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中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当时可真是被你迷惑得神魂颠倒,居然相信那么老实巴交的方文静会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

    吴彩云的脸色红白交替,局促不安的低下头来。

    “爸~”银梭逼出泪来,“你要是觉得我这么做不好,我就不这么做,我想顶替唐晓芙是想从她的亲人那里拿到一笔钱给爸爸还债,爸爸之所以会欠下这么多外债都是为了我和妈妈,我见爸爸还债还的这么辛苦,自己帮不上忙,心很痛。”

    银梭愧疚的低下头。

    唐振中心情复杂的看着银梭,他两个孩子,儿子已经坐牢去了,只剩下银梭在身边。

    他原本以为上进孝顺的银梭在他面前人设已经完崩塌,偷吴春燕的钱、把唐建武当枪使、想要毁掉他人清白,这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的恶行连普通的成年人都做不出来,她这个未满二十的女孩子却敢做,这份狠毒叫人心惊。

    虽然银梭冒充唐晓芙主要是贪图唐晓芙亲人那边的条件好,但是她能够记得为自己还债,对自己还是有些父女之情的。

    比起唐晓芙对他赶尽杀绝,唐振中内心还是喜欢银梭多一些,再怎么说银梭和他是亲生父女关系,唐晓芙跟他半毛钱都没有!

    唐振中点点头:“你冒充唐晓芙只要不被识破那就去冒充吧,说不定还能进学校读书,以后有个好的前途,当然……能帮爸爸把债还了更好。”

    “我一定会帮爸爸把债还了。”银梭装乖,信誓旦旦的保证,心里却在翻白眼,不给点你好处,你这只绿头龟会帮我吗?

    唐振中和吴彩云这对貌合神离的夫妻在约定的日子里和杨洁见了一面,杨洁详细的盘问过唐振中之后,所有细节部都对的上号,再加上唐振中在户口本上做了手脚,把银梭的生日改成唐晓芙的生日。

    银梭和吴彩云那时还是乡下户口,那个年代乡下户籍管理混乱,只要有钱打点,改个户口年龄分分钟的事。

    杨洁终于以为银梭就是她要找的外孙女,于是和唐振中夫妻两个摊牌,她想认回银梭。

    唐振中非常自然的问,怎么银梭的亲生父母不来认她。

    杨洁这才老泪纵横的告诉唐振中夫妇两个,她女儿于上个月病逝,临死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回她的亲生女儿,这事银梭的亲爸也知道,也同意认回自己的亲骨肉。

    接下来银梭的“认亲”之路很顺利,当然,她要撕心裂肺的哭上一场,不舍得和自己的养父养母分离。

    银梭的“亲爸”认回银梭,但是不愿意让方文静的儿子认回他的亲生父母,于是求唐振中和吴彩云答应让养子继续留在他的身边。

    吴彩云对方文静的儿子一点兴趣也没有,自然是无所谓的。

    唐振中有他阴暗的打算,唐晓芙亲爸是教育局的干部,两个姐姐也都在事业单位上班,家里条件不错,可自己这么落魄,哪有能力多养一张嘴?

    那还不如让自己的儿子在他的养父那里长大成人,等他赚钱了自己再去认回亲生儿子,不更划算吗?

    因此唐振中也假惺惺的答应了唐晓芙亲爸的要求。

    银梭的亲爸陆文轩补偿了唐振中夫妻三百块钱,感谢他把他的女儿养大成人。

    唐振中拿到那笔钱立刻把他在外面欠下的账部还清,俗话说得好无债一身轻,唐振中觉得整个人都轻快了。

    陆文轩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银梭,把她的户口迁到他们家,并且改名陆美美

    银梭很喜欢这个名字,陆美美和她原来的名字比起来不知洋气多少倍!

    过完国庆半个月之后,大一新生忽然接到进行军训的通知。

    唐晓芙大吃一惊,前世她们那个年代军训很普遍,从初中就开始有军训,但没有想到八零年代一样有军训。

    听学校领导说,好像是中央的一个什么文件,教育系统想在大学中普及国防军事教育,先在几所重点大学里试验,看是否可行,武大被选中。

    唐晓芙听到军训两个字内心是崩溃的。

    前世初中军训在东湖,交五百块钱,搞什么人梯等一些增进团队配合的训练,要充分信任你的队友,不然无法完成训练,特么现在记起她都要吓尿了。

    她记得很清楚,当时的班主任是个中年帅哥,温润如玉的气质,生怕自己的学生在军训中间出现意外,因此一直像只老母鸡护小鸡一样跟在旁边,正步走、站军姿这些前戏一结束,就转入搭人梯等拓展训练。

    男生先上,女生观摩,结果女生观看男生爬就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女生们拥上去抓住班主任的衣襟都张着嘴仰着脸嚎哭,嘴里一直嚷嚷着“怕怕怕!”

    后来还是教官把女生们一个一个从班主任身上拔下来,班主任这才脱身,再也不敢站在一边观看了,怕影响教官的教学。

    初中那次军训好像没超过五天,但是唐晓芙人生中最惊悚最残酷的五天。

    脑补完前世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唐晓芙手肘撑在课桌上支着下巴,想,不知这次军训多长时间,几天就好,别来个半个月一个月的,早秋的太阳很毒,会晒成非洲华侨的。

    可是班上的同学都是一脸的兴奋和期待,巴不得立刻就开始军训。

    唐晓芙暗自撇了撇嘴,想象越美好,现实就越残酷,等到军训的时候用力地哭吧。

    军训头天军服就发了下来,一人一套,和唐晓芙前世军训的迷彩服截然不同,是八十年代那种绿军装。

    大家欢天喜地的试军装,那个年代的人都瘦,所以穿军装都好看。

    女生寢室们喧闹不止,辅导员来通知,午饭后换上军装,在操场集合,赶往军训基地。

    女生们就都换上军装,开始梳头。

    唐晓芙头发很长,梳了两条大麻花辫,然后收拾东西。

    她没有收拾好多东西,洗漱用品,两套睡觉穿的衣服。

    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饭之后,所有大一新生被军队的大卡车运到南湖军队驻地。

    当时操场上有不少士兵在训练,看见来了这么多学生就都偷偷地瞟上一眼,当然是看女生,男生他们没兴趣。

    这次上级非常重视这次军训,所以一切都是按军人的要求来训练这些天之骄子。

    到了部队,马上有教官来安排他们,男女生分开,然后分宿舍。

    女生宿舍二十人一间房,进屋第一件事整理内务,这跟住寢室截然不同。

    简丹蹦跳着对唐晓芙说:“我要和你的床挨着。”

    “好呀。”

    于是唐晓芙选了离门不远不近的高低床,简丹下铺她上铺,她这样安排是怕简丹晚上睡觉从上面掉下来。

    可简丹非要睡上铺。

    唐晓芙小声道:“既然咱们这次军训的标准是按照军人的标准来,说集合就得集合,你在上铺会慢一拍的,没按规定时间赶去集合是会被处罚的。”

    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孩子哪会像她这种像杂草一样顽强长大的女孩子身手敏捷?

    简丹动摇了:“那好吧。”

    她看了看门口:“既然集合要抢时间,那我们为什么做选门口的那个高低床?”

    “傻子!”唐晓芙的声音压得更低,开始归置东西,“在门口进进出出影响多大呀,特别是晚上有人上厕所影响睡眠,我们这位置最好。”

    简丹笑了:“你心眼真多。”

    唐晓芙也笑了,两世都在困苦中挣扎着长大的孩子为了活得更好,必须得有心眼才能适者生存呀。

    不过虽然她心眼多,她又不害人,所以她并不为自己心眼多而觉得可耻。

    女孩子们正一边兴奋地叽叽喳喳,一边整理内务,门口一阵骚动,有女生在此起彼伏地叫:“教官好!”

    唐晓芙和简丹回头,见冷晨旭和她们的教官出现在门口。

    “大家好。”那位教官是个二十岁左右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部队里关了两年,平时没什么机会和姑娘接触,现在面对一大群肤白貌美落落大方的女大学生,害羞的人是他,他咳了一声,故做老成的板着脸介绍道:“这位是冷团长。”

    女孩子们都眼放绿光,面带笑容地叫了声:“冷团长。”

    冷晨旭的目光却与唐晓芙四目交投,嘴角一勾,算是心有灵犀地打过招呼了。

    “同学们好。”他嘴角微带一点笑意,笑容很迷人,女生们尖叫惊呼调戏。

    冷晨旭一概不理,最后看了一眼唐晓芙转身走了。

    女孩子们意犹未尽,兴奋地谈论着冷团长的帅。

    一个女孩子双手十指交叉,握在胸前,一脸向往:“要是冷团长是我的男朋友该多好!”

    这些女生是另几个系的女生,当初划分寢室时是把班级打散随机划分的,所以她们并不清楚唐晓芙和冷晨旭的关系。

    “别做梦了!”简丹残酷地打破那个女孩不切实际的幻想,“冷团长早就有心上人了!”

    “我也听说冷团长有女朋友了。”一个女生认真地八卦道,“上次冷团长去我们学校演讲,他不是当着许多人的面和他女朋友说过话吗,可惜他女朋友挺害羞的,跑得太快,害我没看清她的长相。”

    “没看清现在看是一样的。”简丹把唐晓芙扳过来面对着那些女生,“她就是冷团长的女朋友。”

    那些女生盯着唐晓芙看了几秒,都一脸泄气和扫兴。

    名草已有主,她们再怎么蹦跶也没用了。

    吃晚饭是统一吃,到点去操场集合,再由教官带到食堂排队打饭,菜则是用盆装拿到饭桌上,一切都井然有序,食堂特意为学生们开辟了一个窗口,唐晓芙她们都在那个窗口领饭菜。

    部队和学校不一样,以一个班为单位,围着几盆菜一起吃饭。

    部队并没有因为唐晓芙是天之骄子而搞特殊化,都吃的一样,那种在学校里自己买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现象根本不存在。

    不过那个年代大家的生活水平也就那样,吃得饱肚子,但想吃好还是有难度的。

    就拿唐晓芙的同学来说,除了少数像简丹这样家庭条件优越的吃得起食堂的贵菜之外,一般的同学都是吃中等菜,还有一小部分同学读书生活都指着国家那点补助,只能精打细算吃最差的。

    所以部队的饭菜对他们而言还不错,土豆烧五花肉、两个青菜,不过五花肉不多,一人也就能分到三四块的样子,还有一个蒜香茄子、一个炒芛瓜。

    唐晓芙她们是十个人一桌,相比起十一个人一桌的战士们来说,部队还是变相地稍稍照顾了她们这些学子。

    食堂里,那些士兵虽然在饭桌前坐得笔挺,可都在偷看唐晓芙这些女生,一个个大饱眼福。

    唐晓芙这些学生们坐下来坐姿不如战士,而且还叽叽喳喳,特别是女生。

    教官一声吼让他们安静,告诉他们要像战士那样坐如钟,并且不能随便开口说话。

    大学生们不是顽童,素质都挺高,马上闭嘴,前一刻还有些喧嚣的食堂刹时安静下来。

    长官一声令下,大家这才开始吃饭。

    唐晓芙边吃饭边看向冷晨旭所在的干部桌,有些远,不知他们盆里装的什么菜。

    还别说,从干部到战士吃饭的样子都挺好看的,看来当一个兵不容易,从礼仪到本领都得过硬。

    总不能技能不错,站没站相、吃没吃相,那多损大国威严!

    还过还是我男神吃相最好看,优雅得像王子,坐姿也好看,那么笔挺,像一棵树,让人想依靠。

    唐晓芙看了冷晨旭好多眼,冷晨旭并没看她一眼。

    唐晓芙并不介意,军人嘛,当然得要遵守纪律咯!她虽然矫情,但并不是不懂事。

    吃完饭,战士的饭桌上饭菜干干净净,连汤汁都没剩一滴,再看军训的学生们,男生还好,好歹吃完了,只是没有战士们吃的那么干净,会剩下饭粒,菜盆里有一两片菜。

    女生们吃完碗里饭的人不多,大部分都剩小半碗饭。

    部队里是大海碗,一碗饭恐怕四两不止,女生大多一顿只吃二三两米饭,吃不完很正常,并不是矫情。

    菜盆里的菜也剩了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