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雪妹一把推开拦在门口的余自珍,带着方文静和两个媳妇往屋里走,冷着脸道:“你不用再装了,真相我们已经告诉了文静,你再装下去也没有人信你了!”

    余自珍怨毒的冲着贺雪妹的背影狠狠剜了一眼,跟在方文静身后说道:“文静,你千万别听你大妈的话,她最爱挑拨离间咱们母女两个的感情了,咱们母女两个这么生分,就是因为你大妈从中使坏!”

    方文静冷笑了一声,平静地说:“大妈挑拨我们母女两个的感情?难道是大妈指使你逼着我把我第一个孩子给打掉的?”

    余自珍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可以忍着不计较,唯独逼着她把她的第一个孩子给打掉,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没办法原谅她。

    余自珍脸色一白,却还要强词夺理:“妈那样做还不是见你和你男人的感情不好,那还要个啥孩子?妈本来是想要你把肚子里的孽障除掉,再和你的男人离婚,妈给你重新找个好的,可你非要一根筋跟着唐振中!”

    方文静悲愤道:“我和振中的感情不好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况且妈叫我打掉孩子,根本就不是为我好,而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的安!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余自珍还想狡辩,被贺雪妹很有气势的打断:“别再说了,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能改变你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逼着文静堕胎这个事实!”

    余自珍平常见到贺雪梅就有些发怵,刚才那一嗓子大吼贺雪妹已经是她平生最大的勇气了,现在以一敌四,心中慌乱,再加上方文静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她这心里更加七上八下。

    她张了张嘴,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又把嘴闭上,跟着进了客厅,在离贺雪妹等人较远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贺雪妹她们都坐在沙发上。

    贺雪妹阴沉着脸,冷冷的注视着余自珍:“我听文静说,你向她要八百块钱给你的宝贝儿子盖新房,如果她不给你,你就要大闹她的婚礼?”

    余自珍的气势完被贺雪妹压制住,可她还要负隅顽抗:“她家现在这么有钱,拿出八百块钱来对她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我虽然不是她的亲妈,可是我一把屎来一把尿的把她养大,还把她发嫁,她不该拿出八百块钱来孝敬我吗!”

    “一把屎一把尿养大文静?”贺雪妹嗤笑,“文静交给你抚养还没有一个月,你就扔给我了,说你没养过孩子,没经验,让我帮你把文静养到半岁再给你,这半岁里都是我在照顾文静,你哪来的一把屎一把尿?”

    余自珍胀红着脸不吭声,但表情一点都不服气。

    贺雪妹继续道:“就算后来文静长大了,也有一半日子是吃住在我家,能算是你把她养大的吗?再说你是白养文静吗?小姐把文静交给我时,可是给了我一大笔钱,我把那一大笔钱又给了你,那些钱你拿去给你兄弟说媳妇了,你当我不知道?”

    余自珍紧闭着嘴,脸色阴沉。

    贺雪妹继续质问:“至于你说你发嫁文静,那你说说你给了文静什么陪嫁?”

    余自珍动了动嘴皮,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当年方文静出嫁,她嫌从唐家拿到的聘礼少,根本就没有给方文静置办一件嫁妆,所有的嫁妆都是贺雪妹给方文静置办的。

    贺雪妹严厉警告余自珍:“你要是敢破坏文静的婚礼,我会让你一家好看的!”

    余自珍脸上终于呈现出惊恐之色,畏惧的看着贺雪妹。

    贺雪妹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余自珍怔住没动。

    贺雪又大声吼出一个“滚!”字,如炸雷一般在屋里响起,余自珍这才如梦中惊醒一般从椅子上弹起,落荒而逃。

    方文静和乔大夫婚礼安排在元月一号,新年的第一天,标志着方文静人生新的开始。

    虽然那天贺雪妹把余自珍赶跑了,但还是担心方文静结婚那天余自珍会出什么幺蛾子,于是动用他们家在村里的好人缘,请了不少村里年轻的后生在婚礼外围警戒,要是余自珍之流想硬闯婚礼一定要拦住。

    为此,贺雪妹给那十几个年轻人一人包了五块钱的红包当辛苦费。

    唐晓芙姐妹和苏苡尘是元旦当天坐冷晨旭的吉普车回到乡下参加方文静的婚礼的。

    当然,这种场合妞妞肯定是随行的。

    冷晨旭对吃穿喝这些物质条件的要求极低,有军装穿他绝对不会花钱再去买别的衣服,所以前来参加方文静的婚礼,他只是换了一套新军装而已。

    不过在那个年代一套军装是很拉风的,有的军人结婚就是穿着军装当结婚礼服的。

    唐晓芙姐妹和苏苡尘都打扮得很漂亮,都长发披肩,头上戴个色彩鲜艳的塑料发箍,一件呢子短大衣配一条黑色或者咖啡色的毛华达毛料裤,脚上一双小皮鞋。

    她们三个一亮相,立刻就吸引住前来参加婚礼的那些年轻男子的目光。

    为了有个接亲的过程,所以贺雪妹安排方文静在她家里出嫁,乔大夫带着迎亲队伍翻山越岭来迎娶她。

    冷老爷子浪漫的凑热闹,说按照西方的结婚礼节,女儿出嫁应该是父亲把女儿交到新郎手里。

    可是方文静的父亲已经不在了,他愿意代替方文静的父亲把方文静交到乔大夫的手里。

    方文静羞涩地答应了。

    冷老爷子还把国家给他配的公车当婚车,让乔大夫去迎娶方文静。

    方文静那天也被唐晓芙打扮得格外知性漂亮,一头短卷发,耳鬓戴着两朵玫瑰娟花,一件枣红色的大翻领收腰呢子短大衣,领子上别着一朵玫瑰绢花,黑毛料裤黑皮鞋,当然,乔大夫送给方文静的金戒指金耳环是重头戏,必须得戴的。

    唐晓芙本来还想给方文静画个淡妆,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样打扮她都已经觉得很过分了,不像个乡下人,再化妆,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另类了。

    吉时一到,门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乔大夫带人来接亲了。

    乡下的规矩,由嫂子堵门,所以王翠玉和杨秀华把门,等乔大夫给了开门红包,她们才把门打开。

    乔大夫带来的迎亲队伍蜂拥而进,簇拥着乔大夫把方文静带到老爷子的小车跟前上了车。

    唐晓芙等人断后,撒喜糖和喜饼,村里许多大人孩子都跑来疯抢,场面热闹非凡。

    方守诚一家把门一锁,举家出动往方文静的家走去。

    余自珍的大女儿再嫁,余自珍一家却死气沉沉,像在办丧事似的,办丧事都比她家里热闹。

    自从那天贺雪妹告诉方文静她的身世之后,贺雪妹婆媳三个就很快的把方文静的身世公诸于众,所以现在村里人都知道方文静并非余自珍的亲生女儿。

    人们都恍然大悟,怪不得所有女儿里余自珍对方文静最狠心。

    现在方文静风光大嫁,却不请余自珍家里任何一个人,村里人都背地里看她的笑话,什么难听的话都有,大致意思是说,余自珍以前对方文静不好,现在方文静也和她断了来往了。

    方文静母女几个大翻身,那么有钱了,可是余自珍却得不到一分,这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婚车缓缓行驶,配合着那些乘坐着拖拉机,或者骑着自行车赶去喝喜酒的客人。

    等到了方文静家,乔大夫请来的几个厨子在王葵等几个村妇的帮助下,已经把酒宴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宴。

    那个年代的婚礼相较于古代和后来唐晓芙的前世都比较简单,没有拜天地,也没有司仪证婚。

    冷老爷子让方文静挽着他的胳膊,他带着她来到乔大夫的跟前,把她的手交到乔大夫的手里,慈祥的对乔大夫笑着道:“我把文静交给你,希望你能给她幸福,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再给她幸福了,但请你别伤害她,让她回到她亲人和朋友的身边,我们都会好好照顾她的。”

    在场许多女人听哭了,唐晓芙也止不住泪流,冷晨旭轻轻把她揽在了怀里。

    大多数的女人在一段感情里是弱者,幸福感来自于她深爱的男人,不管是在恋爱还是已经结婚,对方对那个女人不好,让她爱的卑微,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唐晓芙在冷晨旭耳边小声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请别伤害我,我会自己离开的。”

    大众广庭之下,冷晨旭不能把她紧紧抱满怀,只能紧紧的握住她的小手,在她耳边小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接下来便是吃酒宴。

    酒宴才进行一半,院子外面一片喧哗声,唐晓芙和冷晨旭跟着方明出去一看,是方文静的几个妹妹拖家带口想进来参加婚礼,吃顿酒宴。

    唐晓芙警告她们:“你们吃顿酒没问题,如果敢在这里闹事,我可是不会饶了你们的!”

    方文英几个都笑着说:“就算我们再不懂事,大姐大喜的日子,我们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的。”

    唐晓芙对着方明点点头,表示让她们进去,省得她们在院门前又吵又闹的,引来不少人围观,看着不像话。

    方明就带着他们进去,临时加了两桌席,让她们几家人坐在一起。

    方文英姐妹几个果然说话算话,一直到婚礼结束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只是临走时向方文静要了不少喜糖还有没有吃完的那些酒宴上的菜。

    方文静都一一满足了她们,大喜的日子,她还是希望一切都圆满。

    客人们吃完酒席陆陆续续离开,新人方文静和乔大夫站在院门口送客。

    路过的村民们看见笑容可掬、并排而立的乔大夫和方文静都由衷地赞叹他俩个真般配!

    唐振中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偷看方文静。

    离开他的方文静就像枯木逢春了一般,浑身散发着生机和光彩,曾经死气沉沉的脸变得年轻漂亮了,好像才二十几岁的小媳妇。

    唐振中从不知她笑起来这么迷人。好似春风拂过百花,氤氲着香气。

    他曾错过了什么?

    唐振中看得入了迷,没留意到脚下,一脚踩进一团热气腾腾的牛粪里,幸亏没人注意到。

    唐振中用力甩了甩脚上的牛粪,快步走到水塘边,脱掉踩了牛粪的那只脚的鞋袜,把脚和鞋袜都洗干净,这才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光着走回了家。

    吴春燕见他这般模样,没好气地骂了他一通。

    唐振中心情很糟糕,换了双鞋,在院子里蹲着抽闷烟。

    他今天会回来是因为唐庆丰。

    他从没想到唐庆丰是如此执着的人,顺着他以前的单位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打听,竟然一直打听到他现在的家里。

    自从他帮着银梭演了一场戏,成功冒充唐晓芙混进陆家之后,她还算有良心,没有食言,从陆家骗了两百块钱,帮他把剩下的外债还了,现在他无债一身轻,日子总算好过了些。

    唐庆丰找到他没别的事,就是商量他们三兄弟承担他和吴春燕养老的事。

    今天回来,为给唐庆丰两口子养老唐家特意开了个家庭会议,争争吵吵好不容易商量妥当给唐庆丰老两口的养老问题。

    唐振中每个月给唐庆丰两口子十块钱,老二和老三家分摊种唐庆丰两口子的地,除去交税,剩下的粮食都是他老两口的。

    唐振华没有异议,他这人比较老实本分,是自己的责任他不会推卸。

    可是老三不干,说这样一来,他和老二承担的养老份额比唐振中多的多。

    因为交税剩下的粮食卖掉换成钱他和老二家每年不止孝敬一百二十块。

    唐振兴夫妻两个想拉上唐振华一起讨个公道,可唐振华并不在乎多种几亩地,根本不掺和。

    唐振兴孤掌难鸣,养老这事就这么决定了。

    傍晚六点多客人就渐渐都散去了,唐晓芙几个也要跟着冷晨旭返回城里。

    方文静想让她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回城里去,免得晚上回去开车太辛苦了。

    可唐晓芙放不下店里的生意,并且明天还要跟着冷晨旭参加他同事的婚礼,所以当晚必须得回去,方文静也只好放她们走了。

    今天方文静结婚妞妞都玩疯了,一上车就在唐晓芙的怀里睡着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