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清洗着菠菜,幽幽道:“钱要是真的花了,刚才怎么可能躲在屋里不出来?”

    王大妈如醍醐灌顶:“对呀,你身上没钱你会怕我搜!”说着就搜银梭的身。

    银梭当然拼命阻拦,两人拉扯中,只听叭的一声有东西从银梭身上掉下来。

    “钱!”虽然院子里唯一一盏路灯光线昏暗,可是只要是个正常人对钱就会很敏感,所以围观众人都一眼认出来银梭掉在地上的那是一沓钱。

    银梭正要去捡,那钱就在唐晓芙脚边,她一脚踩在那沓钱上,让银梭捡不成。

    “滚开!”王大妈一把把银梭推开,去捡钱。

    唐晓芙若无其事地拿开脚,继续洗菜。

    王大妈捡起那沓钱,数了数,有九十三块,虽然和她被偷的钱还相差几十块,但能追回这么多已是意外之喜,所以骂骂咧咧地打算收手,往自个儿租的屋子走去。

    唐晓芙把洗净的菜往盆里放,眼睛并没看着王大妈,说:“王大妈,你这就算了?”

    王大妈停住脚,愣了愣,随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不这么算了又能怎样?他们没钱了。”

    唐晓芙低头洗着菜,顺便指点迷冿:“银梭有很多八成新的衣服可以抵债的~”

    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八成新的旧衣服还是很值钱的,哪像唐晓芙前世,衣服穿一水就身价缩水,网上买的便宜货不满意直接扔掉。

    银梭拳头握得紧紧的,愤怒地盯着唐晓芙,刚才要不是她那一脚,那些钱就不会被王大妈捡走,她现在居然还唆使王大妈打她衣服的主意!

    她就那几件能见人的好衣服,被要走了,她以后怎么包装自己、怎么吊凯子!

    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对王大妈道:“我只分到一半赃款,你现在从我身上抢去的不止一半赃款,这事到此为止,你要是敢进屋抢我的衣裳,我就报警,说你非法入侵我家抢东西!”

    银梭冷笑几声:“你刚才诬陷了唐晓芙,你觉得她会真心实意的帮你吗?她只是把你当枪使,对付我而已!”

    王大妈一听此言,显得犹豫不决。

    菜已经洗好了,方文静一手提着篮子一手端着盆往屋里走,并没有管唐晓芙教训银梭,银梭这个歹毒的小贱人就该往死里整!

    唐晓芙甩了甩手上的水,慢条斯理地对王大妈道:“王大妈,你之所以会错怪我们,还不是受了她的挑唆!她不该就这件事给你补偿吗?

    至于上她家去抢旧衣服这种违法的事我不会要你做,你只对唐建武说,如果他今天不能拿出钱或者物来填补你的损失,你就把他告到派出所去!

    这样自然有人会替你把银梭的好衣服送到你手上,银梭要告也告不到你头上去,有人要为了几件旧衣服兄妹残杀,那就让他们兄妹残杀好了,跟你无关。”

    银梭的脸顿时白了,眼里喷火般死盯着唐晓芙,恨恨道:“你好毒!”

    唐晓芙不以为意的冷笑:“过奖过奖,跟你这种蛇蝎贱人比起来小巫见大巫!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不唆使王大妈搞事,我会对付你吗?别每天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也不照镜子看看你那副嘴脸有多么恶心!”

    王大妈大喜,马上转头盯着唐建武,凶狠道:“剩下的钱你必须赔给我,拿东西抵偿也可以,不然我立刻去派出所告你!”

    唐建武一直就站在一边,刚才唐晓芙的话他也都一字不落的听到耳朵里,这时对王大妈信誓旦旦的保证:“我马上拿东西补偿你!”说着转身往屋里走去。

    银梭不甘的在他背后声嘶力竭的扯着喉咙大叫了一声:“哥——”赶紧跟了进去,企图阻止唐建武。

    可是唐俊武孔武有力,一甩胳膊就把她给甩到地上了,她哪里阻止得了?

    银梭急了,对着闷头抽烟的唐振中和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吴彩云求救:“爸,妈,你们管管哥哥,不能让他把我仅有的那几件好衣服抢走!”

    唐振中虽然对银梭比对唐建武要疼爱些,可此时门外议论他们家的话实在难听,他只想赶紧息事宁人,解决这件事,哪里会阻止唐建武抢了她的衣服去陪给王大妈!

    于是心力憔悴的说道:“你就让你哥把你的衣服拿去赔给王大妈,打发了她了事,不然这闹起来没完没了的,咱们家还怎样在这个院子里住下去?”

    银梭面如死灰的盯着唐振中看了看,确定他不会帮自己,于是又转头去求吴彩云。

    吴彩云云比唐建中所说的话还要令她心里寒凉一片,如坠冰窟:“你兄妹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不管。”

    银梭见没人帮自己,只得再次去阻拦唐建武。

    唐建武正在翻她的衣柜,把凡是好一点的衣服都抱在手里,见银梭来抢,很不耐烦的扇了她两巴掌,又踢了她一脚,嘴里骂着:“贱人,给老子滚一边去!”

    然后抱着她的衣服走出了房间,把那些衣服都交给了王大妈,嘴里还陪着小心:“王大妈,你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王大妈高傲的冷哼了一声,抱着那些衣服往自个儿租的房间走去,边走边翻看那些衣服,还不错,有七八件八成新的,还有十几件五六成新的,比她的孩子们穿的那些打补丁的衣服要强得多,这些衣服带回家去,孩子们也是会很高兴的。

    银梭挨了打,衣服还被抢去,在家里哭得惊天动地,好像死了爹妈似的。

    那些看戏的租客见无戏可看,就都慢慢往自己家离走去。

    唐晓芙一家人也开始准备晚饭了。

    这些天来,为了节约时间,饭菜怎么做省事就怎么做,一直吃的很简单,今天准备大吃一顿好的。

    排骨汤早就在一个炉子上煨了起来,肉香四溢,谁闻了都会忍不住咽口水。

    肉馅剁好之后,唐晓芙亲自调好肉馅,就在另一个炉子上炸起肉圆子来,肉圆子的香气更是令人馋涎欲滴。

    唐建武坐在自己家里,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咽了咽口水。

    大年二十九,他们家的晚饭只有米饭和煮烂白菜叶,虽然晚饭是六点钟才吃过的,而且他一口气吃了三大碗,但现在一闻到肉圆子的香味就觉得饥肠辘辘,真想吃几个肉圆子解解馋,可唐晓芙家的肉圆子他怎么可能吃得到!因此心中烦闷。

    偏偏银梭还不知好歹的边哭边指责大骂唐建武,唐建武把心中的不快发泄到她身上,抓住她的头发就是一顿猛抽:“老子叫你骂,老子不打死你!”

    银梭又被挨了一顿痛扁,哭得更加厉害了,简直地动山摇。

    身上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哭的这么夸张,是想引起唐振中和吴彩云的不安,为她出头教训唐建武。

    心机婊就是心机婊,连哭都带着极强的目的。

    唐振中和吴彩云没有被银梭的哭声打动,房东大叔隔壁左右的邻居却被银梭的哭声扰得心烦,就跑来找房东大叔:“你们家这是什么房客呀,大过年的哭嚎,多晦气呀。”

    房东大叔陪着笑脸道:“我这就把这一家人赶走,省的在这里哭得大家心里都觉得不吉利。”

    那几个邻居听房东大叔这么说,这才都散去了。

    房东大叔黑着脸怒气冲冲的走到银梭家门前,伸手重重地敲了敲门。

    没有人来开门,只有唐振中在屋里紧张的问道:“谁呀?”

    “是我,房东!”房东大叔没好气的回答,唐振忠和吴彩云对视了一眼,这才站起身来忐忑不安的去开门。

    唐振忠陪着笑小心的问道:“这么晚了,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房东大叔寒着脸道:“也没别的事,就是叫你们现在就走!”

    满屋子的人顿时傻眼了,就连银梭也止住了哭声。。

    吴彩云不能再在椅子上坐下去发呆了,急忙走到门前,厚着脸皮问道:“孩子他叔,咱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赶咱们走。”

    “住得好好的?”房东大叔轻蔑的斜睨着吴彩云,“你家孩子的手都伸到别的租客的房子里偷东西了,这叫住得好好的?”

    唐振中夫妻两个哑然。

    房东不耐烦的催促道:“都别发呆了,赶紧清了东西,滚!”

    唐振忠脸涨得通红,他这人最要面子了,被人这样赶出门,他只觉得像被当众打了无数个耳光似的脸上挂不住,因此满腔愤怒道:“不是你想要我们走我们就得走!我们租你的房子可是有书面协议的,你不能中途毁约。”

    房东大叔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见多识广,哪里会被唐振中这几句话就给镇住了,他凶神恶煞般的盯着唐振中:“我和你有书面协议是不错,可问题是你家现在出了贼,这书面协议还能有效吗!不然咱们闹到居委会去让居委会调解调解,看居委会会不会同意我让你们一家滚!”

    唐晓芙在家里听到他二人的对话,走出屋来,朗声叫了起来:“大家伙儿都出来呀,别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你们要是还想在这里住下去,就得和房东大叔一起把小偷赶出去,不然今天是王大妈被偷了,明天恐怕就是李大妈,张大妈被偷了,咱们这里可就永无宁日了。

    要是小偷还把爪子伸向左邻右舍,左邻右舍肯定会找房东大叔的麻烦,小偷偷了钱就用了,就算公安把他抓去坐牢,可是这些损失却该房东大叔承担,房东大叔也会很惨的,看在房东大叔对我们这么好的份上,我们也得帮房东大叔把小偷一家赶走!”

    她这振臂一呼,所有租客都响应,谁愿意跟个小偷住在一起!太没安感了!

    房东大叔听了唐晓芙的活,更加坚定了赶走唐振中一家人的打算,现在银梭只是哭闹,就引得邻居因为不满找上门来,如果唐建武真的偷了左邻右舍的东西,只怕邻居要和他红脸,因此气势汹汹的要唐振中一家马上滚。

    大过年的,又是晚上,就算唐振中一家想滚也没有地方可滚,所以不断的说:“我们是有协议的,我们就不搬走!”

    房东也来了火:“你们不主动搬是不是?那我就亲自动手,把你们东西扔出院子外!你们想上哪儿告我就上哪儿告我去,你们看我怕不怕!”

    唐振中哪敢真的去告他?

    打官司?八十年代的法律还不健,这种小事根本就够不上打官司的档次,只能接受公安或着居委会街道办的调解。

    他家出了贼,偷了这里租户的钱这是事实,如果让公安或居委会前来调解的话,会让他家这件丑事传得人尽皆知,这对爱面子的唐振中来说万万不能接受,所以尽管有书面协议,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和血吞。

    再说,就算房东不赶他们走,经唐晓芙那么一嗓子煽风点火,这里的租户肯定会不待见他们一家,以后他们一家就算厚着脸皮在这里住下也是如过街老鼠。

    要是这里的租户在唐晓芙的暗地里煽动下齐心协力对他家下绊子,他们也是呆不下去的,最后还是得灰溜溜的离开,可那时就是他们毁约了,还得赔房东毁约费,就更不划算了。

    可问题是,明天就是大年三十,现在又很晚了,他们能搬到哪里去!

    唐振中不得不软下来求房东让他们住过过年再去找房子搬出去。

    房东见他没再闹腾,态度也好了一些:“我本来是想着等过完年再赶你一家人走,可谁叫你们家闺女哭的叫人讨厌,左邻右舍已经来找过我了,我当然得赶紧赶你们走。”

    吴彩云这时也陪着小心道:“我能向你保证,不会让银梭再哭了,如果她再哭,我们就把她给赶出去,绝对不会再打扰到任何人了。”

    大过年的又是晚上,真的把唐振中一家人撵出去,他们也没地方可住,房东大叔想了又想,严肃的对唐振中道:“说好了的,年一过完你们就得搬走!”

    众人也都渐渐散去。

    唐晓芙扭身回了自己家里,心想,这个房东大叔还是太心地善良了,居然让唐振中一家在这里住完过年再搬走,如果换了是唐振中要赶房东大叔一家走,绝对不会留半点情面义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