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斌正从厨房里拿了一桌客人要的武大郎烧饼和蛋酒往外走,听到方文玉这么说,恨不能把托盘上滚烫的蛋酒部都泼在他脸上,可方文玉是唐晓芙的二姨,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也不好对她动手。

    因为今天是过节,所以唐晓芙增加了一个品种千层饼。

    她刚把一张煎好的千层饼从平底锅里拿出来,很不满的瞪了方文玉一眼。

    方文玉立刻道:“瞪什么瞪,一点家教都没有的东西!”

    唐晓芙嗤笑:“你有家教,所以你母子三个就像讨饭似的跑到我家想要白吃!”

    方明兄弟几个放下空担子走进厨房,都阴沉着脸。

    方明冷冷道:“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带头拎起方文玉的后衣领就往店外拽。

    方亮、方胜、方利、方辉都有样学样把方文玉的两个儿子也推出了店外。

    方明指着方文玉母子几个沉声道:“我再看你们进大姑姑的店里一步,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不信你们就试试!”

    方文玉见他兄弟几个杀气腾腾,心中害怕,带着两个儿子落荒而逃。

    方明兄弟几个进来,唐晓芙笑着道:“你可真彪悍!”

    方明脸上还残留着对方文玉母子几个的鄙夷:“对付这种无赖就得这样!”说着,到厨房里拿了菜刀去后院杀兔子去了。

    方亮几个洗了手客串跑堂,突然增加这么多人手,唐晓芙等人都轻松了一大节。

    不一会儿方明就把已经杀好洗净的兔子拿进厨房里。

    因为是开小吃店,所以厨房里有好几个大炉子。

    唐晓芙就一个炉子上煎千层饼,一个炉子上烧兔肉。

    厨房里的佐料还算齐,葱姜蒜酱油,醋味精胡椒都有,兔肉烧得香的许多食客都想买盘吃,奈何唐晓芙不卖,兔肉性凉,这个季节吃正好。

    兔肉烧好了,唐晓芙又把兔杂按做麻辣烫做了一大锅汤,再炒个豌豆肉丁、酸辣毛豆、鸡蛋炒番茄、清炒豌豆苗,让方明端上去,叫方文静、唐晓兰和苏苡尘、唐建斌他们先上三楼吃午饭,等他们吃完了,再来换她和方明兄弟几个吃,彩蝶姐妹两个的饭菜就先留起来。

    不过饭菜刚搬到三楼,彩蝶姐妹两个就收摊回来了。

    方文静和唐晓兰、苏苡尘他们很快就吃完了下来了。

    彩蝶姐妹边吃饭边煮茶叶蛋,饭吃完了,茶叶蛋也煮好了,于是又出门卖茶叶蛋去了。

    轮到唐晓芙和方明兄弟几个上楼吃饭,唐晓芙见菜还剩不少,一看就是方文静她们都没敢放开肚量吃,特意留着他们吃。

    唐晓芙和方明兄弟几个人坐下来吃饭。

    唐晓芙问了问方明几个今天卖菜的情况,又问了问方明大外公和大外婆老两口养殖的兔子从去年到现在共卖了多少钱。

    方明倒了些红烧兔子里的菜汤到碗里拌饭吃:“听爷爷说,前前后后大概一共卖了六百块钱左右。

    养兔子不掏成本,可卖起来价高,一斤兔肉两块钱,爷爷让我们家和叔叔家都养。”

    “好呀,养好之后都卖给我。”唐晓芙一双手抱着一个兔头在吃,这形象和她漂亮的长相伪温婉的气质很违和。

    “你买兔子准备干嘛?”方明问。

    “卤兔子卖。”唐晓芙嘴里叼着兔子头踌躇满志的看着在坐的小伙子们。

    方明向她竖起了大拇指:“你厉害!可是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裁缝店,又有了一个小吃店,再开一个卤菜馆,你忙得过来吗?”

    “等上大学再开嘛,大学课少,没有高中这么累。”唐晓芙继续啃她的兔子头。

    方明看着她油汪汪的嘴巴,很想掏出手绢给她擦擦嘴,但是努力克制住了,说道:“兔子头你就别啃这么干净了,好歹留小黄吃两口。”

    唐晓芙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怎么说的她好像在跟狗抢食似的。

    她把没有啃干净的兔脑袋扔到桌子底下,在桌子底下啃肉骨头的小黄高兴坏了,扑上去两只前爪抱住兔脑袋,趴在地上欢快的啃了起来。

    几个年轻人吃完饭,方明兄弟几个就拿着他们的空担子离开了,唐晓芙收拾了碗筷也下楼帮忙了。

    下午没了方明几兄弟的帮忙,唐晓芙母女几个又忙得四脚朝天。

    都忙成这样了,却还有贱人要添乱,大过节的,这不,岳桂娥和她的女儿也到司门口逛街来了。

    经过唐晓芙的店门口时,岳桂娥下意识的往店里看了一眼,好巧不巧,看到苏苡尘从楼上下来拿布料上楼裁剪。

    岳桂娥激动的心怦怦乱跳,冲进店里,一把抓住苏苡尘,大叫起来:“尘尘,我总算找到你了!”

    苏苡尘有些惶恐的看着她:“你……你找我干嘛?”

    岳桂娥强行把她拉出店外,抬头看了一眼裁缝店的门脸,低声问道:“你在这里干活一个月多少钱?”

    苏苡尘瑟缩着答道:“我吃住都在方阿姨家里,而且我现在在读高三,哪有时间干活赚钱?就今天过节休息一天我帮着方阿姨干下活儿,就被你看见了。”

    “你身上没有钱?”岳桂娥根本就不信,用手提着她的衣襟抖了抖,“你没钱身上能够穿这么好看的衣服,你不给人家干活,人家留你白吃白住?你这个白眼狼,我们养了你一场,你现在能够赚钱了,却不想回报我们,居然敢喊穷!是不是皮痒欠老娘打一顿?”

    岳桂娥越说越激动,说一句就用力的揪一下苏苡尘,苏苡尘就疼得跳一下叫一声。

    小梅看见了,就从楼梯口旁连着小吃店的那扇门走进去,告诉唐晓芙,有人在找苏苡尘的麻烦。

    唐晓芙放下手里的活儿,连手也顾不得擦就快步走了出去,见岳桂娥正在用力的拧苏苡尘,大怒,冲上去一把就把岳桂娥给推开了。

    岳桂娥的女儿冲上来,恶狠狠的咆哮道:“你谁呀,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推我妈!”

    唐晓芙记性好,没脸盲症,一眼就认出岳贵娥来,真没想到她没死心,到底让她逮着了苏苡尘。

    她模样比岳桂娥的女儿还要凶狠,一手指着她女儿的鼻子道:“我是苏姐姐的好朋友,谁敢伤害苏姐姐,我就和谁拼!”

    岳桂娥这时已经站稳了脚,两手往腰间一插,理直气壮道:“我来找我侄女,你管得着吗!”

    唐晓芙笑了起来:“你来得正好,你侄女在我家吃穿住还有学费,这小半年时间,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百块呢,你替她出了。”

    岳桂娥冷笑:“真是无奸不商!我们家尘尘在你店里干活,你不给她钱,还倒向我们要钱,你心也太黑了吧,当心我告你!”

    唐晓芙不屑一笑:“我懒得和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要告我赶紧去告,你不告我我还要告你!苏姐姐还没有年满十八,她所有的开销都该你们出,这是你们和她之前就约定好了的,你想耍赖我不会依了你!”

    岳桂娥的女儿嚣张道:“你不依我们,难道我们还会依了你!趁早把尘尘在你这里干活的工钱给我们,不然我们会让你这个店都开不下去!”

    “拭目以待!”唐晓芙轻蔑的冷哼了一声,把苏苡尘牵进了店里,让她上楼去学习。

    岳桂娥母女说了大话,却并不敢闯到唐晓芙的店里抢人,也不敢缠着唐晓芙不放非要她给苏苡尘的工钱,在唐晓芙的店门口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气哼哼的走掉了。

    唐晓芙回到厨房,方文静就问是怎么一回事,唐晓芙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她。

    方文静忧心忡忡的说道:“晓芙,苡尘留在咱们这里会不会给咱们带来麻烦?”

    唐晓芙紧张的四下看了看,见没人留意她母女两个说话,这才压低声音小声道:“妈!这事你别管,就是有麻烦也是我一人挑,求你千万别在苏姐姐面前表露出半分嫌弃她的意思!”

    方文静只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唐晓芙反应这么大,她不禁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又笑了笑:“真不明白,你怎么这么肯帮她。”

    唐晓芙笑了笑,那是她前世的亲妈,为她付出许多的亲妈,因她而死的亲妈,今生有机会能够报答她,她当然要好好报答了。

    可是她必须得给方文静一个可信的说法,不然让方文静心里有疙瘩也不好,于是说道:“看到苏姐姐,似乎就看到了我们母女三个以前的样子,所以我才这样拼了命的保护她。”

    方文静叹了一口气:“苡尘这孩子命是很苦,你想帮她就帮她吧。”

    唐晓芙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真的很为她的善良而感动,轻飘飘的接纳一个外人,不是任何母亲都能够做到的。

    楼上没有开水了,苏苡尘下楼准备在厨房里打开水时,无意中听到她们母子二人对话,感动得哭的稀里哗啦,她捂着嘴提着空开水瓶又上了楼。

    五月正是不冷不热的天气,即便国营商场到了下午五点半关门了,可逛街的人仍旧很多,唐晓芙的两个店面一直忙到晚上九点钟才打烊,晚上唐晓芙一清营业额,哦耶,赚翻了,只是人太辛苦了。

    唐晓芙决定高考一考完就好好规划这个小吃店,现在暂且就这样。

    五一一过,伍卫国来到唐晓芙的店里找到方文静,给了她不少核桃,说是冷团长让他送来给唐晓芙补脑的,并且还说冷团长不要方文静告诉唐晓芙,以免她分心。

    所以方文静骗唐晓芙说这些核桃都是她买的。

    唐晓芙感到很惊讶,问方文静她怎么知道核桃是补脑的。

    方文静就说是听街坊邻居说的,唐晓芙也就信了,把核桃和苏苡尘唐晓兰分着吃。

    现在唐晓芙两个店里的生意都很好,方文静完走不开,于是五一过后,特意回了一次乡下,把家里的田地都交给王葵,让她帮着种一下,一个月给十五块,农忙的时候她们母女自己回来秋收,王葵爽快的答应了。

    方文静下乡的那一天余自珍独自一人去了城里。

    她会去城里是因为方文玉五一劳动节那一天在方文静这里半点便宜都没占到,心中很是不爽,第二天就赶到乡下向余自珍通风报信,告诉余自珍方文静母女几个发达了,在城里盖了好大一栋带门面的楼房,唆使余自珍去敲诈方文静,所以余自珍才会来城里。

    她本来是想拉上如意一起去城里,可是如意对城里有着深深的恐惧,所以她只好独自一人去了城里,来到了唐晓芙的店门口,抬头细细地打量着唐晓芙的楼房。

    乖乖!这四层半楼房得不少钱吧,死贱人家可真有钱!这么有钱都不孝敬老娘几个,实在是狼心狗肺!

    余自珍心里愤愤不平,一脚跨进了小吃店,小吃店里就两个聘请的大婶在忙碌,见到余自珍进来,还以为她是顾客,笑脸相迎道:“老太太,想吃点什么。”

    余自珍像慈禧太后一样,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颐指气使道:“叫方文静那个贱人来见我!”

    两个大婶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知道来者不善,于是道:“我们老板娘不在。”

    余自珍两眼犀利的盯着她们:“死贱人不在?她不在这里,那她在哪里?”

    两个大婶白眼一翻:“我们哪里知道?我们只是打工的,老板娘去哪里难道还要向我们汇报?”说着都各自去忙了,没人再理会她。

    方文静早上走的时候跟两位大婶都说了,她是回乡下去了,可这死老太婆一进来就叫方文静贱人,她们肯定不会对她说实话咯!

    余自珍把桌子用力的一拍,怒气冲冲道:“你们两个给我小心一点,我是你们老板娘的亲妈!你们敢对我不恭敬,我就敢把你们赶走!”

    两个大婶面面相觑,方文静为人温和,怎么她亲妈这个德性?

    这人应该不会是冒充的吧,可谁敢冒充别人的亲妈?因此收敛了些。

    余自珍一见她们怕了,心中得意,命令她们道:“现在立刻给我做一碗瘦肉汤上来!”

    两个大婶都站着没动:“厨房里没瘦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