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见唐晓芙执意不肯让他背,就扶着她回寢室,简丹跺脚道:“大叔,我怎么办?”

    冷晨旭叫住一个小战士:“把这位同学送回寢室。”

    那个小战士高兴得脸都红了,他一路尾随这些女生不就想搭个讪吗,现在机会来了,不仅可以和漂亮妹子搭讪,还能和妹子有接触,天大的福利呀!

    到了宿舍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唐晓芙就坚决自己扶墙进去。

    恋爱这事她真的不喜欢太张扬。

    下午仍是站军姿、正步走,以前唐晓芙在乡下劳动强度都没这么大,又累又饿,简直要人命!

    头天吃饭还有剩的女生,晚上那一餐不仅把碗里的米饭吃得干干净净,而且都还又加了一勺。

    幸亏已经到了八零年,部队里饭菜管够,不然这训练强度这么大,再吃不饱的话真的生无可恋!

    唐晓芙已经吃了一碗半却还觉得饿,这是因为她太瘦,肚子里没油水,训练又艰苦,又没吃荤的缘故,那个五花肉油腻腻的她真的吃不下。

    吃过晚饭解散后,她一跛一跛地来到冷晨旭跟前,把他拉到僻静处,伸手就往他兜里翻。

    他身上的兜都被她翻了个遍,可什么吃的也没有,不禁失望地取下帽子,仰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今天怎么没鸡蛋吃?”

    冷晨旭好笑地抬手揉揉她一头的短发,眼里是心疼和宠溺:“哪会顿顿都有鸡蛋?”

    “那你们团级以上干部今天多了道什么好菜?”唐晓芙馋兮兮地问。

    冷晨旭当然不能跟她说,晚上他们多了一道白菜肉圆子,虽然分到每个人头上的肉圆子只有三个,告诉她,她听了会更饿。

    “就多了个芹菜炒香干。”

    “哦。”唐晓芙忽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冷晨旭的衣服,头在他身上蹭,假哭道:“我要吃鸡蛋!我要吃肉包子!”

    冷晨旭爱莫能助,只能好言安慰:“忍忍吧,等过几天适应了训练就没那么饿了,还有,五花肉你也得吃两块,不然这么强的训练你怎么受得了?”

    唐晓芙仰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没吃五花肉?”

    随即明白过来:“哦~你偷看我!”

    “那不叫偷看,你是我女朋友,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我那是关心你,小傻瓜!”冷晨旭又乘机揉了两把她的短发,把她揉成个金毛狮王。

    唐晓芙强词夺理:“那些五花肉烧得一点看相都没有,谁吃得下去呀。”

    “那么多人都吃下去了,唯独你吃不下去!”冷晨旭教育起人来一点都不留情面。

    唐晓芙无法反驳,难道跟他说我是穿越来的,我们那个时代基本就没女孩子吃肥腻的食物,那他还不第一时间把她拖到精神病院去!

    可心里又不服气,撅着小嘴用力踩了一下他的脚。

    冷晨旭自我岿然不动,好像刚才踩他的是只蚂蚁,他根本一无所察:“也就半个月,坚持一下,等军训结束了我带你去吃大餐。”

    在他眼里,唐晓芙别说踩她一脚了,就是扑上来对他拳打脚踢也很正常,哪个女孩子不任性、不无理取闹?

    男人对待自己的女朋友就要容忍她们不伤原则的无理取闹。

    “我要吃大闸蟹!”

    “行!”

    画饼充饥其实对于唐晓芙来说没多大作用,反而觉得肚子更饿了,抓起冷晨旭的手不轻不重咬了一口,当吃了肉,然后垂头丧气地回宿舍。

    冷晨旭在背后道:“我刚上厕所没洗手!”

    啊呸呸呸!唐晓芙赶紧吐了口口水,回头憎恨地瞪了他一眼。

    冷晨旭呵呵笑了两声:“骗你的。”抬手看看被唐晓芙咬过的地方,这丫头一口小银牙还真有点力道。

    晚上吃过晚饭后,因为唐晓芙她们这群学生内务太差了,所以教官指导他们整理内务。

    各人的床头柜上只能有一个水杯,盆也不能随便放,要放在指定的位置,被子要叠成豆腐块。

    叠被子大家都会,可叠成豆腐块就不容易了。

    一直折腾到七点新闻联播,唐晓芙她们还没达到要求,于是看完新闻联播又接着练习内务。

    又经过一个小时的训练,唐晓芙她们才总算达到了要求,当然,和战士们没可比性。

    虽然教官最开始是打算和战士们一样训练这些学生,可理想很美好,现实成残酷,只能降低要求。

    离睡觉时间还早,于是大家操场集合开会,进行马克思教育。

    半个小时的教育结束后,体解散。

    学生们三五结伴往寝室走去。

    简丹寻找唐晓芙,她想迫不及待地告诉她,虽然冷晨旭比沈老师高大帅气,可是马克思真的没有沈老师讲的好,可是遍寻未果。

    晚上九点,虽然操场上有路灯,但是光线还是很暗,而且大家都是绿哇哇,唐晓芙的身材又不是特别高或者特别矮,辩识度不高,根本就不好找。

    于是简丹和别的女生结伴回寢室,跟她们说起沈老师的马克思比冷晨旭说的好!对沈从文的爱慕之情溢于言表。

    于是女孩子们从讨论谁的马克思主义讲得比较好,演变成谁做自己的男朋友更好。

    那群女生都纷纷表示在鱼和熊掌不能兼顾的条件下,哪怕沈从文的马克思主义,比冷团长讲得好得多,她们也希望冷晨旭做自己的男朋友,因为她们觉得冷团长冷若冰霜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情脉脉的心。

    简丹惊讶地问她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一个女生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眼瞎呀,没看见冷团长看唐晓芙时情深似海,再转向我们时面无表情。”

    简丹哪注意到那些,她只会盯着自己喜欢的男人。

    唐晓芙在解散的那一刻就被擦身而过的冷晨旭借着夜色的掩护拉到角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烤得焦黄的馒头来给了唐晓芙。

    唐晓芙如获至宝的咬了一口,这馒头虽然还有些热气,但是过了刚刚烤好最好吃的最佳时期,口感差了很多,可对饥饿的人来说吃屎都香!何况烤馒头!

    她把烤馒头嚼得咔嚓响,问:“这馒头从哪来的?”

    “开会前我去了趟炊事班,向炊事员要了一个。”

    唐晓芙的眼睛瞪得溜溜圆:“炊事班有这个福利?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多吃,真好!”

    “他们没有利用职务之便,这是值夜的炊事员的夜宵,一人三个馒头。”

    “哦~”想想高冷的团长大人会为了她向人家讨要一个微不足道的馒头,唐晓芙的内心还是蛮感动的。

    这世上不是每个男子都愿意为自己的女友或女人放下身段去做一件有点伤面子不值一提的小事的。

    前世那条渣狗就没有过呀,就连出去自驾游逛景点累了渴了,都是她去买饮料回来两人喝。

    当初自己只想着两个人真心相爱,谁多付出无所谓,现现想想,一个男人在你口渴时连饮料都不肯给你买,能有多爱你!

    冷晨旭一直看着她把一整个馒头狼吞虎咽地吃完,在她噎到的时候轻轻拍拍她的背。

    唐晓芙看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相依相偎,眼睛忽然一热。

    她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踮起脚尖,在冷晨旭脸上飞快地啵了一下,调头一瘸一拐地跑掉了。

    冷晨旭摸摸被她亲过的地方,一股烤馒头的味道~

    突然想起一事来,迈开大长腿,追上唐晓芙。

    唐晓芙开始紧张起来,这家伙那么垂涎自己的美貌很么了,自己主动亲他会不会点燃他心中的一把火,像所有言情男主一样扑上来猴急地问:“亲一下就够吗,要不要我也来几下么么么。”

    但是让唐晓芙分外失望,冷晨旭像定海神针一样定力十足,没有抱住她一通狂吻,而是从口袋里掏一小瓶药油给她:“洗了澡把这搽在腿上,能缓解疲劳。”

    今天军训一天,又是站军姿、又是正步走,还动不动跑个五圈十圈的,而且整理内务时一直是站着的,唐晓芙两条腿早就酸爽得无法形容,在乡下干农活儿都没这么辛苦过!

    所以拿到那瓶药油很开心,好男人不是要和你滚床单表示深爱你,财大器粗算个毛线!那是把你当泄火的工具好吧,关心你的死活那才是真的爱你。

    这也是唐晓芙从不看总裁文的缘故,太脑残,一天到晚啪啪啪,女主还开心死了。

    唐晓芙开开心心地接过那瓶药油走了,特意约了简丹一起洗澡,洗过澡后在格子间里把那瓶药油拿出来两个人偷偷地抹。

    这么珍贵的药油,又是自己男朋友送的,唐晓芙当然舍不得给别人用,但是简丹她会给点,谁叫她们是好基友!

    简丹听说这瓶药油是冷团长给唐晓芙的,就这么一小瓶,唐晓芙却给她抹,感动得热泪盈眶。

    唐晓芙抬起一条修长笔直的玉腿劈叉拍在格子间的墙上方便抹药油,嘴里担忧道:“不知你哥腿酸得受不受得了,可惜马上就要息灯了,不然给他一点药油,让他也抹点。”

    简丹眼里立刻燃起八卦之烈焰:“晓芙,你对我哥是不是还有点藕断丝连?你千万别!冷团长多好呀,珠玉在前,选我哥你这是多眼瞎心盲!”

    唐晓芙嘴角抽抽,非常怀疑她和简明真的是亲兄妹吗?

    “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哥!我和他只能是闺蜜!”

    两人抹好药油出来,简丹迫不及待地呱唧呱唧:“晓芙,我觉得冷团长马克思讲的没有沈老师好。”

    “那又怎样?上前线能用马克思主义让敌人弃暗投明吗?”

    简丹被噎得够呛,唐晓芙一句话把她心中的男神秒成渣,无论如何得为自己男神扳回一局:“我……不是比上前线杀敌,就马克思主义这块儿,我觉得冷团长不如沈老师。”

    “那又怎样?冷团长又不靠马克思主义挣饭吃。”

    简丹被打击得倒地不起,自己的男神又被唐晓芙一脚踩在稀泥里。

    唐晓芙忽然大悟,瞪大眼睛用手指着简丹:“你在暗恋沈老师?”

    简丹大惊失色地扑上去捂住她的嘴:“你小点声,不要闹得众人皆知!”

    唐晓芙扒掉她的手,不死心地追问:“是不是呀。”

    简丹羞涩点头:“你不觉得他儒雅风趣吗?”

    唐晓芙一桶凉水兜头泼了过来:“我劝你死心吧。”

    “为什么?”自己的恋情小荷才露尖尖角,就被好基友叫停,简丹心中百般滋味。

    “因为,我讨厌戴眼镜的男人,谁知道镜片后面那双眼镜里隐藏着什么眼神!”唐晓芙大踏步的往寢室走。

    “可是,大姐,不用你喜欢呀,是我想和他恋爱!”简丹追上来说。

    唐晓芙停下脚步:“放弃吧,你追不上他!”

    “追不上,我就压上!”简丹壮怀激烈。

    女孩子一旦恋爱了就会变得勇敢,所以古代才有女孩子私奔的事发生。

    唐晓芙担忧地瞟了一眼简丹的身体,充其量只能算丰腴,谈不上胖,想要压倒沈从贤,吨位似乎不够。

    但她既然一头扎进去了,恐怕自己是拉不回她的。

    简丹如果能和沈从贤修成正果那当然好,皆大欢喜。

    可是不能修成正果,撞得头破血流,到时该怎么办?

    说实话,沈从贤在学校女生里人气很高,简丹暗恋上他纯属正常,可唐晓芙却很难对沈从贤有好感,尽管他曾对她英雄救美过。

    但就是那次英雄救美令她对他印象不好,已经教训了那个年青男子,不必再补上一脚,让那个恶男再得到一次教训这也说的过去,可当时波及了无辜者这就过分了。

    她前世是个商人,自然具备看人的精准目光,不能说百分之百准,但也八九不离十,不然商场如战场,早就阵亡了,哪还会挣下那么大一份家业?所以她觉得她不会看错了沈从贤。

    但有句诗写的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一旦陷进去就分不清东西南北,前世自己还不就一头扎进去,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没能看出那个渣男的本质吗?

    现在想想,前世自己和渣男在一起,渣男肯定有露马脚的时候,自己这么精明,却不曾注意到,还不是因为一个“爱”字?要不是前世母亲的死让她有所发现,她还会继续被蒙蔽下去。

    现在的简丹就是当年的她。

    算了,让她栽个跟头,她才会成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