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东湖岸边,看着眼前的湖光山色,迎着凉爽的湖风,唐晓芙眼前出现春节那天和冷晨旭、妞妞一起游东湖的画面,直到这时她才猛然发现,冷晨旭每次看她的目光饱含着多少深情……

    呸呸呸!我这是在干嘛,不是答应和简明交往了吗,怎么能再想别的男人呢,太不道德了!

    唐晓芙收回思绪,目光掠过脚边的湖水,如境子一样的湖面冷晨旭正对着她浅笑盈盈。

    呀!唐晓芙受惊地跳开,再一看,湖面什么都没有!

    “晓芙,你怎么了?”所看人都费解地看着她。

    “哦,没事。”唐晓芙把被风吹乱的碎发顺到耳朵后面去,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之前才掉进长江里,现在离湖水太近,心里有些怕。”

    大家都笑了起来:“理解理解,这个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唐晓芙嘿嘿笑了两声,用手指了指前面半山坡的一个亭子:“咱们去那里坐坐休息休息。”

    话刚说完,手就僵在半空,冷晨旭和妞妞正站在亭子里看着她,哪怕隔着一两百米的距离,她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情深似海。

    不会吧,这么巧能遇见他!

    唐晓芙瞪大了她的狗眼,亭子里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影,人毛都没一根好吗!

    自己这幻觉有些严重啊。

    接下去越来越诡异了,唐晓芙随便往某处看,就能看见冷晨旭对她拈花一笑,百媚横生。

    (冷晨旭:我哪有那么风骚!)

    可再定睛一看,什么都没有。

    ……自己这是开始想他了?

    唐晓芙很魔幻的和简明等人逛完了东湖回家,赶上了下班高峰期,哎哟,公交上那叫一个挤,都说印度是开挂民族,八十年代的中国也是一样的好吧,虽然没有印度那么夸张,可人多的车门跟本就关不上,公汽像没拉上拉链的男子的裤子,就那么风骚的向前驶去。

    简明重色轻友,置自己的亲妹妹和唐晓兰苏苡尘不顾,力为唐晓芙撑起一小片不太挤的空间。

    唐晓芙知道他年青的背上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有一个少年肯为你改变,变得美好,肯尽他的力量为你撑起一方天空,而且这个少年还家世不错、外形俊朗,你凭什么对他不一心一意呢?

    唐晓芙心生愧疚。

    下车时人太多,简明怕唐晓芙摔倒了,所以牵着她的手挤下了车,然后就没松开,唐晓芙也没拒绝。

    一行几人回到了唐晓芙的小吃店,那时已经五点半了,大排档已经摆开了。

    方文静代替唐晓芙在做香辣龙虾,她看了一眼唐晓芙和简明十指相扣的手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没有吃晚饭吧。晓芙,你进厨房去做几张软面饼,配着这些小吃将就吃一餐。”

    唐晓芙答了声:“好。”松开简明的手进了店里。

    不远处坐在吉普车里的冷晨旭把视线从唐晓芙和简明身上收回,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简明、唐晓兰和苏苡尘洗了手出来客串伙计。

    简丹从小娇生惯养,今天在外面逛了一整天,她早就累得双腿发抖了,像条死狗一样歪在一张椅子上休息,半点淑女形象都没有。

    唐晓芙在厨房里只花了一刻钟就做好了五张软面饼,用盘子盛着走了出来,见店堂里也人满为患,于是端着软面饼走到店外,对简明和唐晓兰苏苡尘道:“你们端几碗麻辣烫和香辣田螺香辣小龙虾到顶楼去吃晚饭。”说完,她先上楼去,从方辉兄弟几个的房间里搬出一套折叠桌椅来摆好,顺便给几盆花浇浇水,却发现多了一盆淡蓝色的喇叭花,这种淡蓝色的喇叭花有个学名叫做月光花。

    那盆月光花栽在一个漂亮的花盆里,这绝对不是邻居送的,那是哪来的?

    简明几个很快就端着各样小吃上来了,摆了满满一桌子,有一大盘香辣龙虾,一大盘香辣田螺,还有酸辣腐竹,五碗麻辣烫。

    几个年轻人围桌而坐,大快朵颐。

    唐晓兰拿着一个香辣小龙虾剥壳,笑着说道:“还是我们自家店的小吃好吃,比那个小饭馆里的饭菜好吃一万倍。”

    “那是,也不看看这家小吃店是谁开的!”简明端着一碗麻辣烫吃得满头大汗,得瑟的说道。

    简丹用一根牙签挑着田螺肉吃,感叹道:“晓芙,你的这个田螺真好吃,我待会走,想带一盘给我爸爸喝酒吃好吗?”

    “当然好。”唐晓芙爽快的答应。

    吃完饭,唐晓芙把桌子和垃圾收拾,就下了楼。

    简明还想留下来帮忙,可是方文静怕他的父母担心,非要他兄妹两个赶紧回家,简明只得恋恋不舍得和唐晓芙告别。

    唐晓芙装了一饭盒香辣田螺交给简丹,叮嘱她别把饭盒盖上,免得把香辣田螺给闷坏了,不能吃了。

    简丹答应一声和简明走了。

    简明临走时回头对唐晓芙大声喊:“宝贝儿,我明天还来。”

    在场所有人不论食客还是方文静他们都冲着唐晓芙笑的暧昧。

    唐晓芙额头是黑线,大哥,能不能低调一点?

    一直卖到十点多所有的食物都卖完了,最先卖完的是香辣田螺。

    大家有的把桌椅往店里搬,有的拿着扫帚扫店堂里和店外的地。

    方文静边扫着一地的龙虾壳和田螺壳边对唐晓芙道:“现在咱们的大排档就属香辣螺蛳卖得最好,不如要你表哥每次送货多送些田螺来。”

    田螺只卖三毛钱一大碗,味道比香辣龙虾也差不了多少,一个便宜三个爱,所以更受追捧。

    唐晓芙把她扫成一堆堆的垃圾用撮箕撮起来:“田螺好重的,再增加数量,方明两个表哥送货就更辛苦了,除非大舅舅帮我们买到拖拉机才行。”

    方文静想想也是。

    把店里店外收拾干净了,大家又清洗碗筷什么的,这一忙就忙到了十一点多了。

    唐晓芙对唐建斌道:“建斌哥,你以后帮忙帮到九点钟就好,别再忙到这么晚了影响休息,你明天可是还要上班的。”

    唐建斌笑着道:“我现在好歹是个小包工头,又不用干体力活,熬夜没关系的,不影响上班。”

    “怎么不影响?你们工地每天进多少材料你都得点数,万一点错了,这损失可大了,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不让你帮忙了。”

    唐建斌笑着答应了,就准备上楼,方文静叫住他:“你们都别急着睡觉,先把晓芙的生日蛋糕给吃了,天气热,免得放坏了。”

    唐晓芙惊讶的问:“哪里来的生日蛋糕?”

    方文静道:“是今天冷团长特意送来的,还送了一盆喇叭花给你,我放在楼顶露台了。

    我中午本来也打算做几个菜给你庆祝生日,结果你们都没回来,我们怕菜放坏了,就都吃了,明天重新给你过生日。”

    唐晓芙心中讶异,那盆月光花式冷晨旭送的?难道他知道月光花的花语是永远的爱?

    唐晓芙道:“又不是什么大生日,别补办了。”

    方文静道:“以前咱们家里穷,没给你姐妹两个过生日,以后年年都给你姐妹两个过生日,所以今年这个生日无论如何是要补过的。”

    唐晓芙见她这么坚决,也就没有反对了,反正过生日做的好菜是大家一起吃,就当打着为她过生日的名义,大家吃顿好的好了。

    冷晨旭送来的生日蛋糕放在三楼方文静她们几个住的那套房子里,大家都分到一小块蛋糕吃了,都纷纷赞不绝口,说生日蛋糕真好吃。

    吃完蛋糕大家都洗了睡。

    唐晓芙明明觉得自己心事重重,可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明和方胜就来了,两人把担子放在后院进来告诉方文静和唐晓芙,方守诚要给唐晓芙和苏苡尘摆酒宴庆祝她们两个考上大学,让方文静母女把生意安排一下,到时好回去吃酒宴。

    方文静把蒸好的馒头从炉子上拿下来,换上一锅做好的花卷放在炉子上蒸:“晓芙和尘尘考上大学怎么要她大外公大外婆摆酒宴呢?应该我们摆酒宴请你们来吃,你回去跟你爷爷奶奶他们说,过个五六天的样子我们就摆酒席。”

    方明点头:“那好,我回去跟爷爷奶奶说说,看他们答不答应,如果答应了,到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就都坐拖拉机来城里喝喜酒。我爸帮晓芙看中了一辆拖拉机,正在谈,应该就在这几天里可以买下来。”

    唐晓芙连忙问:“大舅舅给我买的拖拉机大概要多少钱?几成新?”

    方明谨慎的答道:“大概五六成新吧,我爸说那辆拖拉机至少还能够用个三四年,目前别人开价是一千五块钱,我爸正在跟人家还价,尽量想压低一点。”

    方文静用抹布擦了擦手:“这拖拉机买下的可真及时,我们正想要你多送些田螺过来,有了拖拉机以后送货就方便了。”

    大家说完话,方明就和方胜离开了,简明又粉墨登场了。

    方文静笑着问他有没有吃早点。

    简明把昨天装香辣田螺的那个饭盒放在灶台上,笑着说:“我是吃过早点来的。”

    方文静嗔道:“你明明知道我们家卖小吃,你还非要在家里吃了早点再来,怕阿姨不给东西你吃啊。”

    简明顺着竹竿往上爬,笑眯眯的说:“那好,阿姨,以后每天早上我就空着肚子来您这儿蹭早餐。”

    “好。”方文静笑着答道。

    简明左右看了看,问方文静道:“阿姨,晓芙呢?”

    方文静也四下看了看:“她刚才还在这里转悠呢,怎么人就不见了,可能上楼去了,你上楼去看看。”

    简明上了四楼,苏苡尘才起来,见到他说:“你来得可真早。”

    简明指了指唐晓芙的房间“晓芙在他房间里吗?”

    “不在~”

    “咦,她不在楼下,又不在这里,那她会在哪里?”简明一脸不解。

    苏苡尘指指天花板:“她还有可能在楼顶啊。”

    “现在都九点多了,太阳这么大,她跑到楼顶干嘛?”简明说着转身出去,上了楼顶,见烈日下唐晓芙蹲在一盆蓝色的喇叭花跟前。

    “哎呀,也就只是一盆喇叭花而已,值得我的宝贝蹲在烈日下看吗?赶紧和我下楼进屋去,别晒中暑了。”简明拉起唐晓芙的手往楼梯口走去。

    唐晓芙不满道:“你能不能别叫我宝贝,太肉麻了。”

    简明嬉皮笑脸道:“好的宝贝,你说什么我都无条件服从,以后我再也不叫你宝贝了。”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懒得再和他说下去了。

    简明把她送到四楼,让她再去睡个回笼觉:“你昨天晚上肯定睡得很晚,女孩子休息不好老得很快的。”

    唐晓芙扔他一个白眼:“我去睡觉,那你不是很无聊吗?”

    简明一本正经道:“我不无聊啊,我来这么早,就是想帮阿姨卖早点的。”

    唐晓芙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冷开水喝:“有什么忙好帮的,我现在请了不少员工,人手又不是不够。”

    简明在她身边坐下:“那我看见阿姨还在楼下帮忙呢。”

    唐晓芙叹了口气,摇摇头,无可奈何道:“我妈闲不住,我和她说了好多次,她只用巡视就好,不用再亲自干活儿了,可她就是不听。”

    简明眼珠转了转,站起身来道:“我跟阿姨说说,阿姨肯定听我的。”说着就走出屋子,往楼下走去。

    没过一会儿,方文静就上来了。

    唐晓芙挖苦道:“妈妈怎么肯舍得上来了,应该留在楼底下干活呀。”

    她特别烦方文静勤快得过分了,家里员工够了,安心当老板不好吗,非要和员工抢着干活,就不知道她的两个女儿会心疼吗?

    方文静在沙发上坐下:“刚才简明那孩子下去,跟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说店里员工够了,劝我别再干活儿了,我干活儿员工会有压力,我听他说得有道理,就没再干活了。”

    唐晓芙悲愤的瞪圆了眼睛:“我之前也是跟妈这样说的,说得口干了,怎么妈不听我的,简明跟妈一说,妈就听他的了,妈妈肯定喜欢简明胜过喜欢我。”

    方文静哭笑不得的白了她一眼:“你说话不好听,简明那孩子说话好听,我当然肯听他的了。”

    我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