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从饭馆离开,在路上想,无论什么事最好别隔夜,尽早澄清误会是上策,可冷晨旭现在和那一票人在一起,不在家里,自己没办法联系上他。

    那就等回学校给他打个电话。

    下午吃过晚饭,唐晓芙就乘车去了学校,在珞珈山下车之后,她先顺道去了一趟自己的三个小店,把在场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发了下去。

    员工们拿到手上的钱不少,个个都兴高采烈。

    上早班的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唐晓芙交给店长,让店长明天发下去。

    到了学校,唐晓芙借了传达室的电话给冷司令家打电话,被告之冷晨旭不在家。

    唐晓芙只得悻悻回了寢室,像死尸一样躺在床上,两眼空洞看着上方,心里很后悔,为什么脑抽放下家里一大堆的事情和简明一起去看他那个女朋友,现在好了,让冷晨旭又误会了。

    通常言情里,男主既深情又霸道,和女主产生矛盾后很难解。

    不过话说,如果冷晨旭胆敢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她一定大耳光抽得他找不到北,虽然爱情是自私性的,但也不能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不然就不是个好男人!

    第二天课间,唐晓芙又借用学校的电话打到冷晨旭的部队里,被告知他很忙,接不了他的电话,后来再打,好嘛,干脆不在武汉了。

    唐晓芙彻底慌了,冷晨旭这家伙这次是认真吃醋了,连理都不理她了!

    好吧,就算要分手,大家也得见个面吧,这么不声不响得把她甩在一边是几个意思!

    下午在食堂吃晚饭时唐晓芙唉声叹气,食难下咽。

    简丹这些天一直在傻乐,因为她自认为和沈老师的恋情有了进展,可也看出唐晓芙不开心。

    作为好基友她肯定要问问:“你这么颓废是和冷团长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

    唐晓芙塞了一口饭到嘴里,沉重的点了点头。

    简丹想了想问:“难道你把冷团长钱包里的钱都花光了?”

    唐晓芙无精打采的用筷子把一块红烧土豆戳得千疮百孔土崩瓦解:“我连他钱包什么颜色都没见过。”

    简丹百思不得其解的含着筷子头:“你吃醋扔他初恋情人的定情信物了?”

    唐晓芙愤愤道:“他初恋情人姓什么我都不知道。”

    “难道……”简丹撑着下巴望着她,“你把他的裸照到处散播了?!”

    唐晓芙桌子一拍大吼着站了起来:“如果有他的裸照我干嘛要跟别人分享啊啊啊!!!”

    旁人纷纷侧目,她羞愧得低下了头。

    背后一个好听得如午夜播音员的声音响起:“你真的这么珍惜我的裸照吗?”

    冷晨旭!

    唐晓芙捂脸装驼鸟,这家伙怎么好死不死现在出现了?

    “冷团长好。”简丹叫了一声,非常识趣的拿起自己的饭站起身来,“我去那里吃。”就走掉了。

    冷晨旭在唐晓芙对面坐下,看了看他盘子里的饭菜,点头:“伙食还不错。”

    唐晓芙把手从脸上拿开,继续吃着饭,嗯,现在才发觉食堂师傅的手艺不错:“你今天怎么来了,还没到星期六呢。”

    “听说你有急事找我,所以我一回来第一件事就往你这里赶。”冷晨旭伸手顺了顺她的刘海。

    唐晓芙把饭菜往嘴里送:“你又带兵去拉练了?”

    冷晨旭点点头。

    “那你吃过晚饭没有?”

    “还没有。”

    “我去给你买份饭。”唐晓芙起身,没过几分钟就端了一大盘子的饭放在冷晨旭的面前。

    冷晨旭看了看那一大盘子的饭菜,里面的菜要比唐晓芙自己吃的那一盘好。

    他嘴角微勾,把盘子里的瘦肉往唐晓芙盘子里夹:“你究竟有什么急事找我,电话从我爸家里一直打到部队里去。”

    唐晓芙见冷晨旭肯把好吃的挑出来给她吃,就知道自己之前都是白担心了,冷晨旭并没有对她不理不睬,更没有生她的气。

    于是幽怨道:“那天你碰到我和简明一起吃饭,连一个字都没对我说就那么走了,我以为你又误会我和简明了,所以我急着找你,想澄清误会,那天是简明约我去看他的新女朋友,结果他的女朋友迟到很久才来,我们肚子饿了,简明就先点了菜我们先吃。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你,更没机会告诉你真相,害我担心了好多天,以为你在和我冷战。”

    冷晨旭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发生什么十万火急的事等着我解决,原来是这样的小事!我当时没理你,是不想打扰你和简明吃饭,那时都下午1点多了,你恐怕饿坏了,我只想让你快快吃饱,我当时急着走,是要送那几个客人乘火车。”

    冷晨旭优雅的吃着饭菜:“再说我对自己有信心,你选了我肯定不会再回头去看简明那个歪瓜劣枣一眼,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呀。”

    唐晓芙咧嘴笑了,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那你上次怎么还要问我和简明是什么关系!”

    冷晨旭抬眼看了她一眼:“故意逗逗你呗,傻妞!”

    吃过晚饭,离上晚自习还有段时间,于是两人一起逛学校。

    武大很美,幽静的地方也多,唐晓芙和冷晨旭和所有情侣一样,专拣偏僻的地方钻,差点惊起几对鸳鸯。

    唐晓芙有些瞠目结舌,不是说八十年代很封建吗,那个女生横陈在男生怀里是怎么肥事?

    冷晨旭见她看得两眼发直,笑着问:“是不是很羡慕?我也让你躺我大腿上。”

    唐晓芙瞪了他一眼:“恶心巴拉的,我才不愿意!”

    冷晨旭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一只小手,把她牵在一条石凳上坐下。

    周围也有小情侣在情话绵绵,唐晓芙羡慕妒忌恨的想。

    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情话说?而她和冷晨旭聊的却是——方文静找遍了邻居也买不到黑市的缝纫机票和锁边机票。

    上几次增加设备时已经把邻居们的缝纫机票和锁边机票一网打尽了,简明妈妈那你也叫她搜刮一空。

    而且门面她还没时间找,让冷晨旭这个星期天陪她找门面。

    唐晓芙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冷晨旭一直在听。

    很快就到了上晚自习时间,冷晨旭把她从石凳子上拉了起来。

    走到一盏昏黄的路灯下,唐晓芙想起一件事来,停下脚步,把手往冷晨旭面前一伸:“钱包拿来。”

    冷晨旭微微一笑,丝毫没犹豫就把钱包交给了她,但还是好奇地问了句,她要他钱包干什么。

    “我都是你女朋友了还不知道你钱包长怎么样,实在太丢人了!”唐晓芙打开看了看,放照片的地方放着她上次去公园和冷晨旭、妞妞的合影,心里甜蜜蜜,把钱包还他。

    “怎么,光看看不拿几个钱花吗?”冷晨旭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大团结:“一个月二十块钱够不够你花?”

    “我不要!”唐晓芙把钱推了回去,“我不缺钱花。”

    “我知道你有钱,可是你是我女朋友,理所当然应该花我的钱。”冷晨旭把那二十块钱塞在唐晓芙的手里,“从这个月起,你的零用钱我包了,你的衣服鞋袜我也包了。”

    唐晓芙心生感动,证明一个男人是否爱你,最简单粗暴可行的法办就是看他肯不肯为你花钱。

    前世那条渣狗就不愿意在她身上花一分钱,可是在白莲花身上花钱却是如流水一般。

    “那我只要十块钱就够了,你是男人,身上不能没几个钱。”唐晓芙抽了一张大团结还给冷晨旭。

    她秉承了她两世妈妈的品德,贤良淑德,一旦确认了那个男人就是自己以后人生的伴侣就不舍得瞎花他的钱了。

    “我够花了。”冷晨旭没要。

    虽然唐晓芙不缺这十块钱,但还是乐颠颠地收了,这可是冷晨旭对她的一片深情。

    她把那二十块钱往自己钱包放:“阿旭,你看,我钱包里没有我俩的合影,你有照相机吗?如果有,咱们拍一张合影,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情侣,你说好不好。”

    “好。”冷晨旭回答得相当果断。

    两人手拉着手往教室走,唐晓芙又问:“阿旭,你以前的女朋友长什么样,有我好看吗?”

    简丹的话提醒了她,自己对冷晨旭的过往一无所知,而自己的一切却都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不公平。

    冷晨旭淡淡道:“别问我前女友的事。”神情中透露着几分没落,“我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和前女友死灰复燃的。”

    唐晓芙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难不成自己戳中了他被人始乱终弃不堪回首的往事?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哦。

    转眼就又到了星期六,因为冷晨旭有事要忙,所以唐晓芙约简丹一起回家。

    简丹扭捏道:“我……不能和你一起走……”

    “为什么?”这家伙不是一向都很粘自己的吗,今天转性了?独立了?唐晓芙眼里满是不解。

    “呃……”简丹正不知该如何开口跟唐晓芙说起,沈从贤面含微笑的向她走来,看见唐晓芙,礼貌的冲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对简丹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态度温和儒雅。

    “可以可以!”简丹忙不迭的答应,生怕答应慢了沈老师弃她而去。

    然后歉意的对唐晓芙道:“我先走了,拜拜。”也不等唐晓芙有反应,就和沈从贤肩并肩地走了。

    唐晓芙目送着她俩远去的背影,心里想,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自己对朋友太不够关心了。

    回到家里,方文静告诉唐晓芙,乔大夫来过一趟,她把心中的打算跟乔大夫说了。

    乔大夫说,两人结婚之后先在城里生活几年,方便照顾唐晓芙姐妹。

    等唐晓芙姐妹参加工作了,他再调到县医院去,和她一起住在乡下。

    从乡下往城里调很困难,可是从城里往乡下调是轻而易举的。

    唐晓芙笑了:“乔大夫对妈妈可是一片真心,妈妈和乔大夫以后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

    方文静不好意思地笑了,又告诉唐晓芙,乔大夫希望婚事早点办,她和乔大夫商量好了,就元旦把婚事简简单单的办了,扯个证,请方守诚一家老小来吃一顿饭就算了。

    唐晓芙表示完尊重她的意思。

    在八十年代,总觉得二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即便是两情相悦方文静也没那个勇气大操大办。

    第二天冷晨旭一大早就来到唐晓芙家,带来了好几张缝纫机票和锁边机票。

    唐晓芙惊喜不已:“这些票你都是从哪里搞来的?”

    “搜刮同事的。”

    “谢谢你!”唐晓芙眉开眼笑。

    冷晨旭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唐晓芙想着反正在自己的房间又没外人,就飞快地亲了他一下。

    吃过早饭,冷晨旭就和唐晓芙去商场把缝纫机和锁边机都买了回来。

    当然,那么多机器他们两个是弄不回来的,唐晓芙去附近的工地喊了一群民工来,一个人给一块钱帮忙把机器抬回她家放好。

    凡是能够用钱解决的事唐晓芙就不愿意请熟人,请熟人还得招待人家吃饭太麻烦。

    请民工,你干活我给钱,干脆利落。

    买好机器之后,唐晓芙就和冷晨旭开车找门面去了。

    唐晓芙本来想着最好买门面,就不存在门面年年涨价的问题,可是匆忙之间,门面根本就不好买,但租还是好租的。

    于是唐晓芙就在胭脂路,六渡桥和武商附近租了三个门面。

    这三个地理位置至关重要。

    六渡桥和武商都是商业中心,在那里推广自己的服装品牌效果最好。

    但是胭脂路是后来武汉订做衣服最有名的一条街,而且整条烟之路走的是高端路线,很符合唐晓芙的服装定位。

    谈好门面,冷晨旭带着唐晓芙在外面吃过饭才送她回去。

    星期一回到学校,唐晓芙问简丹是不是在和沈老师在处对象。

    简丹羞涩的点点头,问唐晓芙,她和沈老师配不配。

    她这么问,把唐晓芙问住了,说实话她对沈从文的印象并不好,她是想拆散简丹和沈从贤的。

    但是想了想,自己要是真的这么做对沈从贤很不公平。

    沈从贤可能真的有点心狠手辣,但不表示他不能做个好男朋友。

    爱情这事谁能说得准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