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也收下那三十块钱,笑着道:“瞧大妈说的,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说得我这么不知好歹。”

    余自珍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装作自言自语,实际上声音大得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到:“唉!亲妈穷,连女儿都不认了,人家送的钱多,所以把人家当座上宾,自己的亲妈连叫都不叫一声。”

    贺雪妹当即就对了回去:“文静是怕了你了,不管她怎么做在你眼里都是一个错字,人家哪里敢叫你!你不说你伤了你女儿的心,反而倒打一耙,你这样好吗?”

    余自珍和贺雪妹交手从来就没有赢过,对她有些发憷,因此没敢还嘴,拿起茶几上切好的西瓜像赶本似的一连吃了四五块,然后起身,跟在方文静身后叽叽咕咕说个不停。

    方文静一直板着脸一声不吭。

    中午大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午宴,都纷纷夸唐晓芙和苏苡尘厉害,又感叹方文静总算熬出头了,以后就等着想姑娘的福了,又说唐晓兰以后也是考大学的料,只有余自珍连假装替她们母女高兴一下都不肯,垮着一张老脸,只知道吃吃吃!

    因为到了农忙季节了,方守诚一家要赶回去秋收,所以午宴一结束就要离开,临走的时候把余自珍也硬拖着带走了。

    方文静把余自珍送来的鸡蛋又原封不动的退给余自珍。

    余自珍本来被方守诚一家强行拉走就一肚子的火,现在方文静还要把她送来的礼退回给她,这不是当着方守诚一家人的面打她的脸吗,因此很不高兴的质问道:“你是不是嫌你亲妈送的礼太薄了,看不起,所以退回给我?”

    “不是。”方文静冷冷道,“我怕吃了妈这几个鸡蛋会被妈追在屁股后面骂死!”

    “你这死女子怎么说话!”余自珍勃然大怒。

    贺雪妹怕她当场把方文静骂个狗血淋头惹得别人看笑话,叫两个媳妇强行把余自珍拖上拖拉机,又命令方明赶紧发动拖拉机。

    大家在贺雪妹的指挥下把余自珍拉上拖拉机,绝尘而去。

    余自珍的破口大骂声渐渐远去。

    唐晓芙母女交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转身进了店。

    唐晓芙就问方文静,午饭前余自珍跟在她身后一直说个不停,都说了些什么?

    方文静脸上露出几分不齿:“你外婆还能跟我说些什么?不是要钱就是要我们帮他们!说你舅舅都二十多了该说亲了,可是没钱说不到好姑娘,要我们给钱,让你舅舅说门好亲。”

    唐晓芙不屑道:“外婆还真是好笑。当年她有本事生,怎么没本事养?那可是她的亲生儿子,该她自己给他花钱找媳妇,又不是妈的儿子,凭什么要妈出钱给他找媳妇!”

    唐晓兰道:“凭她不要脸呗!”

    人家在谈她们的家事,苏苡尘不好插嘴,于是上了楼收拾碗筷。

    方文静道:“我不会给你们外婆一分钱的,再说家里再多钱都是你赚的,又不是我的钱,我没钱给你们外婆!”

    唐晓兰点头:“对!妈就这么说打发外婆!”

    方文静到后院处置方守诚一家送来的礼物。

    鸡和鸭已经杀了午宴时吃了,鸡蛋、鹅蛋、咸鸭蛋收到楼上厨房里去。

    半筐枣、一筐香瓜都能放,家里人多吃得了,可是这一筐红艳艳的番茄大半都熟透了,放不住了,只怕隔夜就要坏一大半,于是方文静给左邻居舍送了些去,可还有不少。

    唐晓芙道:“咱们痛痛快快地先吃,吃不了的夜市大排档时卖掉。”

    方文静突然想起一事:“晓芙,咱们家的孜然、胡椒粉什么的都不多了,估计只够三天的。”

    其他佐料这里都买得到,唯有孜然那个年代武汉没有卖的。

    唐晓芙怔了怔:“孜然用完了我们就换五香粉好了。”

    乡下有配制五香粉的,也很香,当然比不过孜然香,孜然多香呀!

    可是,自己已经拒绝冷晨旭了,再要他帮忙弄孜然等西彊特有的佐料,那太绿茶了吧~

    断就断了,说什么恋人不成做朋友,那都是一派胡言!恋人不可能变朋友,这么做的人其实是想掩人耳目把暧昧继续到底。

    唐晓芙不会这么做的。

    方文静盯着她看了片刻,担忧道:“要是没了孜然,咱们生意肯定要差一些。”

    “差就差,反正这里就我们一家独家经营,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方文静听她这么说,就没吭声了。

    晚上卖大排档时唐晓芙强力推销糖拌番茄,总算把放不住的番茄都卖了出去,还剩一些熟得没那么透的番茄还可以放两天。

    隔了一天,方明来时,唐晓芙就叫他下次来带些辣椒粉、胡椒粉、五香粉来。

    这些东西这里虽然也有,可是乡下的便宜。

    方明送完货就要赶着去汉正街顺路跑一趟运输,方文静要和他一起回去秋收。

    方明道:“大姑姑别急,爷爷说了,咱家秋收一结束就给大姑姑一家秋收,也就五六天的事。”

    方文静看看窗外,忧心忡忡:“这夏天的天气谁说的准呀,我就怕过两天下雨,庄稼都烂在地里了,那才可惜哩!”

    那可是方文静辛辛苦苦种出的农作务!

    唐晓芙就对方文静道:“我把店里安排一下,今天咱们三个一起回乡下秋收。”

    方文静就说好,秋收她一个人干不了,这个农忙季节请人估计也请不到~

    裁缝店和小吃店都好安排,这两项生意她平常插手的就少,现在只用各选一名主管看管生意就行。

    大排档的生意也好安排,方利喜欢做菜,自从来店里之后,他就一直跟着自己学做麻辣烫、学做香辣虾、臭干子,而且还学得有模有样,有时这些食物就是他掌勺的。

    唐晓芙就把大排档的生意托付给他,母女三个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裳就要跟着方明走。

    苏苡尘也收拾了几件衣服要和她们一起回乡下秋收。

    唐晓芙直言不讳道:“你从小在城里长大,哪做过农活儿?跟去说不定给我们添乱,你留在这里还能帮我看着生意。”

    苏苡尘听她这么说也就没在坚持了,她跟去是要帮忙的,如果帮倒忙真的就没必要了。

    唐晓芙母女三个坐着拖拉机跟这方面先去了一趟汉正街,拉了一趟到县里的货,货有些多,人坐在拖拉机乡里就有些挤,方明就把方文静叫到驾驶座和他一起坐。

    在路上,方明对方文静道:“大姑姑还是明年别种地了,爷爷说,你们一家的粮食让我家和二舅舅家供就行了。”

    方文静道:“那哪能叫你们一直供下来呢,我们家现在四口人,一个月的一百多斤的口粮,不是个小数目,绝对不能让你们两家长期共给的,再说我们家的小吃店还得要不少粮食,这地还是得种的。”

    方明见劝不了方文静,只得换了话题聊别的。

    在县城放下乘客和货物,方明那方文静母女三个一直送到五福镇。

    唐晓芙顺便买了胡椒、辣椒粉、干辣椒,五香粉、卤料、生姜等佐料让简明下次去城里带去交给方利。

    方明开着拖拉机离去。

    唐晓芙母女打算买点菜回去,卖豆腐的田老爹看见她母女三个连忙热情的打招呼,听说她们是回来秋收的,要住上几天,急忙塞了些素鸡、千张和腐竹给她母女三个。

    老人家家里的条件那么艰苦,唐晓芙母女三个哪忍心拿他的东西,因此不肯要。

    田老爹红了眼睛道:“要不是晓芙这孩子照顾我生意,我们家日子那真叫难过,现如今,我卖豆制品给晓芙,这一个月净赚了四十多哩,日子好过了不少,这些东西你们要是不收,我心里会难受哇!”

    唐晓芙母女三个就收下了,回头去猪肉摊买了几刀肉,送了田老爹一刀,让他带回去给他几个孙子烧红烧肉吃。

    田老爹虽然在唐晓芙的照顾下赚了一点小钱,可是他肯定不敢轻易花那点小钱,他夫妻俩个年纪都大了,然而几个孙子年龄还小,当然得攒些钱以防意外,家里吃肉的机会肯定少,所以唐晓芙才买了一刀肉送给他,让他一家改善一下伙食。

    田老汉手里拿着那刀肉感激得热泪盈眶。

    唐晓芙又买了几斤糕点,母女几个往家走去。

    路过一片田地时,方文静用眼睛指了指唐振华家的田地,他家田地有五个人在劳动:“那就是唐振华的媳妇和她带来的女儿。”

    唐晓芙姐妹同时看去,田里三个女人,一个是金梭,另两个肯定就是唐建斌后妈母女两个。

    母女两个都戴着帽子,又都弯腰干着活儿,看不清她们的长相,但皮肤真是黑,一看就是勤劳的劳动人民。

    唐晓芙想,如果她是个男的她也宁愿娶这样一个勤扒苦做的女人,不愿意要吴彩云那种好吃懒做的烂女人。

    回到家里,唐晓芙把糕点一分为三,又添了三刀肉,王葵和村里两个五保户家每家一刀肉两斤点心。

    刚才田老爹的样子戳中了唐晓芙的泪点,这世上有许多人生活得很艰辛,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活着,并且很努力地活着,许多时候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挚爱亲人和期待目光。

    毕竟死比活着容易,没有痛苦没有煎熬,那些想自杀却又怕死的人是没有真正的绝望,套用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

    所以那些在困苦中努力活着的人理应被人尊敬。

    天下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唐晓芙能力有限,帮不了那么多人,而且她也没那么伟大,想当个慈善家,她只想帮助一下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就好了,所以才买了点东西给村里的五保户。

    母女三个兵分两路,方文静提了东西去王葵家,唐晓芙姐妹分别把点心和肉给两家五保户送去。

    两家五保户虽然有国家的照顾,可生活一样困顿,收到唐晓芙的肉,感动得直抹眼泪。

    唐晓芙看得心酸,干脆一家给了五块钱来给他们自己买肉吃。

    方文静给王葵送肉和点心时,王葵家除了留王葵一人在家里做午饭,家里其他人都抢收去了。

    方文静放下东西就要走,王葵一把拉住她:“大妹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她说的话有些难以启示,所以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问道:“大妹子,你还有再嫁的打算吗?”

    方文静以为王葵想给她说媒,脸顿时通红:“我两个女儿都那么大了,怎么可能还想着再嫁人呢,我可丢不起那个脸。”

    “既然这样。”王葵踌躇着道,“那个乔大夫你……最好别和他来往了。”

    “为什么?”方文静虽然是问句,可心里已经升起不好的感觉,这村里是不是有人在说她和乔大夫的闲话?

    王葵道:“这村里有人编排你和乔大夫。”

    果然如此!

    方文静的脸刷地白了。

    王葵看了有些担心,给她倒了杯凉开水喝。

    “大妹子,你也别太着急上火,咱这村里谁不知道大妹子的为人,心善人好,行得端立得正,不是那不要脸的人,就唐家和少数几家烂嘴巴的在嚼舌根,我告诉大妹子,是让大妹子注意点,别给那些小人嚼舌根的把柄。”

    “谢谢王嫂子。”方文静放下杯子,从王葵家出来,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

    唐晓芙姐妹见她神色有异都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方文静觉那事不光彩,不好意思跟两个女儿说,于是敷衍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然后去厨房做饭,早点吃午饭,早点下地秋收。

    唐晓芙帮她做午饭:“妈,你一定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你跟我们说,我们才好帮你。”

    “真没什么事。”方文静把洗好的米倒进锅里煮。

    唐晓芙见方文静怎么也不肯说,只得罢手。

    吃过午饭,母女三个换了一身旧衣裳拿了镰刀先去割稻子,要是冷不防下雨了,稻子和芝麻是最经不起雨淋的。

    母女几个来到自家的稻田地一看,都傻了眼,自家十几亩稻田,居然有两亩稻田里的稻子被人割走了!

    这是谁偷了他们家的稻谷?

    母女三个简直被雷翻了,在乡下就没听说过有这么明目张胆偷人家田里稻子的贼!

    唐晓芙道:“等咱们下午劳动完了,我就去找村领导,让村领导帮忙查查,是谁偷了咱们家的稻子!”

    方文静点头说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