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利嗤笑起来:“你说得我们像傻子一样,东西卖不动肯定第二天我们肯定会减量咯,可即便这样减量之后还是卖不掉。

    建斌怕东西隔夜放坏了,糟蹋了,借了一辆三轮车拖到临江码头卖掉的,不然要糟蹋好多食物。

    建斌见生意太差,就要我们暂停,等你回来,大家商量了看怎么办。”

    唐晓芙想了想,用手指轻扣着桌面,坏笑道:“不怕,从今天开始继续摆大排档,但是只放少许食物做做样子就行,把咱们的价格用木牌做一个价格表,挂在店门前,还是老价格,一分不降。”

    众人都下巴掉地的看着她:“晓芙,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妙计?”

    “是啊。”唐晓芙一脸的轻松自如,“那家新开的大排档不是喜欢卖低价吗?那我就如他的意让他一直卖低价!”

    苏苡尘小声劝道:“晓芙,你不能因为赌气和别人耗,你的目的是赚钱~”

    “我知道,所以只留一个人跟那家新开张的大排档耗,我们大部队就去临江码头卖大排档,在临江码头摆大排档又不难,有辆三轮车就可以了,我看那家新开张的大排档能够坚持多久!等他们坚持不住我们就回来。”唐晓芙说出自己的打算。

    众人虽然觉得有点不可能,但还是听从唐晓芙的安排。

    唐晓芙就问他们:“店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也不要方明表哥带信给我?”

    方辉连忙争辩:“我们怎么没跟方明表哥说?可方明表哥说让你在乡下安心的秋收,免得两头记挂急出病来,再说你要不了几天就会回来,也不急于这几天去给你送信。”

    唐晓芙心想,这一个个的哥哥可都很体贴呐。

    大家说完了话都各自干活儿去了。

    唐晓芙就把从乡下带回来的蘑菇和地衣分成好几份,送给左邻右舍。

    她趁着给姚大叔家送蘑菇和地衣时,向他打听那家新开的大排档的背景。

    姚大叔告诉她,那家大排档的老板是租的齐家的房子,本身和齐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唐晓芙放下心来,只要是单纯的租户就好办了,最不好解决的情况就是,自己的邻居跟自己抢生意。

    唐晓芙给齐家也送了蘑菇和地衣,齐家两口子都很不好意思,对唐晓芙解释说:“那个卖大排档的租我家的房子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们他也打算卖大排档,如果我知道他也是开大排档的,我无论如何不会把门面租给他的。”

    唐晓芙笑了笑:“我知道的,不关齐叔叔和事阿姨的事,再说我能卖大排档,人家一样能卖。”点点头就走了。

    不管齐家是知道要租他家房子的人是打算开大排档还是不知道,真相她根本就不想追究,因为毫无意义。

    本来就是这样,哪一行赚钱就有许多人跟风,不可能只有她独家经营大排档,但是正当竞争她是能够接受的,可问题是,这家新开的大排档完就是恶意竞争,想把自己的大排档挤垮,唐晓芙当然不会依他的!

    唐晓芙雷厉风行,当天下午就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再加上方明以前买的那辆三轮车还停在她家的后院里,两辆三轮车足够把大排档所需的所有东西都拉到临江码头去。

    傍晚五点半一到,唐晓芙只留了方辉在门口装模作样的开大排档,她则带着大部队从后院的后门悄悄出发去了临江码头。

    临江码头的生意不如司门口,这点唐晓芙早就做了预估,所以带去的食物她按照以前在司门口卖的量减了三分之一,因此在十点半左右都卖完了。

    收摊回到家里,方辉闲得身上都快长蘑菇了,他面前的食品基本上没动。

    唐晓芙问他,牵制住那家新开张的大排档的价格没有。

    方辉和他们一起把东西往店里搬:“当然牵制住了,那家大排档见我们今天没有正正经经做生意,就想把价格涨起来,结果就有很多老主顾说我们家也是卖这个价,如果他们把价格涨起来,那些顾客就要回头吃我们的,弄得他们不敢涨价。”

    唐晓芙冷笑着道:“我们拖死他们。”

    大家把方辉那些没有卖出去的食品都拿到天台当夜宵吃了,不然就太浪费了,再说他们忙了好几个小时肚子也确实有些饿了。

    以前生意好的时候,这些食品都要紧着卖,他们很少像今天晚上这样能够大快朵颐饱餐一顿,因此在楼顶天台上吃得很开心。

    方明这几天拉货时都要顺便来看看唐晓芙的店,看要不要货,见唐晓芙想出了对策,很是开心,又每隔一天给她送货。

    唐晓芙回来的第二天简明就来了,见到她抱怨的要命,前天是他们约好的每隔五天相见的日子,结果他来到唐晓芙的家里,才得知她已经回乡下去秋收了。

    于是昨天他连忙赶到乡下,可是她在乡下的家空无一人,村里人告诉他,她姐妹两个都已经回城里了,方文静上镇上去了,今天一大早他又赶回城里,在家吃了个早饭就跑来了,就是想和她见上一面。

    相爱的人几天不见如隔三秋,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唐晓芙却经常根本就想不起简明来,她想,自己不怎么爱他。

    白天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好干,唐晓芙是个闲不住的人,想着以后到武大去读书,要在武大附近开个店,那现在就开始找门面,等开学了就能开门营业,于是和简明去武大附近走走,看能不能找个门面,省得两人在家里大眼瞪小眼。

    两人出了店,简明就牵着唐晓芙的手,唐晓芙没有拒绝。

    两人乘车来到武大,在附近走了好久,唐晓芙看中了离武大只有几十米的一家小平房。

    那座小平房很破旧了,而且还是土坯房,在那个年代,武汉市很少有土坯房的,并且这房子好像空置没有人住。

    于是唐晓芙向左邻右舍打听,那个时候的武大周边都是城中村,村民们告诉唐晓芙这座快要垮塌掉的小平房是他们村长的,他们村长早已在另一块宅基地上做了新房。

    唐晓芙大喜,在村民的指点下和简明一起找到了村长家,想要买下村长那幢快要垮掉的房子。

    村长是土皇帝,手里有权力,在村里再搞一块宅基地对他而言轻而易举,所以当听唐晓芙说她愿意出一百块钱买下他那幢快要坍塌的土坯房心花怒放,可是表面却不露分毫,把价格加到一百五十块钱才肯卖。

    唐晓芙和他一番斗智斗勇,讨价还价,最后以一百二十块钱成交。

    唐晓芙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当即就和解明乘车回去,拿了一百二十块钱又赶到武大,把那幢房子买了下来。

    城中村的私宅买起来手续容易,当事人双方签订合同,由村干部把地契房契改名,盖村里的公章就行了。

    买好房子,简明和唐晓芙回到小吃店时已经黄昏了。

    冷晨旭这段时间每天下午下班之后,他都会把车子开到唐晓芙的小吃店附近停下,远远的注视着唐晓芙。

    这几天因为唐晓芙在乡下,他就没来,昨天得知唐晓芙已经回到城里来了,所以今天一下班他就又开车,来到了唐晓芙小吃店的附近。

    他抬手看看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钟了,却只有方辉一个人在门口摆摊,而且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买他的大排档的食物,但是与他们隔得很近的新开的那家大排档生意不错。

    冷晨旭正疑惑的盯着唐晓芙的小吃店,就见唐晓芙和简明两个十指相扣有说有笑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简明把唐晓芙送到小吃店门口,两人依依惜别,冷晨旭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唐晓芙回到家里,见唐建斌他们已经出摊去临江码头卖大排档了,把过户好的房契放在自己房里收好,洗了一把脸凉快凉快也往临江码头走去。

    晚上收摊回去,大家依旧在楼顶天台聚餐,夜风吹在人身上很是舒服。

    方辉拿起一串卤素鸡吃着,对唐晓芙道:“今天我一个人守摊,有一个男人走过来问,怎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卖大排档,其他的人呢,还问我的大排档为什么闻不到孜然香。”

    “那你怎么说的?”唐晓芙把剥好的龙虾肉塞进嘴里。

    方辉大口吃着素鸡:“我说我们家的孜然部都用完了,以后都改成十三香。”

    唐晓芙吃的满手都是油:“那人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方辉吃东西很快,他已经吃了好几串素鸡。

    唐晓芙又剥了个龙虾:“看来还是有人怀念咱们的孜然香。”

    “晓芙,你就再向冷团长要一袋呗。”方利说道。

    “不了,欠了他太多人情。”唐晓芙吃辣了,给自己倒了一杯冷开水喝。

    唐建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唐晓芙冲着他露齿一笑:“你别看了,我有事找你。”

    唐建斌被唐晓芙抓了个现行,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什么事。”

    唐晓芙就把她今天在武大附近买下一幢快要倒塌的土坯房的事告诉他,问他能不能抽得出时间,带人帮她盖房子,只用盖一层就行了。

    这事在唐晓芙和简明回来拿钱时唐晓兰他们就已知道了,也已经惊讶过了,现在就唐建斌一个人惊讶:“什么?你又买了房子呀,你又要盖新房子了!”

    “是啊。”唐晓芙气定神闲。

    唐建斌道:“我那个工地估计过几天就会来许多民工,因为秋收过了嘛,上城里找活儿干的农民多,我到时给你安排。”

    唐晓芙就说:“这事交给你了。”

    唐建斌做事效率很高,三天之后是个星期天,唐建斌就给唐晓芙找好了盖房子的工匠,为了抢速度他找了十二名工匠。

    这些工匠是到他的工地里找活儿干的农民,可是工地里人满为患,安排不下去,唐建斌就把他们留下给唐晓芙盖房子,他们都对唐建斌感恩戴德,所以唐建斌给他们什么工钱他们都一口答应。

    不过唐建斌并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他是按照市场价合理的价格给他们开的工钱,但是有一条,活儿必须干得好,不然等房子盖好了他不给他们结账。

    星期天那天,唐晓芙把唐建斌一群人带到她买的房子那里,又在附近租了几间民房给那些工匠们住,并且和一户村民谈妥价钱,让他家给工匠们提供一日三餐,这一忙就忙了一整天。

    回到小吃店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唐建斌没有回来,留在那里指挥工匠们干活儿。

    外面骄阳似火,唐晓芙只想喝水,不想吃饭,虽然天气太热,食欲不振,可是唐晓芙宁愿热的吃不下饭,也不要下雨降温,因为她怕下雨,好雨成灾,和去年一样引起洪水,冷晨旭就又得去抗洪了。

    ……自己怎么老想起他?

    唐晓芙一连灌了几杯冷开水,拼命把冷晨旭三个字从心中赶走。

    这时唐晓兰交给唐晓芙一封信:“这是冷团长给你的信。”

    唐晓芙颇感意外的接过那封信,问道:“冷团长今天来过吗?”

    唐晓兰摇摇头:“冷团长没有来,这封信是妞妞送来的,准确的说,冷团长来了,可是他没进门。”

    “哦。”唐晓芙拿着信进了自己的房间,把住拆开。

    她以为是冷晨旭给她写的私人性,原来不是,而是冷晨旭在信中告诉她,她请老爷子帮忙调查乔大夫,老爷子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他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年陷害乔大夫的那个女人是周远山前妻的一个表妹。

    乔大夫的前妻并不是因为乔大夫下放到农村而跟他闹离婚,而是在婚内出轨,为了和那个第三者双宿双飞,于是请她的表妹演了那场戏陷害乔大夫。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虽然他们导演的这场戏漏洞百出,可是因为乔大夫前妻的情人是乔大夫医院的大领导,一手遮天,所以乔大夫的罪名成立,被下放到了农村。

    冷晨旭已经把这件事反映到现在医院的新领导那里,估计不久乔大夫就会平反,调回城里。

    唐晓芙看完信心里有些失望,他在心里绝口不提她,而且这个消息他都不愿意亲口对她说,而要采取写信的方式,这是要和自己断的彻彻底底吗?

    不过她马上就在心里骂自己,是你拒绝他的,你难道还要人家对你念念不忘吗?你这是有多渣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