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暗地里看着唐晓芙姐妹两个身上的漂亮衣服简直羡慕死了,可她根本就不可能买得起,因而憎恨她姐妹两个身上穿的漂亮衣裳,恨不能用剪刀给她剪的稀巴烂才好。

    但是没机会啊,自从唐晓芙母女三个发现她们和银梭一家住在一个院子之后,就对她一家百般提防,而且还特意跟房东打过招呼,她们家没人时,帮忙看下屋子。

    房东自然笑呵呵的满口答应,再怎么说,方文静一家是他亲戚介绍来的,他得多照顾点,给他亲戚面子。

    就算换洗下来的衣服,方文静母女几个也从来不在院子里晾晒,而是带到店里,在后院里晾晒。

    她们穿的都是好衣服,如果被银梭偷去或毁坏都挺可惜的。

    唐晓芙母女几个防范的太严了,银梭虽然很想暗害她们,可是就是找不到机会。

    唐晓芙母女三个搬到这个院子里,唐振中自然也很快得知了。

    他和方文静的遇见简直令人唏嘘。

    方文静一手提着一刀精瘦肉,另一手提着一条大草鱼。

    而唐振中一身洗得褪了色打着补丁的工作服,手里提着一捆烂白菜叶,这些烂白菜叶还是他在附近国营菜场里捡的,不然连烂白菜叶都没得吃。

    两相对比,唐振中无地自容,像身后有鬼在追他似的,急忙跑回自己的家里,把门关的严严的,可又忍不住从窗户里往外看。

    两人离婚这才多长时间呀,怎么方文静的变化这么大,以前因为在田地里劳动,又被风吹日晒而黑里发红的面皮居然变得白白净净、细皮嫩肉。

    一头土里土气的短发总是用两个小黑卡子别着,现在换成了一头短卷发,身上的衣服看上去就很贵,脚上穿的是自制的黑呢子面料的棉鞋,哪还有一点乡下人的影子!

    唐振中暗自撇了撇嘴,真是个虚荣的女人,才到城里来,就把自己打扮成这样,真是典宗忘祖!

    唐振中虽然在心中这么鄙夷着方文静,可是却舍不得不偷看她,她可真美!

    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很美,他不禁嘴角微扬。

    方文静进了屋,把门一关,唐振中偷看不成了,他回味的砸了咂嘴,开始做午饭。

    现在是服装生意的旺中之旺的季节,唐晓芙每天都要裁剪不少衣服,顾客在店里买的布料定做的衣服还有进的那些零头布料做成的成衣都该她一个人裁剪,每天都要忙到深更半夜,累的站着都可以睡着,方文静见了很心疼,可帮不上忙,每天只能变着花样给她做点好吃的。

    可是太累了,怎么会有味口,才几天的功夫,唐晓芙的脸就小了一圈。

    这天唐晓芙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店里,洗了个冷水脸,拿起剪刀就开始裁剪。

    寒假补课每天下午五点钟就放学了,五点一刻就能到店里,这时候顾客一般都并不多,可以安安静静的裁剪。

    她才裁剪一会儿,就到傍晚六点了,小梅小林该下班了,方文静也带着小兰和妞妞给她送晚饭来了。

    她们都是在家里吃过再来的,所以把饭盒一交给唐晓芙就都开始忙碌起来。

    小梅小林寒暄着准备离开,这时进来一个女孩子,怯怯的问:“这里在招聘缝纫工吗?”

    众人都向她看去,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年龄,长得很清秀,穿着很朴素,但仍然能够看出她是城里女孩子。

    以前城乡女孩子差别很大,城里女孩子基本上都很白皙,乡下女孩子因为在田地里劳动的原因都偏黑。

    城里女孩子都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而乡里女孩子大多不会说,城里女孩子即便穿得再破烂,可是因为生活在都市里,气质要比乡下女孩子好的多,所以众人才能够一眼就辨认出那个女孩子是城里姑娘。

    唐晓芙在看到这个女孩子的第一眼时,整个人就如被电击一般,呆愣住。

    方文静和气的对那个女孩子说:“我们这里已经招到了缝纫工,不再需要人手了。”

    那个女孩子失望的轻轻“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唐晓芙这时回过神来,连忙把她叫住:“你留下吧。”

    不光那个女孩子觉得非常意外,就连方文静、唐晓兰还有已经走出门去的小林和小梅都觉得分外不可思议,她们都不解而又吃惊的看着唐晓芙。

    就算要留人,至少得问一下这个女孩到底会不会裁缝,并且当场检验考核一下,哪有什么都不问,就直接留人的。

    小梅和小林交换了一个忐忑的眼神,就都各自往各自家的方向走去,心里却都在想,现在小老板娘多留了一个人,是不是她们两个人中间就得走一个人?

    如果自己被解雇了,又上哪儿去找一份这样风不吹雨不淋日不晒的工作呢。

    这一晚,小梅和小林注定睡不踏实。

    唐晓芙努力克制住内心波涛汹涌般的激动,问那个女孩:“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苡尘。”那个女孩子的声音既悦耳又温柔,听着都是一种享受。

    唐晓芙的心狂跳的更加厉害了,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是她!果然是她!自己没认错!没想到自己穿越一场,居然能够遇到前世自己的母亲,和她相逢在她少女时代。

    前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这一世都可以弥补了,老天爷待我真是不薄!

    唐晓芙在心里感慨不已。

    没错,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就是唐晓芙前世的母亲苏苡尘!

    唐晓芙赶紧扒了几口饭,大嚼特嚼起来,拼命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等心情稍稍平复一点,她就要苏苡尘照着她墙上挂的衣服样品裁两件衣裳,并且制作成成品给她看。

    方文静和唐晓兰又吃了一惊,唐晓芙连问都没有问她会不会缝纫,就要她做两件衣服出来,怎么这么冒失?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苏苡尘左右看看,有些怕人的细声细气的问唐晓芙:“我拿什么布料来裁衣服?”

    唐晓芙想自己的心果然乱了,居然丢三落四,她叫晓兰跑着回家一趟,拿几块零头布来给苏苡尘做衣服。

    唐晓兰应了一声就跑出店,很快就拿着好几块布料回来了。

    唐晓芙把那几块布料交给苏苡尘,苏苡尘把那几块布料抖开来看看,又看看墙上挂的衣服样品,马上就动手裁剪起来。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在一旁伸长脖子看她裁剪。

    唐晓兰不懂裁剪缝纫,但也能够看得出苏苡尘裁剪动作很熟练。

    而方文静则见她裁剪手艺很精湛,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一个小时之后,苏苡尘就做好了两件成年人穿的衣服和一套童装。

    一件呢子大衣,一件毛料小西服,那套童装则是用做成年人衣服剩下的边角余料拼接而成的,这是很考验一个裁缝的裁剪能力和一个服装设计师的拼色拼图能力。

    用边角余料拼接衣服在那个年代越是穷苦的人家多了去。

    可人家那种拼接一看就是没钱做衣服,因此这种拼接做出来的衣服散发着浓厚的寒酸气息。

    但是苏苡尘的拼接就大不相同,她把黑红两种颜色巧妙拼接,红色的料子多,那就做主色,黑色为辅色,童装的小翻领是黑色的,还配以黑色的小荷叶边。

    两只袖子从手肘三公分处开始一直到袖口也都是黑色料子做的,并且在袖口也做了荷叶边。

    然后正身衣服下摆也是一圈黑色的面料同样配以小荷叶边,就可以使整件衣服显得甜美。

    下面一条小裙子,一截红一截黑,又一截红拼接,整套衣服看起来式样漂亮,颜色也好,除了时髦二字,绝对看不到半点寒酸。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夸赞不已。

    唐晓芙暗暗点头,苏苡尘的裁剪能力和设计功力还是和前世一样强。

    唐晓芙前世之所以能够走上经营服装的道路,就是因为苏苡尘的熏陶和教导。

    苏苡尘眼巴巴的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与平日无二:“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苏苡尘两眼发亮的答了声“好”,接着便踌躇起来,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你们这里能够提供食宿吗?”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同时看向她,她明明就是个城里姑娘,怎么要住在她们这里,难道她的家不在武昌在汉口?可那也能每天乘车来呀。

    方文静刚想拒绝,告诉她,她们现在住的房子并不宽敞,而且也只有两张床。

    就听唐晓芙满口答应下来:“不过家里的床不够,你先和我挤着睡,明天我想办法给你弄张床。”

    她家本来有一副单人床板的,可在彩蝶几个搬出去的时候唐晓芙送他们了,所以现在苏苡尘要搬来住的话,唐晓芙就得再弄一副单人床板。

    “好!”苏苡尘激动的答道,随即又说道:“我今晚不住在你们这里,我回去把我的衣服都整理出来,从明天起再住在你们这里。”

    方文静追问了一句:“你带铺盖来吗?”

    家里并没有多的铺盖,如果苏苡尘不带的话,她就得给她准备。

    苏苡尘愣了一下,马上点头:“带的。”

    唐晓芙叫她赶紧回家,免得回去晚了在路上不安,并且这个年代的公交随心所欲,虽然站牌上写着晚上八点半收班,可有时才七点钟就等不到车了。

    苏苡尘走后,方文静奇怪的问唐晓芙,她怎么能够一眼看出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是个不错的缝纫工。

    唐晓芙笑着道:“看她那么年轻却来应聘缝纫工,肯定对服装裁剪非常有兴趣,所以我才大胆录用她。”

    唐晓兰提着苏苡尘做的那套小童装在妞妞身上比划,高兴的说:“苡尘姐在咱们店里工作,咱们进回来的那些零头布就能最大限度的利用,也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唐晓芙听到她叫苏苡尘为姐姐,嘴角勾了勾,以后自己也要和前世的母亲姐妹相称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苡尘就搭乘头班车背着行李和提着一个自己用零碎布拼缝的大包包来了。

    唐晓芙已经在店里等着她了。

    她看了一眼苏苡尘背上背的行李,垫絮和棉絮又薄又板又黑,被套已经洗得很旧很薄了,这套铺盖不知用了多少年,恐怕半点都不保暖了,不由得心疼苏苡尘。

    苏苡尘见唐晓芙盯着自己的铺盖看,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去。

    唐晓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过苏苡尘肩上的铺盖,自己背着,然后和她一起出了店门,把店门锁上,带她到她们的租住地去。

    两人刚走进院子,房东大叔正在院子里唯一的水龙头跟前刷牙,见到唐晓芙,嘴里含着一嘴牙膏说道:“晓芙,我听你阿姨跟我说你们家想要一副单人床的床板,是不是啊?”

    昨天晚上唐晓芙母女两个回到租住地时,正好碰见了房东阿姨,唐晓芙就跟房东阿姨提了提她们家要新住进一个人来,需要一副单人床板,问房东阿姨有没有,如果有的话她想买一副,房东阿姨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告诉了自己的老公,所以现在房东大叔才会这么问她。

    唐晓芙点头:“是的。”接着又问房东大叔:“房东大叔有卖的吗?”

    “我记得我家杂物间还有一副,你要我就卖给你。”房东大叔漱了漱口,把嘴里的牙膏泡沫都漱掉。

    “好的,我先看看,如果合适我就买下。”唐晓芙并没有一口就答应下来,总得看看货吧,如果一口答应下来,等到时房东大叔拖出一副快要腐烂掉的床板,自己不买的话,反而容易伤面子。

    房东大叔就说:“好。”往自家居住的那几间屋子走去。

    唐晓芙带着苏苡尘走进她们家居住的房子。

    方文静按照唐晓芙吩咐的已经做好了早点,有武大郎烧饼,还有豆腐脑。

    唐晓兰这时也起了床,都背了好半天的英语了。

    方文静上前接过苏苡尘手里的包包,唐晓兰就已经端着一盆水让苏苡尘洗洗手脸。

    苏苡尘羞涩的红了脸,嘴里说着:“谢谢!”洗了手脸,非要自己把水倒了,唐晓兰不让,抢着把洗脸水倒了。

    方文静母女几个热情的邀请苏苡尘一起吃早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