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脸红了红:“我那时哪里知道做生意这么赚钱,只是,做生意虽然赚钱,可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长远,所以你还是得好好读书,以后有个好工作更加稳定。”

    “这个我知道。”唐晓芙顺着她的心意答道,心里想的却是,等到以后都没人愿意在工厂里干活了,人人都想做生意当老板。

    等把大排档要用的材料部都准备好就快到中午了,唐晓芙帮着方文静做午饭。

    现在她们做午饭都是在三楼做,一楼要做小吃生意,厨房一整天不空,她们挤进去做午饭,会影响生意,再说楼上又不是没有厨房,空着也是空着。

    因为吃饭的人多,所以要煮很多饭,做很多菜,很辛苦的。

    母女两个一面在厨房里忙碌,一面说着话。

    方文静道:“今天小明来说,昨天他开着拖拉机回去的时候,在长途汽车站那里,有一个人带的货太多,司机不让他上车,于是他就拦下小明的拖拉机,要小明送他回家,小明收了他二十块钱,小明说,他以后回去的时候顺便拉趟货,这样就不浪费柴油了,他要把那二十块钱给我,我没要,我说要你们兄妹两个自个去商量。”

    唐晓芙用生粉拌着肉丝:“那我明天起早些,和方明哥见一面,细细的谈一下。”

    第二天,唐晓芙特意八点钟就起床了,等着方明。

    两人见了面,方明掏出三十五块钱给唐晓芙:“我昨天从长途汽车站路过时,又给人家顺路送了一趟货,赚了十五块钱,连前天的共三十五块钱。”

    唐晓芙接过那三十五块钱,又抽出十八块钱给方明:“以后凡是拉货的钱,我和你四六分,我四你六。”

    “不行,这拖拉机是你出钱买的,我怎能分你的钱?”方明慌忙拒绝。

    唐晓芙笑了笑:“方明哥,你听我把话说完,这拖拉机虽然是我买的,可是用拖拉机赚钱的是你,所以这钱我们必须平均分,分你六成,我以后就不用出柴油钱了,柴油钱就由你负责,这叫亲兄弟明算账,大家互惠互利,互相扶持,所以这个钱你一定要收下。”

    方明思忖了片刻,点头答应了:“那成,就按你说的来。”

    唐晓芙又道:“以后拉货的钱你每个月交我一次就行了,别每次来都给我。”

    方明答了一声“好”,说道:“自从我买了这个拖拉机,有许多村里人想要给钱我让我帮他们送货去城里卖,我想着要天天给你送货,所以就没答应。”

    唐晓芙道:“我的货你每次多送一些,隔一天送一次,就可以给那些村民们送货,赚运输费。只是这钱该怎么收?”

    方明笑了一下:“这个好办,长途汽车票是两块钱一个人,我们也收两块钱一个人,但是每人只准带一担货,这样每次可以带十个人和货,一次能够赚二十块。”

    唐晓芙沉吟着道:“乡里乡亲的,别收太贵了,就一块五好了,而且切记超载,也千万不许喝酒驾车,这两样最容易引起车祸,别因小失大,到时我们赚的那点运输费还不够赔的。”

    方明点头:“我都记住了。”

    “你把乡亲们送到城里之后,别去长途客运站揽活儿,去汉正街,那里南来北往打货的人多,你可以收贵点。”

    唐晓芙对汉正街太熟了,每天打货的人太多了,而且大多打的货都很多,记忆中的前世就有许多小货车和面包车以及“扁担”抢夺汉正街货物运输这块蛋糕,这个年代车少,在那里拉货肯定像捡钱似的。

    方明赧然的笑了一下:“我还不会走汉正街。”

    “我现在就带你去一趟。”唐晓芙起身往房间走去。

    方明以为她进去换衣服,谁知她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张大大的白纸,白纸上写着两个大大的难看的毛笔字:“拉货”。

    唐晓芙见方明眼里有惊讶之色,解释道:“我们这是拖拉机,不是小型货车,人家谁会想到我们是拉货的,我们挂“拉货”两个字,人家就会知道我们是来拉货的。”

    方明点头笑了笑,心想,这个表妹鬼主意一套一套的,傻子跟在她后面都会发财。

    两个人上了拖拉机突突的去了汉正街。

    到了汉正街,方明把拖拉机停下,转动着脑袋四处张望,眼里是惊讶。

    他们在乡下就听人说过,汉正街很繁华,可没想到竟然繁华到这种程度,人头攒动,把一条条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汉正街周围有几家卖盒饭的小摊位,生意好到火爆,简直不输于唐晓芙的大排档。

    他四处张望了还没到五分钟,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问他跑不跑荆门。

    荆门是方明回去的必经之路,他当然跑,于是点头。

    那人又问:“跑一趟多少钱?”

    方明道:“那要看你的货物的多少才能报价。”

    那人把手往身后一指:“那些就是我的货,你看得多少钱。”

    唐晓芙和方明同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小山一堆货,有三个人守在货边。

    方明在心中盘算了一番,开出二十五块钱的价来。

    那人嗤道:“小兄弟,你这是拿刀在抢劫吧,从这里到荆门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里,居然收二十五块钱!”

    方明据理力争:“我这价并不高,你也没看你们有多少货,这么多货,你们三个人来来去去,至少得三次才能够运回去,先不谈耗费时间和麻烦,光这路费就得十八块,人家长途汽车的司机让不让你们上还是一个问号。”

    一般长途汽车在早上头班车没什么乘客的时候是让挑着担子的乘客上车的,可是到了高峰时一般就不让挑着担子的乘客上了,因为担子太占地方,车上摆一副担子,就少上好几个乘客,再说不论是挑担子还是空手乘车,都是一样的票价,司机肯定就不愿意让挑担子的人上。

    那个人哑口无言了,良久,又开始攀起乡亲来:“小兄弟,听你说话的口音应该是我们那一块地方的人,都乡里乡亲的,你就便宜点呗。”

    方明勉为其难的思考了几分钟:“那好吧,看在老乡的份上,给你便宜一块钱,你给二十四块钱好了。”

    “二十块!”

    “二十二块是最低价,你上就上,不上就算了。”

    那人思忖了一下:“二十二就二十二吧。”

    于是方明把拖拉机开过去,唐晓芙从拖拉机上跳下来,对方明道:“方明哥,那我回去了。”

    “好,路上注意安!”方明也从拖拉机上跳下来,帮那些人把货往拖拉机上放。

    唐晓芙到家时,午饭已经做好了,吃过午饭,她就把这个月的营业额都清点了一遍,一共赚了三千多,于是把方利几个的工钱都提到一百块钱一个月,这一个月他们够辛苦的了,应该多给些。

    唐建斌、唐晓兰、苏苡尘每天晚上也都帮忙了,一人给三十。

    裁缝店那里的生意也不错,除开所有员工的工资加提成,唐晓芙还净赚了六百多块钱,现在是服装淡季,能够赚六百多已经相当不错了。

    第二天是七月份的最后一天,九点一到唐晓芙就开始发工资。

    唐晓兰领到工资很是兴奋,笑着道:“以后姐姐不用再给我零花钱了。”

    唐晓芙每个月都给她五块钱零花钱。

    唐晓芙笑着道:“你的零花钱我每个月还是会继续给的,你赚的钱你拿着,去年你和我一起卖大排档,工钱就按五百块钱算,那五百块钱我给你单独开个户头,你赚的钱想花也可以,想存起来也可以,都由你决定。”

    唐晓兰笑着答“好。”

    苏苡尘有些不好意思:“我已经领了裁缝店的钱,又领小吃店的钱,太多了。”

    方利几个也说,他们之前说好的是五十块钱的工钱,现在突然翻了一倍,也太多了。

    唐晓芙白他们一眼:“都没见过你们这样的,谁会嫌钱多啊,给你们、你们就拿着。”

    方文静也帮着说话:“我想要还没有呢。”

    唐晓芙给了方文静三十块钱,笑着说:“妈你这个月只干了几天活,所以就只这么一点钱,等下个月再给你正式算钱好了。”

    方文静笑着把钱推过去:“我只是说着好玩的。”

    唐晓芙道:“我可是认真的,凡是干了活的就应该拿钱。”

    一群孩子也都帮着唐晓芙说话,让方文静把钱收下。

    方文静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下那三十块钱。

    裁缝店的员工连工资加奖金在一起四十到六十不等,这是因为她们的具体工作不同,所以收入就不同,但即使最少的收入也比国营单位的工人高多了,因此个个都很欢喜。

    小吃店负责白天小吃的那些员工拿的和裁缝店的员工差不多,因此员工的积极性都很高。

    就连方明和方胜唐晓芙也一人给了五十块钱的辛苦钱,就没有另外再给路费了。

    方明很是推辞了一番,唐晓芙道:“你和方胜哥这大半个月送货靠人力,实在太辛苦了!这钱你一定要拿着,从下个月起,你开拖拉车,就没那么辛苦了,我就不给你工钱了。”

    方明听她这么说,就把钱收下了。

    唐建斌的三十块是他下班之后唐晓芙给他的。

    他笑了笑:“我在你家白吃白喝,还能领到钱,那我是不是该丁是丁,铆是铆,也应该交房费和伙食费?”

    他把钱塞回到唐晓芙手里:“这钱我真不要,你就别给我了,不然我就搬出去住。”

    唐晓芙见他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没有强行塞给他了,而是把他这三十块钱单独放起来,等以后有机会再给他。

    两天之后,方文静请方守诚一家大小来吃唐晓芙和苏苡尘的升学宴。

    其实也只能算家宴,因为只有方文静和方守诚两家人。

    方明一大早就带着一家人开着拖拉机来到了城里。

    他们这次来带来不少番茄、香瓜、枣、鸡蛋、鹅蛋、咸鸭蛋,还带了好几只母鸡和肥鸭、兔子。

    方文静一个劲儿的说带的太多了,留着卖多好。

    王翠玉和杨秀华都嗔道:“你这话说的我们好像都掉钱眼里了似的。”

    方文静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带这么多我怕我们吃不完,白糟蹋了。”

    王翠玉指着满屋子人:“你们这里这么多人,光我的儿女就有三个,这么点的东西怎么就吃不完了?”

    杨秀华把手一挥:“吃不完你就扔呗。”

    贺雪妹也笑着道:“那鸡蛋和鹅蛋是你放在我那里养的鸡和鹅下的,那咸鸭蛋也是你自家的鸭下的,我帮着腌制的,都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只是帮忙带来了,你就别客气了。”

    方文静知道自家的鸡鸭鹅不可能下那么多蛋,方守诚家肯定补贴了不少,贺雪妹那么说是不想要她过意不去,就没推辞了。

    方守诚他们来了都没见外,除了方守诚老两口坐在三楼的客厅休息,其他的人都帮着干活的干活,准备午宴的准备午宴。

    大家边说边忙碌,干得热火朝天,就听到楼下有人喊:“文静!文静呐!你亲妈来了,你快出来接接呀!”

    那声音叫喊得那叫一个凄凉!

    大伙的脸顿时都臭了。

    方文静走到窗户边往下一看,余自珍仰着脑袋还在那里叫唤。

    她只得下楼把余自珍接了上来。

    要是不接她上来,只怕她一直这么喊下去,会引得左右邻居围观。

    余自珍这次破天荒的提了一篮子鸡蛋来,往茶几上一放,用手扇着风,对方文静道:“我听人说你大伯一家都赶来你家喝晓芙的升学宴,我也跟着来了,这一篮子鸡蛋是我送的礼。”

    王翠玉撇撇嘴,就一篮鸡蛋还非要炫耀炫耀。

    她故意打余自珍的脸,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来给方文静:“这是我给两个孩子考上大学的礼钱,妹子你拿着。”

    方文静想了想,收下了,反正人情往来以后有机会还的。

    杨秀华也掏出五十块钱的货里给了方文静。

    贺雪妹也从身上掏出三十块钱给方文静,笑着说道:“我没你那两个嫂子有钱,你可别嫌弃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