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丹一手撑着下巴,斜睨着唐晓芙:“我就说了,教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的老师帅呆了,你还不信,可你看,你现在口水都流下来了,恨不能生吞活剥了他!”

    唐晓芙急忙用手擦了擦嘴角,还真有一点口水~

    她绝对不是因为台上风姿卓越的老师而惊艳到了。

    说实话,这个老师的外形还不如简明,一米七三左右的身材,戴着一副眼镜,绝对不是唐晓芙喜欢的类型。

    唐晓芙偏喜欢那种长得高大看起来有肌肉很n的智慧男。

    这个老师虽然一副充满智慧的样子,可那豆芽菜的身板唐晓芙嗤之以鼻。

    她惊讶,是因为这个类似于娘炮的老师竟然是冷晨旭的后妈带来的弟弟沈从贤!

    难怪许多文学作品里经常会出现一句,世界说小也很小。

    沈从贤大概也认出她来,对着她仪态万方的点了点头,顿时有许多学生向唐晓芙看去,男生们惊艳,哇!这个女生长得真好看。

    女生们羡慕妒忌恨,老师注意她了~

    沈老师挽好衬衣的衣袖,把一本教科书放在讲台上,声音清润笑容温和的对台下说:“好了,我进来到现在有一分多钟了,想给我拍照或者想近距离看清楚我的同学们都已达到目的了。那么按照上学期的惯例,没有本科目教科书的同学们可以回去睡下午觉了,两分钟的出场时间,开始。”

    安静的教室突然人声鼎沸,一半学姐站起来从阶梯教室的各个方向走出来。

    有大胆的女生经过讲台时,站在沈从贤的身边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让另一个同学帮她拍照。

    沈从贤老师显得特别平易近人,很配合的对着镜头微微笑。

    唐晓芙不屑地对沈从贤翻了翻嘴角,长成这样居然有这么多学姐追捧,这些学姐眼睛是有多瞎呀!

    唐晓芙不知道的是她那模样绝对是一个差生小学生对五道杠优秀生鄙夷的神情。

    好巧不巧,沈从贤把她这一经典表情尽收眼底。

    等他的粉丝走完了,他开始正式上课。

    他把两只手撑在讲台上,身体微微向前倾斜:“上课前我要说几句,这是一门非常严肃严谨的学科,但同时也是一门枯燥的学科,所以请小情侣们不要在课堂上接吻拥抱、睡觉的同学请周围同学注意提醒他不要打鼾,抠脚的请坐到最后排去,远离同学。”

    同学们又是一阵哄笑,坐在一起的男女生成为众人瞩目的目标,闹得他们一个大红脸。

    简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沈从贤,脑袋向唐晓芙方向四十五度倾斜,声音里是兴奋:“这个沈老师讲课可真风趣幽默,怪不得有许多人喜欢听他的课!”

    可再幽默风趣也是马克思,除了提高思想境界,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而唐晓芙恰恰是一个为了追求金钱而不辞辛苦的俗人,这种高大上牛气轰轰的课程她实在听不下去,于是拿着一支笔在教科书上画简笔画,很快一本崭新的书被她画得面目非。

    最后连画都画不下去了,唐晓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梦里是冷晨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所以说贱人就是矫情,自己明明喜欢的是他,却非要高冷的拒绝,还美其名曰怕他身边的烂桃花,却孰不知自己更怕的是和他断了联系,幸亏简明及时的和她分了手,不然会对简明还有自己还有冷晨旭造成多大的伤害!那自己就是绿茶婊了,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弥补。

    好容易捱到下课,想着中午在学校食堂吃的那道鱼香肉丝还不错,不知道下午还有没有得卖,唐晓芙拿着事先准备的饭盒牵着简丹就往教室外面冲。

    简丹见许多同学装作勤奋好学虚心求教的样子围在沈老师身边,她也想浑水摸鱼和沈老师近距离接触,挣扎着摆脱唐晓芙的手:“哎呀,我们这么辛辛苦苦的考进大学是为了学知识报效祖国,你怎么只记得吃啊!”

    说罢,一头就扎进了那些围着沈老师的同学的队伍里去了。

    被嫌弃的唐晓芙蹲在教室外面等着简丹。

    过了大约一刻多钟简丹才眼里粉红,满脸笑容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拉着唐晓芙一起去食堂吃饭。

    唐晓芙看了她一眼,戏谑道:“看你笑得这么含笑九泉,肯定是达到目的,揩了老师几把油了。”

    “哪有!”简丹一脸娇羞。

    唐晓芙嘲讽道:“那个沈老师长得连你哥都不如,你居然还对他神魂颠倒!瞧他那豆芽菜的身板,瞧他那只比武大郎高一点的身材!”

    简丹急忙替沈从贤辩护:“他比我哥强多了,人家身上自有一股书卷的儒雅气质,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女生趋之若鹜。”

    唐晓芙嗤笑:“这学校里教授谁没有一股儒雅气质?怎么不见女学生们疯狂追捧?还不是因为这个沈老师年轻一点吗?他要是七老八十你看有哪个女学生会多看他哪怕一眼!一堆歪瓜裂枣里忽然看见一个长得还比较光滑的枣子,那些没长脑子的女生当然会觉得,哇,这老师帅呆了!”

    简丹笑了两声,说道:“可我还是觉得沈老师比我哥强,人家有内涵,我哥有什么呀!再说人家1米7几也不算矮,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武大郎了呢?”

    她拍了拍唐晓芙的胳膊:“你这还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是不是因为冷团长的缘故再看天下所有男人都不入你的眼了?像冷团长那样的只可远观不可近亵,还是沈老师接地气。”

    两个女生边说着话边向食堂走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们话题的主角沈老师就跟在她们身后。

    为期六天的训练任务冷晨旭所带的兵团五天就完成了,他一回来就直奔医院。

    刚走到妞妞的病房门口时,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和周芷若说话。

    “哎呀,都怪我不爱看报纸,不然那天妞妞掉进那条水沟时我就会让你带着妞妞及时就医,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发展到住院,我们阳逻那一片也有不少农民和孩子感染了血吸虫,唉,今年得血吸虫好凶猛!”

    冷晨旭眉头一锁,推开虚掩的病房门。

    “阿……阿旭你怎么回来了?”周芷若满脸都是惊恐,呆呆的看着他。

    冷晨旭冷笑:“如果不是我提前回来了,我还一辈子被蒙在鼓里!”

    他逼视着周芷若:“原来妞妞会感染上血吸虫,都是因为你!”

    周芷若急忙辩解:“阿旭,你听我说,那是个意外,我带着妞妞出去玩,没想到妞妞一脚踩空,踩到路边的水沟里,我也没有想到那条水沟里会有血吸虫,不然……我是不会带妞妞去那里玩的,妞妞是我死去的姐姐的唯一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害她!”

    冷晨旭凌厉的盯着周芷若:“你没想到那条水沟里有血吸虫?我明明记得在妞妞吃唐晓芙的香辣田螺之前,我带妞妞去过你家,你和你爸妈正在看一份报纸。

    你一家三口当时还在议论怎么这么多年了血吸虫竟然卷土重来?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周阿姨点着报纸对你说阳逻上榜了,要你这段时间不要回老家阳逻玩,你当时还答了一声“好”,现在却来跟我说你不知道那条水沟里有血吸虫!”

    周芷若的脸唰的一下白了,可她还在争辩:“都怪我,我当时怀着侥幸的心情,心想不会阳逻条条水沟里都有血吸虫吧,所以就没当一回事,谁知道妞妞就感染了。”

    妞妞这时被吵醒了,她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看周芷若,又看看冷晨旭,问道:“爸爸在和小姨吵什么?”

    冷晨旭走到妞妞的身边在她的床沿坐下,把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妞妞别怕,叔叔会保护你的。”

    周芷若一听这话脸就更加惨白了。

    冷晨旭扭头冷冷的看着她:“你心存侥幸?你从来就不是个心存侥幸的人!再说你明明知道阳逻爆发了血吸虫,你还把妞妞往那里带这就很可疑了。

    而且以你的细心,别说在阳逻这个重灾区妞妞踩到水了,就是在别的地方踩到水,在这非常时刻你也会给妞妞清洗干净,并及时带到医院做检查的,你现在一句心存侥幸就想把一切推得一干二净,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周芷若这时已经稳住阵脚,冷冷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妞妞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冷晨旭和周芷若争吵。

    冷晨旭低头看她时,已换上一副温和的表情:“妞妞,我不是问过你,你有没有玩过水或吃过别人给的香辣田螺?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去阳逻踩到水沟里去了?”

    妞妞委屈的说道:“爸爸是问我有人带我玩水了没有?我踩到水沟里去并不是玩水,当然就没有跟爸爸说了。”

    冷晨旭哑然,他以为是周芷若暗中威胁过妞妞不让她把在阳逻里掉进水沟的事告诉他,原来是他的问话有问题。

    妞妞接着委屈吧啦道:“爸爸,那天我掉进大水沟里脚上都糊满了泥巴,我让小姨帮我洗,可小姨就是不帮我洗,一直等回到家里小姨也不帮我洗,也不让别人帮我洗

    ,非要我自己动手洗。”

    冷晨旭冷笑:“你小姨当然不会帮你洗,她怕她自己感染上了血吸虫。”

    “芷若,这都是真的吗!”怕妞妞在医院里吃不好,周母特意做了妞妞爱吃的饭菜和周父一起送到医院来,在住院部楼下遇见了冷司令夫妇两个,于是四个人结伴上楼探望妞妞

    一行人走到妞妞的病房门口时听见冷晨旭在和周芷若争吵,冷司令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于是大家都在外面偷听。

    听到后来,周母冲不住气了,就冲进了病房。

    周芷若一见他们四个人,惊恐得几乎魂飞魄散,她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冷司令他们。

    冷司令的脸色冷的几乎要结冰了,沈茹芸眼里含着幸灾乐祸,而她的父母则是痛心震惊和难以相信。

    周芷若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你说啊,是不是真的!你快告诉妈!”周母悲愤的咆哮。

    沈茹云在一旁讥讽道:“看她不敢张嘴回答肯定是真的喽,真没想到芷若好歹是个大学讲师,为人居然这么卑鄙,连自己死去的姐姐唯一的女儿都敢下毒手,只是为了嫁祸给别人!”

    周芷若胀红了脸,羞愤难当的说不出话来。

    冷司令冷冷道:“怪不得阿旭跟我说过,你的人品没有我们看起来那么好,你也不是真的对妞妞好,我当时还不信,现在不得不信,你以后别来我们家了,也别和妞妞有任何接触了。”

    周芷若的眼里闪过绝望的光芒,忽然双手捂住脸,痛哭着冲出了病房。

    周父周母看了一眼傻呆呆搞不清状况的妞妞,放下手里装着饭菜的保温瓶,抹着眼泪,唉声叹气的准备离去。

    冷司令挽留他们:“亲家公亲家母,你们别急着走呀,坐下来和妞妞说说话嘛。”

    周父周母两个都满脸羞愧:“我们的女儿对妞妞做了这种事,我们哪还有老脸面对妞妞啊。”说罢执意离开。

    来看望妞妞的那个客人见情形不对,也打了个招呼就赶紧溜掉了。

    冷司令坐在妞妞的床前,拉着她的小手,心疼的看着她。

    九月中旬,唐晓芙在武大附近的那幢带三个门面的房子终于峻工了,门窗已经安好和水电都已经走好,可以直接住人了。

    唐晓芙还是要唐建斌把三间门面给装修一下,既然面对的消费群体是女学生,那么精致的门面肯定会对她们有一定的吸引力。

    因为临近国庆节,所以学校要搞大型文艺汇演,许多社团都骚动起来,想大展拳脚。

    唐晓芙一门心思扑在赚钱上面,什么社团都没参加,所以文艺汇演跟她无关,可是简丹很热衷,参加了拉丁舞演出,每天午饭后下午放学后都和班上参加演出的同学在试验楼下的那面大镜子前排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