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影如鬼魅一样在街上游荡,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家里跑出的银梭。

    大年初一的晚上,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里欢度佳节,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从路两边的人家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和不时的几声鞭响。

    银梭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可怜巴巴的望着人家家里的灯光,想象着他们正在吃好吃的食物。

    从吴春燕家里跑出去后,她本来是想去找金波的,可是想到自己现在这幅尊容肯定会吓坏在温室里长大的金波的,万一人家从此嫌弃她了,以后再想利用他就难了。

    所以虽然她翻院墙进了金波的家,却只趁人不备,从厨房里偷走了金波家一只年夜饭吃剩的烧鸡就跑了,然后在赵启富废弃的祖屋里将就了一夜,初一一大早就混上了长途汽车到了武汉,找那些在城里学校认识的曾经仰慕她的男生渡过难关。

    人家一看她这副模样,并且大过年的像条觅食的野狗似的,谁肯跟她相认?避之唯恐不及,就差用喇叭喊,自己不认识她。

    银梭以为自己只要出现,再编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遇难故事,肯定会有男生怜惜她这朵娇花,对她伸出援手,没想到人家连给她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只差放狗咬人了。

    备受打击的银梭如丧家之犬在路上乱逛,一整天除了饿的受不了在人家的菜地里偷了几根胡萝卜吃了之外,颗粒未沾,现在饿得脚都拖不动了。

    得找块菜地,再偷几根胡萝卜吃,不然自己非得饿死不可。

    八十年代的武汉还是能够找到菜地的,不过要在背街处,靠近池塘和小河边找。

    银梭绕到背街处,走了很远也没有见到一小块菜地,正绝望时,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工地有几个男人进进出出,心里一动,走了过去,然后就在附近走来走去,做出种种撩人的举止。

    终于有一个民工注意到她了。

    那个民工当个稀奇事,把其他几个跟他一起在过年期间守工地的民工从屋里叫了出来,对着银梭指指点点,几个人还不时爆发出一阵放荡的笑声。

    银梭气得咬牙,笑个什么笑,直接过来问一下老娘是不是卖的不就行了。

    那个年代的人还比较保守,基本上就没什么站街女,这些来自乡下的农民工就更老实了,以为银梭不正常,哪里会想到居然有女人恬不知耻到这种地步会出来卖,因此没人明白银梭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的意图。

    银梭牙一咬,老娘豁出去了,扭着屁股走到那几个民工跟前,软语娇声道:“各位大哥,要不要快活一下,我包你满意!”说着还抛了几个媚眼。

    几个民工的谈话戛然而止,都惊讶万分的看着银梭,不仅因为她的话语,更因为她的模样,长得像个猪头一样,还说包他们满意,光看她这长相就呕吐呕吐,惊起一滩鸥鹭。

    其实银梭长得不丑,相反还有几分清秀,那张脸特别适合装小白花,只是因为被打成了猪头,在昏暗的光线下就显得她长得很丑似的。

    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农民工鄙夷的上下打量了一眼银梭大手一挥,不耐烦道:“不要,快滚!”

    银梭一下子就萎顿了,只得灰溜溜的转身离去。

    就在她饥肠辘辘,如找不到食的野狗一样在大街上晃荡时,忽然背后有人喊她:“前面那个女的停一停。”

    银梭回头,看见向她跑来的那个男人是刚才那几个民工中的一个。

    不由高兴得心怦怦一跳,终于有一条鱼上钩了!

    那个男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到了银梭跟前,眼里闪烁着饥渴的光芒,但有一些赧然,毕竟能够做到像银梭这样不要脸还是需要强大的心理支撑的。

    那个民工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问:“快活一次要多少钱?”

    说这一双猥琐的眼睛死死盯住银梭脖子以下的地方。

    银梭故意把胸脯挺了挺,打了个十的手势:“十块钱。”

    那个民工掉头就走,讥讽道:“就你这丑模样,还要十块钱!”

    银梭这才记起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只得在背后带着一丝乞求的问:“那你说要多少钱?”

    那个民工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上下的打量了银梭好几遍,不屑道:“就你这种货色,一块钱就差不多了。”

    银梭思索良久:“一块钱行是行,但你必须得给我吃顿饭,我才答应你。”

    那个民工忽然就不怀好意的笑开:“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端饭来。”

    银梭坐在路边背靠着墙等了将近一刻多钟,那个民工跑了过来,手里果然拿着一个搪瓷大碗,大碗里堆满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银梭接过那碗面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那个男人伸出咸猪手,在她敏感部位摸了好几把:“我刚才回去跟我的几个工友说了,他们也愿意快活快活,看看我多好,给你揽了多少生意,你吃完了直接跟我走。”

    银梭三下两下就把那一碗面都吃光了,猛的吃太多,她饥饿的胃都有点受不了,抽搐了一阵才好。

    银梭把碗交给那个民工,跟着他来到工地。

    一个多小时之后,她手里拿着六块钱和一摞白面饼走出了工地,在心里不屑冷哼,刚才那个叫她快滚的年纪大的农民工装什么正人君子,真正干起来,就他娘的最禽兽!

    这七天春节假期里,银梭当了流莺在各个工地徘徊,每晚都能有几块甚至十几块的收入,而且还能够混个肚子饱。

    短短七天下来银梭就靠着出卖自己一共赚了五十多块钱。

    她简直就要喜疯了,这真是一条赚钱的好财路。

    每个工地银梭只去一次,绝对不会去第二次,就是不想要人认出她来,赚钱归赚钱,但她还要在人前装小白花,所以这些烂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怎么钓凯子?

    春节七天假日里,唐晓芙和苏苡尘过的很充实,唐晓芙包揽了所有的活儿,苏苡尘只用专心看书、复习就好。

    所有的活儿里的重头戏就是做饭,早上稀饭配馒头,炒一盘腌菜,中午一荤二素,晚上也是一荤二素,比工地上的伙食要强好多倍,唐建斌的那些工友都很满意,干得自然也起劲儿,而且扎实。

    盖房子就怕工匠耍奸耍滑,万一有点质量问题,那可真是后患无穷。

    初三那天早上,吃过早饭后,唐建斌带着工友去干活儿了,唐晓芙收拾完碗筷就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

    她正坐在自家屋前择菜,就见一个长相刻薄的中年妇人走进院来,精明的眼睛扫过院里众人,最后目光落在唐晓芙身上。

    那中年妇人走到唐晓芙身边,市侩地笑着问:“小姑娘,你知道苏苡尘住哪儿吗?”

    唐晓芙打量着那个中年妇人,她认得她,这个中年妇人就是苏苡尘的那个远房婶子,名叫岳桂娥,对苏苡尘很坏的。

    唐晓芙记得前世她五岁之前,岳桂娥还隔三差五带着儿子女儿到她家闹事,说他们一家养了苏苡尘一场,苏苡尘不能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了,得报答他们。

    这一报答就没完没了,岳桂娥的儿子女儿嫁娶,苏苡尘都得掏不菲的礼钱,而且岳桂娥老两口的一切开销都归苏苡尘负担。

    如果苏苡尘不肯给,岳桂娥就有本事闹得她母女不得安宁。

    最后苏苡尘带着唐晓芙去了别的市生活了一年,再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江城。

    好在江城很大,她们换了住处,而且低调生活,不跟以前的任何熟人联系,这才摆脱了岳桂娥一家吸血鬼。

    一直到唐晓芙在服装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之后,岳桂娥才打听到她母女的消息,这才找了来,只可惜被唐晓芙骂了个狗血淋头,强势赶走,再也没敢来了。

    唐晓芙知道岳桂娥为什么选中自己打听苏苡尘的下落,因为这满院子的租户就自己年龄小,岳桂娥认为她问什么,自己肯定会老老实实答什么。

    唐晓芙停下手中的活计,一脸茫然的问:“苏苡尘是谁?”然后摇摇头,”我没听说过这个人。”

    岳桂娥愣了愣,狐疑的打量着唐晓芙:“我向人打听过,别人说苏苡尘跟着她老板一家住这儿来了,你怎么会没听说过这个人?”

    唐晓芙眼珠一转:“哦~你说的是苏姐姐吧,我们不是喊她小苏就是喊她苏姐姐,你说苏苡尘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苏姐姐之前是和我们一起住,可现在我的店拆了,一时半会儿开不了张,她就去别的地方找工作去了。”

    “你就是她的老板娘?”岳桂娥显得非常吃惊,不敢相信的盯着唐晓芙。

    “有问题吗?”唐晓芙嘴角微翘,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你是谁?为什么要打听苏姐姐?”

    “没……没问题,我是苏苡尘的婶子。”

    “哦。”唐晓芙神情淡淡的,并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的热情。

    岳桂娥心中有些不得劲,好歹自己是长辈,这个死丫头居然是这种冷冰冰的态度,她耐着性子问:“我问你,咱们家尘尘在你这里工作一段时间赚了多少钱?”岳桂娥打听道。

    唐晓芙笑容扩大,露出一口小白牙:“苏姐姐能赚不少呢。”

    “真的吗!”岳桂娥的眼睛马上亮了,紧着追问道:“不少是多少?”

    唐晓芙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我记得好像是一个月二十五块钱,可是苏姐姐在我们家住,要交住宿费和伙食费共十五块,实际到她手上的只有十块钱。”

    笑容顿时在岳桂娥脸上凝滞,瞪时厉起眼睛,近乎咆哮道:“看你年纪不大,心怎么这么黑咧,你是老板,你是剥削阶级,咱家尘尘不知给你赚了多少钱,你还好意思收房费和伙食费!”

    唐晓芙把削土豆的菜刀在旁边的砧板上一砍,也厉起了眼睛:“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怎么剥削她了?我没给她发工资呀!我跟你说,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不会让你走!”

    岳桂娥看着那把明晃晃的菜刀,气势顿时弱了下去,她没想到这样一个白白净净、长相漂亮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凶!

    岳桂娥讪讪地笑了笑:“我家尘尘也吃不了多少,而且每天在店里干活,也就回家睡个觉,又不占地方,你就不能大方一点,把这住宿费和伙食费完可以给她免了吗。”

    唐晓芙慢条斯理地削着土豆:“苏姐姐那么大个人了,吃的再少一个月二十五斤米总要吧,一斤油总要吧,油盐酱醋和青菜我就不算钱了,你大方,以后苏姐姐回到我这里,你每个月背二十五斤米,提一斤油来做苏姐姐的伙食,行不?”

    她知道岳桂娥不是一般的小气,要她拿一点东西出来就跟要了她的命似的,何况二十五斤大米,一斤油!

    果然,岳桂娥马上转移了话题:“我家尘尘去哪里了?”

    唐晓芙翻了个白眼,爱理不理的:“你是她婶子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

    岳桂娥见打听不到什么,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苏苡尘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屋里走了出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哎哟,差点把我吓死了,幸亏你把她打发走了,我在屋里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唐晓芙把手里刚削好的一个土豆放进盆里:“也只是暂时把你婶子打发走了,她迟早还是要找过来的。”

    苏苡尘就有些慌张:“那她再找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埋,当然是赶走喽,难道还把她当客人留下来?”唐晓芙见苏苡尘两眼直直的,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说:“苏姐姐,你别担心,凡事有我。”

    苏苡尘不自在的笑了笑:“我在这里是不是给你们太添麻烦了?”

    唐晓芙也笑了笑:“反正我就是个招黑体质,天天麻烦不断,不在乎你这点麻烦。”

    她见苏苡尘还站着不动,就道:“你赶紧进去看书吧,再过几天我就要模拟考考你了。”

    苏苡尘这才进了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