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别说,冷晨旭给的药酒非常管用,减缓了不少双腿的酸胀感,所以唐晓芙和简丹这一夜睡得很香甜。

    可同宿舍别的女生可就惨了,两条腿酸爽的都睡不着,根本没休息好,可第二天照样五点起来训练,简直像炼狱一样难熬。

    冷晨旭特意过来检查唐晓芙她们军训的情况,见唐晓芙表情不受罪,也就放下心来。

    午饭过后,冷晨旭偷偷地给了她一大把大白兔奶糖。

    唐晓芙迫不及待的剥了一颗塞在嘴里嚼啊嚼:“你哪来的大白兔?”

    冷晨旭嘴角抽了抽,怎么自己在这丫头眼里就这么不可靠,给她糖吃她还要盘问一句:“反正不是违法乱纪弄来的,你尽管放心吃。”

    这些奶糖是他昨晚打电话回去让保姆阿姨今天一早送来的。

    “谢谢你。”唐晓芙左右瞄了瞄,四下无人,在他脸上啵了下又跑了。

    好嘛,糊了他一脸黏乎乎的奶糖!

    不过他心里还挺甜蜜的,他就喜欢她这么直率不造作,喜欢就是喜欢,会用亲亲表达,又害羞,怕被别人看见。

    一连军训了三天,男生们的感受唐晓芙就不清楚了,反正她们女生个个都累得肝肠寸断,这还不算,教官和冷团长动不动就突袭检查内务,内务不合格的罚跑十圈。

    为了不被罚跑,中午午睡时唐晓芙她们都提心吊胆地不敢睡太沉,怕把铺好的床睡得太凌乱了,这日子好难熬啊!

    让她们稍微感到一点安慰的是,教官们从不在夜晚睡觉时突袭检查内务或者集训,否则更叫她们苦不堪言。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有几个室友在哀叹,自己快不行了,挺不住了,虽然第二天她们还是迎着朝阳睁开了眼睛。

    教官今天晚上还说了,他们的站军姿和正步走虽然还很奇葩,但比之前好很多,所以明天转入更坚苦的训练,蛙跳、军体拳、俯卧撑,听说还有射击!

    许多女生再也没有之前的兴奋,只剩下生无可恋。

    唐晓芙想到前世军训的时候拜雨神求雨的事来,就和室友们密谋,是不是求老天爷下一场雨,最好下它个十天半个月就不用军训了。

    都是大学生了,做起事来是很有魄力的,当天晚上熄灯之后,唐晓芙她们几个就在宿舍里偷偷做法,正儿八经设了香炉,几个女生跪拜了几下。

    唐晓芙拿着根桃枝权当桃剑,披头散发,脚踏天罡,舞枝唱道:“

    龙王爷,来一个,

    龙王爷,来一个!

    叫你下,你就下,扭扭捏捏像啥呀!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

    一二三四五六七**,龙王到底有没有!时间宝贵!要下干脆!

    冬瓜皮,西瓜皮,龙王别想耍赖皮!求暴雨!求台风!求山洪!”

    怕龙王爷听不懂,唐晓芙又来了一遍广东话、四川话、湖南话、潮州话……浙江话就算鸟,实在不会呀!

    听说抗日那会儿,八路军就是用浙江的温州话传递情报哒,可见浙江话多难学!

    唐晓芙也就会唱段越曲:“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东北话也免了,卷舌音太重了!

    最后,唐晓芙用英文为这次圆满的求雨活动收官:a lost devotion. ddle s, on, one! if i call you don, you  do it. hat are you doihree four five, e aited so hard, ohree four five six seveed so ell……

    宿舍的女生都崇拜地看着她,她居然会这么多方言!

    (唐晓芙: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我所说的方言当地人不一定听得懂!)

    跳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大神的唐晓芙和同寝室的女孩子一起收拾道具准备睡觉,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和命令声:“开门!”

    所有女生都吓傻了,教官命令开门,要是不开或者开慢了都不好解释,可开门……姑娘们毕竟做贼心虚,却又不敢,只有一个一直站在门边的女生在第一时间把门打开了,速度之快,似乎有点迫不及待似的。

    其他女生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又不是赶着去投胎,开那么快干嘛,至少等她们把外面的军装脱掉再说呀。

    都熄了半天灯了,她们一个个着装整齐,白痴看了都知道有鬼,那还不等着受处罚呀。

    冷晨旭和几名教官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用手里的电筒照进来。

    唐晓芙等人跳大神求雨是借着窗外的亮光进行的。

    已经到了熄灯时间,她们哪敢开灯求雨吗?那不是不知死活暴露自己吗?

    所以那几道电筒的强光突然照进来,姑娘们都本能地伸手挡光,还是刺眼,就都蹲了下来避开电筒的光,那场景堪比唐晓芙前世东莞扫黄现场。

    啪地一声灯绳被拉亮了,室内一片雪亮,适应了光线的女生们这才纷纷站起,不安地看着冷团长和教官们。

    冷晨旭一行人眼睛凌厉地扫过宿舍。

    唐晓芙泰然自若,香炉是水杯代替的,香是牙刷代替的,别说你们几个是凡人,就是火眼金睛的齐天大圣来了也看不出端倪!

    冷晨旭和几个教官进来巡视了一遍,一无所获。

    唐晓芙和简丹等几个室友都互相眨了眨眼,表示庆幸。

    有一个女生却是满脸的失望,唐晓芙多看了她一眼。

    那个女生叫姜艳艳,名字俗气人土气,刚才就是她迫不及待的把门打开的。

    就在大家以为逃过一劫时,只听冷晨旭道:“睡觉时间不睡觉,既然你们这么精力过剩,那就去操场跑上十圈,消耗一下过剩的精力。”

    唐晓芙一听这话,第一时间向姜艳艳看去,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唐晓芙碰了碰简丹,示意她看姜艳艳。

    简丹也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不禁锁眉。

    跑步时,唐晓芙和简丹并排跑,都夜里了,几盏路灯操场光线能有多亮?

    简丹和唐晓芙窃窃私语,虽然冷晨旭和教官的目光如炬,这时也不会注意到她们嘴巴在动。

    简丹:“你怀疑今天冷团长和教官突袭我们和姜艳艳有关?”

    唐晓芙:“你说呢?”

    简丹:“为什么?”

    唐晓芙:“我怎么知道?”

    她们没敢多说,虽说冷团长他们听不到,可前后同学只要耳朵尖就能听个七七八八。

    这事别说是唐晓芙的猜测,哪怕证据确凿也不能闹大,不然闹到教官那里,不占理的是唐晓芙她们。

    你们拜神求雨还有理了,别人不能举报了!举报了,你们就打击报复别人!

    要是扣了这顶帽子,军训完了,教官在个人军训表现上记上这么一笔,进了档案,这就是人生一个污点。

    你读重点大学又能怎样?人品有问题,到时国家也不会给你分个好单位。

    到了单位,这个人生污点陪你一辈子,想要提干往上爬,这一辈子估计都没可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军训结束了回学校再收拾贱人!

    ……不过,也可以试下将计就计。

    唐晓芙边想边跑,速度没跟上,简丹赶紧拉了她一下,她这才收回思绪,专心志致地跑步。

    十圈跑下地,姑娘们个个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冷晨旭和教官像押解犯人一样把她们送到宿舍门口这才离去。

    关好宿舍门,姑娘们脱衣服准备睡觉。

    有个女生解着军装的扣子埋怨姜艳艳道:“就是你,干嘛开那么快的门?也不留几秒钟的时间让我们把头发抓乱、把上衣扣子解开,伪造一个才起床的样子,说不定能逃过一劫。”

    “就是!”许多女生附合,白天训练了一整天,累都快累死了,晚上还加跑了十圈,谁会高兴呀。

    姜艳艳不自在起来:“我当时一紧张,什么都不顾了……我不是故意的!”

    “谁说你是故意的了?你这解释让人遐想哦。”唐晓芙这话一说,姜艳艳的脸似乎变白了些。

    唐晓芙把脱下的军装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边:“每个人遇到紧急情况反应各不相同,我当时吓得腿软,心里一个劲儿地在说,完蛋了!完蛋了!恨不能跳窗逃跑!哪还敢去开门呀。”

    女生们哄笑,纷纷说道:“我也是,我当时想钻床底下来着。”

    笑过之后,大家都若有所思地看向姜艳艳。

    姜艳艳想装做问心无愧的样子和大家一起大笑,可那笑又夸张又假,看得人反感。

    她见大家都盯着她,那笑如雪后睛天的冰雪,一点点融化,一点点消失,最后干脆装睡避免尴尬。

    唐晓芙才不会让她睡得这么踏实,故意问道:“今晚好像冷团长和教官是针对咱们宿舍特意突袭检查,别的宿舍都没动静。”

    “真的耶!”简丹配合她说下去,“怎么会这样?难道冷团长他们知道我们在做法求雨?”

    女生们大多躺下了,可简丹说完那句话之后,寢室里诡异的沉默很能说明问题。

    半晌,有个女生声音凝重地猜测道:“难道我们中间出内奸了?”

    唐晓芙舒适地躺在床上:“不可能!我们中间不论谁告密,她能得到什么好?还不是和我们一样罚跑操场?大家都别猜了,快睡吧,明天还要军训呢!”

    寢室里又安静下来。

    可过了一会儿,一个女生幽幽道:“那是因为冷团长他们突击检查没抓到我们求雨的证据,要是抓到了,告密者肯定不用和我们一起罚,所以冷团长只能以我们这么晚还没睡罚我们,内奸也没睡,所以才一起被罚了。”

    “都睡啦!别瞎猜,影响团结!”唐晓芙说道,之后再也没有人说话。

    虽然唐晓芙不参加任何社团,不竞选任何班干部,也不太爱交游广泛,可她从前世到今生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让她走到哪里都慢慢地会被接纳,甚至被当做领头人,让人心甘情愿臣服她。

    所以大家都顺从地睡觉,可是空气里却弥漫着猜忌怀疑。

    第二天,唐晓芙她们照样是被嘹亮的军号叫醒的。

    唐晓芙一面睡眼惺忪一面机械又迅速地穿着衣服,心里腹诽,每天天不亮就吹响军号的是谁,他这样抢大公鸡的饭碗就不怕卯日星官找他的茬儿?

    公鸡都有打盹儿的时候,吹军号的战士却从来没有过。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迅速跑到操场集合。

    吃过早饭,唐晓芙鬼鬼祟祟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粒大白兔奶糖扔进嘴里。

    这奶糖她就没跟简丹分享啦,男朋友给的东西她斟酌着三思之后才会跟他人分享。

    比方药油,那是江湖救急,那晚要是不给简丹抹点,她恐怕就熬不过接下来的训练,可这大白兔奶糖她吃不吃都不会影响她军训的。

    再说人家立志减肥,那就更不用给啦啦啦。

    简丹和一群同宿舍的女生从后面跑着追了上来。

    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唐晓芙的肩,吓得她脖子一缩,奶糖差点直接就滑到胃里去。

    唐晓芙扭头,看见身后站了一群室友,简丹也在其中。

    因为嘴里含着糖不便开口说话,所以唐晓芙疑问的看着那那群室友和简丹。

    其中一个室友说道:“唐晓芙,我告诉你,昨天晚上姜艳艳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我在她下铺,她一直在上面翻身,害得床一直在摇晃,都影响我休息了。”

    “我每次醒来也听到她翻身的声音了。”另一个室友证实道。

    “显而易见,她做贼心虚呗,肯定是她出卖的我们!”简丹一只胳膊换住唐晓芙。

    “真是面由心生,长得土肥圆也就罢了,心思还这么坏!”一个女生气愤地说。

    “你们说——她为什么这么做,动机呢。”一个女生不解地问。

    她们这些来自不同系的女生从分到一个宿舍起到现在,总的来说相处的不错。

    毕竟是已经上大学的人了,心智比高中时成熟,思想境界也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女生善妒的负面心理少了,欣赏她人的正面心理多了,再加上这个花季年龄大家都希望能结识更多的朋友,所以都愿意展开笑脸放开胸怀与人相处。

    可姜艳艳是个例外,她总是郁郁寡欢,难以溶入到她们中间来。

    唐晓芙她们也没介意,每个人性格不同,随她吧。

    可她做出告密的事来,还是令唐晓芙她们费解的。

    她们都问唐晓芙原因。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44 等你来撩~

    快眼看书内部群:,进群请先说暗号:“快眼赛高”,内有意想不到的福利等你来拿,仅限快眼会员加入,福利有限先到先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