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门面宽四米,两个就是八米,连后面的小院子深有十八米,一层楼的面积就有一百四十四平米,三层楼共有四三十二平米。

    唐晓兰一边吃饭,一边伸着脖子看唐晓芙画图,思索着说道:“姐姐把院子都做成房子,房子太深,会不会中间那段光线不好。”

    方文静也不想把院子盖成房子,她还打算等明年生意不这么忙了,在院子里喂几只鸡,几只鸭,几只兔,并且还想在院子后面的那条小河畔上开垦一块菜地出来种菜,她看见有人在小河边种菜。

    “那就不占用院子,干脆盖四层楼。”唐晓芙道。

    “那得用多少钱呀!”方文静惊得差点跳起。

    晓兰在一边计算道:“一层楼宽八米,深十三米,四层楼总面积是四百一十六,比占用院子座三层楼还要少几十个平方。”

    “哦。”方文静松了一口气,“这大约多少钱呢?”

    唐晓芙道:“城里的工钱材料肯定比乡下贵,我们在乡下盖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用了六百块钱左右,那盖栋四层楼怎么也得四千块左右吧。”

    “咱们家现在所有的积蓄有多少?”方文静问唐晓芙,家里的钱都是唐晓芙在管。

    “光银行里就存了五千,我手上还有这些日子赚的钱,也快两千了。”

    “可是盖完房子还得安门窗,还得走水电,乱七八糟,估计得用五六千吧,那咱们家的积蓄不是都投进这幢房子里了?万一有个急事要用钱,那怎么办?”方文静毕竟年龄在那里,不可能像唐晓芙那样无所顾忌的花钱。

    唐晓芙想了想:“这样,我无论如何留两千块钱出来以备不时之需,妈,你看这样可以吗?”

    方文静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要是不盖房子的话,她们就得租房子住,每天进进出出要和唐振中一家遇到,真是和苍蝇一样讨厌。

    可盖房子的话,这费用可真是不菲,只是两个女儿都想盖,那就盖吧。

    唐晓芙很快就画出了草图,一楼两个宽四米长十米的店堂,裁缝店这边的店堂后面是一个卫生间和一个楼梯,小吃店店堂后面是一个十二平米的大厨房,厨房开一个门通向后院。

    二楼的结构跟一楼一样,只是把店堂做工作间和仓库。

    三楼和四楼的结构一样,是三室一厅的结构,前面两间大房,中间四十平米做个饭厅和客厅相通的大客厅,因为一二三楼都有厨房,四楼的厨房就做卧房,房顶做个大阳台,晾衣服。

    唐晓兰和方文静都说她设计的好。

    唐晓芙见苏苡尘一直不开口,就问她对她设计的方案满意吗?

    苏苡尘害羞地笑了笑:“你怎么问我?”说着就红了脸,低下头去,神情有些没落,她觉得她是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唐晓芙家的家事。

    唐晓芙搂住她的肩:“以后你可是和我们住在一起,你也是这家里的一份子,你当然得发表意见咯。”

    苏苡尘抬起头来,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真的吗?我真的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吗?”

    唐晓芙笑着用力的点了点头。

    苏苡尘是她前世的妈妈,所以她了解她的家庭情况。

    苏苡尘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份子,都死于那场狂热的运动里,因为苏苡尘的父亲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母亲那边的亲戚有许多也死于那场运动中,没死的自身难保,顾不上她,无依无靠的她被一个远房叔叔收留了。

    那个远房叔叔并不是纯粹的学习**做好事,而是贪她父母留给她的那点家产——一套面积很大的房产。

    那个远房叔叔和苏苡尘母亲那边还健在的几个亲戚达成协议,他抚养并供苏苡尘读书,直到苏苡尘十八岁,那个房产就是他的了。

    那是那几个自身难保的亲戚能为苏苡尘争取到的最大权益。

    那个动荡的年代,看起来以房产交换,让苏苡尘有饭吃、有书读好像很亏,其实一点都不亏。

    苏苡尘一个小孤女,她那点家产有多少远亲虎视眈眈地盯着,如果不和那个远房叔叔达成协议,那栋房产迟早被人瓜分,而苏苡尘别说有饭吃、有书读,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号。

    可是和那个远房叔叔达成协议,那些没捞到好处的远亲肯定会紧盯着那个远房叔叔,看他有没有按协议去做,如果没有,苏苡尘的房产他是得不到的,所以那个远房叔叔不得不履行协议。

    这就是利益牵制。

    苏苡尘母亲那边的几个亲戚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远房叔叔纯粹是奔着苏苡尘的房产去的,对她没感情,饭让她吃饱,书也让她读,其他一律不管,所以尽管她成绩很好,可是读完高中就没有再读书了。

    那时工作不好找,苏苡尘在家待业,吃闲饭,远房叔叔夫妻两个指桑骂槐,再加上过完年苏苡尘就要到十八岁了,马上就要从远房叔叔家滚出来了,所以苏苡尘才出来找工作,碰巧看到了唐晓芙撕漏了的那张招工启示,于是就找了来。

    苏苡尘没有家,唐晓芙想给她一个家。

    苏苡尘看向唐晓兰和方文静,她们也都和善的微笑着对她点点头。

    “那我……我觉得这房子设计的很好。”她喜悦的小声的说道。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唐晓芙收起图纸。

    方文静看了看五屉柜上的小闹钟,惊呼起来:“哎呀,都七点了,我们还没有换小梅小林下班!”

    “我们这就去店里换小梅小林。”唐晓芙三个女孩子放下碗筷就往外冲。

    到了店里,唐晓芙歉意的对小梅和小林说:“今天家里有点事耽搁了,你们明天提前一个半小时回家。”

    小梅和小林都说没关系,工作难找,她们很珍惜这份工作,不在乎多干一个半小时的活儿。

    第二天,方文静就回了邻居的话,她们家愿意买下他家的房子,邻居很是高兴。

    因为方文静家的大事都是唐晓芙在办理,所以房屋过户手续一直等到三天后唐晓芙放了假一大早去办的。

    因为都是熟人,细节又都是事先都谈好了的,所以去了房管所,一手交钱一手办证,一个小时就过户完毕,当天中午邻居就很自觉的把房子腾空,而且打扫干净,将钥匙交给唐晓芙。

    从前两天,唐晓芙裁缝店的生意就开始出现井喷的情况,每天来店里订做或者买成品衣服的顾客比平常翻了好几倍,所以唐晓芙没时间去找泥瓦匠,想着等唐建斌来她家时,叫唐建斌给她找些泥瓦匠。

    唐建斌在工地上当民工,认得的泥瓦匠肯定多,而且他懂行,帮她谈起工钱来肯定不会让她吃亏。

    小年二十四那一天,唐晓芙把小梅、小林的工资提前发了。

    虽然就算她们做到大年三十也没满一个月,可是唐晓芙还是按一个月的工资发的,每人二十五块钱,外加二十块钱的奖金。

    小梅和小林都高兴坏了。

    其实她们在这儿干活是有些提心吊胆的,这份工作是她们自个找的,并不是熟人介绍的。

    如果是熟人介绍的,她们不怕对方拖欠她们的工资,因为可以找熟人去要。

    可唐晓芙和她们没有任何交情,要是唐晓芙不给她们工钱,她们可就白干了。

    可没想到这个小老板娘不仅提前发了工钱,而且还给了她们这么丰厚的奖金,怎不令她们欣喜若狂!

    唐晓芙之所以在小年这一天提前发工资和奖金,是想着小梅和小林都是有家的人,早点把工资发给她们,她们就有钱打年货了。

    当然,苏苡尘的工资和奖金唐晓芙也提前发了,只是背着小梅和小林发的。

    苏苡尘算得上是技术员,她的工资和奖金肯定要比小梅和小林多,如果当着小梅和小林的面发,小梅和小林不会理解,反而还会和她心生嫌隙,所以唐晓芙才背着她俩发苏苡尘的工资和奖金。

    当苏苡尘从唐晓芙手里接过那五十块钱的工资和三十块钱的奖金时,愣了愣,非要退给唐晓芙三十五块钱,说事先去说好了的她的待遇是和小梅小林一样的,她不能多拿。

    唐晓芙做她的思想工作:“当初我本来只是想找个缝纫工,所以才说你的待遇和小梅小林一样,可问题是你在我店里做的是裁剪师傅的活儿,工资和奖金肯定不能一样。”

    苏苡尘还是不收:“我吃住都在你家里,这三十五块钱就当我的住宿费和生活费。”

    唐晓芙佯装生气:“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我是和你一见如故,把你当朋友看,所以才把你留在我们家住,我又不是缺那三十五块钱要赚你的住宿费和伙食费,你快点把钱收了吧,不然我们就没办法再做朋友了。”

    苏苡尘这才把钱收了,但要交给唐晓芙五十块钱,让她帮她存起来并且保管。

    唐晓芙明白,她是担心她手里这些钱会被她远房叔叔和堂弟堂妹都抢走,所以才藏一部分在她手上,于是欣然答应了。

    幸亏及时招了人手,不然面对这么强的消费力光靠唐晓芙母女三个根本招架不住。

    有唐晓芙和苏苡尘日以继夜争分夺秒的裁剪,小梅、小林和方文静,三个不停的缝制,唐晓兰打下手,所有人挣了命似的加班加点的工作,好歹应付得住局面,短短六天,净赚了两千多,利润大多来自那些零头布做成的成衣,中间冷晨旭还用吉普车帮唐晓芙拉了次零头布回来,这么多零头布做成成品卖了,利润大的惊人,赚的当然也多。

    大年二十九,店里的所有成品部都销售一空,就连进的那些正品布料也卖的差不多了。

    大年三十开始放假。

    这六天店里的所有人都加班加点,都辛苦了,唐晓芙就给小梅和小林一人发了十五块钱加班费,十块钱奖金。

    两人高兴得合不拢嘴,问唐晓芙过年后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在“红樱桃”上班福利好,老板娘好,她们都希望长期干下去哩!

    唐晓芙就告诉她们,过年后她要把房子翻新重做,她也说不准什么时候重新开业,让她们一个月后有空来瞅瞅,那时她再通知她们确切的上班时间。

    小梅和小林提前给她母女三个拜了年就走了。

    唐晓芙给苏苡尘的加班费和奖金当然是小梅和小林的翻倍,苏苡尘仍旧要唐晓芙帮她保管。

    店里还有些订做的衣服顾客还没有取走,并且前两天唐建斌来过一次,见店里生意实在太忙,于是和唐晓芙约定大年三十见面细谈盖房子的事,所以明天一大早方文静带着唐晓兰回家过年,唐晓芙留下来处理事情。

    苏苡尘因为不想住在她远房叔叔家,所以过年不回去,仍然住在唐晓芙租住的家里。

    晚上七点,唐晓芙一行四人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家走,可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开心,特别是方文静。

    这短短的一个礼拜就净赚了两千多,不仅盖房子的钱够了,还能留两千应急,她心里就踏实了。

    一行四人刚走进她们租住的院子,就觉得气氛很不对劲,凡是看到她们的那些租户一边和方文静打着招呼,一边耐人寻味的探究的打量着她们一行四人,那目光让人很不舒服。

    方文静笑着敷衍,走到自家门前刚要开门,房东大叔把她们叫住:“小方啊,我们这院子里有人不见了钱。”

    方文静和唐晓兰、苏苡尘都有点慌。

    显然,房东大叔不是无缘无故跟她们说这些话,而是怀疑她们。

    她们也并不是做贼心虚,她们之所以会慌乱,是怕百口莫辩,被冤屈了。

    唐晓芙扫了一眼站在几步之外围观的众房客,房东大叔在院子里挂了一盏路灯,那些房客都专注地紧盯着唐晓芙母女几个,不放过她们一丝一毫的面部表情。

    唐晓芙见这些等着看笑话的房客里面居然没有银梭一家人的身影,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虽然现在工厂都已经放假了,但是唐振中一家不可能回乡下过年。

    先不谈他们唐家现在房子不够住,就算房子够住,她们也不敢回去,自从唐振中和吴彩云结婚之后就没有再给吴春燕一分钱了,就算他们回去,也会被吴春燕用扫帚给打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