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方文静回来了,得知了唐晓芙的大排档目前的处境很是焦急,虽然把大排档拉到临江码头去卖也卖得动,可是哪有在自己家里小吃店门口摆摊方便轻松呢,光摆大排档的那些东西拖来拖去就够累的了。

    唐晓芙安慰她说:“没关系,现在都过去有七八天了,估计那家新开的大排档坚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他们还想做下去,就必须得涨价,可是一涨价他们的生意肯定会一落千丈。”

    虽然唐晓芙这么说,可是方文静仍旧忧心忡忡,

    唐晓芙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就问:“妈,那天简明去乡下找我,怎么家里没人?”

    方文静脸微不可察的红了红,迟疑了半天,小声对唐晓芙说:“这里只有我们娘儿两个,我就告诉你吧,那天我去你大外公大外婆家,你大外公大外婆想见你乔叔叔一面,帮我参谋参谋,看看你乔叔叔靠不靠得住。”

    唐晓芙惊喜的一把握住方文静的手:“妈,你终于想通了,要和乔叔叔交往吗?你是怎么想通的?”

    “小声点。”方文静探头朝房门口看了一眼,扭捏的把那天挖花生时王葵劝她的那些话说给唐晓芙听。

    唐晓芙抿唇而笑,连连点头:“我王婶子说的可真在理。”

    又问方文静:“那大外公大外婆给妈妈见了乔叔叔没有,觉得乔叔叔怎么样?”

    方文静羞涩的都不敢看唐晓芙,低头绞着自己的双手:“你大外公大外婆都对你乔叔叔感到满意,准备让我和你乔叔叔接触接触,考察两个月,如果不错的话,就……把事办了。”

    唐晓芙惊呼:“这么快啊!”

    方文静的脸就更红了:“我们又不是你们小年轻人,要谈几年恋爱才肯结婚,我们都这把年纪了,只想找一个伴,搭伙过日子。”

    唐晓芙也把她背地里调查乔叔叔的事告诉方文静。

    方文静听说乔大夫是被他的前妻算计了而下放到农村的,不禁唏嘘:“你乔叔叔也怪不容易的,他妻子那样算计他,他可从没在人面前说他妻子半个不字,我们都不知道他下放到农村竟然是他老婆害的。”

    唐晓芙赞道:“这就是人品,尽量做到好合好散,不想夫妻分手就反目成仇,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一点我就做不到。”

    方文静笑了笑,忽然瞻前顾后起来:“你刚才说乔叔叔很有可能会调回城里?”

    唐晓芙点点头:“是呀,乔叔叔平反了,当然会回城!”

    方文静喃喃道:“如果他调回城里,他就不会看上我这个农村妇女了,我和他的事肯定要黄~与其那样,现在就和他断了的好,不然到头来被他抛弃,我会成为村里人的笑柄的。”

    唐晓芙沉思了一会儿,抬眼说道:“这事妈妈不急,反正妈妈回去的日子少,和乔叔叔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就好,等乔叔叔返程的通知下来之后,妈妈再跟乔叔叔提出分手,看乔叔叔是个什么态度,如果乔叔叔一口答应或沉默不语,妈妈自然就不用和他再继续下去,可是如果乔叔叔还是要和妈妈组成一个家的话,妈妈就可以考虑考虑他了。”

    方文静闷闷的点了一下头。

    到了傍晚,唐晓芙依旧带着方辉几兄弟还有唐晓兰、苏苡尘去临江码头摆摊卖大排档。

    晚上回来时,方文静和方辉都迫不及待地告诉唐晓芙,今天隔壁那家大排档差点和顾客打了起来。

    唐晓芙一面用毛巾洗着脸,一面问:“为什么会打起来?”

    方辉一脸的幸灾乐祸:“那些顾客说他们家卖的食物分量越来越少了,本来那个顾客只是牢骚两句,可是老板就翻了脸,说这么便宜的价钱,他想要多大的分量。

    那几个顾客也当场炸毛了,就说他们这是在变相的涨价,卖不起低价就别卖,坑顾客,然后双方就吵了起来,越吵越激烈,眼看要打起来时,是房东齐叔叔夫妻两个出来劝开架的。”

    唐晓芙笑了起来:“他们这是快撑不住了呀!卖那么低的价,还得交房租,基本上就没什么利润,那就只能从分量上做文章,可这样一来,口碑就坏了,以后再想树立好口碑,那就难啰!”

    唐晓兰一脸兴奋地问:“姐,那我们明天是不是可以正常在门口摆摊了?”

    在码头摆摊没有在自家门口摆摊舒服自在,热了想洗把冷水脸都没地方洗,渴了也没水喝,想上厕所得跑公厕。

    唐晓芙摇摇头:“别急,我们一直要拖下去,拖到那家大排档自己关门,我们再回来摆摊卖大排档。”

    她给大家鼓劲:“我们最多再辛苦半个月就能在自家门口摆摊了。”

    隔壁那家大排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头天晚上和顾客争吵,第二天摆摊时又有不少以前在他们这里吃过大排档的顾客找他们扯皮,说是在他们这里吃了香辣田螺之后得了血吸虫病,要大排档的老板出住院费。

    那个老板心眼特别坏,想嫁祸给唐晓芙,说那些人是因为吃了唐晓芙的香辣田螺才感染上血吸虫的。

    血吸虫在湖北一带就武汉有,而武汉就阳逻一带有,别的地方都没有,唐晓芙的田螺都是从荆门运来的,不可能有血吸虫,而且血吸虫进入人体后三四天就会出现不适,唐晓芙已经有大半个月没在自家门口卖过香辣田螺了,因此那些顾客感染血吸虫和她毛关系都没有,当唐晓芙把这两条说出来,那家大排档的老板就哑巴了。

    他之前的确是买的没有血吸虫的外地田螺,可是后来为了降低成本,就铤而走险,买了武汉当地的田螺,田螺如果煮熟透了里面的血吸虫在高温下会死去,可是田螺煮的时间太长肉就老了,像橡皮口感差,但是煮得太嫩了血吸虫没有杀死,被顾客吃了就诱发血吸虫病。

    那些得了血吸虫的顾客纷纷要求大排档老板赔偿,大排档的老板不仅没有赚到钱,还亏大了,只得被迫收摊,唐晓芙她们终于不用每天晚上再跑到临江码头去摆摊了,这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了。

    有人欢笑有人愁,唐晓芙他们又开开心心摆起大排档来,可是齐家夫妻两个都愁眉不展。

    租他家房子的那个大排档老板赔不起那么多顾客的医药费,连放在齐家的摆大排档的那些东西都不要了,玩起了失踪。

    齐家天天被那些吃了那家大排档的香辣田螺而染上血吸虫病的顾客堵门索要赔偿,或是打听他家那个租客的下落,齐家一家人天天费尽口舌跟他们解释,他们只是把临街的那间房租给了别人,和租户没有任何关系,现在租户跑路了,他们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每天烦不胜烦,悔不当初。

    唐晓芙他们对齐家的遭遇选择了回避。

    因为在那次唐晓芙给邻居们送蘑菇和地衣之后,就有两户人家告诉她,租齐家房子的那个租户之前也想租他们的房子,他们想着唐晓芙开大排挡,所以就没租,可齐家却租了,还好意思收下唐晓芙的蘑菇和地衣,吃下去也不怕肚子疼!

    唐晓芙早就怀疑齐家之前对她说他们之前并不知道租他们家房子的房客会开大排档的话是谎话。

    武汉人多精明呀,不可能不问房客租他们家的房子干什么用,现在得到了证实也没觉得特别生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利益面前谁会记得谁,这很正常。

    不过唐晓芙又不是圣母婊,不会对齐家伸出援手的。

    这天是简明和唐晓芙约会的日子,两人趁着一大早比较凉快去紫阳湖公园玩。

    公园里绿树成荫,阳光从浓密的树叶里照射下来,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碎影,让人容易缅怀。

    唐晓芙扭头看见湖里莲叶荷花迎着晨风招展,眼里又是那天下雪的情景,冷晨旭帮助完她母女转身离去的身影……

    简明手里拿着两根奶油冰棒站在不远处眼神复杂地盯着她,就连冰棒化了,香甜冰爽的奶油顺着冰棒流到手上,滴到地上,他也浑然不觉……

    逛了两个小时太阳就很晒了,于是两个人从公园回来。

    方文静告诉她,伍卫国刚才来过,送了一大袋孜然、一大袋胡椒和一大袋辣椒粉来。

    方文静喜滋滋道:“这西疆的佐料就是好,有了这些佐料我们大排档的生意会更红火。”

    唐晓芙心里奇怪,怎么伍卫国突然想着给她送这些佐料来了?是奉冷老爷子送来的吗,可冷老爷子是怎么知道她孜然用完了?

    晚上烧烤时唐晓芙他们又用上了孜然,生意自然和从前一样火爆。

    唐晓芙正热火朝天的炒着香辣龙虾,方辉走到她身边:“晓芙,我发现了一件惊天大事哦。”

    “什么惊天大事?”唐晓芙随口问道,把炒好的一盘香辣龙虾装盘。

    方辉用眼睛指了一下不远处:“看见那辆吉普车了吗?”

    听到“吉普车”三个字,唐晓芙心里一阵激动,向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暮色四合中前方树荫掩映下停着一辆吉普车,……那车牌不正是冷晨旭吉普车的车牌吗!

    唐晓芙心中惊涛骇浪,脸上却人格分裂一样风平浪静,只轻轻“哦”了一声:“那又怎样?”

    方辉继续八卦道:“我刚才看见吉普车里人的下来过。”

    “那又怎样?”唐晓芙翻炒着香辣龙虾,火光映在她汗津津的脸上,几缕头发粘在光洁的额头上。

    “从吉普车里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冷团长,还有一个就是上次问我为什么不用孜然的那个人!”方辉两眼闪烁着八卦之光,“原来那个人和冷团长认识!”

    他猜测道:“晓芙,你说,那人会不会是冷团长派来问我的?”

    “胡说!冷团长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孜然用完了,特意派人来确认?”唐晓芙又炒好了一盘香辣龙虾,刚装盘简明就端去了给顾客了。

    香辣龙虾虽然贵,可是供不应求。

    方辉见有几桌吃完了,就赶紧去收拾桌子,收拾完了又跑到唐晓芙跟前认真地说道:“我没有胡说啊!那辆吉普车每天傍晚六点多准时出现在那里,风雨无阻。

    我之前就觉得奇怪,怎么这辆吉普车会天天停这里,而且一到九点就离开,不过我之前并没有把这辆吉普车和冷团长联系起来,毕竟普天下又不止冷团长一个人开吉普车。

    现在知道那辆吉普车是冷团长的,那就说明冷团长天天晚上会来我们这儿,既然冷团长天天来,而孜然又那么香,冷团长鼻子又没有问题,他闻不到孜然香味,肯定会觉得奇怪,然后派那个人来问我。”

    方辉这么一推论又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说不定今天伍警卫员送来的那些佐料根本就不是冷老爷子派他送来的,而是冷团长让他送来的。”

    随即又一脸费解道:“冷团长要送佐料给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呢?而且每天来也不露面,他这是在唱哪一出戏?”

    唐晓芙用锅铲柄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也不看看生意忙成什么样了,你还站在这里八卦个不停,你管人家唱哪一出戏,你赶紧招呼客人吧。”

    方辉抬头一看,果然有几桌客人像申冤似的在那里喊叫要点食物,于是赶紧跑过去招呼客人了。

    唐晓芙接着炒她的香辣龙虾,可有些心不在焉,不是忘了放盐就是忘了放花椒,总之丢三落四的。

    马上就有顾客投诉,唐晓芙赶紧收回心神重新炒了几份香辣龙虾让简明给那几个顾客送去赔罪。

    简明送完香辣龙虾回来,见有一个顾客自己拿碗来买香辣龙虾,唐晓芙给他装了香辣龙虾却忘了收钱,那个顾客浑水摸鱼,正要离去,被简明拦下让他付了钱。

    简明把龙虾钱往唐晓芙身上穿着的围裙口袋里放。

    唐晓芙慌忙伸手接过钱往围裙口袋里塞:“我自己放。”说这话的时候她心虚的还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吉普车,似乎不想让吉普车的人看到她和简明这么亲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