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自珍根本就不相信,站起身来,冲到厨房一看,果然没肉,但是鸡蛋不少,就要那两个大婶给她打一碗荷包蛋。

    那两个大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屈服于余自珍的身份,给余自珍打荷包蛋。

    余自珍气势十足的说了一句:“至少要打十个荷包蛋。”就走出了厨房,想要上楼看看。

    她从厨房边连着裁缝店的那个小门过去,想要上楼梯,被裁缝店的几个营业员叫住,眼神戒备的看着她,问她想干嘛。

    余自珍把胸一挺,气势汹汹道:“我是你们老板娘的亲妈,我上我大闺女的楼,你管得着!”

    那几个营业员伶牙俐齿:“你说你是我们老板娘的亲妈,我们又不认得你,老板娘不在家里,你就不许上楼!”

    “我今天上定了!”余自珍抬脚就往楼上走。

    楼下的几个营业员都是二十左右的小姑娘,血气方刚,不会像小吃店的那两个大婶瞻前顾后,都冲上去把她拉了下来。

    余自珍和她们发生了冲突。

    正在拉拉扯扯之际,一个营业员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晓芙,快过来,这里有一个人冒充你外婆,非要上楼,我们不让她上楼,她就和我们打起来了!”

    唐晓芙今天特意装病,请了一天病假去了一趟苏苡尘那个远房叔叔住所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和法院,向街道办事处反映苏苡尘的远房叔叔一家人把苏苡尘逼的离家出走,是她收留了苏苡尘,可是岳桂娥却跑到她的店里无理取闹,唐晓芙希望街道办事处出面批评岳桂娥一家。

    街道办事处主任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男人,一口答应唐晓芙他会严厉处理这件事的。

    唐晓芙去法院是替苏苡尘起诉岳桂娥一家没有履行之前签订的协议,并没有抚养她到十八岁就把她赶出家门,所以协议无效,房产不能给岳桂娥家。

    她刚从法院匆匆赶回来准备做午饭就碰到了这么一幕。

    唐晓芙对那几个店员道:“这个老太婆的确是我外婆,但是我们不和她一家走动,你们不让她上楼是对的,以后看见她来我的店里都不用理她,如果她敢在我的店里捣乱,直接叫公安,不用跟她客气!”

    那几个店员都响亮的答了一声:“好!”齐心协力的把余自珍推出了店外。

    余自珍还要往里冲,唐晓芙秀眉一竖,冷声道:“你要再敢进店一步,我立刻去叫被你儿子撞伤的那个女孩子的男朋友来,让她向你索赔!”

    余自珍冷笑起来:“你还真把老娘当傻子!你这么有钱人家要赔偿早就向你要了,可你住在城里都没事,我会有事?八成是那个女孩子的脑伤早就好了。”

    唐晓芙嗤笑:“你简直痴人说梦,脑伤哪有那么容易就好的!人家不是没有找我们索赔,为索赔这事我们还和人家打官司,因为人不是我们撞的,所以法院判我们不用赔,不然我们早就成了你们的替罪羊了!”

    余自珍这才慌了起来,转身逃了。

    小吃店的两个大婶把余自珍逼着她们给她打荷包蛋的事告诉唐晓芙,叫唐晓芙把那碗荷包蛋吃了,唐晓芙叫她们分吃掉。

    方文静回来听说余自珍来闹过,切齿道:“你外婆会来肯定是你二姨挑的事!”

    唐晓芙拍拍方文静的手:“妈别生气,我会让方文玉吃不了兜着走的!”

    方文静连忙道:“你现在别管这些烂事,好好学习,马上就要高考了。”

    唐晓芙道:“我知道了。”然后八卦地向方文静打听唐振华新娶的老婆,唐晓兰也在一旁竖着耳朵听。

    方文静道:“长得很结实,就是有点黑,看面相是个规矩人,嫁过来时带了个十六七岁的小闺女,那姑娘也很淳朴,是个好姑娘,我听村里人说,她娘儿两个相当不错,干活吃得苦,比吴彩云和银梭强。”

    唐晓芙笑了起来:“没想到唐振华这个二货竟然是有福人呐!”

    ……

    岳桂娥垂头丧气地从街道办事处回来。

    刚才街道办事处主任特意叫人把她叫到街道办事处去,严厉的把她批评了一顿,指责她不按协议好好抚养苏苡尘,还把苏苡尘逼得离家出走,有好心人把苏苡尘收留了,供她吃,供她穿,供她住,供她上学,她岳桂娥倒好,居然敢厚着脸皮跑到人家家里要苏苡尘的工钱!

    这事街道办事处调查的清清楚楚,会在家属区里贴大字报通报批评。

    这大字报一贴出来,她家的名声也差不多完了,以后不论是男人单位里招工还是街道办事处招工这种好事很难得落到她们一家的头上。

    岳桂娥回家之后,她的丈夫和孩子都满怀希冀的问街道办事处找他有什么事。

    他们都以为街道办事处找岳桂娥是要分配他们家一个工作的名额,可等岳桂娥把街道办事处主任的话复述给他们听,他们都蔫儿了。

    岳桂娥的丈夫忍不住埋怨她因小失大,为了从苏苡尘那里要几个钱来,反而害得自己的子女失去了安排工作的机会。

    她几个子女更是对她怨声载道。

    岳桂娥委屈的嘟哝:“我还不是想着那个死贱人在咱们家里白吃了几年的饭,现在居然能够赚钱了,凭什么不孝敬咱们一些?我怎么能够料得到真的有这样的好心人供她吃,供她住,供他穿,还供她上学!我上那个死贱人要钱又不是为了我,你们怎么把怨气都发泄到我头上来了?”

    岳桂娥的丈夫和子女们这才没说什么。

    可是还没容他们缓过气来,就接到法院的传票,收留苏苡尘的女孩唐晓芙以苏苡尘的名义把他们告了,说他们没有履行之前的协议抚养苏苡尘到十八岁,所以协议作废,苏苡尘的房产不可能给他们了。

    岳桂娥一家大小慌了,他们养了苏苡尘好几年,就是为了她那一套房产,可到头来却眼看要功亏于溃,他们怎么甘心?因此准备和唐晓芙大打官司。

    唐晓芙要高考了,肯定不会亲自和他们打官司,委托了一个律师帮苏苡尘打官司。

    唐晓芙前世开服装公司,人在江湖,肯定会和人有纠纷摩擦,因此也打过几场官司,所以知道该怎么请律师。

    她请的这个律师很厉害,说话常常一针见血,戳中对方的要害。

    这个律师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因为每个案子他之前都是做了许多准备工作的,就拿他接手的唐晓芙这个案子来说,他事先调查了岳桂娥的邻居,那些邻居都普遍反映,岳桂娥一家对苏苡尘并不好,他们经常听到岳桂娥一家大小对苏苡尘呼来喝去甚至打骂。

    那个律师也调查了苏苡尘其他的亲戚,那些亲戚本来就妒嫉岳桂娥一家独吞苏苡尘父母留给她的那座房产,趁此机会把岳桂娥一家黑得体无完肤,把月她们一家形容成豺狼毒蛇虐待苏苡尘。

    有这么多人证,再加上苏苡尘现在的确没有住在岳桂娥家里了,给人的直观感觉好像苏苡尘真的是被月桂娥一家给逼的离家出走的,所以法院判定支持苏苡尘的诉求,她和岳桂娥一家的协议无效,不用把房产给他们。

    岳桂娥一家不服,重新上诉,但法院最终还是判他们输,一家人像斗败的公鸡,都蔫儿了。

    这一场官司下来就到了黑色七月,三天考试一结束,唐晓芙就立刻放飞自我,把课本扔到一边置之不理。

    直到此时她才告诉苏苡尘,她以她的名义和岳桂娥一家打了一场官司,保住了她父母的房产。

    苏苡尘既激动又感动,当年和岳桂娥一家达成那个协议她完是迫于无奈,她根本就不愿意把她父母留给她的房子送给他人。

    苏苡尘为人很本分,对唐晓芙道:“再怎么说,我那个远房叔叔确实养了我几年,我觉得我应该还是要补偿他们一点。”

    唐晓芙想到前世岳桂娥一家对她母女两个的勒索逼迫,就对岳桂娥一家没有半点同情,摆摆手,冷冷道:“他们虽然养了你好几年,可是你把他们家的家务事几乎都包了,相当于一个小保姆,你又不是白吃他们的,有什么好报答的。”

    苏苡尘虽然还是觉得有些良心过不去,可是还是听从了唐晓芙的安排。

    因为唐晓芙说,如果她补偿岳桂娥一家,岳桂娥一家大小就会觉得她还是很好欺负,以后肯定还是会敲诈勒索她,她就永无宁日了。

    苏苡尘脑补了那个情形,马上放弃了补偿岳桂娥一家的念头。

    唐晓芙和苏苡尘高考完了,决定疯玩三天就开始把大排档开起来。

    考完的当天下午,唐晓芙从彩蝶姐妹那里拿了几个茶叶蛋和苏苡尘以及简明兄妹两个加上几个要好的朋友买了零食和橘子汁到江边疯玩了好久,一直到夕阳西下。

    傍晚的江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大家坐在江边,把脚放在江水里很惬意。

    看看暮色四合了,唐晓芙建议回家,于是大家都站了起来。

    大概是双腿在水里浸泡的时间太长了,唐晓芙猛一站起来只觉得两腿有些发软,没站稳,扑通一声掉到江里去了。

    唐晓芙是会游泳的,在最初几秒的慌乱过去之后,她镇定下来往岸边游。

    可这时她却发现大事不妙,她游泳技术还是前世学的,问题是她前世一直是在游泳池里游泳,从来没有野泳过,游泳池里的水相当平静,一般来说,发生溺水事件的几率不高,在唐晓芙的认知里,觉得在游泳池里淹死的人都是诡异事件。

    江里的水不同于游泳池里的水,湍急凶险,唐晓芙不仅没有游到岸边,还被几个浪头打得远离岸边。

    站在岸上的简明和几个男同学一看不好,开始脱衣服,准备跳江去救唐晓芙。

    唐晓芙虽然心中发慌,可是明白不能让他们来救她,很可能会白白送命,于是大声要简丹和苏苡尘几个女生拦住那几个男生,让他们千万别做无谓的牺牲,这个时候赶紧去找人。

    喊完这几句话,唐晓芙的力气更小了,人渐渐往江心漂去。

    她凭着她那点花拳绣腿的游泳技术,到现在还没有灌进江水,但她也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等力气用尽了,估计离死也不远了。

    她不想死,如果自己死了,谁来保护方文静唐晓兰和苏苡尘?

    只是她细胳膊细腿,实在没法跟江水抗衡。

    简丹还是比较有领导才能的,她把苏苡尘和另外一个女生留在原地看着唐晓芙,她则赶着简明和其他几个男生去找人来救唐晓芙。

    江边一年四季都有横渡长江的牛人,如果碰到一个唐晓芙就能得救了,可这个点了,估计牛人也回家吃晚饭去了。

    简丹心中正惶恐,忽然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连忙激动的大叫了一声:“冷叔叔!”

    冷晨旭抱着妞妞大踏步的向简丹走去。

    害怕和担心以及看到希望使简丹流下泪来,急切的对冷晨旭说道:“冷叔叔,唐晓芙掉到江里去了!”

    虽然暮色四合,已经看不清人的表情,可简丹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冷晨旭脸色忽然就变得凝重起来。

    他把怀里的妞妞往简丹怀里一塞,说了句:“桥头底下有一幢红砖瓦房,那里是长江冬泳基地,你们赶紧去那里叫人!”然后往江边狂奔,边跑边脱衣服。

    声明一下,咱们的冷团长不是暴露狂,不是那种一有机会有展露自己健美体魄的肤浅无知男,是因为在水里救人束缚越少阻力越小,看看奥运比赛游泳项目的运动员就知道了。

    等跑到江边冷晨旭就只剩了一条短裤,苏苡尘正伤心,无暇顾及他的美色,把手往江心一指,泪流满面带着哭腔道:“晓芙就在那里!”

    离岸边大概有几百米的地方,有一个人影在江水里时隐时现,随波逐流。

    冷晨旭扑通一声跳进江水里向唐晓芙游了过去。

    简丹让简明他们跟着她一起去叫冬泳队员,可他们谁都不愿意去,都向江边跑去,简丹只得一跺脚,自己去叫冬泳队员。

    冷晨旭游到唐晓芙身边时,唐晓芙已经快筋疲力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