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并不担心唐晓芙生意做不起来,她只担心她一口气开三个门面,而她还要上学,她忙得过来吗。

    唐晓芙自信满满道:“忙不过来是可以请人的。”

    方文静叮嘱了几句千万别为了赚钱而耽误学业的话就没有多说了。

    晚上摆夜市时唐晓芙一直不安心的东张希望,搜寻着冷晨旭那辆绿油油的吉普车,可是哪里都不见那辆吉普车的影子。

    ——冷晨旭已经有两天没有出现了。

    唐晓芙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心里猜测,肯定是他不愿意再等待下去了。

    这世上谁会为谁等待一辈子?人家得不到回应转身离开了这很正常啊。

    虽然这么想,可唐晓芙心里还是很难过。

    与此同时,冷晨旭心里也不好受,妞妞感染了血吸虫,住进了医院。

    血吸虫其实早在建国初期在湖北已经消灭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谁说过感染了血吸虫,今年不知怎么的突然爆发了血吸虫,政府正在积极应对,广播和报纸一直在呼吁市民不要野泳,有的湖泊已经发现有血吸虫感染的案例,并且也呼吁市民不要吃本地田螺,因此冷司令极其怀疑妞妞会感染血吸虫和唐晓芙的香辣田螺有关系。

    虽然冷晨旭敢拿生命担保妞妞会感染血吸虫和唐晓芙的香辣田螺绝对没有关系,并且也和冷司令争执过,那天晚上他和冷司令都吃过香辣田螺,可他们都没有感染血吸虫。

    但是冷司令说,因为他们是成年男人,而且身体好,抵抗力强,所以即便吃了有血吸虫的田螺也没有被感染,可是妞妞年纪小,抵抗力差,所以中招了。

    冷晨旭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妞妞得了血吸虫和唐晓芙的香辣田螺无关,于是选择了闭嘴,但是暗地里问过妞妞,有没有人给她吃过田螺或者带她到江河湖泊玩。

    冷晨旭嘴里的这个“有没有人”指的其实就是周芷若,除了冷家的人就只有周芷若一家和妞妞接触比较多。

    周芷若一家又尤其以周芷若和妞妞接触最多。

    因为现在冷晨旭已经不让妞妞住在周家了,他只在有空的时候抽时间带妞妞去周家玩上一两个小时就回来,周家老两口和妞妞接触的次数有限,况且冷晨旭就在旁边,他们也搞不了鬼。并且冷晨旭是相信周家老两口的人品的,他们对妞妞是真心实意的好,绝对不会害妞妞。

    现在是暑假,作为大学讲师的周芷若也放了暑假,来冷司令家看望妞妞很频繁,如果她搞鬼让妞妞感染上血吸虫嫁祸唐晓芙是最有机会的。

    可妞妞告诉冷晨旭,周芷若只带她去游泳池玩,也没有给她买过香辣田螺吃过。

    冷晨旭疑惑了,但他并没有打消对周芷若的怀疑,只是在想,她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妞妞感染的血吸虫。

    好在血吸虫在当时已经不算什么难治的病了,再加上妞妞病情发现的早,送医院就医的早,所以只需治疗半个月就能够痊愈出院。

    妞妞治疗了五六天就有明显的好转,冷晨旭正好有个野战训练任务,他见妞妞没有大碍,就没有请假,带兵训练去了。

    冷晨旭带兵去山区训练那天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唐晓芙才给所有的员工发完工钱,简明就来了。

    这个月虽然大排档的生意因为有那家新开的大排档的影响不如上个月,可也赚到两千多了,因此唐晓芙给方亮兄弟几个的工钱和上个月一样多。

    简明来的时候,唐晓芙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明天就要去武大报名了,她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

    她看见简明就问他玩的开心吗。

    简明甩了一叠照片在她床上,笑嘻嘻的说:“当然玩的开心,还认识了不少美女。”

    唐晓芙东西也不整理了,颇感兴趣的拿起那些照片看起来。

    简明的目光扫过她的手腕,她两个手腕都光秃秃的,他送给她的定情之物——那块女士手表她仍没有戴。

    那些照片是黑白照,但是照片里的风景真好看,当然人也好看,都是些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

    有简明和好几个人合影的照片,也有简明单独和女孩子合影的照片。

    他没有吹牛,和他合影的那几个女孩子都长得眉清目秀。

    唐晓芙一张张认真仔细的欣赏,简明就坐在她身边,痴痴的看了她好久,忽然轻声说道:“晓芙,我们分手吧。”

    “什么?”唐晓芙没反应过来,指着照片上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子好奇地问,“这个女孩是谁?你和她好亲密,居然勾肩搭背的。”

    “她是我现在正在追的女孩子,是不是比你还要漂亮。”

    “我也这么觉得。”唐晓芙把那张照片左看右看,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扭过头来盯着简明,“你刚才说什么?你正在追这个女孩子?”

    简明收起了平常嬉皮笑脸的样子,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唐晓芙傻呆呆的看了他半天,然后问道:“那我算什么?”

    “你是前女友啊。”简明悠悠的说道。

    唐晓芙蒙圈了:“我什么时候变成前女友的?你什么时候跟我分手的?”

    “就刚才呀,不过你当时心不在焉,虽然听到了,可是没有反应过来。”简明又说了一遍,“我们分手吧。”

    唐晓芙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你是认真的吗?”

    “是。比珍珠还要真。”

    唐晓芙没有犹豫很久,就点头答应了,并且把那一摞照片还给他:“你以后要是追到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子,一定要对别人好。”

    简明沉闷地点头。

    唐晓芙走到书桌前,抽开抽屉,拿出他送她的那块女士表还给他。

    简明没有接:“就不留下来做个念想吗?”

    “哎呀,什么念想呀!”唐晓芙抓起他一只大手,就把那只手表放在他的手心里,“其实我们两个本来就不适合做恋人,做哥们更好。”

    简明接过那块表,又抬眼看了一眼唐晓芙,她整个人轻快的就好像天上的白云,而前段日子,她沉重得好像一块铅。

    简明心想,我和她分手是对的。

    唐晓芙丝毫没有为分手这个消息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更别谈打击了,两个人依旧谈笑风生,并且约定了明天九点在武汉大学的校门口集合。

    简明和她聊了一会儿就走了。

    吃过午饭,唐晓芙就硬拉着苏苡尘逛商场,她们都抽空给自己做了不少新衣裙,毛巾牙刷什么的也都买好了,唐晓芙在邻居里高价买了两张手表票,她想给苏苡尘和自己一人买块表。

    苏苡尘想着在唐晓芙家白吃白喝,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还会让唐晓芙让她给她买表!可是方文静和唐晓兰也支持唐晓芙,最后盛情难却,苏苡尘只好收下。

    第二天,唐晓芙要上学,方亮和方利陪着方文静送唐晓芙和苏苡尘去大学报到。

    他们两个是当苦力的,帮唐晓芙和苏苡尘扛行李。

    唐晓芙先把苏苡尘送到纺织大学之后才去武大。

    开学了,武大校园异常热闹,人山人海,而且绚烂多姿,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喜悦,好像前途繁花似锦,只等着他们去闯。

    学生们,特别是女孩子们,打扮得非常时尚,有的甚至烫了长卷发。

    简明和简丹兄妹两个以及他们的父母都站在大学门口,兴奋地说个不停,他们每个人的脚边都是一堆东西,唐晓芙想,这两兄妹带的行李可真不少!

    简明见到唐晓芙兴奋得又是招手又是大声喊:“这里!我们在这里!”

    唐晓芙三个笑着走了过去,大家寒喧了一阵就往校园走去。

    简母见唐晓芙只带了棉絮以及毛巾盆牙刷开水瓶和一小包换洗衣服,就问:“只带这点行李呀。”

    方文静把自己女儿和简丹的行李比起来真的是少的有点寒酸。

    唐晓芙却是满不在乎:“够用了就行了,带那么多多麻烦呀。”

    简母看了看她手腕上那块明晃晃的表,没有再多说了。

    报了名,因为唐晓芙和简丹是同一个专业,于是想办法调到了同一个寝室。

    一个寢室八个人,一想到以后要这么多人住一间屋子她就头疼不已,八个女生,以后多吵呀。

    安顿好后就到了中午,简明父母请唐晓芙母女以及方利去学校食堂吃饭。

    学校的饭菜便宜,简明父母用不了几个钱,于是唐晓芙点头答应了。

    因为大学的饭菜有国家补贴,所以饭菜既便宜又好。

    一行人饱餐了一顿,方文静和方利记挂着店里的生意,就离开了,简明的父母想着三个孩子有照应,也放心地和方文静他们一起走了。

    下午没什么事可干,于是唐晓芙和简明兄妹就乘车去纺织大学看望苏苡尘。

    苏苡尘也已经安顿好了,吃过午饭正待在寢室里听别的室友聊天。

    见唐晓芙找来,便欢快地跑了出去和他们一起在校园里散步。

    唐晓芙问了问她和室友的关系,苏苡尘道:“还挺融洽的。”

    唐晓芙就放下心来,虽然苏苡尘脾气好,容易与人相处,但性格绵软,而这世上的确有些人以欺负别人为乐。

    简明一大帅锅身边跟着三个美少女,走在学校里很是拉风。

    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唐晓芙就建议出校门走走。

    上次他们来,校门外一个小饭馆都没有,这次一看,学校门外就冒出好几个小饭馆,可文具店、服装店什么的还是没有,每个小饭馆人满为患,热闹哄哄的。

    简明买了雪糕他们四个人吃,大家边吃边逛,傍晚时在苏苡尘学校食堂吃过饭,唐晓芙三个就回到了自己的学校。

    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和唐晓芙前世的大学生截然不同。

    唐晓芙前世的大学生基本上都是来败家的,学习上上进的人不多,只要不挂科就完成任务了,花钱大手大脚的,好像他父母都是在捡钱,那些钱不是血汗钱似的。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因为是天之骄子,所以每家的父母都对他们很舍得,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但这个年代的大学生也都很有奋斗精神,大家熟悉了校园之后,一有时间就泡图书馆。

    这一点唐晓芙是极其汗颜的,她前世就不怎么喜欢看书,毕业完了都不清楚她所就读的那所大学学校的图书馆准确的地理位置。

    因为同学们都去发奋了,所以寝室并没有唐晓芙料想的那样闹哄哄的,只有每天早上和每天晚上闹一下,这点唐晓芙还是可以容忍的。

    三天之后,一年级的新生正式开课,唐晓芙眼睛瞪得溜圆看着手里的课程表,用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弹着学校食堂的餐桌,我勒个去,竟然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课!

    简明和简丹兄妹两个在她对面吃着午饭。

    简丹八卦道:“我听人说,教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的那个老师长得帅呆了。”

    唐晓芙白了简丹一眼:“这就是你不懂学校的良苦用心了,如果不找个帅气的老师教这门课的话,这门课恐怕就没人去上了。”

    她现在头很痛,一想到期末考有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门她就比较崩溃,这种对她而言类似于天方夜谭的课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及格。

    下午最后一节课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课,唐晓芙带着视死如归的精神和简丹一起去大课堂上课。

    几百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穿着白衬衣深蓝色裤子的老师走了进来,微微一笑倾倒众生:“你们这么喜欢上我的课,马克思一定会含笑九泉。”

    台下学生哄笑。

    他扫视了一遍教室里所有的学生,目光落在了后排一个养精蓄锐,趴着睡觉的女生身上。

    那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唐晓芙,因为一想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课,她就不由自主的昏昏欲睡。

    一旁的简丹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师,推了唐晓芙几把:“晓芙,快醒醒,老师来了!”

    老师来了就来了呗,难道大学的老师也和小学的老师一样,看见有学生睡觉会罚学生的站吗?

    她勉为其难的抬起头来,眼珠子刹时瞪得溜溜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