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妈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就是怕村里人说妈不规矩,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吗?”

    方文静被说中心结,抱起一抱稻子就往院子里走去。

    唐晓芙也抱起一抱稻子跟在她身后:“妈妈现在是单身,别说和别的单身男子正常来往,就算交往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妈刚才就没有听见那些村里人都说是丁家丽嘴贱吗,她该打吗?说明村里人都是明辨是非的,站在妈妈这一边的,没有往妈妈身上泼污水。”

    方文静把院子里的稻子扒了扒,让稻子均匀的铺在地上好晒干,然后起身又去院外抱稻子,唐晓芙仍旧像跟小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

    方文静低声叹息道:“晓芙你年纪还是太小,不懂社会,这村子里虽然绝大多数的人帮我母女几个,可那是因为我们买他们的菜,他们受了我们的好处,所以才会帮着我们说话。

    如果我们没什么好处给村里那些人,刚才人家恐怕又是另一个态度了,要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我现在单身,和寡妇差不多,要是有什么桃色的流言传了出来,村里人一人一口吐沫星子就足以把我母女三个淹死。”

    唐晓芙嗤笑:“我水性好的很,淹不死的!”

    在她身边抱稻子的唐晓兰听她这么说,用手指羞羞脸,意思是笑她那天掉进长江里了,多亏了冷晨旭把她救上来,她现在居然还在这里说大话。

    唐晓芙装作生气的瞪了唐晓兰一眼,继续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妈妈还以为我们生活在封建社会里呀,居然连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妈妈都说出来了。难道妈妈还要为唐振中那条渣狗守节吗?那要不要我给妈妈建个贞节牌坊?”

    方文静的脸立刻红了:“我不是要为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守节,我只是不想要人说闲话。”

    唐晓芙不屑道:“有的人天生嘴痒,就是爱说闲话嘛!你能够拿根针把人家的嘴给缝起来吗?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让人家指指点点去!”

    方文静不说话,默默的干活儿,她们那一代人在某些思想方面中毒太深,把人家对她的评价,看得比天还重要,所以才有人言可畏这个说法。

    可唐晓芙来自前世那个个性宣扬的年代,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如果在意别人怎么说就不会有网红或者明星靠出丑来出位了。

    母女几个把散落在院门口的稻子都抱进了院子里,然后锁上院门,又去田地里背稻谷,田地里还有好多捆稻谷等着背回来呢。

    谁知她母女两个才转身下坡,就看见坡底下的公路旁堆了好几捆稻谷,再往远看,就看见乔大夫像只负重的蚂蚁背着两捆稻谷走了过来,走到公路旁的那几捆稻谷跟前,就把身上的两捆稻谷放下,又转身走向前方大片大片的田地。

    这是他想帮芳文静母女几个,可是又怕方文静生气,于是想出这个折中的办法,把稻谷背到她们的屋脚下,这样她们只用下坡再背到家里就行了,可以节省不少力气。

    方文静停下脚步,脸色这时相当魔幻,有感动,有愧疚,还有心烦意乱。

    唐晓芙用胳膊碰了碰她:“妈,这么好的男人,你真的愿意错过吗?”

    夜色掩盖了方文静的脸如火烧一般通红,黯然的说道:“妈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哪还能想这事啊。”

    唐晓芙听出她话语里有心动的意思,扭头细细的看着她的脸:“妈的意思是说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不能考虑再婚的事?如果再退后十年妈妈是不是就会考虑乔叔叔了?

    “晓芙,你不小了,不要胡说!”方文静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教训唐晓芙。

    唐晓芙才不怕呢,她自顾自的往下说:“妈妈也就四十不到,女人四十一朵花,怎么就不能开启自己的第二春找一个对自己好的贴心男人,甜甜蜜蜜好好过完自己的下半辈子呢?”

    方文静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怎么我听别人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在你这里怎么成了女人四十一朵花了?”

    唐晓芙亲热的挽住方文静的一条胳膊:“那是别的女人,我的妈妈是四十一朵牡丹花,开得正艳丽。”

    一旁的唐晓兰被逗笑了,心想,姐这张嘴可真是会说,铁树都能被她说得开花,死人会被她说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唐晓芙碰了碰方文静,又追问道:“妈觉得乔叔叔到底怎样?如果觉得他不错,我给妈妈和乔叔叔牵个线,妈妈以后和乔叔叔真的能够结成夫妻的话,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就再也没话好编排妈妈了。”

    方文静有点动心,可是在女儿面前不好意思表露出来,于是支支吾吾道:“你哪来那么多话要说,赶紧把稻子都背回家去吧。”

    母女几个就下了山坡背稻子,来来回回背了好几回,终于把稻子都背回家了。

    中途方文静和乔大夫碰了一面,乔大夫看见方文静,就紧张地停下了脚步,生怕她会要他滚,可是方文静只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来继续背稻子。

    乔大夫松了一口气。

    唐晓芙趁着方文静不备,对乔大夫握了握拳,让他加油。

    暮色里乔大夫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晚上洗过澡,一家三口准备睡觉,唐晓芙钻到了方文静的房里,要和她一起睡。

    方文静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不是喜欢一个人睡觉吗?怎么今天要跟我一起睡?”

    “因为想撒娇呀。”唐晓芙满脸都是意味深长的坏笑。

    方文静疑神疑鬼的看着她,最后母女两个躺在了床上。

    方文静怕唐晓芙热,用扇子给她扇风。

    唐晓芙先东扯西拉了一些话题,然后转入正题:“妈,你什么时候和乔大夫走得这么近的。”

    方文静恍然明白了,唐晓芙要赖着和她一起睡觉的原因了,她用扇子拍了两下她的头:“这么热的天,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太热了,你回你的房间睡去!”

    唐晓芙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往他怀里钻:“要是妈妈不告诉我,我就不离开,热坏妈妈!”

    唐晓芙撒起娇来方文静根本就抵抗不了,沉默了半天,她才羞涩的告诉唐晓芙,她今年一个人在乡下劳动时,乔大夫见她一个人种那么多田地,大概是出于同情,于是帮她种,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就密切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唐晓芙嘻嘻的笑着:“妈,我看乔叔叔对你挺有意思的,妈就考虑考虑乔叔叔呗。”

    方文静还是那句话:“妈都这么大年纪了,再找男人别人不笑话呀。”

    唐晓芙不满的推了她一把:“妈,你这样活着累不累呀?老是在意别人的目光,你要是喜欢乔叔叔就和他组建一个家庭,别人即使笑话难道天天盯着你笑话呀,肯定笑话一阵子就不会再笑话了。”

    方文静迟疑道:“但是……乔大夫是因为犯了流氓罪下放到我们这里来的,我怕他对我....不是真心。”

    “哎呀,那个年代多少冤案错案呀,乔叔叔在咱们这里也生活了十几年,妈自己觉得他的人品怎样了?”

    方文静吞吞吐吐道:“其实吧,这一片的乡亲对乔大夫的口碑不错,他下放之前可是省城里的医生,医术不错的,在我们这当地就救了好几条人命,许多人都认为他人品好。”

    “别人认为乔叔叔人品好,那是别人的事,我在问妈妈觉得他人品好不好。”唐晓芙咄咄逼人。

    “应该……不错吧。”

    “妈既然都说他人品好,那他人品肯定不错了,一个坏人要想装十几年好人是很难装的,那妈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唐晓芙一步一步把方文静往乔大夫身上推。

    方文静仍然显得踌躇不决:“可是村里人都说,如果他真的没有犯流氓罪,为什么现在许多知识分子平反了,调回城里了,他还呆在乡下呢。”

    “好吧,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乔叔叔以前确实犯过错,可是这十几年来他已经改了呀,妈妈何必为他的往事耿耿于怀呢。”

    方文静还是有所顾虑:“干了一下午的活,你不累吗?赶紧睡吧。”

    方文静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睡觉。

    唐晓芙心想,这事自己得慢慢图谋。

    方文静要是没遇上好男人也就罢了,可现在有个好男人出现在她命里,她就要帮着方文静抓住幸福。

    不过我不操之过急也好,再多观察观察了解乔大夫,看他是不是像表面看到的那样可靠。

    唐晓芙也翻了个身睡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母女三个就继续去收割稻子。

    到了稻田发现乔大夫没有出现,方文静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唐晓芙看在眼里。

    母女三个才劳动不到半个小时,冷老爷子和伍卫国就来了。

    伍卫国自备镰刀,一看就是来帮她们秋收的。

    唐晓芙惊讶的问伍卫国:“你怎么会像及时雨一样出现?”

    伍卫国装腔作势道:“贫道能掐会算,算准你们回来秋收了。”

    唐晓芙白了他一眼,不理他了。

    方文静见这么热的天老爷子跑来了,很是过意不去,就要上田埂去招呼老爷子。

    老爷子笑呵呵的拒绝:“你别管我,我去找村中的老头子玩,别耽误你们秋收。”说着就把手背在身后走向村子。

    到了中午吃饭的点,冷老爷子又从村里走到田埂边,叫伍卫国和他一起回去。

    方文静连忙拦着,让他们就在她家吃午饭。

    冷老爷子和善的笑着:“秋收可比不得春耕,春耕拖一两天没关系,秋收拖一两天,就怕把雨天拖来了,那辛辛苦苦种的庄稼就部都糟蹋了,所以就不在你们家来吃午饭了,省得你们为了招待我费时费力的做饭,等你们秋收完了,再请我老头子好好吃一顿吧。”

    方文静只好很难为情的让人老爷子和伍卫国走了。

    她母女三个又干了一会儿的活儿就上了田埂,准备回家做午饭吃。

    路过自家的芝麻地时,发现乔大夫正在她家芝麻地里收割芝麻,已经收割了两亩。

    唐晓芙姐妹两个都看着方文静。

    方文静沉默了两分钟,开口道:“乔大哥,已经中午了,别割了,回去吃饭吧。”

    乔大夫不自在的应了一声:“好。”低头从田地的另一头离开。

    唐晓芙跑上去,从口袋里拿出他那条洗干净的手帕还给他,冲着他顽皮的眨眨眼:“这手帕是我妈妈亲手洗干净的哦。”

    乔大夫长年累月晒得黑油油的脸宠隐隐露出一点红意,拿着手绢扭头向方文静看去。

    方文静早已和唐晓兰向前走去。

    唐晓芙还对乔大夫说:“乔叔叔中午不要做饭,等我妈妈做好饭我就给周伯伯送去,让乔叔叔尝尝我妈妈的手艺,我妈妈做饭可好吃了。”

    也不等乔大夫回答,唐晓芙就跑着去追方文静和唐晓兰了。

    方文静见她嗔道:“你这孩子为什么非要跟你乔叔叔说那手绢是我洗的,你就说是你洗的不就得了。”

    唐晓芙装无辜:“妈妈之前没有这么交代我要撒谎嘛,再说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不能说真话?”

    方文静无语的摇摇头。

    唐晓芙又带她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妈,我刚才跟乔叔叔说了,我中午给他送饭去,省得他一个人不好做饭。”

    方文静没有吭声。

    到了自家院门口,方文静把院门打开,母女几个刚准备一脚跨进去,就看见院门里有一小笸箩鸡蛋和一笸箩的青菜。

    方文静奇怪的说道:“这是谁放在我们家里的。”

    肯定不会是王葵,也应该不会是村里别的人。

    如果是王葵和村里其他人,他们绝对会告诉方文静那些菜和鸡蛋都是他们送的,谁愿意把人情埋没呀。

    母女三个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乔大夫,只有他才会偷偷摸摸的把这些东西从院门底下的狗洞里塞进去,也只有他不想让方文静知道这些东西是他送的。

    唐晓芙故意问方文静:“妈,这些鸡蛋和青菜要不要?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就送去还给乔叔叔好了。”说着,蹲下身去拿起鸡蛋和青菜,作势要走。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44 等你来撩~

    快眼看书官方书友群:,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书友,相互推荐好看的图书,一边读书,一边交流,给您带来不一样的社交体验,还等什么呢?赶快来加入吧。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