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苡尘飞快的扫了一眼饭桌,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红着脸客气地说:“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

    她话音刚落,肚子就响起一串鸣叫声,不由得更加不好意思了,低下了头来,有些局促不安。

    坐在饭桌边的妞妞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似的,兴奋的甩着两条小短腿,嚷嚷道:“这个阿姨说谎不是好孩子,要罚站!”

    唐晓芙强行把苏苡尘拉到饭桌前坐下:“到我这里还跟我客气什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另一个家了。”

    说着,把一碗滚烫的豆腐脑放在了她跟前,又往她手里塞了一张武大郎烧饼。

    苏苡尘的眼圈马上就红了,又怕被人看到,因此把头低得低低的,硬把眼泪逼了回去。

    妞妞大口大口的咬着手里的武大郎烧饼,对苏苡尘道:“晓芙阿姨家的武大郎烧饼可好吃了,你要是不吃就上当了。”

    苏苡尘这才低着头吃起早点来。

    她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今天早上颗粒未沾,肚子早就饿扁了,可在别人家吃早点总不能狼吞虎咽吧,因此尽量克制着慢慢吃,一直到吃下大半个武大郎烧饼,胃里有一点东西了,她这才真正吃的从容了。

    苏苡尘刚把手中的武大郎烧饼和面前的豆腐脑吃光喝光,唐晓芙一声不吭的往她手里又塞了一个武大郎烧饼。

    “我已经吃饱了,我真的吃不下去了!”苏苡尘看着自己手里多出的那个武大郎烧饼,怔了怔,反应过来,慌乱的推辞,一个女孩子家在别人家吃得太多会不像话的!

    唐晓芙也拿了一个武大郎烧饼吃起来:“你的饭量怎么这么小啊?我每天早上都是吃两个武大郎烧饼,喝两碗豆腐脑才会饱!你别跟我假客气哦,我吃得了你就吃得了!”

    唐晓兰机灵,又善解人意,见状也拿了一个武大郎烧饼,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每天早上也是吃两个烧饼!”

    苏苡尘见状,这才自在了些,吃起手里的武大郎烧饼来。

    “晓芙,我把床板拖出来了,你出来看看行不行。”房东大叔在门外喊。

    唐晓芙放下手里的武大郎烧饼,走出屋细细的看了看,那副床板虽然有些脏,可是木料还是好的,于是答应买下来。

    房东大叔趁机又向她推销了一对长条凳:“这两条长条凳是架这张单人床板用的,你干脆一起买去。”

    唐晓芙也把那两条凳子看了看,没有腐烂的痕迹,很结实,于是道:“这一共要多少钱?”

    “你看,咱们也算得上是熟人,我肯定不会要你高价,你给五块钱得了。”房东大叔冲着唐晓芙笑了笑。

    这样一套单人床板最多四块钱都了不得了,这个房东大叔要五块钱,还说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唐晓芙在心里嗤了一声,这就是武汉人的狡猾之处,特别会说话。

    不过话说既然租他家的房子,肯定不能和他闹翻,五块就五块吧。

    唐晓芙很爽快的付了钱:“大叔,你就个手帮我把这两条板凳和床板洗干净吧,我们现在没空,马上要裁剪衣裳了。”

    想多赚我的一块钱,至少得付出点劳动哦。

    房东大叔拿到五块钱,心情很好,一口答应:“好!我这就帮你们洗得干干净净的!”

    唐晓芙回屋裁剪了几件衣服,看看小闹钟就已经指向了七点半,于是收拾了书包走出了房间。

    这次期末考试简明的分数主要是英语拖了后腿,如果他想要再提高总分的话,必须在英语上下苦功,所以唐晓芙决定每天早上上学去早一点,帮简明补习英语。

    她才走出屋子,房东大叔就叫住她,指着靠在墙上的床板和那两条凳子大大咧咧的笑着问:“丫头,你看我洗得干净不?如果嫌洗得不干净,我再洗!”

    说实话,这个大叔虽然有些武汉人的小狡猾,可也有些武汉人的忠厚,答应办的事绝对办的漂漂亮亮的。

    那一副床板和那两条凳子洗得非常干净。

    “谢谢大叔,这样就很好了。”

    房东大叔笑得更开心了:“我把这床板靠在这里,待会儿太阳就会晒过来,这床板和这两条凳子应该到中午的时候就能够晒干,你们就能用了。”

    唐晓芙又说了一声谢谢,这才和房东大叔说再见上学去了。

    卧房里架了两张床,就已经很满了,于是中午回来,唐晓芙就把那张单人床架到了堂屋里。

    堂屋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套饭桌椅,外加一个柜子,什么都没有,轻而易举就能放下一张床。

    中午吃过饭后,方文静背着苏苡尘偷偷和唐晓芙商量,是不是要给苏苡尘买一套铺盖,她那套又破又旧又烂的铺盖就是扔在大街上恐怕连乞丐都不会捡。

    唐晓芙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来给方文静:“我也正想和妈妈说这件事,妈妈就和我想到一块儿了,妈妈拿这五十块钱给尘姐姐买一套铺盖回来。”

    方文静拿了那五十块钱马上去商场买了棉絮垫絮,是买的那种最厚的八斤一床的新棉絮和垫絮,然后又买了女孩子喜欢的花床单和被套回来,铺在苏苡尘的那张单人床上。

    傍晚苏苁尘回来吃晚饭,看见自己单人床上的那一整套新铺盖,连声对唐晓芙母女几个说着谢谢,背转身来,感动的泪水扑簌扑簌流个不停。

    苏苡尘就这样在唐晓芙家里住了下来。

    因为吃住都是唐晓芙家包了,而工钱仍然和小梅小林她们是一样的,苏苡尘知恩图报,在唐晓芙的店里干活格外卖力,回到家里如果正巧碰上什么家务事,她总是抢着干。

    因为有苏苡尘的加入,再加上唐晓芙每天晚饭后帮着裁剪,就再也没落下活计了,家里进的那些零头布料像退潮的海水一样迅速的变少。

    唐晓芙估计在年前这些零头布应该都能够做成成品衣服卖掉,这些零头布的成本很低,光这一块至少能够赚个一两千吧。

    为了能够快点把这些用零头布做成的衣服卖掉,唐晓芙特意把成品衣服的价格定的比在店里用好布料定做的衣服的价格要低那么一块钱,所以成品衣服销售的很好。

    还有那些用更小的零头布裁剪拼凑出来的女童装因为物美价廉,也销售得不错,说是物美价廉,但是对唐晓芙来说,这些女童装的成本低得不能再低了,其实利润还是很高的。

    转眼就又过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唐晓芙还能时不时抽出时间来教妞妞用零碎的布给她的洋娃娃做衣服。

    女孩子都爱玩洋娃娃,更喜欢给洋娃娃做衣服打扮洋娃娃,妞妞也不例外,自从跟着唐晓芙学做小衣服之后,她就天天拿根针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给她的洋娃娃做衣服,从最开始的什么都不会,现在可以给洋娃娃做小披肩小筒裙了,很大的进步哦。

    妞妞有事可干,就不会那么黏着大人了,不论是唐晓芙还是方文静都省心了许多,可以安心的干自己的事了。

    不然妞妞像小黄一样天天在腿边转来转去也是很叫人头疼的。

    小黄好歹还能把它赶到一边去玩,妞妞性格比较娇气,如果赶她,她肯定要哇哇大哭大闹,更怕是要费力气去哄她了。

    星期天一大早冷晨旭就开车来接妞妞,去乡下看太爷爷。

    只要星期天休息,冷晨旭一般都会隔一个星期带妞妞去乡下看看老爷子。

    晨曦也跟着来了,她本来是准备来吃点烧烤的,结果发现唐晓芙的小吃店改成了裁缝店,失望之余,但很快又变得欣喜起来,因为唐晓芙的裁缝店还卖成衣。

    那些成衣的样式一件比一件时髦,晨曦一口气挑选了五件上衣,三条裤子,发现那些上衣和裤子都没有商标,一问唐晓芙才知道是她们自己做的。

    晨曦在镜子跟前试穿她选中的那些衣服,嘴里说道:“其实你这些衣服比那些大商场里卖的衣服样式更好看,面料也不错,做工更好,可是因为没有商标,只能卖这个价,如果有商标的话,就可以卖得更贵了。”

    这倒是实话,八十年代的人消费观念和后来唐晓芙的前世截然不同。

    要是换做唐晓芙的前世,在裁缝店里订做的衣裳穿出去还能够彰显自己的个性,引来同伴们的羡慕。

    可是在那个年代,人们的观念是凡是从工厂里出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而手工的即便和工厂里出来的产品不相上下,甚至还更好,可在人们的心里面,却还是认为不如工厂里的。

    所以同样款式、同样面料的衣服,一个出自裁缝店,一个出自工厂在商场里买的,那么那个穿着在商场里买的有商标的衣服的女孩子才会被同伴们追捧。

    只是那个年代的人都没什么钱,所以才在裁缝店里订做衣服,因为在裁缝店里订做的衣服比商场里的要便宜许多,不然早就都去买商场的了。

    唐晓芙不是没有想过从服装厂要些商标过来缝在衣服上,就能够冒充是从服装厂拿的成品,卖更高的价,可是那些商标是那家服装厂的,那不是替别人打广告了吗,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

    她也想开服装厂,可是现在时机不成熟,一来自己的资金不够,二来当时的政策想开个体服装厂不容易,恐怕就是简明的妈妈出面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先积累资金再说吧。

    晨曦把所有的衣服都试了一遍,裤子在身上比了比表示满意,唐晓芙给她叠整齐,又找了一个包包给她装上,交给她。

    晨曦就问这些衣服裤子要多少钱。

    唐晓芙挥挥手,大方的说:“算了,不收你的钱,你哥哥还有冷老爷子帮过我们不少忙,这几件衣服就算我还你哥哥还有冷老爷子的人情好了。”

    这些衣服裤子都是用零头布做的,又要不了几个成本钱,送给晨曦做人情也无所谓。

    晨曦咧着嘴笑了,说了声谢谢,便收下了。

    “那怎么行?”冷成旭开口了,“妞妞在你们家吃住,而且你还给妞妞做了好几套衣服,就算有人情你也早已还清了,晨曦这几件衣服的钱我无论如何要给。”

    唐晓芙并没有和他拉扯,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好了,五件衣服按每件二十五块钱算,三条裤子按每条十五块钱算。”

    她报完价,冷晨旭就算出总价来,从钱包里拿出一百七十块钱递给唐晓芙。

    唐晓芙数了数,就揣在了口袋里。

    冷晨旭抱起妞妞带着她准备离开,妞妞不肯走,伸手抓住唐晓芙的马尾辫,嘴里嚷嚷道:“我哪里也不去,我就要住在这里!”还不停的弹着两条小短腿,一脚一脚的踢在冷晨旭的肚子上。

    唐晓芙冷不防被这个小魔女这么把辫子一扯,扯得头皮都痛,呲牙咧嘴的。

    冷晨旭见状,急忙去掰妞妞的手:“妞妞快松手,你这样扯晓芙阿姨的头发,晓芙阿姨很痛的!”

    方文静和唐晓兰还有苏苡尘都围过来劝妞妞赶紧松手。

    妞妞就更不肯了:“除非爸爸不带我走,我就松手,不然我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唐晓芙头皮又痛,心中还拔凉拔凉的,话说你不想回家你也不能扯着我的头发要挟你叔叔呀,我这是前辈子毁灭了整个银河系吗,居然被你叔侄两个当炮灰了。

    “妞妞,你先松手,你听我说。”唐晓芙双手护着自己的头皮,尽量甜软的对妞妞说。

    妞妞想了想,终于松了手。

    冷晨旭大松了一口气,歉意地看向唐晓芙,她正在揉妞妞被扯痛的头皮,心想,幸亏妞妞还听她的话,不然他们这一大群人可真没辙。

    “晓芙阿姨,你要对我说什么。”妞妞歪着头认真的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拉起她的小手抖了抖:“妞妞,你看你这么聪明能干,给洋娃娃做了那么多好看的衣服,你得带回去给太爷爷看看呀,让太爷爷也高兴高兴,觉得我们妞妞棒棒哒,是天下第一棒棒哒孩子!”

    妞妞大概在脑子里脑补了那个画面,裂开小嘴笑了:“我不仅要把做给洋娃娃的那些小衣服给太爷爷看,我还要给那些小朋友看,让他们再也不敢小瞧我了!”

    “是啊是啊,在小朋友面前炫耀炫耀,让他们羡慕得直流口水!”唐晓芙急忙附和。

    冷晨旭扭头背着唐晓芙偷偷的笑了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