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脸微微红了红,想起那次冷晨旭送给她的那盆月光花,于是别有用心的问道:“你为什么只送我一枝红玫瑰呀?如果送我一捧红玫瑰,我插在家里的花瓶里那才好看。”

    冷晨旭道:“一支红玫瑰代表你是我的唯一。”

    我去~

    他一个直男真的懂得花语呀,原来那盆月光花他不是随意送的,而且那天她送他那朵葱莲花,那他一定知道他是自己的初恋了,哎呀,好害羞呀。

    “呃……你今天不是去爷爷那边了吗?怎么不休息一下又赶到我这里来?”唐晓芙竭力转移话题,不想让自己太难为情。

    “因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冷晨旭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金丝绒做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金闪闪的金戒指:“要我跪下向你求爱吗?”

    唐晓芙的脸羞得通红,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慌乱的摆着手:“不……不用了。”

    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她的店员都还没有走,现在正在离她们几步的后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过几秒就偷偷的往他们这里瞟一眼,她怎么好意思让冷晨旭当着他们的面单膝跪在她面前向她求爱呢?

    再说男人膝下有黄金,虽然作为一个矫情的女孩子唐晓芙喜欢浪漫,可这种浪漫她不会要。

    冷晨旭微微一笑,把那枚金戒指从首饰盒里拿出来给唐晓芙戴在手指上,自我欣赏了一番,点点头:“嗯,不错。”

    唐晓芙其实并不喜欢黄金戒指,她喜欢白金戒指,可那个年代能够买到黄金戒指都不错了,她怎么会提那么无理的要求呢。

    “我也觉得很漂亮。”唐晓芙由衷的说,只要是心爱的人送给她的戒指,哪怕是一个易拉罐的拉环她也会珍惜。

    所以昨天晚上睡觉时,她特意把冷晨旭给她用狗尾巴草做的那个草编戒指放在书本里夹起来,准备做标本,这样就可以永远保存下去了。

    “爸爸爸爸!”妞妞焦急的拉拉冷晨旭的裤腿:“还有那块表也别忘了送给晓芙阿姨。”

    冷晨旭摸摸她的小脑袋:“我没有忘。”,从另一个裤子袋里掏出一一个盒子来,打开,里面是一块女士手表,表盘很小,很精致,这么精致的一块手表,冷晨旭一定是费了很多功夫才买到的吧。

    冷晨旭把那块表也给她戴上,唐晓芙红着脸问:“你怎么还要送块表给我?”

    “这是送给你十七岁生日的礼物,只是那天我没机会送出去,现在补一声迟到的生日快乐。”冷晨旭声音宠溺的让人沦陷。

    唐晓芙轻轻说了声谢谢。

    “嘴上说谢谢没有用哦。”冷晨旭微笑着用手指指了指脸颊:“来点实际的。”

    唐晓芙不好意思的身火烧火燎的烫,她瞟了一眼那些店员,那些店员正看得津津有味,遇上她的目光连忙都装作在忙碌的样子。

    唐晓芙在心里叉腰,现在生意都结束了,还有什么好忙碌的,装得也太假了吧。

    她轻轻推了一把冷晨旭,他身上的肌肉结实,还真有弹性,羞哒哒地说:“不要啦。”

    冷晨旭就是喜欢看到她别扭害羞的样子,心都快被萌化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等我收拾一下东西。”唐晓芙把那支红玫瑰叼在嘴里,将营业额和账本放进书包里,背好书包,再才一手牵着妞妞一手拿着那朵玫瑰花和冷晨旭一起走出了店门。

    冷晨旭把后车门打开,唐晓芙和妞妞坐了进去。

    然后唐晓芙又挪到后车门的另一个车门旁边,把车门打开,叫了一声:“阿旭。”

    冷晨旭听她改了口,嘴角微微上扬,以为她叫自己有事,就停下脚步,弯下腰来,想问她有什么事。

    唐晓芙抑制着砰砰乱跳的心,伸出一只胳膊缠住了冷晨旭的脖子把他的头拉得更低,在他脸上飞快的啵了一下。

    冷晨旭先是一愣,紧接着一股甜蜜从心里弥漫到身,这孩子平时看着凌厉泼辣,却这样害羞,在背对着店的这个车门亲他,有车子挡着店里的员工就看不见。

    他脸上的微笑像一池春水漾开,伸手摸了摸刚才被唐晓芙亲过的地方。

    妞妞瞪圆了眼睛看看唐晓芙,又看看冷晨旭,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委屈的嘴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晓芙阿姨不喜欢妞妞,只亲爸爸不亲我。”

    唐晓芙脸红得像番茄,赶紧扭头,抱着妞妞亲了好几下:“呐,晓芙阿姨更喜欢我们妞妞了。”

    妞妞这才高兴的笑了,小小的身子依偎在唐晓芙的怀里。

    冷晨旭把唐晓芙送到她的小吃店门口,和方文静等人打过招呼后,就带着妞妞离去了。

    方文静他们也已经收摊了,凡是过节的时候生意就特别好,东西就卖得快。

    唐晓芙一进进店,方文静她们就看见她手上戴的手表和手指上戴的金戒指,当时因为冷晨旭在场,她们就没有问。

    唐晓芙疲倦的往楼上走去,方文静紧随其后,一直跟着她进了房,问道:“晓芙,你的手表和戒指是哪里来的?冷团长送给你的吗?”

    “是啊。”唐晓芙把书包往书桌前的椅子上一扔,又把手里的玫瑰花放在书桌上,拿着一个充当花瓶的酒瓶往房间外走去。

    方文静跟在后面疑神疑鬼的问:“你和简明分手是不是因为冷团长的关系?”

    唐晓芙用花瓶从卫生间里接了水出来,脸上神情很无奈:“妈,你想得太多了,是简明和我分的手,他出去旅游的时候看中了别的女孩子。”说着进了房间,把冷晨旭送给她的那一朵唯一的玫瑰花插在花瓶里,嘴角不禁微微翘。

    “原来是他和你分的手呀,你们可真是孩子,感情当儿戏。”方文静很不满地摇摇头,又说:“你和冷团长在一起,你可要好好珍惜呀。”

    唐晓芙笑颜逐开:“妈,我知道的,但是你可不可以改口叫冷团长为阿旭?”

    方文静也笑了起来:“对哦,我再不用叫他叫冷团长了。”以后自己就是准老亲娘了,天大地大,老亲娘最大!

    唐晓芙把武大那边三个店两天的营业额点了点,洗了澡就睡了。

    第二天,唐晓芙醒来时唐晓兰和苏苡尘都知道她和简明分手了,因为昨天晚上她们两个也看到唐晓芙手上戴的戒指和手表了,也很好奇,于是向方文静打听过了。

    苏苡尘只笑着说了句:“我觉得你和冷团长在一起更配。”就没有多的话了。

    唐晓兰却反复的向唐晓芙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和简明分手了?

    唐晓芙都快被她问炸了,一连说了无数个:“是是是!我和他真的分手了,如果没有分手我怎么能够接受阿旭送给我的这么贵的手表和这么贵的金戒指?”

    唐晓兰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洗漱完毕,唐晓芙准备吃早饭,却发现方文静和唐晓兰她们都没有吃。

    唐晓芙很奇怪:“你们怎么不先吃?”

    方文静把几笼小笼汤包往饭桌上摆:“你和晓兰还有苡尘都住校,一个星期就只回来住一天,你现在又要忙学校那边的生意,就更没有机会在家里我们一起吃一餐饭,所以今天我们就等着你一起吃早餐,大过节的我们也家团圆一下。”

    苏苡尘听到“我们也家团圆”几个字,眼睛红了红,和唐晓兰下楼,端上来几碗豆丝和几碗豆腐脑,方文静在桌子上摆下几碟小菜,有自家腌的酸辣椒,酸豆角,还有自制的花生酱。

    早上吃点汤汤水水的食物好,唐晓芙先吃豆丝,放了点花生酱在豆丝里,花生酱鲜香辣,放到豆丝里豆丝的汤头就更好喝了。

    方文静还煮了几个咸鸭蛋,切成两半,放在盘子里。

    唐晓芙拿了半个咸鸭蛋,用筷子夹起里面的蛋黄放进嘴里:“妈,昨天建斌哥跟我建议,要我小吃的品种增加一些,这样尽可能地把所有消费群体一网打尽,赚得更多,我也想这么干,所以我们店不仅只卖包子馒头和武大郎烧饼和春卷,我们也可以卖热干面汤面,汤粉,小笼包、糯米包油条,炸苕面窝,炸汤圆什么的,就是大排档我也要增加品种。”

    “那也行,就是怕人手不够。”方文静说。

    唐晓芙吃着汤包,这汤包恐怕是方文静包的,模样不怎么好看,味道也不是太好:“这都不是事,我们多请几个面点师傅就行了。”

    方文静吃着豆腐脑:“你看着办。”

    早饭后,唐晓兰就又写了几份招聘启事贴在店门口和附近几个车站。

    唐晓芙背着书包去了武大那边的门面,那几个门面现在刚新开张,还没有选出店长来,所以她得自己看着。

    国庆节放了三天假,一连三天唐晓芙店里的生意都很火爆。

    她之前要司门口那边的店准备的那么多的几乎成衣都卖完了,文具店的文具也卖得差不多了,得打货。

    十月三号那天,唐晓芙坐冷晨旭的车去汉正街打了不少货回来,又让她带信给方文静让她要裁缝店多做些成衣,武大这边的分店都快卖空了。

    晚上唐晓芙一直忙到九点就急匆匆地跑回学校,校寢室十点就锁大门进不去了。

    室友们八个就有六个是外地的,就她和简丹是本地的。

    简丹住汉口,离武大很远,不堵车也得要一两个小时,所以她得提前来,不然明天早上赶来恐怕会迟到。

    简丹从家里给唐晓芙带来一大网兜的水果:“晓芙,这是我妈给你的。”

    自己都跟别人儿子分手了,虽说提出分手的是简明,可唐晓芙还是不好意思收下简母的水果,于是推辞道:“我不要,你留给自己吃。”

    “哎呀!你别愧疚了,又不是你和我哥分的手,是我哥甩的你嘛!”

    简丹这话一出口,马上引得其她六个室友对唐晓芙侧目。

    唐晓芙很是尴尬,姑娘,你说话能不能走点心?

    “这水果是一个求我妈办事的阿姨从南方带来的,咱们这里吃不到这么新鲜的南方水果。”简丹把水果递给唐晓芙,这时也察觉到其她室友异样的目光,连忙替唐晓芙找回面子,“晓芙,我哥那种货色配不上你,和他分手对你才是公平,不然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顿时那几个室友用看公敌的目光不满地瞪着简丹。

    简明一进学校就受到同年级许多女生的喜爱,他可是她们心中的男神,现在被简丹贬低到尘埃里去,她们心中都不是滋味。

    好姑娘,我知道你是中国好闺蜜,可是你也不用这样损你哥啊,那可是你亲哥啊。

    唐晓芙讪笑着接过那一包水果,省得简丹再唧唧哇哇下去说出更不经大脑的话来。

    她这一伸手,简丹就看见了她手腕上戴的手表和那枚金戒指。

    她一把抓住唐晓芙戴着金戒指和手表的那只手放在眼前细看,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哇!晓芙,你这块女式手表可真漂亮,在哪里买的?你这个黄金戒指是真的还是假的?”

    其他几个女生也都围拢过来,啧啧有声的欣赏唐晓芙的手表和金戒指。

    唐晓芙有点不好意思的收回自己的手,嘿嘿笑了两声:“这金戒指真的是黄金,这手表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的。”

    简丹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她:“哦,这手表原来是冷团长送的,这金戒指也是冷团长送给你的吧。”

    唐晓芙含羞点了点头,其他几个室友艳羡的看着她。

    简丹马上感动得热泪盈眶:“你以前真的是为了我而答应我哥的,不然你怎么和我哥才一分手就和冷团长在一起了,哎呀,晓芙,你对我真好!”说着给她一个熊抱。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好吧,你哥向我示爱时,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你,哦呵呵,好有罪恶感啊。

    洗了澡,大家都睡了。

    ……

    起床、洗漱、晨读,校园总是充满朝气的,唐晓芙饱睡了一觉醒来,只觉神清气爽,和简丹拿着几本课本来到校园里钻研书本,她虽然热衷于赚钱做生意,但并不表示会荒废学业,不然当时考进大学又是为了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