷晨旭执着的把那一筷子热干面举在她面前。

    唐晓芙向四周看了看,不少食客对他们侧目,于是赶紧张嘴接住了那一筷子热干面。

    “爸爸我也要,我也要!”妞妞一面喝着又香又甜的藕粉桂花糊,一面嚷嚷道。

    冷晨旭耐心地给妞妞也喂了一筷子,又要给唐晓芙喂。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太暧昧了,唐晓芙叫伙计拿来一个碗,用筷子从冷晨旭碗里拨了些热干面:“我自己吃。”

    冷晨旭微笑着没说话,自己一口,妞妞一口。

    不一会,他们这张桌上的早点基本上都吃光了,只剩下三个卤鸡蛋。

    妞妞吃了一个卤鸡蛋,冷晨旭也吃了一个卤鸡蛋,还多一个卤鸡蛋冷冷清清孤孤单单的躺在桌子上。

    唐晓芙看着那个卤鸡蛋蛮认真的说道:“老人家说吃鸡蛋要吃双数,你这样不行。”

    “为什么?”冷晨旭拿起那个卤鸡蛋,站起身来,率先往店门口走去。

    唐晓芙和妞妞紧随其后:“难道你没听说过吃什么补什么,你就吃一个卤鸡蛋,怎么个补法?”

    话一出口,唐晓芙发觉自己好像调戏了某人。

    但是冷晨旭这个神枪手又怎会轻易败下阵来,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头一偏,示意唐晓芙坐上去,眼神还不忘在她的一马平川那里扫过。:“所以你通常一次性都吃两个包子。

    唐晓芙愣了足足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反调戏了。

    等安排唐晓芙和妞妞做好之后,冷晨旭转身走进了小吃店,两分钟不到就又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包子?!

    唐晓芙一手一个包子,在风中凌乱。

    肉包子得趁热吃,于是唐晓芙和妞妞把两个包子里面的肉馅吃了,将包子皮都塞到了冷晨旭的嘴里。

    开了大概有四十多分钟的车,冷晨旭在一家国营饭店门口停下车来,带着唐晓芙和妞妞走了进去。

    他们三人组合立刻吸引了不少宾客的眼睛。

    特别是冷晨旭,虽然只穿了一身军装,可是贵气逼人,一身简单的军装硬是让他穿出了明星范儿。

    新郎新娘见他来了,笑容可掬的迎了过来,还请他上台说两句。

    冷晨旭颔首信步上了台,接过话筒说了几句在当时特别有特色的勉励之语以及祝福新人新婚愉快。

    唐晓芙没怎么听清楚冷晨旭说什么,她只觉得今天的新郎很可怜,冷晨旭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又n得不行,别说场下的未婚女士了,连一些大妈大娘都看呆了,一身军装就随随便便打败了穿着考究西服的新郎。

    这……确定是来证婚而不是砸场的么?

    同时也说明新郎脑残到天地为之变色的地步!请谁不好居然请冷晨旭,自己想丢脸别人也拯救不了他。

    冷晨旭说完祝词,下来带着唐晓芙和妞妞找了张桌子坐下。

    许多女性宾客们盯着她们三个窃窃私语。

    “冷团长身边的那个小姑娘是谁?”

    “是他的女朋友吧。”

    “是谁说冷团长不近女色的,人家不是不近女色,是喜欢漂亮的小女生。”

    “找这么小的小女生有什么好!看起来还要等好几年两个人才能结婚,这几年看冷团长怎么熬?”

    “你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了,人家冷团长没认识这个小女生时已经熬了二十几年,还在乎这几年?”

    “左右手,几年很快就熬过去了!”

    一个男子嘴痒插了一句话,马上有许多女人古怪地看向他。

    台上仪式结束,开始吃酒席。

    酒席上有鸡鸭鱼肉,还有那个年代罕见的牛肉,可想而知新郎新娘的家庭条件都很不错,而且一眼扫过去,来宾都很有身份的样子。

    唐晓芙大快朵颐的吃着牛肉,当然不忘给冷晨旭夹几片。

    只是牛肉烧得不够烂,她不敢给妞妞吃,怕她嚼不烂,卡在喉咙里反而糟糕了。

    酒席进行到一半,还有宾客进来,不好意思地对新郎新娘说着报歉。

    唐晓芙打量着正在敬酒的新郎新娘,问冷晨旭他和新郎是什么关系,新郎新娘又是什么来头。

    冷晨旭告诉她,新郎和他关系并不大,只是新郎的二叔公和他爷爷是生死之交,所以两家也算得上是世交,因此新郎的婚礼他们家不能不来人。

    可是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愿意动弹,而冷司令一到年底就特别的忙碌,晨曦虽然算得上是富贵闲人,但她只顾着自己玩,这种场合她是不会来的,所以只能他来。

    至于新娘他并不熟,只知道她在小学当老师。

    唐晓芙问:“新郎的二叔公官一定很大吧。”

    冷晨旭见服务员端上来一道蘑菇三鲜汤,忙给妞妞和唐晓芙一人舀了小半碗,吃了半天的大鱼大肉,喝点汤好解腻。

    “说起新郎的二叔公鲁爷爷官职并不大,只是个旅长,不过他的一生算得上传奇,听说他年轻时爱上一个地主的小姐,并使那个小姐珠胎暗结。

    他本来是想带着那个小姐远走高飞开始新的生活,可是那个小姐不愿意离开家人,结果东窗事发,鲁爷爷被小姐的父亲杀害,扔进河里。

    但是鲁爷爷大难不死,身上中了那么多刀,居然游出好远,爬上岸得救了,之后参加了革命,一路枪林弹雨,为革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唐晓芙吃完碗里的蘑菇三鲜汤,问妞妞想吃些什么。

    妞妞看着满桌子的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些菜我都不喜欢吃,等我们回去以后,我去晓芙阿姨的小吃店吃烤面筋。”

    “好。”唐晓芙就没有再管妞妞吃喝了,夹了几根红菜苔放进嘴里,刚要和冷晨旭说话,新娘新郎走过来敬酒。

    唐晓芙随着冷晨旭站起来,向新郎新娘举了举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桌上有白酒和葡萄酒,冷晨旭知道唐晓芙很讨厌喝白酒,因此给她倒的是葡萄酒。

    新郎新娘都笑着问冷晨旭:“这位姑娘是——”

    “我的女朋友。”冷晨旭答得既自然又很利落。

    唐晓芙心中一暖,一个男人毫不避违的在他的熟人面前承认你的身份,可见是真爱你的,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新娘夸张的用手捂了捂嘴。

    新郎轻轻捶了一下冷晨旭,半真半假的埋怨道:“你这小子不够意思,有了女朋友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明年春暖花开,我会和我女朋友举行一场订婚仪式,到时会请你们吃喜酒的。”冷晨旭说道。

    唐晓芙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大一件事冷晨旭之前并没有和她提过,是一时兴致说起这么说的吗。

    新郎和冷晨旭又说了两句,就带着新娘往前继续敬酒。

    唐晓芙这才有机会问冷晨旭:“那后来战争结束之后,你鲁爷爷去找过那位小姐没有?”

    冷晨旭轻抿了一口白酒:“去找过,可一切物是人非,小姐一家人早就迁走了,鲁爷爷多方打听,得知心上人最后被父母逼迫着嫁给了她从前订婚的那个军官,一家大小在战乱年间随着那个军官去了台湾,从此杳无音讯。”

    “那你鲁爷爷和那个小姐的孩子呢?”唐晓芙八卦的问。

    “当然是更没音讯了。”

    “那后来你鲁爷爷有没有再结婚呢?”

    冷晨旭轻轻地摇摇头:“没有,他这一生心里只有那个小姐,愿意为她单身。”

    唐晓芙有些动容,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么真实、这么感人的爱情故事。

    从前世到今生,她只看到痴情女子负心汉。

    说实话,她对爱情没那么乐观,正是因为这种心理,以前在对待冷晨旭时她才显得那么犹豫不决。

    即便两人现在在一起,她也不愿意有丝毫的依赖他,特别是在经济上,因为她内心深处总在惶恐的等着分手的那一天。

    如果有一天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冷晨旭,至少她还有金钱,还有事业,不至于痛苦得要死要活。

    可现在听了那位鲁叔叔的故事,她有些相信爱情了。

    婚宴结束,大家向新郎新娘告辞回家。

    新郎特意装了不少喜糖和喜饼给冷晨旭。

    新娘也拉着唐晓芙说话,就见一个文雅的中年男人挽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向新郎新娘走来,笑容可掬的和新娘告辞。

    唐晓芙和冷晨旭本能的扭头,看清了那个中年男人挽着的女孩子。

    是银梭!!!

    冷晨旭和唐晓芙同时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银梭本来笑得无比灿烂,猛然间看见冷晨旭和唐晓芙,笑容刹时凝固在脸上,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两个,又连忙慌乱的把目光移开。

    新郎新娘和那个中年男人寒暄了几句,中年男人就带着银梭离开了。

    唐晓芙注意到银梭离开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很惊慌。

    银梭万万没料到自己和唐晓芙这么冤家路窄,在别人的婚礼上竟然相遇了!

    因为听说这场婚礼的宾客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银梭想抓住机会尽可能的认识多一些这些有身份的人,好为她所用。

    可是这种场合便宜爸爸陆文轩并不愿意带上她,而是打算带上自己前妻的女儿陆怡美前来。

    银梭可是费了一番精力,让陆怡美姐妹两个拉肚子的拉肚子,扭了脚的扭了脚,迫使陆文轩无从选择,只好带上她,因此她和陆文轩才会在婚宴上迟到。

    要是没迟到,银梭就会看见在台上送祝福的冷晨旭,早就溜之大吉了。

    银梭现在心里很慌,不知和唐晓芙、冷晨旭这两个克星碰面之后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拆穿。

    她心里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会碰到死对头,她说什么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来参加这个婚礼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