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是实情,那个年代的汽车不知用的是什么油,一发动时车屁股浓烟滚滚,像失火现在,空气自然没乡下好,可是比起唐晓芙前世还是好很多的。

    “不过——”方文静沉默了片刻,又说道:“现在你姐妹两个都在城里读书,我不放心就这么回到乡下去,好歹等你妹妹上了大学我再回去。”

    唐晓芙思索了片刻道:“那妈妈就试着和乔大夫商量,你先跟着乔大夫在城里住几年,等到晓兰上了大学之后,你再提回乡下去,看看乔大夫怎么说。”

    方文静点点头,说了声”好。”,回三楼自己的房间了。

    唐晓芙摸摸自己的短发,干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睡觉。

    苏苡尘推门走了进来,轻手轻脚的走到唐晓芙的床边坐下,神秘兮兮的问:“晓芙,我听到传言,你们军训的时候出了件大事,有个学生疯了,差点拿枪杀人,是不是有这件事?”

    唐晓芙抚额,真没想到通讯那么落后的八十年代,这种消息也很快在高校之间传开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唐晓芙小声的把姜艳艳神经不正常,差点开枪杀人的经过说给苏苡尘听,但是要求她保密。

    “这个我知道,所以在饭桌上我那么想问,我都没有开口,你放心,我的嘴巴最严实了。”苏苡尘拍拍胸口,替唐晓芙后怕道,“幸亏有冷团长在,反应快,制服了那个神经病,不然恐怕真的会有人受伤。”

    唐晓芙顺便问了问苏苡尘在学校怎样,每个月的钱够不够花,别太节省了,总吃最差的饭菜会叫人瞧不起的。

    苏苡尘道:“国家有那么高的补贴,一个月十九块五,像我还有两块钱的困难补贴,一个月的生活费绰绰有余,我还有房租收,并且你每个月还给我发工资,我钱不少了,都存了有200多块钱了。

    而且我做衣服的面料都是你给的,一分钱没出,还穿得这么好,我同学都羡慕死我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钱不够用,我和同学们都相处得也很好,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谁还会像小时候那样,动不动就肤浅的嘲笑别人吃的差穿的差。”

    唐晓芙笑了笑:“这样我就放心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苏苡尘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唐晓芙一夜睡得香甜,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就醒了,把昨天从武大那三个小店里带回的账本拿出来细看、做帐,算营业额、利润和所有员工的工资奖金加班费。

    因为晚上饱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是大脑最清醒的时刻,做账不容易出错。

    三个小店刨开成本呀、还有所有的开销呀、员工的工资奖金等各项费用,净赚了一千八百多块。

    帐目理顺已经是七点半了。

    方文静到楼下的小吃店端了不少小吃上来,有欢喜坨、油条、糊米粉、桂花糊米酒、什锦豆腐脑、水饺。

    唐晓芙把一根长长的油条扯成两半,拿了一半在手上吃:“咱们家的小吃加了这么多种类啊。”

    “嗯。”方文静把一碗水饺放在唐晓芙的面前,自己拿起糊米粉吃起来,“上次招的几个面点师傅会做好多种小吃,所以种类就增加了不少,大概是种类多的缘故,所以生意也就更好了。”

    唐晓芙听了灵机一动,像老通城的三鲜豆皮、四季美的汤包、蔡林记的热干面人家既然都是走的主打特色小吃路线,自己完拼不过,那可是时光沉淀的老字号。

    那自己可不可以和他们逆向而行,来个一网打尽,凡是武汉小吃受欢迎的种类部都囊括,这也是一种特色!

    不过现在自家这么小的门面,不可能这么经营,以后就向这个方向发展好了。

    因为她有前世的经验,过了2010年,武汉的酒店都没有小吃店的生意好利润大,许多酒店的门面在不停的易主就说明了这么一点。

    所以坚持走小吃路线一定不会错,把特色定位在花样繁多上看能不能打出一片名堂来,如果实在不行,再摸索。

    那些最后能够取得成功的生意人,除了那些感觉特别灵敏、特别有天赋的人之外,大多数的人谁不是在摸爬滚打中摸索前进的!

    她不惧失败,一切也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而且她坚信自己有前世的经验,再加上一颗不浮躁的心,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一定会有所成就。

    吃完早饭,唐建斌写好招聘启事以及给自己接活儿打的广告,就匆匆赶往武大附近监督自己的私活儿工程去了。

    现在家里请的员工足够多,用不着唐晓兰在客串伙计了,所以吃完早饭她就进自己的房间刻苦读书去了。

    唐晓芙拿了楼下两个店的账本上楼查账做账,发现小吃店和裁缝店的利润居然都上涨了百分之八!这还真是可喜可贺!

    小吃店看来增加了品种真的很有效果,而每年一过国庆节,服装生意就进入了每年的黄金时期,所以利润增高,这是在情理之中的。

    唐晓芙做完帐,把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发了下去。

    拿到工资和奖金的员工都喜歪了嘴,国庆节和中秋节他们都已在头天分到了过节物资和过节补贴,现在又领到这么高的奖金,再加上工资,比国营一个老干部的收入还高!

    唐晓芙趁机鼓舞士气,对他们说,只要店里的生意越好,他们拿到的奖金就越多。

    然后点名批评了裁缝店的店长,居然没有查出次品来,还是苏苡尘查出来的。

    所以这次裁缝店店长的岗位津贴取消,如果还有第二次,就取消她店长的职务,另外选出一个店长。

    岗位津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一个月有十块钱,但对一个普通家庭,这十块钱还是能够干很多事的。

    裁缝店店长羞愧的低下了头,她不是没有发现那件次品,只是那个做出次品的员工正好是她的熟人,她拉不下脸来批评她,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害了自己。

    以后自己可不能在工作中念旧情了,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

    唐晓芙还特别告诫小吃店的员工必须得戴帽子和围裙,并且一定要注意不准长头发掉进食物里。

    裁缝店的员工要注意做工不能毛糙,坚决不能出现顾客在她们店订做或买的成衣穿上身没多久就开线或者掉扣子的情况。

    如果出现这类因做工毛糙而发生的质量事故,当事人当月的奖金部扣完,如果还有第二次,直接开除走人。

    开完简短的小会,员工们各就各位地干活儿去了,唐晓芙去了唐晓兰的房间。

    唐晓兰放下书本,笑着问唐晓芙:“姐姐都忙完了?”

    “没有,哪里忙得完?”唐晓芙在唐晓兰的床沿坐下,“我是想来问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唐晓兰的脸唰的一下红得像番茄,羞的眼神无处可放:“姐姐,你在胡说些什么呀!”

    唐晓芙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笑了起来:“你能够骗过妈妈可骗不过我哦,你昨天回来那么晚,我问你原因,你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八成是和男朋友约会去了。

    我没那么古板,不让你交男朋友,可是你现在正是高中关键的两年时间,交男朋友可以,但绝对不能影响学习,如果影响学习,我就建议你中止这段恋情。”

    唐晓兰尴尬到了极致,站了起来,强行把唐晓芙推出房间:“姐姐净胡说!”然后砰的一声,把房门关得紧紧的,从里面反锁,心紧张得呯呯直跳,姐姐她看出什么了吗?哎呀!羞死了!

    唐晓芙站在门外呵呵笑了两声,不知不觉之中晓兰也长大了,知道恋爱了。

    她对晓兰很放心,相信她是个有分寸的人,自己提醒她之后,她绝对不会因为谈恋爱而影响到学习的。

    唐晓芙去了二楼的裁剪工作室和苏苡尘一起按照《大众电影》上的最时新的服装款式裁剪样品。

    快中午时,简明来了,约唐晓芙去看他的新女朋友。

    唐晓芙起先并不愿意去,可是经不住简明软磨硬泡,最终没能守住阵地,答应了。

    苏苡尘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交了新女朋友,约前女友出来认识一下,还交个朋友,这种奇葩的神展开除了简明估计没几个人干得出来。

    而更疯狂的是,最后唐晓芙居然还愉快的答应了。

    这都是些什么神人呀。

    她都不知道该怎样定义唐晓芙和简明两人之间的情谊,应该是友谊比爱情坚固得多。

    在一起读了三年高中,水到渠成的恋爱了,可不到两个月居然就分手了,两人分手之后还能跟以前一样玩在一起,果然二位都不是普通人。

    简明的新女朋友住在汉口中山公园附近,所以唐晓芙和简明乘公汽前往。

    在路上简明嬉皮笑脸的对唐晓芙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么一段话,分手后的两个人要是还能当朋友,要不就是没爱过,要不就是还爱着,你说我们属于哪一种情况?”

    唐晓芙用手支着下巴,眼睛望着窗外没理他,那些杂志和网络上的测试题她从来都不做,实在太无聊了。

    简明自说自话道:“我觉得我们属于那种还爱着的情况。”

    唐晓芙当场就给他恶心到了,站起身来换了一个座位。

    简明咧嘴笑了笑,跟了过去,还是在她身边坐下。

    简明和他的新女友是约好的在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家饭馆里见面,唐晓芙和简明来到那家饭馆时,简明的新女朋友还没出现。

    于是两人要了一壶茶边喝边说话,可中午一点钟都过了,还没见简明的新女朋友来。

    一壶免费的劣质茶叶都被她俩喝了个滴水不剩。

    幸亏他俩来的是家私营小饭馆,这种免费的劣质茶人家还是给添的,不然干坐在这儿多难看啊。

    只是茶喝多了越发肚子饿,唐晓芙的肚子发出几声咕咕响。

    简明的目光往她身上瞟了一眼,把服务员招来,让唐晓芙点菜。

    唐晓芙低头看着菜单问:“不等你女朋友了。”

    “谁知道她今天是不是放我鸽子了,不等她了,我们先吃。”

    唐晓芙就点了几个菜。

    过了一会儿,点的菜陆陆续续上桌。

    因为只有两个人吃,所以唐晓芙并没有点很多菜,三菜一汤足够了,只是私人餐馆的量没有国营饭馆里的量足。

    饿了吃什么都香,唐晓芙正在大快朵颐,就见冷晨旭和一票人从二楼下来。

    射靶神枪手,人家的目光多么犀利呀,冷晨旭一眼就看见了唐晓芙正抱着一个猪脚在吃,他眼里情绪未明,但脸上肃杀之气却极为明显。

    唐晓芙手里的猪脚叭哒掉在碗里了,呆呆地看着他。

    简明也看见冷晨旭了,急忙站起来打招呼,叫了一声:“冷叔叔。”

    冷晨旭高冷地点了点头就走了,自始至终没和唐晓芙说一个字。

    简明担忧地看着唐晓芙:“冷团长怎么不和你说话?该不是他误会了什么吧?”

    唐晓芙底气不足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他应该不会误会吧,我和你有什么好误会的。”说着还嫌弃的瞟了一眼简明。

    其实此刻她心里七上八下,感叹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怕的巧合,她昨天还告诉冷晨旭她不会做任何让他误会的事,而现在她和简明这个妖孽一起在这个小饭馆里用餐,而且除了他两个,再没有第三者在场。

    这脸打得销魂噬骨,而且似乎无法收拾。

    唐晓芙有一种尔康被紫薇误会的无可奈何,很想大叫一句:“紫薇薇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恨不能对着你把心来挖呀呀呀~~”

    无精打采的吃完午饭,简明的女朋友才现身,是个长得很妖娆的女生,描眉抹唇,打扮得极为时髦。

    不过唐晓芙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和她认识并且交朋友了,打了个招呼就怏怏离去。

    简明的新女朋友一直目送着唐晓芙的身影消失,才问简明:“我晕,她怎么这种态度?是不是对你藕断丝连,见你有了新女朋友,心里不高兴。?”

    简明斜睨着她:“如果你见过她的男朋友,你绝对不会说这么自不量力的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