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唐振中也没脸面对唐振华,而吴彩云和银梭在临走时还算计了唐振华一把,她们也不敢和唐振华碰面,怕大过年的唐振华把她们两个胖揍一顿,所以他们一家四口只能留在这个简陋拥挤的出租屋过年,现在都天黑了,他们也只能待在家里。

    唐振中和唐建武有可能不会出来凑热闹,可是银梭和吴彩云不会不抓住这么好的机会煽风点火,这不符合她们的疯狗个性!

    唐晓芙面无表情的说道:“大叔,这院子里有人钱不见了,你就得报警,跟我们说又没用,我们又不能帮你抓小偷。”

    围观的人群里,一个靠给工地民工做饭的大妈一直紧紧的盯着唐晓芙母女三个,听到唐晓芙这么说,顿时如发怒的母牛,冲着她们冲了过来:“你们太无耻了!偷了我的钱还敢说风凉话!”

    房东大叔也不顾男女有别,拦腰抱住那个大妈。

    那个大妈长得膀大腰圆,如果真要打唐晓芙母女几个,恐怕唐晓芙母女几个招架不住。

    “王嫂子,你别冲动,事情还没搞个水落石出,你不能一口咬定你的钱就是她们偷的!”房东大叔劝道。

    方文静母女几个是他亲戚介绍过来的,他肯定是相信她们的人品的,在关键时候当然会站在她们这边。

    “不是她们还有谁?她们没搬来时,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人不见过东西,可她们来了我就不见了钱!”那个被称为王嫂子的大妈拼命挣扎,想冲过去厮打方文静母女几个。

    唐晓芙冷冷地看着王大妈:“我去报警!”

    “你不许走!谁知道你会不会和公安串通!”王大妈瞪着眼珠子叫道。

    “那我们一起去!”

    王大妈显得踌躇起来,那个时候的农村人特别怕公检法机关,农村妇女就更怕了,哪怕去公安机关报案都觉得会惹上一身麻烦。

    “我不去!”王大妈也不扑腾了,怒气冲冲的挤出三个字。

    唐晓芙挑眉看着她:“这就奇了怪了,我这个被你一口咬定是小偷的人都没有惊慌,怎么你这么心虚?难不成你是受谁指使故意诬陷我的?你实说吧,你收了别人多少好处,这么冤枉我!”

    “我没怀疑钱是你偷的,我怀疑是她偷的!”王大妈用手一指苏苡尘。

    苏苡尘哪里经过这种场面,当时就要急哭了:“不是我!我没有偷钱!”

    唐晓芙对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转头对王大妈说:“苏姐姐来我店里这短短半个多月就赚了一百多块钱,她有必要偷你的钱吗?”

    王大妈嘟囔道:“她那么穷,就算手里有一百多块钱还是会偷啊,因为穷怕了,想要有更多钱才安心。”

    苏苡尘只有两套换洗衣服,而且都打着补丁,并且洗得连原来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确实看起来挺寒酸。

    唐晓芙不是没有想过让她用店里的布料做两件衣裳穿,可店里的活儿太重了,抽不出时间来,所以就一直没有做,没想到这居然成了别人冤枉她的原因。

    唐晓芙冷冷道:“你也很穷。”接着用手指了指几个围观的租客,“他,她,还有他看上去也很穷。”

    最后把手指指向了唐振中的家门,“特别是他家最穷,照你的逻辑,他家最有可能偷你的钱,你怎么不找他们问问?”

    唐晓芙话音刚落,唐建武就咣当一声打开他家的门,气势汹汹地冲唐晓芙吼道:“你他妈的少牵扯上老子一家人,你再敢胡说我揍你!”

    唐晓芙见唐建武沉不住气跳了出来,心中更有把握了,冷笑起来:“我只是按照这位大妈的逻辑分析而已,你激动个什么?难不成你心中有鬼?那钱真的是你偷的!”

    众人都看向唐建武。

    唐建武恼羞成怒:“看来老子不打你一顿,你不会老实的!”

    “你敢!”房东大叔怒目圆睁的喝道。

    “哥,你回来!跟这种人有什么好吵的!”银梭在屋里叫道。

    唐晓芙用手指着唐建武:“你要是清清白白的你就别进屋,和我一起去派出所!”

    银梭见唐建武怂了,从屋里走了出来,摆出一副高傲的模样看着唐晓芙:“你说让我哥去派出所我哥就跟你去呀,说得你面子天大似的!我哥是清白的,没必要去派出所证明!”

    “明明心虚就别装了!不然你们兄妹怎么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看热闹,非要躲在家里偷听?一听到扯到自己身上,就慌得跳出来了,这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唐晓芙针锋对麦芒,“你哥不愿意去也没关系,我去报警,把公安叫来,让公安来调查,要是被公安查出是谁偷的钱,恐怕还得坐牢,可现在自己承认的话,把钱赔给王大妈也就了事了。”

    银梭见唐建武吓得脸色都变了,暗骂,没出息的东西,冲着唐晓芙吼道:“你吓唬谁?你尽管去叫公安,正好能证明你乱咬我哥!看你到时怎么收场!”

    “好!我这就去叫!公安最厉害了,连你们家诈骗冷首长这么天衣无缝的事人家只几天时间就查出来了,何况小小的偷窃案!”

    众人听了唐晓芙的话,都哗然,再看向银梭兄妹的目光就意味深长,特别是王大妈,紧绷着脸,疑神疑鬼凌厉的盯着她兄妹两个。

    银梭心一沉,紧抿着唇不说话,心里在痛骂唐晓芙,又把她家的丑事揭露得人人皆知!

    众人见她这样,那就是默认了唐晓芙所说的话了,她们一家真的犯过诈骗罪。

    “哥,大过年的,咱们别跟着这个疯子置气,回家去。”银梭把唐建武往家推。

    唐建武却没有动。

    唐晓芙转身向院外走去:“我这就去报警,让公安来调查。”

    “别!别!”唐建武慌乱的拦住她,心虚的看了一眼王大妈:“钱……钱是我偷的。”

    众人又是哗然。

    房东大叔指责王大妈:“我就跟你说了,事情没搞清楚你别急着冤枉人,你不听,现在可好了,冤枉错了人,我看你怎么收场!”

    武汉人讲“味口”,唐晓芙是他亲戚介绍来的,他怎么也要维护一下她母女,不然在亲戚面前不好交待。

    王大妈理亏,气势自然弱了下去,再被房东大叔这么一吼,乱了方寸,忽然就向银梭扑去,扯住她的头发猛扇她耳光:“要不是你这个婊砸一直说她们没来,咱们这里也没发生过偷窃的事,她们一来我的钱不见了,怂恿着我去找她们算帐,我会错怪了人吗!”

    银梭和她对打:“我说的是事实,也只是分析她们嫌疑最大,可并没有一口断定她们就是小偷!明明是你自己一心想找回自己的钱,才一口咬定她们不放的,现在咬出事了,你就想把责任推给我,没门儿!”

    但王大妈四十几岁的女人,浑身都是力气,银梭一个基本上没做过农活儿的小姑娘哪是她的对手,虽然拼命反击,可还是被打得哭爹喊娘。

    唐晓芙一行四个看笑话的看着银梭被人痛殴,一直到旁边的人还有房东大叔见银梭都打得嘴角流血了,这才把王大妈和她扯开。

    令众人感到奇怪的是银梭被人打成这样,她的父母自始至终躲在屋里没露面。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子不教父之过,两个孩子一个偷窃,一个像个长舌妇一样,到处挑是非,做父母的也不出来教训两声。

    还有的说,只怕父母觉得丢脸,所以没露面。

    马上就有人说,再丢脸也是自己的孩子,也得教育,哪有当缩头乌龟的。

    王大妈只关心自己的钱追不追得回,她喘了口气,随即就扑向在一旁显得不知所措的唐建武,大声嘶吼:“把偷我的钱还给我!”

    唐建武嗫嚅着道:“钱……我和我妹分了,我的那一部分我部花光了,至于我妹的那一部分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王大妈急了,那一百多块钱是她半年的工钱,直到今天工头才一次性发了下来,她拿了钱正准备明天回去好过年,却不料被唐建武偷了,而且还花了!

    “我不管,你必须得还我的钱,不然我就把你告公安!”王大妈疯了一样撕扯着唐建武。

    “王大妈,你别急,让我来问问他。”唐晓芙把王大妈扯到一边,问唐建武:“你为什么要把偷的钱分一半给银梭,难道是银梭指使你去偷钱的?”

    唐建武摇头:“她没有指使我偷钱,但她看见我偷钱了,还说会帮我掩护嫁祸给你们。”

    唐晓芙得到答案之后,对王大妈说了句:“请继续。”就和方文静等人回到自己屋里。

    屋外,王大妈又扑到唐建武身上要他赔钱,并且扬言,如果他不赔钱,就把他告到派出所去。

    唐建武被逼不过,只得进了屋,瓮声瓮气的向唐振中和吴彩云要钱。

    唐振中气都快被他气死了,偷钱这么丢人现眼的都敢做!就算他有钱,也不会给他拿去赔给王大妈,何况他身上只有十几块钱,就更不可能给唐建武了。

    大过年的,就算那那几家租户再怎么生活拮据,都买了几斤肉腌成腊肉,买两条鱼腌了腊鱼,而且还多多少少买了点糖果花生还有些菜应节,哪像他们家什么都没有,他这里正心烦意乱,唐建武还给他添乱,额上青筋直暴的低吼道:“没有!滚!自己惹下的事自己解决!”

    吴彩云也忍不住数落他:“你怎么发展到偷钱的地步!要是被公安逮到,可真的有可能会坐牢!”

    “我偷钱,这能怪我吗!”唐建武咆哮,他在外面还有些怕人,可是在家里是老鼠扛枪窝里横,不知比谁都狠,“我没工作,赚不到钱,你们又都不给我一分钱,你们叫我怎么办!”

    唐建武的声音很大,唐晓芙一行人在家里都听到了。

    唐晓芙冷笑道:“这都什么人呀,做错了事还有理了!”

    方文静把早上就买好的菜用篮子提着,又拿了个盆去院子里的公用水笼头洗:“管他家的烂事!”

    唐晓芙跟着出去,帮忙洗菜,菜很多,有藕、有菠菜、小白菜、豆腐、鱼、肉、排骨、猪肝……方文静一个人洗太费时间。

    苏苡尘和唐晓兰生炉子。

    唐建武没能要到钱,垂头丧气地从屋里出来,对王大妈说:“我真弄不到钱。”

    刚才他父子争吵王大妈等人在外面听的一清二楚,现在见自己的血汗钱要不回来了,情绪失控,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嚎:“我的钱哪!没了!我不想活了!”

    唐晓芙提醒:“你被偷的钱银梭不是分了一半钱走了吗,你向她把那一半钱要回来,好歹还能挽回一点损失。”

    王大妈经她一提醒,马上记了起来,心想,自己真是被气糊涂了,居然忘了银梭那里还有一半钱,她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银梭家里冲,银梭在屋里听到唐晓芙的话,早就把门关得严严的。

    王大妈拍了半天门见拍不开,又有些不知所措。

    有几家租户在一旁出谋划策:“王嫂子,去叫公安来,让公安把银梭家的门叫开,这还真是反了天,偷了人家的钱敢不开门!”

    屋里,唐振中有些恼怒地瞪了银梭一眼,以为她是自己的小棉袄,没想到也是个不省事的,但他还做不出把银梭往外推的事。

    外面,唐建武慌了,他怕把公安招来把他给陷进去了,于是对王大妈等人道道:“别……你们千万别去找公安,我去把银梭拉出来!”

    说罢,用力踢了几脚门,恶狠狠道:“开门!”

    屋里没人开门。

    唐建武咆哮起来:“你们再不开门,别怪我把门撞开!”

    房东大叔站在自家门口怒吼:“屋里的人都死绝了?没死就开门呀,我跟你们说,这门要是被损坏了,你们得赔!”

    一听到要赔,屋里的人终于扛不住了,吴彩云把门打开了。

    门才打开一条缝,唐建武立刻挤了进去,把银梭给生拖硬拽了出来,推到王大妈的面前,表功似地说:“王大妈,人我给你抓来了。”

    王大妈拉扯着银梭要她把那一半钱给她。

    银梭拼命挣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那一半钱我也花光了!”

    王大妈又急又痛,顿时傻了。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