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话说,沈从贤斯文、谦和、有礼貌,而且有着一份相当不错的职业,他身上吸引女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梅红爱上他不足为奇。

    唐晓芙看了一眼最后一篇日记的时间,是离梅红那天跳楼前一个月写的,之后就封笔没有再写日记了。

    唐晓芙心中纳闷,梅红在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没有想着去死,反而在一个多月之后去寻死,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知道里面的荆棘是指的沈从贤,可沈从贤明明看上去如此谦和有礼,梅红怎么会将他形容成尖利的荆棘?

    唐晓芙又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沈从贤在公汽上出手帮助她的那次……

    看完日记,唐晓芙就把梅红约了出来,将日记还给她:“你的日记我看了,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为什么会冲动的想去跳楼自杀?”

    梅红笑了一下:“你的悟性还是不够高,你没发现我的日记写到一个半月之前那荆棘鸟的那篇之后就没有再写了吗?”

    “为什么没有再写?”这也正是唐晓芙疑惑的地方。

    梅红望着远方,挑了挑眉,脸上是满不在乎的笑容:“因为当时我已经对沈老师死心了。”

    唐晓芙诧异:“既然死心了怎么在一个月之后又想着为了他去自杀?”

    “因为,沈老师又让我燃起了希望。”

    唐晓芙简直惊呆了:“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只是做了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梅红显得很平静,低头把衣角卷来卷去,“他得知我暗恋他后,反复找我谈心,让我安心学习,恋爱的事等以后读完大学再说。”

    说到这里,她怜悯自己的笑了笑,“我心里清楚沈老师这么做只是尽他老师的本分而已,只是他的举止实在太温柔,让我再次沦陷了,对他的爱死灰复燃,比之前更加强烈。

    而他却从此对我不闻不问,所以我才想采取那种极端的方式让他看我一眼,可是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即便我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看我一眼,他对我没有情,是我自作多情!”

    唐晓芙沉吟了片刻,问道:“在你生死关头时沈老师不去救你,你怨恨他吗?”

    梅红悲怆一笑:“我凭什么怨恨沈老师,人家该说的话说尽了,是我自己执迷不悟。”

    表面看起来好像是这样,但是重点是,沈从贤为什么在梅红对他已经斩断情丝之后还找她琰心?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唐晓芙安慰了梅红几句正要告辞离去,就听梅红笑着对她说:“你知道那天为什么我会突然放弃自杀?”

    唐晓芙一听这话又坐在了石凳上:“为什么?”

    对于梅红最后关头放弃了自杀学生之间流言多样,但大多认为梅红其实根本就不想自杀,而是想以自杀要挟沈老师而已。

    梅红对着她友好的笑了笑:“是因为简明告诉我,他和你是青梅竹马,而且一直暗恋着你,以为你们是水到渠成的恋人,却不料最后你却成了别人的女朋友,深受打击的他一直顽强的活着,我被他感动了。”

    唐晓芙抚额哭笑不得:“你千万别信他的话!我和他不是青梅竹马,只是高中同学而已!他这么说只是想劝你珍惜生命不要自杀。你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其实他心底非常善良,而且还乐于助人。”

    “我看他不像信口胡说。”梅红认真脸,“他钱包里有你的照片。”

    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习惯把自己的恋人的照片放在钱包里,就前世年青人把恋人的照片做屏保一样。

    唐晓芙听得愣住,当即去找简明弄个水落石出。

    简明正在和班上几个女生打情骂俏。

    唐晓芙对他同时应付几个女生,而且还没让几个女生因为争风吃醋打起来的能力深表佩服。

    简明见唐晓芙来找他,就扔下那几个女孩子向她走来嬉皮笑脸道:“老大,你终于记起我这个小弟了。”

    唐晓芙把手向他一伸:“钱包拿来。”

    简明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你这个大土豪会缺钱吗?”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掏钱包的动作一点都不含乎。

    唐晓芙一把拿过他的钱包打开一看,放照片的地方果然有她的一寸登记照。

    她用手指点着那张登记照问:“这照片从哪里来的?”

    简明嘿嘿笑了两声:“是有一次学校要交登记照,我顺手从你铅笔盒里拿了一张。”

    唐晓夫记起来了,那是高考前夕老师叫每个人交几张照片以便办毕业证和准考证时用。

    唐晓芙去照相馆照相共洗了八张,多的以备不时之需,当时她把那八张登记照都带到学校,交了两张,回来一数只剩下五张了,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掉了一张,没想到是被简明这家伙偷拿了一张去。

    她质问道:“你偷我的照片放在你的钱包里是什么意思?”

    简明又嘿嘿笑了两声:“当然是为了辟邪,你以为呢?当然还有个功能,如果有我不喜欢的女生向我告白,我就把你的照片出示给那些女生看,让她们知难而退。”

    唐晓芙疑神疑鬼的问:“真没别的意思?”

    简明的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真没别的意思!”

    随即又嬉皮笑脸的说:“你想要我有什么意思?你该不是想要和我复合吧,那你今天打扮得漂亮些,在——”

    他话没说完,唐晓芙就用他的钱包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天灵盖,然后把钱包塞在他的手里调头就走。

    简明手里拿着自己的钱包,看着唐晓芙窈窕的背影,脸上露出几分淡淡的少年的忧伤。

    下了晚自习,洗漱过后,唐晓芙爬到了简丹的床上。

    虽然在对待沈从贤的问题上两个人有巨大的分歧,但是真正的友谊是能够求同存异的,那些分歧并没有影响她们的感情。

    不过简丹还是被唐晓芙突然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给吓了一大跳,并且强烈表示反对:“这张单人床只够我一个人睡,你挤上来我会睡得不舒服的。”

    “我没打算跟你睡一晚,你暂且忍一忍。”唐晓芙推了推简丹,示意她挪点位置给她,“我只想和你谈谈心。”

    简丹没好气的说:“谈什么?如果谈沈老师那就免了,你回你自己的床上去。”

    唐晓芙耐着性子道:“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简丹沉默了好久,才说:“那你说吧。”

    “呐,你告诉我,沈老师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简丹笃定的说:“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用行动证明了。”

    唐晓芙嗤笑:“不是我泼你冷水,沈老师为人温文尔雅,对谁都礼貌周,特别是对女孩子更是有绅士风度,你可千万别会错了他的意。”

    简丹沉默了,唐晓芙这话倒是实情,沈从贤对每个女孩子都照顾有加,很容易让女孩子们觉得他对自己有意思。

    简丹为这没少吃醋,可是也只能暗暗吃醋,毕竟她并没有和沈老师明确关系,她没权公开吃他的醋。

    唐晓芙明白自己的话有些打动简丹了,于是趁热打铁:“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向沈老师确认一下,免得落得和梅红一样的下场,会错了意,陷入情网中不可自拔。”

    简丹扭捏起来:“这种事怎么好确认?难道我跑去问沈老师,沈老师,你认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吗?那多尴尬啊。”

    唐晓芙白了她一眼:“你就不能用告白的方式对沈老师说你喜欢他,想做他的女朋友,看他是什么反应,如果他只是纯粹的把你当他的学生来照顾,他肯定会一口拒绝,反之这个时候他就应该答应你。”

    简丹还是感到很难为情,害羞的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在被子里嗡嗡的说道:“我一个女孩子向人家男人表白,多难为情呀。”

    唐晓芙犀利道:“是面子重要还是知道沈老师的真实想法重要?再说你是背着所有人去向沈老师告白,又没有别人知道,就算丢脸也只是在沈老师一个人的面前丢脸,沈老师作为一个老师又不会把这件事到处宣扬,对你而言名誉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

    可简丹仍然顾虑重重:“如果沈老师拒绝了我,我以后再怎么面对沈老师、再怎么上他的课呀。”

    “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爱一个人没有错,表白也没有错!错的是你想太多了。”

    简丹沉默了很久才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给我向别的男生告白试试?”

    但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建议:“算了算了,你试不出来的,无论你向哪个男生告白,人家都会点头答应的,而且还会欣喜若狂。”

    “那不一定。”唐晓芙顿了顿,“这样吧,我向沈老师去告白,我告白完了,你去告白,再行了吧。”

    简丹担忧道:“你向沈老师告白,会不会弄巧成拙啊。”

    “真的弄巧成拙,我不会跟他说,我跟他是开玩笑的?”唐晓芙不以为意道。

    简丹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唐晓芙只想尽快地让简丹看清沈从贤的真面目,所以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她就开始付诸行动。

    简丹一大早就和沈从贤约好中午吃饭后在枫园见面。

    午饭过后,沈从贤来到约会地点,见是唐晓芙坐在那里的石凳上,他微微愣了愣,就面带微笑走过去问:“是简丹临时有事来不了,让你来转告我的?”

    “嗯。”唐晓芙点点头,又往石凳的一头挪了挪,示意沈从贤坐她身边。

    沈从贤又是一愣,接着一笑,在她身边坐下:“怎么,除了转告我简丹来不了之外,你还有别的话对我说吗?”

    “是啊。”唐晓芙眼睛望着前方,并没有看沈从贤。

    沈从贤却微微侧着脸在看她,经过军训的脸肌肤虽然不白,可是却有着健康的小麦色,长长微翘的睫毛忽上忽下,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叫人怦然心动,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清澈的如晨间花瓣上的露珠。

    唐晓芙似在暗下决心一般,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沈老师,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躲在几棵枫树后的简丹看直了眼,哇哦!真没想到平时明明看起来比她要文静娴雅哪怕剪了短发也不会让人认错性别的美少女唐晓芙告白起来竟然这么热烈!

    不过……真的好唯美,好浪漫!

    唐晓芙说的是对的,喜欢一个人是一件美好的事,没什么好丢人的!

    沈从贤满脸惊讶地盯着唐晓芙看了好久,才说道:“你不是已经有个万人迷的男朋友了吗?”

    唐晓芙微蹙着眉,显出少年维特的苦恼:“我……我喜欢他,可是又有些喜欢你。”

    “你为什么喜欢我?”沈从贤探究猜测的盯着她。

    唐晓芙慢慢转过脸来,挑眉问他:“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沈从贤反问。

    唐晓芙认真脸:“不需要。”

    她将一只手按在心脏的地方:“只有跟着心走那才是真爱,看来沈老师从来就没有爱过任何人!沈老师年纪不小了吧,至少有二十五六,这么大的年纪,怎么会没爱过人呢。”

    “可我现在爱上你了。”沈从贤巧妙地回避了唐晓芙的提问。

    “是因为我向你告白了,你被动的接受吗。”唐晓芙歪着脑袋问,一头短发显得她格外娇俏活泼。

    “不是。”沈从贤斩钉截铁的回答,声音好听的如同午夜电台的男主持人,“从在学校里再次与你相逢那时就喜欢上了你。”

    躲在枫树后面的简丹心中一下子充满了绝望,眼泪刷地一下子无声地流了下来。

    一块手帕递到了她眼前。

    简丹惊的脖子都长了好几公分,急忙扭头看去,见冷晨旭正蹲在她身后。

    她刚想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冷晨旭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前面,简丹安静下来,用手帕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和他一起继续偷听。

    前方,唐晓芙迷惑道:“怎么你没向我告白?”

    沈从贤呵呵轻笑了两声,他笑的模样,他的声音,都很有蛊惑力,难怪女生们容易沦陷。

    “我是一个成年人,又是一个老师,不可能像你那样不计后果。”沈从贤发自内心的感慨,“年轻真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