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把一把干豆角理顺:“你想啊,建斌和咱们生活在一起,他又不单独开火,他阿姨给他这些东西他也没办法单独弄着自己吃,不是给我们的又是给谁的?”

    “那她直接给我们就好了,干嘛要拐这么多弯了?”唐晓芙表示不解。

    方文静笑着摇摇头:“你到底还是年轻,人家有人家的顾虑,咱们家现在日子过得不错,建斌的阿姨怕咱们瞧不起这些农家土物,所以打着给建斌的名义,让建斌带回来给咱们,咱们要或者不要都不伤她的面子。”

    唐晓芙把一个在路上颠簸破了的鸡蛋放进一只碗里:“二婶也真是太小心过分了,我们以前也是乡下人好吧。”

    “建斌的阿姨小心谨慎,说明她是个本分人,她这么以礼待咱们,咱们也得以礼待她,以后不论是咱们还是建斌回乡下,都要给建斌的阿姨准备点礼物带回去。”

    唐晓芙就说好。

    方文静拿了酸豆角和酸辣椒清洗。

    唐晓芙奇怪的问:“马都要睡觉了,你怎么还要洗菜呀。”

    方文静用心的洗着酸菜:“我想炒一点酸菜让你们三姐妹带到学校吃,酸菜下饭,你们可以多吃点饭。”

    唐晓芙的眼睛有点湿,世上只有妈妈处处考虑着自己的儿女。

    第二天早上,苏苡尘和唐晓芙姐妹两个一样,从方文静那里得到一瓶酸豆角炒酸辣椒,心里很是感动,自从住进这个家里以来,方文静待她和她的两个女儿是一样的,让她有家的感觉。

    唐晓芙把那一大瓶封的严严实实的酸菜带到学校去,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拿出来请简丹吃。

    酸菜里放了辣椒,又酸又辣,很是下饭,简丹很爱吃,把酸菜拌在饭里面,边吃边大叫辣的过瘾,酸的过瘾,惹的食堂里不少学生侧目。

    唐晓芙让她蛋定,也就只是一点酸菜而已,不至于这么惊艳吧。

    简明带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向唐晓芙和简丹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张晓彤。”

    然后向张晓彤介绍:“这个是我妹妹简丹,这个是我前——”

    他本来想说“前女友唐晓芙”的,被唐晓芙一眼识破奸计,自我介绍道:“我是你男朋友的前任老大,只因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了,所以简明才恢复了自由身,不然还在我的魔爪下做牛做马。”

    简明忙对张晓彤道:“你别听她瞎说,我堂堂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能是她的小弟?”

    张晓彤笑了笑,表示她相信简明的话。

    唐晓芙和简丹都礼貌而友好的向张晓彤问好,请她一起坐下来吃饭。

    唐晓芙还请张晓彤吃她的酸菜。

    张晓彤用筷子拨了一些酸菜在饭里,也觉得好吃。

    几个人吃得不亦乐乎,不过也辣的够呛。

    张晓彤最不经辣,去打开水喝。

    简丹趁机在桌子底下踢了简明一脚:“你怎么这么快又换了一个女朋友啊,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在恋爱?”

    简明一脸无辜道:“我当然是认真的,不然谁愿意每天费尽精力去哄自己不爱的人,只是每段恋情很快就结束了,我也很无奈呀。”

    简丹警告他道:“要是让我知道你玩弄别人女孩子的感情,我非把你打死不可!”

    张晓彤端着一杯热茶过来:“你们在聊什么?聊的这么兴高采烈?”

    “在聊你呀,觉得我哥配不上你。”简丹很机变。

    张晓彤听了这话自然满心欢喜。

    ————

    离元旦还有两个星期时唐庆丰刑满释放,当他怀着欣喜万分和唏嘘感慨的心情走出监狱大门时,满心以为可以看见唐家的子孙都来迎接他,却没想到只看见次子和他的三个孩子扶着吴春燕站在监狱外。

    吴春燕见了他就老泪纵横扑过来抱住他痛哭失声,嘴里直叫着:“老头子,你可从监狱里放出来了,你再不从监狱里放出来,我就要被儿孙们虐待死了!”

    唐庆丰细细的打量着吴春燕,这才两年多不见,吴春燕就老得不像话,脸上的肌肉都松弛垮塌了,一脸让人触目惊心的皱纹,头发也都白了,以前微胖的身材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再加上她刚才所说的话,唐庆丰很是震惊,急忙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子们为什么要虐待你?”

    吴春燕有所顾虑的看了一眼唐振华父子几个:“咱家去再说吧。”

    唐庆丰知道她有难言之隐,就没有逼问了,他向四周看了看,问:“怎么不见老大和三房一家人?”

    方文静母女几个不来迎接他出监狱这很正常,可是老大和三房一家人都没来,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吴春燕才止住的泪又哗哗地流个不停,不停的痛苦的摇头叹息:“老头子,一切事等回去再说。”

    唐庆丰只得忍住满肚子的疑问说道:“快到中午了,我们去老大那里吃一餐,然后歇一夜再回去。”

    他不想就这么狼狈的回到乡下去,他得在唐振中这里买身新衣服理个发,再体面的回去。

    所有人都沉默了,最后还是吴春燕开了口:“我们已经和老大失去了联系,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又怎么上他家里去吃饭,更别提在他家里过一夜。”

    唐庆丰目瞪口呆:“发生了大事是不是,你们现在就告诉我!”

    唐振华和他的子女都扭过脸去羞于说。

    吴春燕这时也憋不住了,就竹筒倒豆子把唐庆丰坐牢之后唐家发生的一系列事都说给唐庆丰听。

    唐庆丰石化了,脑袋里一片嗡嗡作响,他没想到在他坐牢的这两年时间里,家里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而且方文静和老大的一场官司居然就让他们唐家败落了。

    好久,他才长长的叹了口气,一下子像被抽干力气似的显得苍老不堪,挥了挥手:“我们直接回去。”

    唐建斌说道:“我先带爷爷吃顿饭,然后咱们再一起乘长途汽车回去。”

    唐庆丰摸了摸肚子,点点头同意了。

    那个年代整个国家都还蛮困难,老百姓都吃不好,何况蹲监狱的劳改犯!给他们吃饱都已经是尽人道了,还想吃好?那是不可能的!

    这几年里,唐庆丰在监狱里就没有沾过几顿荤腥。

    唐建斌把一行人带到一家私营小饭馆,给唐庆丰买了两大碗北方饺子和一碗水饺。

    吴春燕看见了也要吃。

    唐建斌虽然鄙夷她的为人,但毕竟是个老人,又是自己的亲奶奶,所以还是给她也买了一碗北方饺子一碗水饺。

    等他们两个吃完之后,一群人就乘车回到了乡下。

    到达村里时,正是下午三点左右,田间地头还是有不少勤劳的乡下人在劳动。

    那些村民们见唐庆丰回来,都直起腰来和他打招呼。

    唐庆丰尴尬的应着,坐牢回来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真不希望别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可有些人偏偏有口无心的说道:“唐老爹,你这两年吃了不少苦吧,整个人又黑又瘦的。”

    唐庆丰只得嘿嘿两声敷衍过去,加快脚步,如逃一般的回到自己家里。

    唐振华只留下一句“晚饭到我家去吃,我让我媳妇晚上烧一大盘五花肉,让爸妈吃个饱。”就走了。

    唐振兴夫妇两个这才和唐庆丰夫妇两个打了一个照面,不咸不淡的叫了一声:“爸,你回来了。”就再也没有多一句话了。

    唐庆丰冷冷的看着唐振兴两口子:“你们两个当然是巴不得我永远不回来,最好死在牢房里,你们就好在你们妈头顶上作威作福。”

    丁家丽小声嘟哝道:“爸坐牢又不是我们害的,为什么一回来就冲着我们两个人发火,我们招谁惹谁了?”

    唐庆丰气得用手猛拍了一下桌子:“你们怎么对你妈别当我不知道!住我们的房子,却连口饭都不肯给你妈吃,你妈要吃你们一口饭,还必须得劳动才行,你们哪里是儿子儿媳,是畜生!”

    既然已经打开了话匣子,在回来的路上吴春燕已经哭哭啼啼的告诉了唐庆丰,三房夫妻两个虐待她,不给她吃不给她喝,还是唐建斌看不过眼,跟唐振华说了,一日三餐他们家给她送去,她的饭食才有了着落。

    唐建斌还建议吴春燕名下的那些田地三房种一半,他家种一半,卖得的农作物的钱和吴春燕对半分。

    三房觉得二房这么做是丢了他们三房的脸,他们不敢针对二房,就把火发到了吴春燕的身上,对她非打即骂,所以吴春燕相貌大改,并不是因为饥饿引起来的,而是因为在精神上受到了虐待,唐庆丰回来了自然要向三房夫妻两个兴师问罪。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三房夫妻两个根本就不把唐庆丰放在眼里了。

    丁家丽马上叫起屈来:“爸!不是我不给妈一口饭吃,你问问妈,大哥给妈终止了供养,是谁一直养着妈的!后来我不愿意养也是迫不得已!爸你看看我们家养了四个孩子,三个小子正是吃穷老子的年龄,一个个吃饭跟猪似的,怎么也吃不够,我夫妻两个自家六张嘴都填不饱,哪里能够顾得上妈!

    养妈的责任不该由我们三房一家挑!本来就应该由大房二房承担,他们两家谁不比我们家的条件好,大哥在城里当工人就不用说了,就是二哥现在他们家里也发达了,种大棚蔬菜已经卖了一茬青菜了,至少赚了大几百块钱,建斌又在城里赚钱,他们供养妈是应该的!

    如果爸爸能够说服建斌教我们怎么种大棚蔬菜,我们赚到钱了,也一样会好好的供养妈和爸的,现在我们家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叫我们拿什么供养爸和妈?”

    唐庆丰听到丁家丽说唐建斌有种植大棚蔬菜赚钱的门路却不愿意教给三房时,不禁有些生气:“兄弟两个内部吵吵也就算了,有发财的门路还是要得相互关照的,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丁家丽听了这话心中暗喜,连忙附和道:“可不是这个理儿!哪有二房家吃肉的,我们三房家连点汤都指望不上的!那叫什么亲兄弟!”

    唐庆丰回来也想重新树立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信,对丁家丽道:“我去找建斌说说,让他把种植大棚蔬菜的技术教给你。”说着背着手走出院子,找唐建斌去了。

    唐建斌难得回乡下一次,于是帮着父兄在大棚蔬菜里忙碌,听见外面唐庆丰喊他,就走了出来。

    唐庆丰说了句:“建斌,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唐庆丰为了一家大小把诈骗罪往自己身上揽,所以相较于吴春燕唐建斌对他还是有几分敬重的,他说话唐建斌还是卖他几分面子的。

    唐建斌跟着唐庆丰来到不远处的一棵刺槐下。

    唐庆丰蹲了下来,拿出烟抽,唐建斌看他这架势是要长谈,可问题是,他根本就不想和他长谈,所以站着。

    唐庆丰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也蹲下。”

    “我腿以前被烫伤过,有碗口大一块没皮是疤痕,蹲不下来。”唐建斌撒谎道,有那么一块疤痕是实话,虽然跑跳时会有影响,但是蹲下来却还是可以的。

    唐庆丰听他这么说,只得站了起来,关切地说:“有时间你还是去医院看看,治彻底。”

    唐建斌苦笑道:“我去医院问过,植皮不便宜,得好几百。”

    唐庆丰这才没往下说这个话题了,换了话题说道:“你看你会大棚蔬菜的技术,也不说教教你三叔三婶,再怎么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唐字,无论以前怎样,现在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你看你三叔三婶家,孩子多,负担重,这一大家子要吃要喝哩,而且还和我们挤着住,日子过得多凄惶!怎么着你也要帮一把!”

    唐建斌咬牙切齿道:“三叔三婶一家怎么对我爸的,我不会忘的!我没那么大胸襟不计前嫌去帮他们,我怕帮了一群白眼狼!”

    唐庆丰皱起眉头:“你这孩子咋这样说你三叔三婶哩!”

    “我言尽于此,爷爷不必多费口舌!”

    唐建斌说完就走了,留下唐庆丰在原地怅然若失,他想在唐家重新树立起威望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