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虽然周母做了一大桌好菜,可是周母和冷晨旭都各怀鬼胎,妞妞又一向挑食,虽然有周父拼命的活跃气氛,可这顿饭还是吃得非常沉闷。

    吃完饭,冷晨旭陪着周父周母说了一会儿话,就准备告辞,周母也不是太想留他,因为她急于把心里的事告诉老伴儿,让老伴儿帮她分析分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虚留了一下,就送冷晨旭叔侄两个离开。

    周母刚把大门打开,就见周芷若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周芷若看见冷晨旭和妞妞,很是高兴,难掩惊喜的叫了一声:“你们来了!幸亏我回来得早,不然就错过你们了。”

    于是宾主又往屋里走去,大家都在沙发上坐下。

    冷晨旭道:“你回来得正好,我有事要和你当着叔叔阿姨的面说清楚。”

    周芷若讶异的看着他:“什么事?”

    冷晨旭直视着她:“我和你从来就没有恋爱过,你为什么要跟阿姨说我和你是恋人关系?”

    周芷若的脸唰的一下白了,怔了好久才说道:“你为了和那个农村女孩子在一起,连这种谎话都说得出来,你良心不会痛吗!”

    冷晨旭眸光一冷:“你这么颠倒黑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真没想到你的人品这么卑劣!”说罢站了起来,没和任何人道别,抱着妞妞就离开了。

    周父周母都傻傻的呆住,半天才回过神来,周母严肃的问周芷若:“你们两个到底谁在说谎?”

    周芷若悲愤的看着周母,随即凌厉的大笑了几声:“真是太可笑了,自己的亲妈不信自己的女儿,居然信外人!”

    周母愤愤不平道:“真没想到,冷晨旭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为了抛弃你,什么谎话都敢说!”

    周父看看老板,又看看女儿,欲言又止,可见她们两个都在气头上,他又什么都不敢说了。

    周母气得一连喝了好几杯开水,把杯子往茶几上一顿,黑着脸道:“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周父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这谈恋爱也好,结婚也好,都非要双方愿意,有一方不愿意,就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阿旭已经不愿意了,你还要怎样?别闹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不然到头丢脸的是芷若。”

    周芷若手里拿着个杯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周母有些歇斯底里:“我不是非要把芷若栽给阿旭,芷若要貌有貌,要学识有学识,工作又好,又不是嫁不出去,非要嫁给阿旭!只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就算阿旭要跟我们家芷若分手,那也得好合好散,怎么能够把他和芷若的感情用一句话都抹杀呢,太过分了!我得为咱们女儿讨回这个公道,不能让芷若受委屈!”

    周父看了一眼周芷若,壮胆嗫嚅着说道:“老婆子,你……难道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阿旭说的肯定不是真话吗?”

    “爸!”周芷若抬起头来,愤恨的叫了一声周父。

    周母也火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不相信咱们女儿,哪有你这样的亲爹!”

    周父耐心地解释:“阿旭的为人我们又不是不了解,我觉得他不会说话,再说他是军人,他又怎么可能说谎!”

    周母猛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亏你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说起话来这么幼稚,你就没听说过,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以为对阿旭了解,说不定我们之前看到的是假象,现在才是阿旭的真面目!说到他是军人,军人就不撒谎了吗,军人之间就没有败类了吗!”

    周父被质问的哑口无言,干脆闭嘴。

    周母的性格雷厉风行,当即向周芷若打听了唐晓芙店面的地址,提着个包就出门了。

    周父拦了拦,没拦住,只得在后面扯着嗓子喊:“老婆子,你有话好好跟人家说,可千万别骂人,更别动手打人!”

    虽然自家老婆子还没有和人动过粗的记录,可做母亲的人,为了儿女有时候会有过激的行为,所以周父不得不提醒。

    周母都快气爆了,这个死老头子在胡说什么呢,自己在他眼中就是那么没有修养的人吗!

    周母一路怒气冲冲的来到司门口,按照周芷若所说的来到唐晓芙的店面前,见店面都拆了正在重做,很是惊讶,就问唐建斌那些个小伙子,他们拆掉的这个店面以前的主人是不是唐晓芙。

    有个工友正要作答,唐建斌见来者不善,赶紧向那个工友递了个眼色,那个工友憨厚的笑了笑:“我只管做活,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母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们这里谁是头?”

    “我是。”唐建斌应道。

    周母打量了他几眼:“那你知道这个店的店主是谁吗?”

    唐建斌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周母越发怀疑,“你连给谁干活都不知道,那你怎么拿工钱?”

    唐建斌和几个工友在给地基扎钢筋:“这个活是我师傅介绍给我的,我拿钱是在我师傅手里拿。”

    周母这才无话可说,脸上也没了质疑,在原地站着看了一会儿他们干活,只得悻悻离开。

    走没十几步路,一个包得像鸡婆的年轻女子拦住周母,用手一指唐晓芙家正在重新翻盖的门面:“这位阿姨,我知道那个店的店主是谁。”

    这还真是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周母大喜,连忙问道:“店主是谁?”

    “是唐晓芙。”

    周母心中又是一喜,连忙追问:“她店拆了,她现在住哪里?”

    那个女子往身后一指:“她现在就住在那个城中村里,你到那里一打听就能找到她。”

    周母连连向那女子致谢。

    那个女子好像特别有修养似的微笑着道:“不用谢。”然后离开。

    走到僻静无人处,才取下头上土里土气的围巾,露出一张鼻青脸肿的脸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银梭。

    她在唐晓芙那里吃了大亏,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整天都想着报复,因此像只毒蛇一样有空的时候就蛰伏在唐晓芙的店面附近,伺机想对她的房子搞破坏。

    可现在房子只是在打地基,没办法搞破坏,无意中看见前来找唐晓芙的周母,周母垮着一张脸,显然是来找唐晓芙的麻烦,银梭当然要为她指点迷津了。

    银梭靠着墙休息了一会儿,心里在想,如果不跟去看场热闹就太可惜了,于是依旧用围巾把脸包得死死的,原因有二,她不想叫别人看到她鼻青脸肿的狼狈模样,更不想有人特别是唐晓芙认出她来。

    唐晓芙正在门口择菜,就见一个穿戴得不错的中老年妇女向她走来,那个中老年妇女面相和善,可是满脸怒容。

    唐晓芙瞟了她一眼,这个面孔很生,她不认得,于是不以为意的低下头继续择菜。

    那个中老年妇女走到唐晓芙面前,一声大喝:“你是唐晓芙吗?”

    唐晓芙微微蹙了蹙眉,再抬起眼时,脸上流露出几分反感,冷冰冰的说道:“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周芷若的妈,你说我找你这只小狐狸精有什么事?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装糊涂有意思吗?”

    周母故意扯开嗓子就是想把其他租户都吸引过来。

    如她所愿,她所说的话题太劲爆了,许多租户都从自己家里走了出来,慢慢围了过来。

    自古以来国人对绯闻一向都很感兴趣。

    苏苡尘在屋里听到屋外的争吵,放下书本走了出来,气愤的对周母道:“阿姨,看你不像坏人,怎么一开口就污蔑晓芙呢!”

    周母指着唐晓芙气愤道:“你先问问她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再来质问我!”

    唐晓芙气定神闲:“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刨你家祖坟还是怎的?你说出来我们大家分享分享。”

    周母用令人发指的目光看着她:“果然狐狸精都是不要脸的,你勾引我女儿的男朋友难道这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吗?”

    “你女儿的男朋友是谁呀?”唐晓芙的语气充满了嘲讽。

    周母的脸气得发紫:“当然是阿旭咯!”

    唐晓芙冷笑:“原来是冷团长啊,不过就我这个外人看,冷团长并没有和你女儿谈恋爱,是不是冷团长太优秀你老人家产生了妄想症,一直以为冷团长在和你女儿处对象,这是病,得治,药不能停!”

    “你——”周母被活活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姑娘口才居然这么好,这么能够强词夺理。

    混迹在人群中等着看唐晓芙笑话的银梭见周母只跟唐晓芙过了几招就败下阵来,很是替她焦急,忍不住道:“现在的小三超不要脸,勾引人家的男朋友还理直气壮!”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是想要旁边的人听到谴责唐晓芙就行了,只是很可惜,她从院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唐晓芙认出来了。

    她和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那么多年,又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别说银梭把脸包得只剩下一双眼睛,哪怕她变成骨灰她都能一眼认出来,实在太——熟悉了!所以一直留意着她,看她又要使什么坏,这时听见她的说话声抬眼精准的锁定她:“银梭,你怎么混进来了?你又来偷东西吗?”

    那些租客一听到“银梭”二字条件反射,都冷峻地向银梭看去,审视着她,但因为她包着头巾,大家伙都不敢确认她就是银梭,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其中有一个女租客特别泼辣,嘴里嚷嚷着:“把她的头巾给她扒下来,看是不是银梭,如果是银梭的话,就告诉房东,把她给赶走!”

    银梭一听这话就急了,转身想跑。

    唐晓芙不阴不阳煽风点火道:“怎么刚来就急着走,是偷了东西怕被人识破了吗?”

    众人一听这话,把银梭团团围住,刚才那个泼辣的女房客一把就把银梭脸上包着的头巾给扯了下来,惊呼道:“真的是银梭!”

    唐晓芙又煽了一把火:“你鬼鬼祟祟的进来,还把脸包得这么严,生怕别人没认出你来,肯定是干了什么坏事!”

    那个时候的人们法律观念淡薄,有人就要搜银梭的身。

    唐晓芙慢悠悠道:“咱们还是报警比较好。”

    于是有两个房客控制住银梭,还有一个房客自告奋勇的去找公安。

    银梭欲哭无泪,早知道会演变成这样,说什么她都不会跟着来看热闹。

    周母见银梭居然是个有前科的小偷很是惊讶,但这不是她关注的重点。

    她气势汹汹的对唐晓芙道:“你少转移视线!我跟你说,你抢我女儿男朋友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你女儿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未来丈母娘是你?”简明和简丹从院门口走了进来,简明讥讽的对周母说道。

    周母扭头怒瞪着他:“你是谁?”

    “我还没问你是谁呢?我是晓芙的男朋友。”简明走到唐晓芙身边蹲下,嬉皮笑脸的问周母,“我和晓芙是不是很配?”

    周母气得脸都发黑了,指着唐晓芙的:“你有男朋友你还要勾三搭四,你太不要脸了!”

    简明脸色一冷,站了起来挥开周母的手:“你一把年纪了,能不能不要信口开河往我女朋友头上破污水?我女朋友什么时候勾三搭四了!

    周母质问道:“她没勾三搭四,为什么阿旭要把妞妞送到她这边来让她来照顾?”

    唐晓芙冷哼:“这就得问你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对妞妞做了什么事!别以为她做的那些没有人性的烂事没人知道!还有,你也得问问妞妞,她还愿不愿意去你们那里住!”

    周母结舌。

    唐晓芙看了一眼简明:“你不用装我男朋友帮我洗清冤屈,我没做过不怕人冤枉!”

    然后又看着周母道:“别说冷团长自始至终没有和你女儿谈恋爱,即便和你女儿谈恋爱了,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他不想和你女儿再谈下去了,要分手,就是法律也管不着,我怎么就成了第三者了?真是可笑!”

    周母没有在唐晓芙这里为自己的女儿讨到半点说法,还被唐晓芙狠狠呛了一顿,只得恨恨离去。

    唐晓芙把择好的菜往公用水龙头那里端去,简明抢着接过去:“我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