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之前,方文静是给闹钟上了时间的,所以第二天早上五点一到,闹钟就铃声大作,方文静立刻起床,唐晓芙挣扎了几下才勉为其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睡眼朦胧的洗漱梳头之后,人才渐渐的清醒过来,然后来到前面一间房,继续做衣裳。

    一般每天过了九点钟才会有生意,所以唐晓芙一口气忙到八点,无人打扰,裁剪好了不少衣服,然后匆匆吃了唐晓兰做的早饭,背起书包就往学校冲去。

    寒假补课,每天早上八点半开始上课,她不能迟到,不管她成绩多好,如果迟到的话,也是会被老师批评的,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人长树大,被当众批评,还是很丢脸的。

    中午放学,唐晓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医院,今天是唐建斌出院的日子,她得拿着他的病历和医药费收据到派出所去,交给公安,让公安向杜娟等人索赔。

    却没料到,到了医院她扑了个空,唐建斌已经办理完了出院手续离开了。

    唐晓芙又找到唐建斌的工地,当时正是午饭时间,工地里进来一个漂亮的女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立刻引起许多蹲在露天地吃午饭的民工们的口哨声和调笑声。

    唐晓芙仍旧波澜不惊,举止从容,面对这些不是怀着太多恶意的调戏别当回事就好,不然这些民工就会更来劲了。

    她拣了一个年纪大的农民工大叔问道:“大叔,你知道唐建斌现在在哪里吗?”

    大叔冲她身后扬了扬下巴:“那不是他!”

    唐晓芙回头,看见唐建斌端着一大搪瓷碗的饭站在她身后。

    唐晓芙随着唐建斌来到一处僻静处,唐建斌问她:“你吃午饭了没有?”

    唐晓芙暗暗扫了一眼他搪瓷碗里的饭,米饭不少,至少有半斤的样子,可菜只有水煮包菜,连点油腥都见不到。

    唐晓芙知道肚子里没有油水,人的饭量就会特别大,而且不管怎么吃依然会觉得饿。

    虽然唐建斌的饭菜加起来不少,可是这种没有油水的饭菜也不够他这个年纪的少年身体所需要的营养,心想,下次他到她家里,她一定给他煨吊子油水大的蹄膀汤喝。

    ~好像她母女几个也很久没有喝汤了。

    “呃……我一放学就直接去了医院,没找到你,又跑到这里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吃午饭。”

    经过和唐建斌不断的接触,唐晓芙渐渐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哥哥,所以也就没有隐瞒他。

    唐建斌一听急了:“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吃午饭,肚子肯定早就饿了,我这就带你去工地外的小餐馆吃饭去!”

    唐晓芙虽然知道在工地上干活儿的农民工的工资并不低,可那真正都是血汗钱!于是道:“建斌哥,不用了,我和你说几句话我就得回去了,我还得帮我妈做生意呢。”

    唐建斌往嘴里扒了几口饭:“你是想和我说向杜鹃她们要医药费赔偿的事吧,我准备下午就去把病历和住院期间所花的医药费单子交给公安。”

    唐晓芙道:“还不止这些,还有误工费。”

    唐建斌边吃着饭边道:“这个我也知道。”

    “还有,最好敲诈杜鹃她们几个人一笔!”

    唐建斌有些疑惑了:“这些都是公安之先已经判决好的,怎么敲诈?”

    唐晓芙挑眉,眼里含着狡黠:“你就说,你因为受伤住院请了太长时间的假,你的工作岗位已经被别人代替了,现在失业,得让杜鹃他们出些失业补偿。”

    唐建斌笑开:“正好今天我回工地的时候,工头对我说我的岗位被别人代替了,但他可以把我安排到另一个工地上,那我们这就不是敲诈杜鹃了,而是事实!”

    唐晓芙也笑:“建斌哥,那我走了,要是有什么事解决不了来找我。”

    “好。”唐建斌答应一声,然后送唐晓芙走。

    到了工地门口,唐晓芙就不让他送了,要他赶紧把饭给吃了,大冬天的站在露天地里吃饭,饭冷得好快。

    唐建斌只得停下脚步,一边吃饭,一边目送着她远去的身影,心中恋恋不舍。

    唐晓芙回去的晚,因此到家之后方文静当然要问缘由。

    唐晓芙就告诉了她。

    方文静早就做好了午饭,和晓兰轮换着吃了,唐晓芙的那份热在饭锅里。

    唐晓芙进厨房拿了饭到前头吃,中午顾客还是不少的,她可以边吃边招呼生意。

    在忙碌的间隙,方文静高兴地告诉她,今天贝雷帽和小披肩、毛围巾卖出不少。

    唐晓芙就问,哪种颜色卖的多。

    “白色卖的最好。纯白奶白都抢着买。”方文静道。

    唐晓芙点头:“要是有顾客买了白色回去不满意来退货,妈就直接跟人家说,没有质量问题,只包换不包退。”

    方文静一边踩着缝纫机一边道:“一般人谁会来退换货?上次那对母女是对奇葩。”

    唐晓芙想想也是,在这个年代,消费者并没有什么维权意识的,在商场里买到次品大多自认倒霉。

    就算有那么一两个特别精明的跑去换货,换货手续非常麻烦,也会令人打退堂鼓的。

    三天之后,唐建斌来过一次唐晓芙家,就是为了特地告诉她,医药费和误工费,还有失业补偿,他通过公安从杜娟那里要来了。

    唐晓芙笑着点头,表示满意。

    星期五学校举行散学典礼,期末考试的分数也出来了,唐晓芙毫无悬念地考了年级第一,总分五百五十六分,比第二名高出四十多分,年级哗然,一个从薄弱教育区走出来的乡下学生,居然甩开从小就是读的重点学校的城里学生四十多分,这可真逆天了!

    简明这次也考得不错,考了五百零一分,这次年级进五百分的也就十来个人。

    班主任说,凡是能够考进五百分的都有望考入那个一到春天就开满樱花的学校。

    简明欣喜若狂,一把抓住唐晓芙的手激动的说道:“晓芙!晓芙!以后我可以和你读同一所大学了!”

    唐晓芙不说话,只是盯住他握住自己的那一双手。

    简明赶紧松开,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解释:“对不起啊,晓芙,我主要是太高兴了!”

    “没事。”唐晓芙没有生气,反而提醒他道:“千万别骄傲,你才刚刚进五百分,得加把力才行,不然万一明年高考分数线往上提个十分八分的,你就没戏唱了。”

    简明重重地点头,表决心:“放心,我一定会再接再厉的!”

    唐晓芙点点头,她相信只要简明肯努力,绝对能够考上那所一到春天就开满樱花的学校,男孩子大多比女孩子聪明,而且如果在学习上一旦发起飙来,都能够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好成绩。

    前世她堂姐的小子,一天到晚戳手机玩游戏,并且还偷偷浏览**站,可是每次一到重大考试就能够稳居班上第一。

    还有她发小,因为玩游戏,读小学时被他父母混合双打,可最后……人家轻飘飘的就考进了那所开满樱花的学校。

    而她,要想考出好成绩,就得头悬梁锥刺股付出巨大的努力。

    说起来都是泪啊!

    有了女王大人的鼓励,简明的内心更加充满了斗志和自信。

    这次唐晓兰也考出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无论在班上还是在年级,威望都提高了不少,再加上她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好,为人却低调,现在不仅没人笑她是个乡巴佬,而且还都争着和她交朋友。

    所以人啊,想要别人尊重你,你得自己努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优秀的强大的人,让别人不敢忽视你,不敢欺负你,靠卖惨、靠装病娇消费友情、靠跟别人玩暧昧是没有前途的!

    这段感慨是唐晓芙想到前世白莲花有感而发,当然,今生她不会再上这些公母渣狗的当了!

    姐妹两个都拿到了三十块钱的一等奖学金,回去告诉方文静,母女三个都很开心。

    这几天虽然白天上课,晚上回来裁剪衣服,唐晓芙还是和方文静一起赶制出不少成品衣服来,都是均码,这样面向的顾客就广。

    高一年级不用补课,唐晓兰白天就帮着方文静做生意,晚上学习。

    虽然每天生意很好,但是有一点遗憾,无论唐晓芙和方文静怎么赶工,制出的成品仍然不够卖,每天要跑不少生意。

    唐晓芙就跟方文静商量,是不是请两个人?不然她母女几个又累不说,而且因为赶制不及跑生意。

    每天跑不少生意,方文静也是心疼的,那跑的可都是钱啊,于是点头答应,只是要唐晓芙请人一定要谨慎,要选那种老实本分又会缝纫的人。

    唐晓芙笑着点头:“我知道的。”

    恰好那天唐建斌和几个工友从她家店门前路过,于是唐晓芙就叫唐建斌帮着写了好几份招聘启事。

    唐建斌的毛笔字不错,以前过年的时候还在镇上卖过对联。

    唐建斌帮她写好招聘启事,并且帮她贴在她家店门口,还有附近几处车站。

    星期五下午贴出的告示,星期六中午就有人来问唐晓芙她家裁缝店是不是要请人。

    唐晓芙笑答:“是。”

    来的都是三十岁以上的妇女,太大年纪的唐晓芙直接pass掉。

    因为年纪大的妇女即使再擅长针线,可是对新事物的领悟能力差,不符合时装这份工作。

    就拿方文静来说,她的针线活也不差,可是她对《大众电影》那些明星穿的新款接受能力差,非得唐晓芙裁剪好了她才能缝纫,或是照着唐晓芙做好的样子依葫芦画瓢。

    也就是说她只能胜任一名服装厂流水线工人的工作。

    但是唐晓芙希望找一个年轻的能够领悟到服装设计的人,这样等到开学之后,她学业繁忙的时候,那个人就可以代替她进行裁剪新款式样的衣服。

    可这样的人很难得找到。

    那就先招两名流水线工人吧,她一个人裁剪,方文静和招来的两名帮工缝制。

    唐晓芙招了两名三十出头的大姐,而且都是家庭比较困难的主妇,这种人才会珍惜工作岗位,认真工作。

    唐晓芙先试了试她们的针线,把自己裁好的衣料一个人分了两件,两个人都很快的能够缝制成功。

    唐晓芙表示满意,又教她们怎么熨烫衣服和裤子。

    一件衣服或者裤子想要有型,其实熨烫也是个关键,只是一般人不懂而已,这也是个技术活,虽然简单,很容易就掌握要领,但是不手把手的教的话,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该怎样运烫才是正确的姿势。

    请来的两个帮工很快就学会了,这两个帮工一个姓梅,一个姓林,唐晓芙姐妹两个称呼她们为梅大姐和林大姐,方文静则称呼她们为小梅和小林。

    考试合格了,唐晓芙就当场录用了她们,然后坦诚的告诉她们,因为她也是新开的店,刚刚学做生意,不知道这个月的盈利会有多少,所以工资暂且定在二十五块钱一个月,如果生意好的话,会往上调工资的。

    二十五块钱不算多也不算少,有的小工厂的工人也只能拿到这么多钱,关键是那个年代工作太难找了,所以小梅和小林一口就答应了。

    唐晓芙叫她们都回去打个招呼,从今天开始就开始上班算钱,小梅和小林就都跑回去打了个招呼,然后返回来工作。

    唐晓芙把贴在外面的招聘启事都撕了,不然还会有人来应聘的,只是她漏撕了一张她不知道……

    店里突然加了两个人,问题又来了,缝纫机不够,场地也不够。

    缝纫机可以找简明的妈妈想办法,但是现在家里居住的场地确实太小了,那就得租房子。

    下午上学,唐晓芙就把要买缝纫机和锁边机的打算告诉了简明,请简明的妈妈帮帮忙,简明自然一口答应。

    他不答应不行啊,因为以前是他通过自己的亲妈给唐晓芙牵线搭桥联系上了服装厂让唐晓芙进零头布在乡下卖,赚到了钱,唐晓芙要分红给他,他不要,现在她开了缝纫店,他又出了不少力,所以被唐晓芙荣升为助理加股东,既然是小股东,那就得为缝纫店发热发光。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