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三个下了稻田,开始收割稻子,收割稻子比插秧要容易,才干了一个小时的活儿,母女三个就收割了一亩田地的稻子。

    这时有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过来,母女三个抬起头来,来人是乔大夫。

    乔大夫在这一带小有名气,是因为他是第一批被下放到这里的知识分子,听说他是犯了流氓罪下放来的,并且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当即就要和他闹离婚,他不同意,他的妻子就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还怀上了别的男人的种,迫使他不得不答应和他离婚。

    他就是因为这些狗血的人生经历所以在当地无人不识。

    现在许多知识分子和下放知青都陆陆续续的返城了,唯有他还留在乡下,当年那些不相信他犯了流氓罪的乡亲也都慢慢改变了看法,认为他的确是犯了流氓罪,不然别人怎么都平反了,能够返城,唯独他还留在乡下?

    村里人朴实,对这种品行不端的人都敬而远之,所以乔大夫在乡下没什么人和他来往。

    方文静抬头,神色复杂的看着乔大夫。

    乔大夫大大方方的和她打招呼:“你回来了?”说着就下到稻田里帮助她母女几个收割。

    方文静慌乱了,连忙阻止乔大夫:“我们娘儿几个干得了,不用你帮忙,你走,你快走!”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怒吼。

    乔大夫停了下来,惊讶的看了她几秒,然后低下头来继续收割:“我听广播里说,再过五六天估计就会有雨,你们家田地这么多,你母女三个干不完的,我帮你们秋收完了,我就会自动消失的,你别担心。”

    方文静听他这么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知道是该继续赶他走,还是让他留下来收割。

    唐晓芙看看方文静,又看看乔大夫,以前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来往,怎么乔大夫会来帮她们家收割稻谷,而方文静又会是这样的反应?

    肯定是方文静今年单独在乡下时发生了点什么事。

    她对乔大夫道:“谢谢乔叔叔。”

    去乔大夫扭头冲她笑了一下。

    说实话,乔大夫长得很英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儒雅,在农村十几年下放劳动,又添了一份庄稼汉的吃苦耐劳和几分沧桑,这两种气质混合在一起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唐晓芙很难把他和流氓罪联系在一起。

    方文静见自己赶不走乔大夫,而大女儿又特意把他留下来,她也只能默许。

    但是她换了一亩稻田收割,她的举动令唐晓芙更加起疑。

    唐晓芙和乔大夫并排割稻子,边割边说话:“我们家没人在家,这田里的稻子竟然被别人偷了两亩去了,现在的人怎么这样啊?连人家田地里的庄稼都敢偷!”

    乔大夫笑了两声:“你家的稻子不是别人偷的,是我帮你们收割了,放在稻场里晾晒着。”

    “哦~”唐晓芙打量了他一眼,说了声谢谢,“我还以为我家的稻子被人偷去了。”

    又问:“乔叔叔帮我们秋收,乔叔叔自己的庄稼可都收完了没有?”

    “已经收完了,所以才来帮你们秋收的。”乔大夫在乡下呆了十几年,干农活非常熟练,说话间刷刷刷,稻谷倒下了一大片。

    两人聊了几句,便都没再说话了,专心致志地割稻子。

    有人从方文静家的田地经过,看见乔大夫在帮她母女几个割稻子,便和方文静打招呼:“大妹子,带着两个女儿回来秋收啊。”

    “嗯哪!”方文静有些心虚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她总觉得那些村民看他的目光别有深意。

    有村民笑着问:“大妹子,听说你家晓芙考上了大学,是不是啊?”

    “是的,考上了武汉大学。”提起自己的女儿方文静才放松了些,骄傲的回答道。

    那些村民都纷纷夸唐晓芙聪明,又感叹方文静有福。

    大家寒暄了几句就都往自家的田地里走去,现在是农忙季节,没时间聊天。

    那些村民边走边交谈,农村人的嗓门都大,所以他们说什么方文静母女几个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一个村民嘴无遮拦的对另一个村民说:“文静妹子在医院里把孩子抱错了,没想到因祸得福,抱了个文曲星回来了,现在晓芙考上了武大,这一片地方就没听说过有谁考上武大了,可真是为她妈妈争光了,文静妹子也苦尽甘来了。”

    方文静听了,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也不知该怎么办,她既舍不得晓芙更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过真的要她选择,她可能会选择自己的亲生儿子。

    方文静又开始思念自己那从未谋面的儿子,一不小心就割到了手,不由惨叫了一声。

    唐晓芙姐妹两个和乔大夫都停了下来。

    唐晓芙问:“妈,你怎么了?”

    方文静把流血的手指放嘴里吮吸了一下:“我不小心把手给割到了。”

    唐晓芙三个人连忙都来到了方文静收割的那亩田地里看她的手。

    这一镰刀下去割的不轻,那道口子至少有一寸多长,鲜血直往外涌,触目惊心。

    乔大夫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给方文静包扎伤口。

    方文静想挣扎,乔大夫一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让她挣扎不了,另一只手就开始给她包扎。

    唐晓芙见他一只手不好给方文静包扎,于是帮忙。

    乔大夫对方文静道:“你这伤势有点严重,必须得去看大夫,我这就带你去镇卫生所。”

    方文静连忙推辞:“不用你带我去,我一个人去就好。”

    乔大夫低垂着眼睑没吭声,看不清他的表情。

    唐晓芙不放心:“妈,我陪你去吧,卫生所也没多远,耽误不了秋收的。”说着就拉着方文静上田埂。

    方文静心中涌上一阵愧疚,大女儿这么体贴,她刚才居然还想着,如果时光倒流,她宁愿要自己的亲生子,其实……她两个都想要。

    母女两个急匆匆的去了镇卫生所。

    镇卫生所的医生给方文静受伤的地方消了消毒,再给了她母女两个一瓶紫药水,就算治疗完了。

    唐晓芙道:“我妈妈的伤口还在流血,你就不能给我妈妈止止血吗?”

    医生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不用止血,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有凝血因子,血流一会儿凝血因子就会发生作用结痂的,不用担心。”

    “我当然知道血液会自己凝固,可是你就不能现在就让我妈妈止血吗?”

    医生爱莫能助的摊摊手:“我们这里是乡下的卫生所,条件很差的,没有云南白药,如果有云南白药,对着伤口撒一点,不仅可以立即止血,而且还可以消炎。”

    唐晓芙无奈,只得带着方文静回去了,好在这一来一去,方文静的伤口止住了血。

    到了田间,方文静拿起镰刀就下了田,继续收割稻子。

    乔大夫关切的问:“你的手没有关系吗?可以割稻子吗?”

    “小伤,没关系,我们农村人皮糙肉厚,这点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方文静淡淡的答道,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从口袋里拿出乔大夫给她包伤口的那条手还给他:“谢谢你的手帕,弄脏了。”

    乔大夫说了一声:“没关系。”就要去接那条手帕,被唐晓芙一把抢了过来:“等我把手帕洗干净了再还给乔叔叔。”

    方文静无奈的看了一眼唐晓芙,她不洗手帕就要把手帕还给乔大夫,就是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但是唐晓芙这么做是有礼貌的做法,她也不好拦着。

    乔大夫看出方文静的为难,对唐晓芙说:“你把手绢还给我,我自己洗。”

    “不还!”唐晓芙像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似的,把手绢装进自己口袋里去了。

    乔大夫要不回手绢,于是弯腰继续割稻谷。

    一直割到暮色四合,四个人一共割了五亩稻子,还有几亩稻子两天就应该可以割完,之后抢收芝麻小麦棉花,要是真的过五六天就会下雨的话,这抢收任务还真沉重啊。

    稻子收割了不能就那么扔在田地里,还得捆起来送到家里去,或者送到到谷场晾晒。

    捆稻子可是力气活儿,唐晓芙姐妹两个合作才能捆稻谷,方文静力气倒是大,可以一个人捆稻谷,可她手受了伤,使不上劲,力气用的太大,就把伤口给挣裂了。

    于是乔大夫帮着她母女几个把稻谷都捆成一捆捆的,并且帮着她们一起往她们家里背。

    贪活儿的村民们这时也都陆陆续续往家里走去,见到她们都笑着打招呼。

    因为乔大夫就走在身边,这令方文静很不自在,尴尬的和村民们应对。

    其实有许多村民态度还是相当友好的,根本就没有多想,只是方文静多心了。

    乔大夫随着方文静母里几个来到她的院门口时,碰到了丁家丽。

    丁家丽深恨方文静母女几个不肯收她们家的蔬菜让她们也分一杯羹,赚点小钱,见此情景,就像抓住方文静的小辫子似的,马上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这才几年的时间就熬不住了,找起野男人来了!”

    方文静一听这话脸上红白交替,怨恨的瞪了乔大夫一眼,怒气冲冲的要他快走。

    乔大夫只退后了几步,并没有离开。

    唐晓芙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窜了上来,指着丁家丽的鼻子怒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说乔叔叔和我妈妈清清白白的,就算乔叔叔和我妈妈真的想在一起过日子也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他们都是单身,怎么就不能在一起过日子了,你要再敢胡说,我把你的嘴扇翻!”

    丁家丽自持自己是三十几岁的女人,正是有劲的年龄,而唐晓芙只是个小姑娘,没有多大的力气,并且唐晓芙最懂得权衡利弊,量她不敢真的和自己对打,那些话只是干要面子吓唬自己的,于是冷笑一声,挑衅道:“你想打我?那你动手试试咯。”

    她话音刚落,唐晓芙就噼里啪啦一顿耳光扇在她脸上:“这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出这么奇葩的要求,那我就满足你!”

    丁家丽被打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嗷的一声就像唐晓芙扑过去:“你这死贱人,居然真的动手打我!”

    “是你要我动手打你的,虽然你人品稀烂,但再怎么说你也是个长辈,我当然得卖你这个面子喽。”唐晓芙往旁边闪去,丁家丽扑了个空,踉踉跄跄的往前冲了好几步,差点就摔到地上去了。

    她站稳脚跟,再次往唐晓芙扑了过去:“你打了人还在这里花言巧语,老娘撕烂你这张贱嘴!”

    丁家丽的男人和儿女也都叫嚣着向方文静和唐晓兰扑去,扬言要把她们打得哭爹喊娘。

    乔大夫挺身挡在方文静和唐晓兰的身前,拦住那几条疯狗。

    几个路过的村民本来打算看热闹的,一看事情闹大了,就连忙都去拦着,嘴里道:“你们可别欺负人家孤儿寡母!是你家女人嘴贱,活该她被唐晓芙扇嘴巴!振兴你是不是个男人,自己的女人满嘴喷粪,你不说管管,还助长她的威风,你就是这样当一家之主的!”

    那些村民说着话,硬把丁家丽一家大小硬给推走了。

    丁家丽夫妇两个边走边骂,那些村民都维护方文静母女几个,便都呵斥他夫妻两个无理取闹。

    方文静脸色很不好看,掏出钥匙打开了院门。

    乔大夫扛起一大捆稻谷就要往里走,方文静像发了疯似的拼命的扯着他身上的一捆稻子,冲着他咆哮道:“你走,你立刻就走!”

    稻子方文静扯散了,撒了一地。

    乔大夫低头看着地上的稻子,嗫嚅道:“我只是想帮你母女几个。”

    “你什么都不帮我们干,这就是帮我天大的忙了!”方文静满脸都是怒火。

    乔大夫看了方文静几秒,一言不发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方文静带着两个女儿先把成捆的稻子往院子里背。

    现在院子里也没养什么鸡鸭鹅了,稻子可以直接晒在前院后院。

    然后又去抱院门口那一捆散落的稻子。

    唐晓芙瞟了一眼方文静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低声道:“妈,你刚才不应该对乔叔叔乱发脾气的,人家好心好意帮我们秋收,却遭受无妄之灾,挨了妈一顿骂。”

    “我不用他好心!”方文静像是在跟谁赌气似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