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把两个新订做的招牌挂上,一个是红樱桃裁缝店,一个是十里香小吃店。

    红樱桃裁缝店率先开业,几个之前就订做好了的不锈钢挂衣架往店堂里一摆,把之前唐晓芙和苏苡尘裁剪好让小梅和小林带回去缝纫成成品的衣服往挂衣架上一挂,墙上也挂满不少样品,马上就吸引了不少顾客。

    开张的那天,唐晓峰特意买了一挂五千响的鞭在裁缝店门口炸响。

    裁缝店重新开张,唐晓芙除了把方文静叫了来,其余的人一概没有通知,就是不想费事宴请宾客,但是唐建斌和他的工友以及两家舅舅包括方守诚老两口来了,就连简明一家四口也出乎意料的来了,所以唐晓芙还是临时决定摆几桌酒席。

    大家上上下下的把唐晓芙的楼房参观了个遍,都夸唐晓芙有本事,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城里站稳了脚跟不说,还盖了这么大一栋房子。

    方守诚老两口激动得热泪盈眶。

    方明心情复杂地偷偷打量着唐晓芙,既为她感到高兴,又莫名自卑。

    简明见冷晨旭这个妖孽没有出现,很是开心,围着唐晓芙嬉皮笑脸的说个不停,要不是简明的爸妈在场,唐晓芙被他呱噪的恨不能单掌掐死他!一个大男生哪来的这么多话说!

    简母也不时拉着唐晓芙说着话。

    既然决定要请客了,那就连那些关系要好的左邻右舍都请了吧。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她们母女几个以后就要正式生活在这条街上了,和街坊的关系至关重要,所以光街坊邻居唐晓芙就请了两桌,居委会和街道办的领导她也请了。

    居委会和街道办的领导虽然都连芝麻绿豆官都排不上,可是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这些干部还是要和他们处好关系的。

    两个舅舅两家人还有大外公大外婆吃过午宴就回去了,楼上都还没装修好,唐晓芙母女几个现在还住在出租屋里,他们留下也没地方住。

    方文静送他们走的时候笑着说,等楼上装修好了再接方守诚老两口到城里住几天好好玩玩儿。

    因为是选在星期天重新开张,那天天气又好,风和日丽,逛街的人很多,再加上唐晓芙会造势,所以当天光成衣这一项收入就颇丰,在她店里订做衣服的订单多如雪花,唐晓芙母女和苏苡尘、小梅小林都很高兴,生意好就赚得多呀!

    虽然一整天忙碌下来,唐晓芙累得腰酸背痛,可是精神却很亢奋,她趴在出租屋的床上一边看着账本一边喜笑颜开的说道:“这生意这么忙我们得再请人。”

    苏苡尘在裁剪,方文静在缝纫。

    方文静笑着道:“是得加几个人。”

    四个人商量了一会儿,初步决定,得请一个专门负责卖布的,一个专门负责给订做的顾客量尺寸并记录的,一个专门把定做衣服的顾客定做好的衣服发给她们并收款的,还有两个专门负责卖成衣的,这些是店堂里需要的人手。

    二楼工作间里得再找两个缝纫工和两个裁剪工、两个熨烫工才行,一共得招十一个人。

    唐晓芙让唐建斌给她写了好几份招工启事贴在店门口和附近车站。

    方文静这次来了就没有急着回去,春耕已经在两个堂哥两家人的帮助下都干完了,只用隔几天回去除除草就可以了。

    几天之后唐晓芙就招到了人手,并且在简明妈妈的帮助下又买了两辆缝纫机和两辆锁边机,二楼空间大,能摆的下这么多辆设备。

    忙忙碌碌经过了一个月裁缝店才好不容易走上正轨,这一个月共赚了一千多块,唐晓芙就把小梅和小林的工钱提高到每个月三十五块钱,新来的员工每人每月二十五块钱,等三个月之后正式聘请也是三十五块钱,奖金加班费都是另算的。

    所以一个月下来,小梅和小林都各拿到了五十块钱。

    工资高,还有额外的高奖金,员工的积极性也高,大伙干得都很卖力。

    这时整栋房子都装修好了,唐晓芙母女三个和苏苡尘都搬了进去。

    方文静和唐晓兰住三楼,唐晓芙和苏苡尘住四楼。

    方文静见家里的房间还有空余的,就和唐晓芙商量之后把彩蝶姐妹两个也叫来和她们一起住。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是一人一个房间,彩蝶姐妹两共一个房间,不过给她们的是一间大房,里面摆着两张单人床,一人一张床。

    三楼的家具是大舅舅打好、请人刷好油漆送来的。

    唐晓芙和苏苡尘住四楼,用的是冷晨旭给的那些家俱。

    楼顶的两间房也没空着,一间给唐建斌住,省得他住工地睡地上。

    长江在武汉穿城而过,除了冬季,一年三季都很潮湿,长年累月睡在地上,年轻还不会觉得有什么,到年老了风湿病、关节疼都会找上门,到那时可就受罪了。

    方文静以为叫唐建斌和她们住一起,唐建斌会推辞的,谁知他一口就答应了,不过说要回乡下几天,等从乡下回来就搬过来。

    方文静以为他要跟他爸打个招呼,他要住她们家了,就说:“你回去跟你爸说一声也好,你爸同意你就搬过来,……要是不同意,节假日你就上我家吃饭。”

    唐建斌胀红着脸说:“我自个儿的事我自个儿做主,我爸不会管我的,我这次回去,是因为我爸要结婚了。”

    方文静和唐建斌说话时唐晓芙就在一边,这时和方文静对视了一眼。

    裁缝店开张那天方文静从乡下回到城里当晚就告诉过她,有人在给唐振华说亲,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

    唐晓芙连忙去商场花大价钱买了一床缎面的被面给唐建斌带回去,说是给他爸的贺礼,这份贺礼她给得心甘情愿。

    方文静一个回乡下种田,她和唐晓兰在城里总有些提心吊胆。

    虽说小黄陪着方文静回去,可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要是唐振华对方文静还不死心的话,不一定防范的住。

    现在好了,唐振华娶了老婆,再也不会打方文静的主意了。

    几天之后,唐建斌回城了,先到的唐晓芙家,拿出不少吃食给方文静:“这是我爸和我婶子要我带来给大妈的,我婶子说那床缎面被面太贵重了,晓芙太客气了!”

    唐建斌嘴里的婶子就是唐振华现在的老婆,他的后妈。

    唐建斌从口袋里拿出两条手帕,把那条质地好印着两朵鲜艳的牡丹的手帕给了唐晓芙:“这是我婶子特意送你的。”

    又把另一条印着梅花鹿图案质地没有那条牡丹手帕好的手帕给了唐晓兰:“这是我婶子给你的。”

    唐晓兰接过来笑着说了声:“多谢。”

    乡下结婚不发喜糖的,来宾里尊贵或者讨人喜欢的女孩可以得到新娘子赠送的手帕,这对收到手帕的女孩子来说可是莫大的荣耀。

    那个年代乡下人穷,哪怕办喜事东西都拣最便宜的买,像唐建斌婶子送唐晓芙姐妹的手帕比别人婚礼上的手帕质量都好很多,这两条手帕肯定是他婶子特意买给她姐妹的,这份心意还满沉甸甸的。

    唐建斌从唐晓芙家离开回了工地,第二天就搬到了她家。

    话说家里有个男孩子真不错,力气活都可以等着他下班回来做。

    另一间房子是留给方明兄弟几个来城里卖菜时暂住。

    所有人都安顿好了,方文静回了一趟乡下,带了十几只小鸡和几只小白兔来养,并且还在院子后面的那条小河河畔开垦了一大块菜地。

    其实那片菜地严格来说应该是挥唐建斌方明和彩蝶姐妹一起开垦的,他们谁也不愿白住,总是抢着干活儿。

    苏苡尘同样不愿白吃白住。

    虽然唐晓芙一再劝她快高考了,别每天下晚自习回来就抢着裁剪,再说家里请的员工足够了,可她就是不听,非要每天至少裁剪二十件衣服才安心,唐晓芙管不住她,只好由她去了。

    自己的两个女儿吃住在方文静家,方文强夫妇便把包包揽了他女儿和方文静母女三口以及苏苡尘每个月的米面油,当然,每次来还带不少的鸡蛋。

    裁缝店步入正轨之后,唐晓芙又着手开小吃店。

    开小吃店是离不开猪肉、青菜和米面油的。

    这些东西在城里要凭票购买,可是在乡下都可以买到。

    但是还有三个月左右唐晓芙就要高考了,所以小吃店只能求简,主要是怕方文静一个人又要看着裁缝店又要看着小吃店,应付不过来,所以小吃店只卖馒头、酸菜包子、武大郎烧饼、蛋酒几种食物,这些食物可以从早卖到晚的,一天下来收入也很可观。

    就这几种食物方文静一个人也是忙不来的,于是唐晓芙就请了两个大婶给方文静打下手,一个月三十块钱的工钱。

    转眼就到了五一劳动节,大街上人山人海,唐晓芙姐妹和唐建斌都在小吃店里帮忙,苏苡尘在裁缝店帮忙,所有人都忙得热火朝天。

    方文玉带着她两个孩子一脚踏进了小吃店,一来就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大姐,你母女三个真是厉害,居然又是裁缝店的,又是小吃店的,赚翻了吧。”

    方文玉家住在青山区,别说八十年代的青山区了,就是唐晓芙的前世,只要江城人提起青山区都不觉得它是江城的一部分,因为青山区相对于汉口武昌汉阳既没什么历史内涵,又不是什么人文中心、商业中心、政府中心,唯一的冶金工业也垮掉了,是个尴尬的存在。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青山区的百姓一到节假日都会倾巢出动,到武昌和汉口游玩,因为自家家门口实在没什么好玩哒!

    方文玉家条件虽然不好,可挡不住她挂眼科干逛的热情。

    那个年代干逛的人多了去,也没什么丢人的。

    当路过唐晓芙的店面时,方文玉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嘴立刻张得可以塞下一个拳头。

    这才半年不见,怎么这里就四层半高楼平地起呢?难不成是因为唐晓芙母女几个被被如意撞伤的那个女青年的男朋友逼得走投无路把房子卖了,人家买了,推倒重做了?

    怀着一颗苍天有眼的幸灾乐祸的心情,方文玉向唐晓芙的左右邻居打听事情的经过,她好回去学舌给余自珍听,余自珍听得高兴,肯定会赏她一些米面油的。

    可没想到打听的结果是唐晓芙把隔壁的房子也买了下来,都推倒重做,也就是说,这四层半的气派楼房是唐晓芙的!

    方文玉当时心情复杂极了,有羡慕嫉妒恨,更恨苍天瞎了眼,怎么能让这几个贱人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呢,所以一进门语气酸溜溜。

    过节菜好卖,方明几兄弟一大早都把自家大棚蔬菜里的菜都采摘了,挑到城里来卖。

    这是今年上半年最后一批大棚蔬菜了,等过了五一茄子黄瓜辣椒番茄就都会正常上市了,不过这一批大棚蔬菜方明几兄弟还是都小赚了一笔,菜价都卖得很高。

    方明特意留了最顶尖的十几个又大又红的番茄,还有嫩豌豆、豌豆尖、嫩毛豆带来给唐晓芙她们吃,并且还带了两只兔子来准备今天杀了应节。

    兄弟几个一进小吃店的店门就听到方文玉所说的话,几个小伙子的脸都沉了下来。

    方明冷冷道:“大姑姑家再怎么赚翻了,那也是人家勤扒苦做应得的,你有什么好眼红的!”

    方文玉一看是方明兄弟五个,这一个个的都长成了大小伙子,她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可又不甘心被方明抢白了一顿,于是虚张声势的摆出长辈的架势:“你这小子一点家教都没有,见到你二姑姑也不知道叫人!”

    方明眼含轻蔑:“你不配我叫你!”

    “你!”方文玉眼睛气的通红,却不敢发飙,方守诚家从老到小没有一个善茬儿,她怕呀!

    小吃店里食客很多,方明几个都挑着一担空担子,太占位置了,于是都依次往厨房走去,穿过厨房的后门到后院把空担子放下。

    方文玉一看方明兄弟几个走了,胆子又大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冲着方文静道:“大姐,给我们娘儿几个一人来一碗蛋酒,两个武大郎烧饼。”

    方文静没理她,用力揉着面。

    方文玉不耐烦了:“哎,我说你是不是耳朵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