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丁家丽阴阳怪气地说:“妈就别装可怜了,你不是还有一笔钱在银梭那里吗,妈要回来不就能买好吃的了吗?就像振兴说的,妈偏心,向着大房一家,银梭都回来半天了,妈为银梭偷钱这事问过她一句吗?”

    吴春燕这才记起这事,她被唐振中一家落魄归来气得头发晕,一时没想到。

    她拿了根木棍,气冲冲地进了房,照着银梭劈头盖脸地抽下去:“你这黑心烂肝的,还敢挑着我去你三叔那儿吃年饭哪!你趁早把偷我的钱还给我,不然老娘打死你!”

    银梭冷不防被打得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满地乱滚,争辩道:“奶奶,我没偷过你的钱,你打死我也没用!”

    “到现在你还敢不承认!你没偷我的钱,那你哪来的钱给建斌?”吴春燕下手越发狠了。

    “我真没有!奶奶别听建斌乱咬人!我没给钱建斌,肯定是他偷了奶奶的钱不好过明路,所以才嫁祸给我,这样才好光明正大的把钱拿出来用!”银梭申辩道,然后向唐振中、吴彩云求救,“爸、妈,你们帮我劝劝奶奶,让奶奶住手,不然我会被奶奶打死的!”

    唐振中夫妻无动于衷,现在他们烦都要烦死她了,今天早上要不是她扒在唐晓芙租处一副想偷东西的鬼鬼祟祟的模样,被唐晓芙抓个正着,房东又怎么会大年三十把他一家赶出来,他们又怎么会走投无路回乡下呢!

    打死更好!以前怎么就没看出她是个祸害精!吴彩云心里想着,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从银梭身上掉出来的那九十多块钱,她对银梭就百般猜疑和气氛。

    银梭身上明明有那么多钱,那次把她从派出所里保出来时却一个劲的叫穷,她哪来的那么多的钱?该不是借着替她交罚款,诈骗的自己的钱吧~

    “你还敢花言巧语骗老娘!老娘不打你个半死你当老娘好糊弄!”吴春燕下死手打。

    吴彩云冷眼旁观。

    唐振中见银梭被打得很惨,想拦一拦,被吴彩云暗暗制止了。

    银梭心想,再打下去只怕真的要被打死,拼命从地上爬起来,夺路而逃。

    吴春燕年迈,追到院门外时银梭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吴春燕站在院门口破口大骂,惊动了左邻右舍。

    有人走出院子,八卦的问吴春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吴春燕就把银梭偷了她的钱的事给抖了出来,丝毫就不顾及家丑不可外扬,她只要他自己解气就行,其余的一律不管。

    邻居们听完了,摇摇头,往自个院里走去,没有人再理会吴春燕了。

    他们唐家的丑事一桩接一桩,村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个大年三十,吴春燕和唐振中、吴彩云,唐建武饿了整整一晚上的肚子,到第二天唐振兴才提了五斤油,一小袋大米扔给吴春燕,吴春燕和唐振中等人才吃上饭。

    初一一大早,唐建斌就来了,给方文静拜年,顺便带他的工友们回城里去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准备开工。

    方文静想塞他一个压岁红包,他不要。

    方文静和唐晓芙烙了不少葱油饼,又把昨天晚上特意煨的今天早上吃的萝卜腊排骨汤给那群小伙子每个人干干的盛了一碗,给唐建斌也盛了一碗。

    唐建斌想要推辞,方文静硬要他吃,说他如果不吃的话,她就会生气,唐建斌这才接过来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唐建斌就带着他的工友们挑着担子先去城里,让唐晓芙在家待一天再来。

    方文静装了十斤瓜子和三十斤花生让唐建斌带去他们吃。

    唐建斌和那些小伙子都挺懂事,不肯带方文静给他们的瓜子和花生,说他们男孩子谁吃零食。

    方文静就告诉他们,这些瓜子和花生都是她种的,花生除了打花生油,其余的都没卖,家里有很多,瓜子也收了三十多斤,她母女三个根本就吃不完,唐建斌和那些小伙子这才肯收下。

    唐建斌一行人走了之后,唐晓芙和苏苡尘赶紧洗了个澡,昨天家里有那么多小伙子,她和苏苡尘不方便洗澡,只洗了个头。

    洗过澡,母女几个和苏苡尘都上床睡觉了,昨天晚上靠打扑克牌和闲聊硬熬了一夜,现在一沾枕头一个比一个睡得沉,一觉香甜,一直睡到下午四点钟才醒。

    方文静就跟唐晓芙商量,明天干脆她带着晓兰去城里照料做房子,唐晓芙要高考了,让她这几天抓紧时间好好看看书。

    那些简单的知识有什么好复习的,唐晓芙就道:“我连书都没带回来,怎么复习?再说了,盖房子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妈根本就处理不了,还是我去,妈妈和妹妹留在乡下,好好过个年,走走亲戚。”

    方文静想想也是,就没有再坚持了,晚上大家包了一顿饺子吃了。

    第二天早上,方文静让唐晓芙和苏苡尘把家里的腊肉、腊鱼、油豆腐泡、肉圆子、藕夹带上。

    这些腊鱼腊肉是唐晓芙的两个舅舅送给他们家的,每家鱼和肉一样送了十斤,油豆腐泡、肉圆子和藕夹是方文静自家炸的。

    还有两只剥了皮的兔子几只杀好了处理干净的小公鸡,方文静要唐晓芙也一并带走。

    这些兔子是唐晓芙母女给方守诚老两口的。

    方守成老两口养了几个月那几对兔子生了不少小兔子,所以就杀了两只公兔子送来了。

    那几只小公鸡也是唐晓芙家送给方守成养的那些鸡里的小公鸡。

    唐晓芙道:“有着几十斤腊鱼腊肉和那些肉圆子藕夹油豆腐泡就够了,这兔子和鸡留给妈和妹妹在家里吃吧。”

    方文静还是要她带一只兔子和两只鸡过去:“我和你妹妹在家里哪里吃得了这么多?这只兔子和这两只鸡你们就做给自己吃。”

    唐晓芙就收下了,方文静又交给她一篮子鸡蛋和一大蛇皮袋子的糍粑,叫她带到省城去给左邻右舍的邻居们。

    大过年的,她们家做房子肯定会对左邻右舍有影响,给点礼物人家,人家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唐晓芙和苏苡尘乘坐最早班的车回了省城。

    刚走到租处,小黄在院子里听到唐晓芙和苏苡尘的脚步声,立刻从院子里冲了出来,高兴的围着她们转圈、摇尾巴、蹦跳,叫唤,一天没有见到自己的主人,它可想她们了。

    唐晓芙打开门,见缝纫机、锁边机、柜子等东西已被唐建斌他们都拖了回来。

    两人把东西放下,唐晓芙就和苏苡尘把那一篮子鸡蛋分了六份,每份三十个,又把那一蛇皮袋糍粑分了分,每份十斤,也是六份,又给了十斤糍粑房东大叔,感谢他帮忙照料小黄,这才和苏苡尘拿着分好的鸡蛋和糍粑去了司门口民主路。

    唐建斌已经带着了十几个小伙子在拆旧房子。

    唐晓芙就问唐建斌有没有邻居抱怨,其实武汉人这一点还好,只要是邻居,而且关系处的还不错,一般就是有些影响,他们也会容忍的。

    果然,唐建斌告诉她,没有人说什么,不过他们也挺自觉,把声音降低到最低,而且灰尘也尽量的降低,拆出来的砖瓦都堆放在院子后面,不影响前面行人走路。

    唐晓芙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如果左邻右舍不高兴,出面阻拦,她们家就很难把房子盖下去。

    她把糍粑和鸡蛋给最邻近的左邻右舍共六户人家一家一份鸡蛋一份糍粑,她们家盖房子,对这六户人家影响最大。

    唐晓芙笑着向那几户近邻表示歉意,自家盖房子影响到他们了,请他们多多包涵,并说明之所以要赶在过年期间盖房,是想趁着过年期间不做生意,尽快把房子盖好,尽快恢复做生意。

    那几户邻居都表示理解,就是和唐晓芙家左右隔壁的两户邻居听唐晓芙说她家要盖四层楼表示担忧。

    他们家和唐晓芙家共的那面老墙肯定是不能拆的,但是如果不拆的话,那面老墙是承受不了四层楼房的压力的。

    唐晓芙还没考虑到这一点,听到他们这么说,当即就表态,老墙不动,他们家重新贴着老墙起一面墙,这样就对两家没有影响了。

    那两户邻居才放下心来,都豁达道:“你尽管盖房子吧,我们没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叫一声就行。”

    “好。”唐晓芙答道,觉得自己的邻居可真不错,如果遇上恶邻,百般叼难,那才有得她受的。

    中午唐晓芙和苏苡尘一起做了一顿午饭,菜薹炒腊肉,粉丝鸡蛋菠菜汤,还有清炒大白菜,每盆菜都是用盆装。

    唐晓芙和苏苡尘只吃清炒大白菜,那些荤菜都留给唐建斌和他的工友们吃。

    腊肉肥多瘦少,一咬满口油,唐建斌和他的工友们都吃得非常香甜。

    唐建斌见唐晓芙两个女孩子只吃素菜,自己也不吃腊肉了。

    唐晓芙就问他为什么不吃,是味道不好?

    唐建斌摇摇头:“我看你们两个舍不得吃,所以我也不吃了。”

    唐晓芙笑着说:“我和苏姐姐两个是女孩子,腊肉对我们来说太油腻了,所以才不吃的,你尽管吃吧。”说着还亲自给唐建斌夹了两块油汪汪的腊肉放在他碗里。

    一眼看见小黄正眼巴巴的盯着她的筷子,于是也给它夹了一小块最肥的腊肉,又在大黄的饭碗里盛了满满一碗饭,倒了些腊肉里的汤水搅了搅给它吃,虽然它只是一只畜生,可唐晓芙母女几个早把它当成自家的一员。

    小黄高兴的呜咽了两声,低头吃起自己的午饭来。

    唐建斌笑了笑,埋头吃起唐晓芙夹给他的腊肉来。

    吃饱喝足,唐建斌和他的工友们只休息了半个小时不到就又去拆房子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苏苡尘悄悄的问唐晓芙:“晓芙,那只兔子和那两只鸡我们什么时候弄了吃?已经杀都杀好了,我怕放太久会坏掉的。”

    武汉冬天最低温度也就零度,那时候又没有冰箱,无法保鲜,这兔子和鸡都已经杀了有一两天了,如果再不弄了吃真的会放坏。

    ……可是背着那些小伙子吃独食似乎不好,人家那么尽心的给自家盖房子,干脆做了大家一起吃好了。

    唐晓芙于是说道:“我晚上用土豆烧兔子肉,用萝卜煨鸡汤,大家一块儿吃。”

    人多力量大,只一天工夫,两套旧房子就部拆完了,拆下的砖瓦木料整整齐齐的码在后院后面。

    晚上唐晓芙做了一大盆土豆烧兔子肉,和一大吊子鸡汤。

    因为人实在太多,显得肉很少,但是土豆和萝卜煮进兔肉和鸡肉的鲜美,吃起来很香,再加上鸡汤泡饭也很不错,众人都吃得很满意。

    那群小伙子虽然大多是文盲,没读什么书,可都蛮有风度的,特意把鸡腿留给唐晓芙和苏苡尘两个女孩子吃。

    小黄高兴的在地上啃着众人吃剩的肉骨头,发出满足的呜咽声。

    吃完晚饭,唐建斌就和他的那群工友回他们的工地睡觉去了。

    唐晓芙和苏苡尘两个在灯下嗑瓜子、吃花生看书打发时间,到了九点就洗了睡。

    可一时半会睡不着,唐晓芙就和苏苡尘聊天,聊着聊着,聊到苏苡尘读书时的趣事上来。

    唐晓芙忽然道:“苏姐姐,你读书时成绩这么好,不读书怪可惜的,我觉得你还是继续读书吧,说不定能考上大学,开启一个新的人生呢。”

    黑暗中,苏苡尘沉默了好久才苦笑了两声:“现在我能找到一份工作,有饭吃,能独立养活自己就不错了,其他的我不敢想。”

    “这有什么不敢想的!”唐晓芙激动地说,“你可以边在我店里边工作边上学,等开年了就是服装的淡季,你每天回来裁剪十件衣服就行了,一件衣服我算你两毛钱,十件就是两块,一个月下来也有六十块钱,够你各项花销的了,而且十件衣服对你而言裁剪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不会太影响学习的。”

    苏苡尘有些心动了,可是仍然显得犹豫不决:“我都毕业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我就没摸过书本,我怕我忘光了,跟不上了。”

    “先别早早的打退堂鼓,我们先试试看,你这几天什么都不干,就把我高三的书拿来复习复习,等复习的差不多了,我给你一张卷子模拟考一下,如果还可以,我们就进学校继续读下去,考大学,好不好?”唐晓芙鼓励道,她想给她前世的母亲一个美好的人生。

    “好。”苏苡尘应了一声。

    两个女孩子继续聊了聊,夜渐渐的深了,唐晓芙和苏苡尘都睡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