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唐晓芙一家人才吃上晚饭,不过晚饭很丰盛,有莲藕排骨汤,炸肉圆子,麻婆豆腐,红烧素鸡,酸辣豆芽菜,竹笋炒肉丝,酸菜糍粑鱼,清炒菠菜,清炒海带丝。

    都这个点的,唐晓芙四个人个个肚子早都饿扁了,因此这餐饭吃得格外香甜,大家边吃边聊,欢声笑语不断传出窗外。

    唐振中家里却像死了人一样,个个蔫儿头耷脑坐在椅子上或者床上,听着从唐晓芙家里传出的笑语声,觉得格外刺耳。

    银梭暗自咬了咬唇。

    唐晓芙四个边说话边吃,居然把所有的菜都吃光了,收拾过碗筷之后,烧了水,大家轮流洗了个澡,就都睡了。

    这一觉睡下去,个个都睡得像死猪一样沉,因为这段日子实在是太辛苦了!

    第二天八点,唐晓芙一家人才起床,吃过早饭,方文静和唐晓兰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回五福镇取了。

    唐晓芙就和苏苡尘去了店里,当然,她把家里的所有的钱还有存折都贴身放着,院子里住着贼,她可不安心。

    走出没多远,唐晓芙不放心,总觉得昨晚自己那样修理了银梭,她肯定会要报复回来。

    现在她们家没人,指不定这条母疯狗趁着她们家没人的时候会干些什么歹毒的事,于是又跑回去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就见银梭站在她家窗户外往里鬼鬼祟祟的偷看。

    唐晓芙一声断喝:“你又想偷什么?”

    唐晓芙的嗓门并不大,可这一嗓子她用了身的力气喊得中气十足,非常响亮,把其他租户和房东大叔都惊动了,部从屋里走了出来。

    现在这个院子里的人只要一听到“偷”字,个个都杯弓蛇影。

    银梭想溜已经来不及了,被一个租户拦住。

    马上有租户问唐晓芙:“你不见了什么?”

    唐晓芙摇摇头:“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见了,我因为东西落家里了,所以回来拿东西,就看见银梭偷偷摸摸的趴在我家的窗户上往里看,估计是想确认家里有没有人,然后再顺手偷点什么吧。”

    那些租户都炸锅了,纷纷闹着让房东立刻把银梭一家人赶走。

    “你说你让我们和小偷住在一起这叫人怎么住得踏实!”

    “昨天才偷过东西,今天又想打主意,我们呀,一天也别干别的事了,就呆在家里防小偷好了。”

    “如果房东您不把小偷一家给赶出去,等过完年我就退房子,搬到别的地方去住!”

    房东大叔一听急了,这些都是住熟了的房客,已经知道秉性和底细,如果他们搬走了,再来一批新房客,谁知道是些什么人?因此是不愿这些房客搬走的,于是连忙说道:“你们都别激动,我这就赶他们走。”

    房东大叔大步流星的走到唐振中家门口,门是虚掩的。

    房东大叔很有气势的一把推开门,冷着脸对里面说道:“昨天看你一家可怜,所以才允许你们住到过年之后再走,谁知道今天早上你家的姑娘贼眉鼠眼的又想偷东西,算了,我不敢留你们了,你们快滚!快滚!”

    等他一气说完了,才发现屋里只有吴彩云和唐建武。

    一问才知道,唐振中出门去上厕所了,还没回来,像这种城中村屋内是没有厕所的,上厕所必须得到公共厕所去。

    于是房东等唐振中上完厕所回来把那刚才番话又对他说了。

    唐振中的脸顿时黑了,冲到银梭跟前对着她就是两耳光,嘴里还大骂:“我叫你这个死贱人爪子痒,一天到晚想偷东西,我不打死你!”

    银梭昨天就被王大妈和唐建武分别痛扇了一顿耳光,脸早就高高的肿起,用手轻轻一碰就会很痛,现在唐振忠这重重的两耳光无异于火上浇油,痛的银梭如杀猪一般惨嚎。

    惹得房东更是不快:“你要教训你女儿,等你们滚出去后,你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别在我这里教训你女儿,搞得你女儿像被谁捅了几刀似的,叫得这么惨!”

    唐振中这才讪讪的住手,又去哀求房东:“你就行行好,让我们住到过年再走吧。”

    房东很是不耐烦,把眼一瞪:“快滚,快滚!别哆嗦了!你们再住下去,我这些房客就该都跑光了。”

    唐振中故意出题刁难:“你实在要赶我们走,我们也不好意思再留下去了,可问题是我们家的东西怎么办?衣服什么的我们可以拿走,可是家具呢?”

    房东鄙夷道:“就你家那几件破家具,别说放我家里我给你保管,就是扔大街上都没人要,你放心好了,你家具可以放在这里几天,等过完年你再拖走,但你们人得先滚!不过我丑话也先说在前头,如果到了过年你还不来拖家具走,这些家具我都劈了当柴烧!”

    唐振中知道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恨恨的瞪了一眼银梭,要不是这个小贱人他们家也不会在大年三十被房东赶出去!

    一家大小收拾了行李,扛的扛背的背,像逃难的难民一样灰溜溜的在众房客的盯梢下走出了房东的院子。

    唐晓芙这才转身,又向店子走去。

    今天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忙着准备年夜饭,没有人再来定做衣服,唐晓芙就拿了几块料子出来,这几块料子是她特意留下来给苏苡尘做衣服。

    她把那几块料子放在苏苡尘的跟前,对她说道:“苏姐姐,你把这几块料子给自己做两身衣服吧。”

    苏苡尘连忙红着脸推辞:“不用了,不用了,我有衣裳穿。”

    唐晓芙在她身边坐下:“这不是有没有衣服穿的问题,谁没衣服穿!只是大过年的,不管谁都得做两身新衣裳,你也得给自己做两身新衣裳呀。”

    苏苡晨就道:“你们母女几个还不是没有做新衣裳。”

    唐晓芙笑着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做?之前生意不忙的时候,我们早就给自己做了新衣裳,那时你没来,所以你不知道,不信今天晚上我就把我的新衣服穿给你看!”

    苏苡晨摸了摸那几块面料,不是呢子面料就是毛纺面料,都是好面料,而且颜色也好:“那这样吧,这几块面料从我的工资里扣钱。”

    唐晓芙笑了起来:“这又不是什么正规的好面料,都是那些零头布,能要几个钱?你别跟我客气了,趁着今天有空,你就快做吧。”

    苏苡尘这才动手给自己做起衣服来。

    唐晓芙拿了一本《大众电影》看起来。

    这个年代也就是《大众电影》这种杂志最好看了,唐晓芙前世虽然不是一个追星族,但是对八卦娱乐之类的新闻还是挺感兴趣的。

    一本大众电影还没看完,唐建斌就来了,和她商量起盖房子的事。

    说是他工地上有十几个四川籍的民工过年不回家,过年工地上放半个月的假,过了元宵才开工。

    所以他想利用这半个月请那些四川籍的工友给唐晓芙家盖房子,这些工友都是专业盖房子的,比外面的泥瓦匠手艺更好,而且工钱也低。

    唐晓芙沉吟着问:“大过年的,我上哪里去买盖房子的材料?”

    唐建斌道:“这事你不用担心,自从你和我说了你家要盖房子,我就找了我们工头,材料就从我们工地里买,价格又低质量又好。”

    唐晓芙点头答应:“那好,我家盖房子的事就交给你。”

    唐建斌呵呵笑了两声,说:“好。但是你得管我们一日三餐的饭,现在是放假期,我们工地里没人做饭。”

    苏苡尘在旁边听到了就说:“我反正过年没事,我可以和晓芙一起做饭。”

    唐晓芙还是有些犯难:“这么多人要吃,可这大过年的,到哪里去买米面油?就算有卖的,我们没有票,也买不成,这还得回乡下去买。”

    唐建斌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今天下午和你一起回去,就把那些工友都带上,让他们一人挑一担粮食过来,这就不解决了吃饭问题?”

    唐晓芙点头:“不光带些米面油,还要带一些蔬菜过来。”

    这时有顾客进来取自己的衣服,唐晓芙就去招呼顾客了,唐建斌也回去喊工友去了。

    快到中午那些没来取的衣服都被顾客陆陆续续的取光了,于是唐晓芙把店门锁了,叫苏苡尘穿上一套才做好的新衣裳,带着苏苡尘和唐建斌以及他的工友一起浩浩荡荡地乘长途汽车回乡下去了。

    下午两点多唐晓芙一票人终于到家了。

    方文静和唐晓芙在家里正热火朝天地准备年夜饭,忽然见唐晓芙带回这么大一票人吃了一惊,问明情况之后,方文静和唐晓兰热情地请那一群民工进屋。

    唐建斌对唐晓芙道:“那我回去了。”

    又跟方文静打招呼:“大妈,我走了。”

    唐建斌帮过她母女不少,再加上后来来往的也比较频繁了,所以方文静从最开始的虽然对他心存感激,但敬而远之,到现在慢慢能像对待简明一样对他了。

    “建斌,就在我家吃午饭吧,这个点你们家恐怕已经吃过了午饭。”方文静道。

    唐建斌笑了笑:“不用了,如果我家人已经吃过了,我随便做点什么吃就是。”

    “你这是何苦呢?一个人的饭不好做,就在我这里将就吃一顿。”方文静极力挽留。

    “真不用了。“唐建斌边说边往院外走去。

    方文静母女几个只得作罢,回屋去招待唐建斌的工友。

    客厅沙发不够坐,唐小兰把饭桌的椅子都搬了过来,又把每间房里的椅子也搬出来,才勉强都坐下。

    那十几个小伙子都惊讶艳羡地打量着唐晓芙家的客厅、饭厅还有摆没,真正不错,这样的房子别说在乡下看不到,就是城里那得多大的官儿才够资格住。

    方文静端了一大盘花生和一大盘瓜子出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吃花生、瓜子,那些小伙子们都笑着道:“阿姨,我们自己来,你别忙乎了。”

    方文静给他们每人泡了杯热茶,笑着道:“那我去准备午饭去了,你们自己吃,别客气啊。”

    小伙子们都笑着答:“好”,又对方文静说:“阿姨,随便做点什么吃就行了。”

    方文静笑呵呵道:“好!好!”带着唐晓芙、苏苡尘和唐晓兰进了厨房。

    方文静问唐晓芙午饭做什么好。

    唐晓芙见方文静和唐晓兰在家里炸了一大盆圆子,就道:“就下面,每碗面里放几个圆子。”

    方文静道:“你以为他们是我们呢,吃一碗面就饱了?人家天天出体力,饭量大着呢。”

    “那就再做些葱油饼吧,什么快我们就做什么,都快三点了,估计那群大哥都饿坏了。”唐晓芙道。

    “好。”方文静答应一声,表示同意。

    母女三个在厨房里忙活了半个小时,午饭就做好了,满满一笸箩的葱油饼,一人一大海碗的肉圆子小葱面。

    那群小伙子一人一大碗面吃得不亦乐,方文静把装着葱油饼的笸箩端起来,一人手里塞了一大张饼:“在阿姨家不许客气!”

    轮到苏苡尘,她摇了摇头,表示一碗面就够了。

    一大锅面,一大笸箩葱油饼吃的精光光。

    吃完午饭,那群小伙子就要抢着收拾碗筷,被唐晓芙母女三个硬拦下来:“你们来我们家就是客人,怎么能够叫客人洗碗呢?”

    洗过碗筷之后,开始准备年夜饭,那些小伙子们都抢着帮忙,生炉子的生炉子,剁羊肉的剁羊肉,唐晓芙家不知多热闹。

    人多力量大,很快就部都准备好了,离做年夜饭还有个把小时,方文静就带着几个小伙子跟着她去收购些米面油蛋。

    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多余的口粮,每家买个百八十斤还是买的到的。

    方文静的价给的公道,再加上这村里不少人得过她家的恩惠,她想买米面油人家都乐意卖给她,只是鸡蛋各家各户都是留着过年的,只能匀十个八个卖她,好在这村子大,一家几个,二三十户人家也有几百个。

    村里人都好奇,大过年的方文静收购米面油干嘛,于是好奇的打听。

    方文静也不瞒他们,说是城里的房子太破烂了,快不能住人了,得翻修,请了不少工匠,得包工匠的一日三餐,这就需要不少的米面油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