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武在公安面前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告诉公安,是银梭唆使他去占有唐晓芙,才能娶到她,从此过上既有美妻又有大把钱花的好日子,他当时鬼迷了心窍,居然答应了。

    于是银梭着手安排,找到这件事的受害者——那个前女邻居,出十块的高价让她在那天晚上把唐晓芙骗到那个小树林里并且把她打晕,他再趁着唐晓芙晕倒时毁了她的清白,银梭等他完事时再故意叫人从那里经过,让他人发现那一幕。

    唐晓芙肯定不愿意把这事闹大,一个失了清白的女孩子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就能淹死她,她在当地怎么待的下去!可她要是嫁给他,就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了,她就能继续和她妈妈还有她妹妹留在城里继续赚钱了,而他的目地也就达到了。

    公安根据唐建武的供词传唤了唐晓芙,唐晓芙当然实话实说那个女邻居的确把她骗出教室的事,并且还说那个女邻居还诓骗她抄近路回家,只是她正走着,就发现那个女邻居不见了,她当时就吓得逃回了学校,后面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这点和唐建武的供词大致是吻合的。

    于是公安又提审受害者,那个女邻居见纸包不住火了,这才交代银梭收买她把唐晓芙骗到小树林的事,不过当她正准备拿棍子突袭唐晓芙时,却不知道自己被谁一棍子给打晕过去,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但她怀疑肯定是唐建武兄妹把她打晕的。

    公安觉得是唐建武把她打晕的可能性比较大,之所以唐建武会打错人是因为案发处那个僻静处光线实在太暗,而受害者和唐晓芙身高身材都很像,就连发型也一样,是马尾,在黑暗里很容易弄混,又加上作案人初次作案,心中惊慌,认错了人,所以才会阴差阳错打错了人。

    公安审理到这里时,银梭和唐建武因为谁才是这起犯罪案的主谋发生了激烈的互咬。

    银梭能言善道,把责任尽量地往唐建武身上推,说是唐建武想要得到唐晓芙,请她帮忙,她这才出钱请受害者出面把唐晓芙从晚自习上骗出来。

    唐建武百口莫辩,他这人好色,不论在哪儿都爱撩女孩子,占占人家的便宜,为这事还被一个女孩子的几个哥哥打了,这事他们家以前住的那个城中村谁人不知啊!

    所以公安判定了唐建武是主谋,银梭是帮凶。

    银梭兄妹妄图暗算唐晓芙未果,被绳之以法,这些消息都在城中村里引起轩然大波,那个女邻居虽然是受害者,可也是事件的同谋,没人同情她。

    那女孩的父母得知了真相之后,在派出所里当场就扇了她好几耳光,要不是公安拦着还不知要怎样痛打她一顿,后来那个女孩被判了刑,她父母也不去探望她。

    唐晓芙一点都不觉得那个女孩可怜,俗话说得好,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以前银梭住在这个城中村时,城中村里基本就没有哪个女孩子跟银梭做朋友,可是这个女孩子就肯。

    而且银梭给十块钱叫她去做坏事,她就满口答应,为了一点小钱置她人的生死不顾,这心和银梭一样黑,活该遭此横祸!

    唐建斌得知此事之后,气得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他去了银梭关押的监狱,指着她的鼻子把她痛骂了一顿。

    有狱警在场,银梭没有还嘴,可是唐建斌离去时她盯着他背影眼里迸发的恶毒让一旁的狱警不寒而栗,这个犯人恐怕没办法改造好了……

    银梭在监狱里待了没半个月就恶心呕吐,食欲不振,一查居然是怀孕了!

    法律有规定,凡是女犯人已怀孕可以减刑,于是银梭由有期徒刑一年改判为缓刑一年。

    从监狱里走出的那一刻,银梭觉得天好蓝,空气好新鲜。

    只是她和吴彩云那次出院一样,出来后回家,却发现唐振中夫妻两个早就搬走了。

    当银梭找回家门的时候,见他们家以前租住的房屋里住着别人,于是向房东打听她父母搬到哪里去了。

    房东用看大便的眼神不耻的看着她,语气的轻蔑冰冷,让人听了只想逃:“你兄妹两个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你父母哪还有脸和我们说话,搬走的时候像夹着尾巴逃跑的狗一样,你说我哪里会知道你父母搬到哪里去了!”

    银梭脸上火辣辣的,如丧家之犬离开,去了唐振中的单位找到唐振中。

    唐振中见到她非常惊讶:“你不是坐牢去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难道她是越狱?唐振中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就凭银梭这小身板还没那个能力越狱!

    银梭看着唐振中那厌恶的表情,心里一片寒凉,她从被公安带走一直到她从监狱里出来,唐振中夫妻两个没有人去看她一眼,所以害她在狱中饱受同监狱的犯人的欺凌,那些同监狱的犯人见她的家人都抛弃她了,她们不管怎样欺凌银梭,也不会有人给她出头,所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现在她好不容易出来了,唐振中却表现的根本不想见她,恨不能让她在监狱里坐一辈子牢才好。

    可是银梭这个人善于审时度势,现在她还得依靠唐振中,自然不会跟他翻脸,装作可怜巴巴道:“我不是跟爸说了吗,这整件事本来就和我无关,是哥搞出来的,之前公安判错了,后来终于查明了真相,就把我放了。”

    “是吗?”唐振中极不信任的上下打量着她,不过还是把家里的门钥匙给了她一把,并且告诉她他们新家的地址。

    银梭拿着钥匙找到唐振中所说的地址,看着她们家新租住的那间房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们家租的房子一次不如一次,这一次搬家,租的房子就更破烂了,而且很小,只有几个平方,窗户也很小,走进屋里,大白天的光线很昏暗,连东西都看不清。

    唐振中根本就不相信银梭所说的话,这么长时间生活在一起,他也终于发现了银梭是个满嘴谎言的人,于是下了班就跑到监狱打听,才知道银梭是因为怀了孕被放了出来。

    唐振中黑着脸回到了家里。

    他现在和吴彩云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可关系已经很冷淡了,除了早饭和晚饭在一起吃,中饭都是各自解决。

    并且唐振中还和吴彩云谈好条件,她每个月必须除了交伙食费,还得给他十块钱让他用于还债。

    环卫工待遇低,吴彩云又是属于临时工,工资就更低了,一个月也就是二十五块,并且没有什么福利,交完伙食再给唐振中十块钱用于还债,她手上也就只剩下几块钱了,可儿子女儿都去坐牢了,她失去了臂膀,无法和唐振中抗衡,也只得含恨答应。

    所以吴彩云中午下班回来吃饭时,见银梭回来了,大喜过望,连忙问她怎么回来的,母女俩就像久别重逢似的兴奋的说个不停,见唐振中阴沉着脸走了进来,母女两个顿时闭紧了嘴巴,有些惶恐的看着他。

    唐振中在一张凳子上坐下,阴深深的盯着银梭:“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跟我说实话,你是怎么从监狱里出来的。”

    银梭这人又不傻,相反特别聪明,见唐振中这么问,估计他已经知道真相了,可是她绝对不会告诉唐振中,她会怀孕是因为过年七天到处卖又没有做保护措施,所以才导致怀孕的。

    她装柔弱,哭得梨花带雨:“还不是过年那天奶奶把我打出家门,我在外面流浪时惨遭流浪汉欺负了,因此怀了孕,被监狱减刑改判为缓刑放了出来,我之所以一开始不跟爸爸说实话,是我觉得这事很羞耻,所以没说。”

    唐振中两眼通红的盯着她,几次话到嘴边,让她滚出家门,省得她在家丢脸,可最终还是咽下去了。

    他年纪大了,以后也不可能和吴彩云再会有孩子,现在两个孩子一个已经坐牢了,只剩下一个银梭了,即使不好那也是自己的孩子。

    再说,银梭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现在又有了身孕,如果把她赶出家门,很可能一尸两命,这种事唐振中还做不出,于是铁青着脸离开了家门,也没管银梭午饭吃了没吃。

    银梭和吴彩云都大松了一口气,唐振中什么也没说,就表示他默许她住在这儿了。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唐晓芙家的房子还没有盖好,不过已经盖了两层楼了,唐建斌他们工地要开工了,于是唐建斌在马路上找了七八个泥瓦匠接着盖,他检查质量合格后才会给工钱。

    那几个泥瓦匠虽然都有三十多岁了,唐建斌二十岁还不到,可那些泥瓦匠都很怵他,一来因为他懂行,更主要的是这小伙子虽然年纪轻,可很有魄力,让他们不敢在他面前耍滑,因此干活干的很认真。

    唐建斌好歹读完了高中,别说在那一群认不得几个大字的民工中算是知识分子,就是在普通的年轻人中他也算得上文化人,再加上他头脑灵活,善于学习,又吃苦肯干,深得大包工头的器重,今年开工之后把他升为小包工头,每月的工钱翻了一番,有五十多块,前途也是一片光明。

    唐晓芙适时的提醒他趁着在工地干活儿的机会,把盖房子的整个流程都掌握住,因为她来自前世,有前世的优势,知道这个时候的包工头等到九十年代之后很可能摇身一变,就成为房地产的总裁。

    她前世有个亲戚还是在九零年之后才开始风风火火闯荡郑州,那时那个亲戚才十八岁,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成了大包工头,又花了五年的时间便成了小房产商,现在已经是个大房产商了,曾参与上京政府工程古建筑物修复,很牛气哄哄的一个人物了。

    她那个亲戚只有初中文化,人家都能做得这么好,唐建斌有高中文化,只会比她前世那个亲戚更出色。

    她的话唐建斌字字句句都当做金科玉律,都听进心里去。

    一个月之后,小梅和小林都来过一趟,见两个门面房还没完工很是焦急。

    唐晓芙劝她们把心放宽,要她们再等一个月,等房子竣工之后,她绝对会再请她们回来的,小梅小林这才安心地离去了。

    方文静见房子还得一个月才能竣工就想着回家去把田地种了。

    她跟唐晓芙商量,就算一个月之后两个门面开张了,也可以兼顾种田。

    每年农忙也就那两阵,春耕和秋收,除此之外只要不种菜,平时也没什么好忙的,等农闲时她再来城里帮忙。

    唐晓芙明白,方文静是舍不得把那些田地空着或者转租给别人,便答应了她,只是叮嘱她干不了的活儿请人干,千万不要累到自己。

    又过了一个月,唐晓芙的房子终于峻工了,四层的小洋房在那一溜排的矮房子里鹤立鸡群。

    因为这幢房子程都是唐建斌负责,材料是直接从他们工地拿的进价,工匠们的工钱也给的合理,所以前前后后给唐晓芙节约了五百多块钱。

    唐晓芙给唐建斌的工友每人包了一个十块的红包,给唐建斌包了一个五十块的红包。

    唐建斌只把唐晓芙给他的工友的红包带回去交给那些工友,至于给他的红包他则退给了唐晓芙,说什么也不肯要。

    唐晓芙只得作罢。

    唐俊斌又找了工地上的人给唐晓芙把房子装修了,当时装修房屋简单,通水电、安门窗、刷白就可以了,可唐晓芙想要贴瓷砖,这样店面才看上去不寒酸。

    唐建斌通过他的人脉,给她找到了贴瓷砖的师傅,按她的要求装修。

    因为唐晓芙急于开业营业,所以装修师傅先装修一楼门面。

    趁着装修这段日子,唐晓芙把两个门面的执照都办了下来,省得以后有小人以她的门面没有营业执照来暗算她,然后把开业的准备工作部做好。

    唐建斌在休息日带了工友来,在唐晓芙家里的后院盖了鸡舍和兔舍,方便唐晓芙她们养鸡和养兔,又把之前堆在后院里的那些旧砖瓦派上用场,在楼顶盖了一间杂物间和两间房间,还在楼顶的四周安装了栏杆,把楼顶剩余的部分变成一个大露台。

    唐晓芙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房子的地基打成五层楼的地基,并且把旧房子的砖瓦都留着,还真是个细心的人啊。

    剩下的旧砖瓦被邻居们都要了去。

    半个月后,一楼两个门面都装修好了,开的玻璃店门,雪白的墙壁,雪白的瓷砖,和那些没有贴瓷砖的门面比起来唐晓芙的两个门面独领风骚,看上去很有档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