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明见到唐晓芙,就跑着迎了上来,上下打量着她,确认她好好的,这才恢复了平时放荡不羁的样子。

    唐晓芙继续往店的方向走着,疑惑地问:“你放学不回家怎么跑这里来了。”

    简明走在她身侧,毫不掩饰自己的关心:“你今天一下午都没有去上课,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

    唐晓芙心里有些感动,但也只是感动:“我没事,因为今天下午搬家,实在太忙了,所以没去上课。”

    “搬到哪里去了?”简明问。

    唐晓芙往身后一指:“就在门面后面四五分钟路程的城中村里,等有时间我带你过去看看。”

    “好。”简明咧开嘴笑了。

    冷晨旭抱着妞妞从后面大步流星走上前来,像个木锲似的,硬是插在唐晓芙和简明中间,用肩膀把简明拱开,扭头冷搜搜的盯着他:“小子,很晚了,你赶紧回家,免得你爸妈担心!”

    简明刚才眼里只有唐晓芙,这时才看见冷晨旭,浑身哆嗦了一下,心想,这家伙怎么在这里?可他不敢问,他见了冷晨旭就像老鼠见了猫,于是和唐晓芙打了个招呼,哧溜跑掉了。

    到了店里,唐晓芙从地上捡了一块裁衣服剩下的大红色呢子衣服,三下两下裁剪好,又缝制成成品,一件袖珍版红色长呢子大衣就做成功了。

    唐晓芙把那件小呢子大衣穿在妞妞洋娃娃身上试了试,妞妞高兴得眉开眼笑。

    唐晓芙又把那件小衣服从洋娃娃身上脱下来,给那件小衣服绞扣眼,对妞妞道:“呐,妞妞,这件大衣没有扣子的话洋娃娃穿着会冷,所以我绞好扣眼之后,你和你叔叔一起锁好扣眼,然后钉扣子好吗。”

    妞妞趴在唐晓芙身上看得很专注:“好!”

    唐晓芙绞好扣眼之后,又用针锁了几针扣眼做示范。

    冷晨旭和妞妞都围在她身边,瞪大着眼睛看她怎么操作。

    唐晓芙做完示范,抬起头来看着妞妞和冷晨旭:“都会了吗?”

    妞妞不吭声,冷晨旭点点头:“好像会了。”

    唐晓芙才不管他是好像会了还是真会了,她没时间和他们耗下去,她还有好多活儿要忙,她把那件小衣服交给冷晨旭,就忙自己的去了。

    冷晨旭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开始笨拙地锁扣眼钉扣子,妞妞抱着洋娃娃倚在他的身上看着他干活儿。

    唐晓芙裁剪完两件衣服,方文静和唐晓兰也返回到店里,两人都惊讶的看了一眼坐在小凳子上吃力的给妞妞洋娃娃的小衣服锁扣眼的冷晨旭,又看了一眼唐晓芙,都没吭声。

    方文静就要小梅和小林赶紧下班回家,小梅小林和方文静寒暄了两句就都走了。

    等唐晓芙又裁剪好两件衣服,冷晨旭才好不容易把那件Q版小衣服的扣眼锁好把扣子钉上。

    妞妞欣喜若狂,一把从他手里夺过那件小衣服,给她的洋娃娃穿上,正儿八经的扣上扣子。

    可是问题又来了。

    妞妞掀起洋娃娃大衣的下摆,露出它光溜溜的下身,嘟着嘴对唐晓芙道:“阿姨,洋娃娃没有裤子,两条腿会冷的。”

    唐晓芙一边裁剪一边道:“你在地上捡两块黑色的灯芯绒给阿姨,阿姨马上给你的洋娃娃做一条小裤子。”

    妞妞拿着洋娃娃蹲在地上寻找黑色灯芯绒,找到两块比较大的,捡起来像献宝一样交给唐晓芙。

    唐晓芙停下手上的活计,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给洋娃娃做出一条灯芯绒裤子。

    妞妞高兴坏了,从唐晓芙手里接过那条小裤子,亲手给洋娃娃穿上,嘴里感叹一声:“啊!洋娃娃再也不会冷了。”

    唐晓芙就道:“妞妞,你还可以捡几块布拼在一起,给洋娃娃做一条被子,晚上睡觉盖。”

    “好!”妞妞高兴的答应了一声,蹲在地上,捡她喜欢的颜色,然后靠在冷成旭的怀里,在他的帮助下一起给洋娃娃缝制小被子。

    小被子很好缝制,把几块零碎布缝制成方形就可以了,这个手工冷晨旭和妞妞能够共同完成。

    妞妞给洋娃娃缝制完了被子,对制作小衣服什么的这类手工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又给洋娃娃做枕头,忙得不亦乐乎。

    转眼就到了晚上八点,冷晨旭要带着她回家。

    妞妞在他怀里扭的像麻花:“不嘛,我不要回去,我就要住在晓芙阿姨家里。”

    冷晨旭好言好语的哄着她:“乖,跟叔叔一起回家,晓芙阿姨太忙,没时间照顾你。”

    “我不嘛,我就不!”妞妞从冷晨旭的怀里跑开,跑到唐晓芙身边,伸出手来,紧紧抱住她的一条腿。

    这是要当挂件的节奏?

    方文静看了一眼哭得泪眼婆娑的妞妞,又想起她可怜的身世,于心不忍,对冷晨旭道:“就把妞妞留在这里吧。”

    冷晨旭看着唐晓芙,唐晓芙开口说道:“妞妞,你留在这里可以,但是我们很忙,你得自己照顾自己,可以吗。”

    妞妞抬起手背来把眼泪擦去,破涕为笑,重重地点了点头:“妞妞可以的。”

    冷晨旭就把妞妞留在了唐晓芙这里,临走时叮嘱妞妞,如果她不乖,他就来接她回去。

    现在店里请了人了,唐晓芙母女三个也不用再忙到深更半夜了,到了晚上九点,母女三个锁上店门带着妞妞回家,留小黄在店里看店。

    店里有好几台缝纫机和锁边机,光这些东西就价值一千多块,不留小黄看店是不行的。

    如果有人想进店偷东西,小黄肯定会狂吠,就会惊动左邻右舍,左邻右舍肯定会帮忙的。

    因为唐晓芙母女三个和左邻右舍的关系处得非常好,以前她们家卖早点的时候,街坊邻居过来买点早点,她们从来就不收街坊邻居的钱,而且现在开裁缝店,街坊邻居要她们帮忙裁剪一件衣服,她们不论多忙都从不拒绝。

    唐晓芙母女三个都懂得在一个地方生活,必须得跟周边搞好关系。

    不过那些街坊邻居也都是懂道理的,在唐晓芙家买早点,见唐晓芙母女几个都不收他们的钱,绝对不会再来买第二次,因为那纯粹是占便宜,正宗武汉人都做不出来这种明晃晃占便宜的事,武汉人讲“味口”。

    所谓讲“味口”,就是讲形象的意思,这个讲形象包括的含义很广,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占别人的便宜。

    虽然“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湖北人以狡黠聪慧闻名于世,但不占他人便宜是武汉人的美德。

    那些邻居就是找唐晓芙母女帮忙做衣服,也绝对不会得寸进尺,让唐晓芙母女几个帮他们制成成品。

    因为裁剪简单,一个熟练的裁缝师傅几剪刀下去就能够把衣服裁剪好,可是做成成品,一件冬天的衣服至少要得半个小时左右,那太耽误人家母女赚钱了!

    唐晓芙母女以她们舍得吃亏的精神在左邻右舍之中声誉极佳,她家有个什么事,那些邻居都会伸出援手的,所以唐晓芙才敢放心大胆只留小黄守店。

    小黄虽然百般不愿意,却也只是呜咽了两声,就乖乖的留下来了。

    因为昨天下午唐晓芙家里太忙,就没有去上学,那时通讯又不发达也没办法请假,所以第二天上学,班主任就生气的问她昨天下午为什么没来上课。

    唐晓芙只得撒大谎说,昨天下午突然高烧,所以就没有来上课。

    班主任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叮嘱她以后要注意身体,别动不动就感冒发烧,这会影响学习的。

    唐晓芙装乖,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简明向她打听,为什么冷晨旭老是找她,是不是在追求她。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冷晨旭帮唐晓芙家插秧的时候他就想问,可那时还不敢问,怕触怒了唐晓芙,这个死丫头,就是一包炸药,一点就炸。

    唐晓芙翻他一个大白眼:“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哪儿知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简明心中认定了冷晨旭在追求唐晓芙,有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看来自己追求女神的道路会非常坎坷!

    有了两个帮工,方文静肩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就是唐晓仍然很累,因为大部分衣服都是她在裁剪,那些新款虽然方文静能照着裁剪,可是不熟练,老怕裁坏了,所以轻易不敢上手,因此唐晓芙只得亲力亲为。

    不过中午一家人再也不用换着吃饭了,可以一起围桌吃饭。

    但是唐晓芙没有时间做菜,所以每顿饭的菜都是方文静在掌勺。

    方文静做菜得厨艺还行,可是和唐晓芙比起来就差远了,因此方文静很担心,怕妞妞不爱吃而饿肚子。

    谁知每顿饭妞妞都吃得很香,比在她爷爷家里的饭量大多了。

    有时候吃饭还得看跟什么人吃,如果身边的人吃的都很香甜,哪怕这饭菜的味道一般,即使不怎么爱吃饭的人也会受到感染吃得很香。

    唐晓芙母女三个一天到晚辛苦忙碌,等到吃饭的点一般肚子都饿了,所以不管饭菜的好坏,吃起来都很香甜,不可能像冷家,因为条件好,经常能够吃到大鱼大肉,肚子里不缺油水。

    而且随时都能吃到点心水果之类的东西,所以基本上不存在肚子饿的情况,等到吃饭的时候,哪怕满桌子的山珍海味,他们也没多大的兴趣,吃起饭来就像完成任务似的。

    妞妞在这样一个吃饭的环境里,怎么可能吃得不香甜?

    所以吃饭还是得讲个氛围的,有时候味道在其次。

    方文静见妞妞不挑食,在她家吃得饱,也就放心了。

    可生活就是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妞妞这里没事了,但是唐晓芙母女又遇到别的烦心事。

    在她们搬到新家的第二天中午,母女三个都发现唐振中一家人也住在这个小院里。

    当时银梭碰见放学回来吃饭的唐晓芙很是吃了一惊,心想她母女三个怎么也来城里了?

    银梭和吴彩云自从从乡下来到城里就再没敢回乡下,因此并不知道方文静母女三个在城里买了房子,并都搬到城里住的事。

    唐晓芙只冷淡的瞟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开,谁愿意多看一眼这个烂货!会影响食欲的好吧。

    现在唐晓芙那个小裁缝店很赚钱,她母女几个的生活水准早就提高了不少,而且有妞妞在,方文静就更要买些好菜回来,因此每天中午不是红烧排骨就是肉圆子白菜火锅、荤腥不断,而且每天中午至少做五个菜。

    因为现在方文静有时间煮饭了,所以彩蝶姐妹两个就又到她家吃午饭,方文静所以才做了这么多菜,不然这么多人怕不够吃。

    一般在这里租房子的人要么是城里的困难户,要么是从乡下来城里做点小生意的乡下人,所以各家的饭菜都不好,方文静家里的肉香和鱼香飘出来,令其他租户馋涎欲滴,银梭一家大小也不例外。

    她们一边索然无味的吃着水煮白菜配米饭,一边闻着钻入鼻子里的肉香和鱼香,个个心里堵的慌。

    同样都是跑到城里来,看看人家母女吃的什么,穿的什么,再看看她们,简直太落魄了。

    吴彩云进进出出看见方文静以前晒得黑黑的皮肤养的白白的,吹弹可破,烫了个卷发,身都是毛料衣服,上面墨绿色呢子小西服,下面纯黑色毛华达直板裤,式样新颖,心里像猫抓似的难受,恨不能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据为己有。

    方文静之所以打扮的这么洋气,完是唐晓芙的意思,说她们母女三个开着裁缝店,自个儿却穿得破破烂烂土里土气,会给那些以衣取人的顾客造成不好的印象,总觉得这样的土包子怎么可能有敏锐的时尚感觉裁剪出漂亮的衣裳?

    为了打消这一小撮奇葩顾客的顾虑,把她们的钱也赚到自己的口袋里,所以现在唐晓芙母女三个都穿戴得很时髦。

    银梭一般尽量躲着唐晓芙姐妹两个不和她们正面碰面,因为她怕唐晓芙姐妹两个嘲笑她。

    小人都是这样,以自己恶毒的心思去揣测他人,唐晓芙姐妹两个赚钱都来不及,哪有空多看她一眼,更何况她长得又不漂亮,就更不值得她姐妹两个用眼角扫她一眼了,她还真是想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