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伸出一条有力的胳膊,环住她的脖子,让她保持仰泳的姿势把她往岸边带。

    保持仰泳,一方面是怕唐晓芙在慌乱之中抓住他不放,让他不能好好游泳,那两个人就都危险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唐晓芙因为下沉而灌江水。

    这些救生常识唐晓芙也是懂的,所以很配合,并且用双脚踢着水借着冷晨旭的力往岸边游,尽量减轻他的负担。

    两人有惊无险地慢慢的游到了岸边,简丹心急火燎叫来的冬泳队员只发挥了很小的一点作用,那就是把冷晨旭和唐晓芙从水里给拉了上来。

    简明几个男孩子本来抢着要拉的,被冬泳队员给赶到一边去,怕他们没有拉到人,反而自己栽进江里去了,他们还得去救他们。

    那几个冬泳队员都冲着冷晨旭伸出了大拇指:“你厉害,天都这么黑了,你居然能够把人救上来!”

    一般天越黑江面上越风高浪急,再加上视线不好,施救是非常困难的。

    冷晨旭其实也是捏了一把汗的,虽然他水性极佳,而且部队里也有游泳训练,可是,在天色已晚的长江里救人这还是头一次,幸亏唐晓芙懂水性,施救起来不是那么困难,不然后果还真不好说~

    冬泳队员见没他们什么事了,便都离开了。

    唐晓芙坐在岸边喘息了几口气,就开始拧裙摆的水,顺便偷瞟了几眼冷晨旭。

    他的身材超棒,没有多余的肥肉,平时看他穿衣觉得他劲瘦,可没想到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型男。

    唐晓芙特别讨厌那种豆芽菜的男人,你说你一大男人手无缚鸡之力你打算以后家里的重活儿谁干?

    朦朦胧胧的光线里,冷晨旭浑身的肌肉都挂着水珠,显得特别性感。

    唐晓芙没有多看,移开了目光。

    冷晨旭却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一袭水蓝色印着小白花的布连衣裙,因为那个年代的东西都货真价实,所以布料都很厚,即使连衣裙湿淋淋地贴在身上也半点不会透出点什么不该透的。

    冷晨旭嘴角微勾,很好,咱们家的东西没被别的男人看到。

    唐晓芙身上下都是水珠,越发显得水灵灵,但冷晨旭也没像言情里的男主角一样看得目不转晴。

    所以说,咱们的男女主注定不是常人,不走寻常路。

    简丹和妞妞一起把冷晨旭的衣服鞋袜给送了来,冷晨旭把衣服穿好,就送唐晓芙和苏苡尘回家。

    唐晓芙不想让方文静知道她今天出了意外掉进江里了,怕吓着她了,就叮嘱大家谁也别把这件事告诉方文静。

    在路上大家都庆幸冷晨旭的及时出现,不然唐晓芙极有可能赴屈原的后尘,不过屈原跳的是汨罗江~

    简明大大的狡猾:“冷叔叔真是料事如神,居然会出现在武昌江边!”

    他这是在旁敲侧击地打听冷晨旭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就算冷晨旭再怎么热衷锻炼,也不可能发疯特意从汉口跑到武昌江边锻炼,而且还带着妞妞。

    冷晨旭看了一眼因为消耗了巨大体力并且饱受惊吓而精神萎靡的唐晓芙,极其从容道:“我并不会神机妙算,而是一下班就赶到唐晓芙家,想带她兜兜风,让她彻底放松,但是她不在家,方阿姨就让我上这里来找她。”

    众人都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简明心里不是滋味,偷瞟了一眼唐晓芙,她一双大眼睛没有平日灵动,估计还陷在后怕里一时无法自拔。

    冷晨旭把唐晓芙和苏苡尘送到家门口时,对唐晓芙说:“明天不要答应任何人的约会,我明天要来接你带你去庆祝高考结束。”

    简明连忙在一旁插嘴:“冷叔叔只请唐晓芙一个吗?就不请我们吗?”

    “对!不请晚辈!”冷晨旭高冷地说话,就带着妞妞坐上吉普车绝尘而去。

    简明有些灰溜溜,和同学们跟唐晓芙道别之后也都离开了。

    苏苡尘和唐晓芙走进小吃店,现在她家的小吃店每天从早上六点忙到傍晚六点,今年还没开始卖大排档,所以这个点店里早就不营业了。

    方文静已经把晚饭做好了,就等着唐晓芙和苏苡尘回来吃。

    见她俩进来,把她们好好数落了一番,责备她们这么大的姑娘了,疯玩起来连饭都不回来吃了。

    唐晓芙和苏苡尘互相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现在正是七月流火,从江边走到家里得二十几分钟,这一路走来,唐晓芙的衣服头发早就干得七七八八了,看上去像是出了不少汗的样子,所以方文静没有看出破绽来。

    人回来了那就开饭,唐建斌去厨房端菜。

    唐晓芙一眼看见角落里有一个大西瓜,像看到青草的小羊羔,跑了过去,抱起那个十几重的西瓜,高兴地直咩咩叫唤:“有西瓜耶!吃西瓜!”

    自从她来到这个时空,吃西瓜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年还一个西瓜都没吃呢!好馋啊!

    “先吃晚饭!”方文静一记眼刀飞过去,唐晓芙只得悻悻放下西瓜,四下看了一遍:“表姐她们呢?”

    “彩蝶姐妹早就吃过了,又出去卖茶叶蛋了。”方文静扔了她一个嫌弃的眼神,把手里的菜放到桌子上。

    唐晓芙走到饭桌边一看饭菜,两眼瞪得像灯泡,又是鱼又是肉,还有很难吃到的牛肉。

    她们家虽然在武汉买了房,可户口并没有转过来,那个年代,农转非不容易,所以不能像其他城里人那样享受各种票,没票在城里买东西就有些困难。

    猪肉等东西还可以买黑市,可牛肉黑市上也没有卖,所以唐晓芙看见牛肉才会反应那么大。

    她激动死了,坐在饭桌边,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大块牛肉吃了起来,马上惊艳道:“妈,你的厨艺怎么提高的这么快,这土豆焖牛肉的味道真好!”

    方文静给她和苏苡尘一个人夹了一块红烧排骨:“这些菜不是妈烧的,是冷团长带来的,据说是在哪个大酒店里买的,说你们两个学习辛苦了,买几个好菜犒劳你们。”

    唐建斌瞟了一眼唐晓芙,她点点头,波澜不惊的夹起五香猪肚丝吃起来。

    吃完饭,唐晓芙就要洗澡,之前掉江里了,总觉得身上有股江水的腥味。

    唐晓芙上楼拿了一换洗衣服下来,唐建斌已经帮她在卫生间里到喉咙洗澡水。

    洗完澡,唐晓芙又洗了头,舒舒爽爽的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就那么随意的披在脑后。

    唐建斌在桌子上切西瓜,扭头看了她一眼,让她吃西瓜。

    西瓜很大,唐建斌切了一半,另一半用条干净的湿毛巾盖着保鲜。

    唐晓芙拿起两块西瓜叫苏苡尘和方文静也来吃。

    苏苡尘说她洗完澡再吃西瓜,方文静在后院忙碌,让唐晓芙先吃。

    唐晓芙轮流着把手里的两块西瓜吃了,就上楼去了。

    夏天的晚上站在楼顶上吹着晚风特别舒服。

    楼顶用几个废旧的脸盆种着几盆常见的花,一盆红黄相间的太阳花,一盆粉色的指甲花,还有一盆洁白的葱莲花。

    这几种花种都是唐晓芙在学校采集种出来的,虽是常见的花,可唐晓芙喜欢。

    她给每盆花浇了一遍水,就把杂物间里的小竹床给拖了出来。

    说是杂物间,她母女几个并没什么杂物,杂物间里也就只放了两张小竹床,方便晚上家在天台上乘凉。

    唐晓芙坐在竹床上慢悠悠地梳着长长的头发,享受着凉爽的晚风。

    楼梯口有脚步声,唐晓芙回头,看见冷晨旭大步流星地向她走了过来,她惊讶地站了起来。

    唐晓芙已经被晚风吹干的一头长发在风里飞扬,月色星空下一袭白裙如无意中飞到人间的小仙女。

    冷晨旭只觉眼前一片炫目,但脚步未停,走到唐晓芙身边,一把把她揽在怀里。

    唐晓芙本人都想推开他,可没想到更过分的事还在后面。

    冷晨旭忽然低头吻住了她如花瓣一样娇嫩的双唇。

    唐晓芙震惊得眼睛瞪得溜溜圆,一时大脑当机,陷入一种任何程序都无法运转读取的空白状态。

    她一双小手紧紧攥住冷晨旭军装的领口,两人的上半身贴得很紧,紧得让她尴尬。

    唐晓芙想要推开冷晨旭,可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是力大无穷的冷团长的对手?

    以防她挣扎,冷晨旭用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动动弹不得。

    唐晓芙放弃了徒劳的负隅顽抗。

    唐建斌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上来,看见这一幕,又默默的退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冷晨旭才放开她,扶着她的肩细细的打量她。

    月色轻笼的她是那么美。

    唐晓芙因为太害羞而做出错误的反应,恼羞成怒道:“你强吻我!”

    “我强吻你?”冷晨旭再次把她的后脑勺扣住,凶狠地吻了上去。

    这次可没上次温柔了,将入侵的敌人、像肆虐的军队、像碾压一切的战车,再放开唐晓芙时,两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

    唐晓芙像做了亏心事似的,避开他火热的目光。

    “这才叫强吻!”冷晨旭拍拍她的后脑勺,牵着她在竹床上坐下。

    唐晓芙摸了摸自己似乎肿起的嘴唇,问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冷晨旭一双星眼熠熠生辉:“我回去后才突然后怕,意识到刚才差点就失去你,所以就赶来了,确认你是不是好好的。”

    唐晓芙把脸别开:“不早了,我马上得接晓兰下晚自习,你回去吧。”

    冷晨旭不仅没动,反而抓住她一只小手:“我本来打算明天跟你说的,可是我现在等不到明天,现在就跟你说。”

    唐晓芙的心呯呯直跳,她已经预感到她将要说什么,而她……

    冷晨旭伸手捏住她精致的小下巴,霸道地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我想和你在一起。”

    唐晓芙只得一阵晕眩,她竭力使自己不晕倒,强迫自己淡定,绝情的吐出几个字来:“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冷晨旭没有预料中的惊讶,只是志在必得的笑了一下:“可你刚才的反应明明忠实地表达了你的内心,你也喜欢我。”

    “我可以同时喜欢好几个男人,你,简明,还有班上的甲乙丙丁。”唐晓芙扳着手指如数家珍。

    冷晨旭笑了,把她揽在怀里:“你看我像那个低智商会被你故意气到的人吗。”

    唐晓芙推开他,严肃认真脸:“我不跟你开玩笑,我喜欢你,并不代表我想和你在一起。”

    冷晨旭费解的问:“为什么?”

    “你太优秀,烂桃花太多。”唐晓芙直率地说。

    “你是说杜鹃和芷若吧,她们两个我已经处理好了,绝不会让她们影响到我们两个。”

    唐晓芙笑着摇头:“你这话真幼稚,走了她们还有别人。”

    “我,心里只有你。”冷晨旭目光坚定。

    唐晓芙不屑一笑:“你心里有我没用啊,我还是得天天和烂桃花斗,我只想活得轻松点,自在点,这些你真的给不了我。”

    她从竹床上站起来,走到葱莲花盆跟前,摘了一朵葱莲花送给冷晨旭。

    葱莲的花语:初恋、纯洁的爱,但是你不会懂的。

    唐晓芙转身下了楼,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冷晨旭,她怕一回头她就会情不自禁答应和他在一起。

    到了三楼,唐晓芙叫了唐建斌和她一起去接唐晓兰下晚自习,高二年级还没有放暑假。

    等回来的时候,冷晨旭早就走了。

    晚上唐晓芙在床上很晚才睡着,不是因为冷晨旭,而是想好好把小吃店定位好,以后好开连锁店。

    对于裁缝店,因为她有前世开服装厂的经验,所以定位为中高档女装,现在搭做一点童装是为了积累资金,等积累够足够的资金就开始开服装店,那时就不再做童装了。

    开连锁小吃店,必须得开有特色的小吃店才行,不然很难继续下去。

    拉面馆?作为汉人,自己在这方面没有优势,而且唐晓芙记得前世到处都是拉面馆,想要开拉面馆做出特色,太难了。

    那就做本土小吃好了,当然,豆皮、汤包、热干面什么的直接拉进黑名单,人家老通城的三鲜豆皮、四季美的汤包、蔡林记的热干面、顺香居的烧麦、福庆和的牛肉豆丝、小桃园的煨汤、田启恒的糊汤粉、谢荣德的面窝早就是老字号了,咱就别自不量力鸡蛋碰石头了。

    ……对哦,人家有福庆和的牛肉豆丝,那我就来十里香的兔杂油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