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斌也笑了笑,把剩下的一点面窝都塞进嘴里,然后大踏步走进了工地。

    方文静母女几个在外面等了将近有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一辆不大不小的卡车从工地里开出来,戛然停在唐晓芙母女几个的身边。

    唐建斌从副驾驶座跳了下来,对方文静母女几个道:“大妈,你坐副驾驶座,我和晓芙晓兰坐车厢里。”

    方文静腼腆的摇摇头:“你就坐在副驾驶座,好给司机师傅指路,我对路线又不熟,没办法给司机师傅指路的。”

    唐建斌听她说的有道理,就没有坚持了,一直看着唐晓芙母女三个爬上了车厢,他这才上了副驾驶座坐下。

    八十年代的车子少,路上基本不存在堵车,所以唐晓芙一行人坐的卡车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服装厂门口。

    唐晓芙从车厢上跳下来,进了门房直接交给看门大爷两包大前门香烟。

    看门大爷又不是第一次和唐晓芙打交道了,笑眯眯的接过那两包大前门香烟,把门打开,让他们把卡车开进去。

    唐晓芙又带着方文静、小兰、还有唐建斌,找到车间主任,说明来意,一口气买了不少布料。

    没人要的人造皮草布头她也拿了几十麻袋。

    这次唐晓芙和上次一样,不光拿了纯白的和奶白的,也拿了一些黑色的,棕色的,还有枣红色的、粉色的。

    因为方文静曾经跟她提过有人嫌白色的贝雷帽戴在头上不吉利,她在考虑要不要顺应这个时代人们的观念,加一些黑色的,棕色的和枣红色的颜色供顾客挑选,所以这次进货才没有进纯白的和奶白色。

    如果要她选,这种人造皮草最好是白色的做贝雷帽最漂亮。

    这次人造毛不是拿一点,所以唐晓芙无论如何都付了钱给车间主任。

    车间主任按每麻袋两块钱收的费,然后给唐晓芙开了收据。

    因为没有收据是出不了服装厂大门的。

    唐晓芙一群人把唐晓芙买的一百麻袋,零头布料部都搬上了卡车上就回家了。

    因为是开着车子去的,来去更节约时间,所以到家的时候,才刚刚九点过一点。

    唐晓芙急忙从车厢上跳下来,把门开了,一行人飞快得把货从卡车上扔下来,好让司机师傅赶紧回工地去。

    他是趁着工地上午活儿不忙,特意出来帮他们拉一趟货的。

    唐建斌感谢了司机师傅一番,司机师傅就开着卡车离去。

    唐晓芙母女三个和唐建斌把那一百麻袋的货往屋里拉。

    第一间房要做门面,那就只能堆在第二间房和厨房里。

    一百麻袋的货,把厨房和里间房塞得满满当当的。

    方文静发愁了:“这以后咋做饭呀。”

    唐晓芙就道:“先在后院里将就着做吧,等以后布料用一些,厨房就会松动些,到那时再看能不能在厨房里做饭。”

    方文静点点头,也只能如此。

    一行人刚刚忙完,就听到前面房间里有人用武汉话不耐烦的问:“你们这是开门做生意吗?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

    “哎!就来了!”唐晓芙赶紧答道,金主儿来了,得赶紧接驾。

    唐晓芙跑到第一间房一看,已经进来十几名顾客,都抬着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那些衣服样品,和身边的伙伴小声交流品评着。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面色不善上下打量着唐晓芙,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中等身材,长相清秀的二十几岁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脸胀得通红,显得非常难堪。

    唐晓芙前世也是久经沙场的生意人,一见那中年妇女的模样,就知道她是来找茬的。

    那个中年妇女冷声问道:“你就是这个店的老板?”

    唐晓芙赶紧答了一声:“老板称不上,我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那个中年妇女冷笑一声:“只要你承认这个店是你的就行了。”

    说着,从挽在胳膊上的一个大布包里拿出一些白色的东西不由分说的向唐晓芙狠狠扔去,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卖的什么玩意儿?把孝服卖我姑娘!你她妈的也太黑心了吧,这些孝服你留着自个家里死人穿!”

    唐晓芙本能的伸手把那些东西接住,原来是白色的贝雷帽,白色的小披肩,马上就猜到真相,肯定是这位中年妇女的女儿在方文静手里买了这些东西,而她又不能接受女儿戴白色的帽子、披白色的小披肩,所以大早上就来找她的碴儿。

    那些正在品评样品的顾客这时都不说话了,都注视着唐晓芙和那个中年妇女。

    方文静唐建斌还有唐晓兰都从里间走了出来。

    方文静一听这话气得脸都白了,她一眼就看到站在中年妇女身后的那个二十几岁,长相清秀的女青年。

    她记得这女青年,她在前两天从她手里买走这顶白色的贝雷帽和这件白色的小圆披风。

    方文静气愤道:“我家里卖的是什么?当然是卖的最新款的衣裳了!你眼瞎看不见吗!我怎么就把孝服卖给你女儿了?你见谁家用白色人造毛做孝服过!”

    那个中年妇女被方文静堵的一时语塞,随即蛮不讲理道:“白色穿在身上不吉利,反正我们不要,退货!”

    唐建斌冷冷道:“不是你说退货就能退货的,我们这里只能接受有质量问题才退货,没质量问题休想退货!”

    那个中年妇女见唐晓芙一伙人不少,心里有几分怯意,只可惜武汉人生来一个比一个爱斗狠,不然就觉得自己太窝囊,于是把腰一叉,胸一挺,给自己造势:“怎么?你们要仗着自己人多不讲道理吗?”

    唐建斌和方文静还想说什么,被唐晓芙做了个阻拦的手势给拦住。

    唐晓芙不屑的看着那个中年妇女:“对付你这种无理取闹之人根本就不需要人多!我先问你这小帽子,还有这顶小圆披风是你女儿买的吧。”

    “是,怎样?”那个中年妇女扬扬下巴,好像一只随时准备啄架的大公鸡。

    唐晓芙看了看她身后的那个女孩子:“这个应该就是你女儿吧,应该二十好几了吧。”

    那个中年妇女警惕的看着她,一脸凶相:“你少东扯西拉!反正今天你必须得给我退货,不然我让你这个店子开不下去!”

    唐建斌,方文静和唐晓兰气愤的握紧了拳头。

    唐晓芙嗤笑一声,挑眉嘲讽的看着那个中年妇女:“你当你是谁呀,有本事叫我的店开不下去!看你说着一口武汉话,应该是武汉人,那就应该知道凡是能够开店的都是厉害角儿,你觉得你有本事斗得过我吗!”

    唐晓芙在前世的时候听过妈妈说过,八十年代在武汉开店做生意的都是不简单的人物,所以她才敢这么说。

    那个中年妇女气势微微减弱了几分,劫鸭子死了嘴巴硬:“你又不是地道武汉人,谁怕你呀!”

    一句俗话说得好,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何况唐晓芙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就不信那个邪,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能有多大的本事敢把她这个武汉人怎样!

    唐晓芙马上换了一口武汉话,表情凶狠:“你以为我说的一口普通话你就以为我是外地人?我跟你说,你女儿是成年人,她自己做主买的东西只要没有质量问题,我就可以不退!你少在这里搞事,要是把我搞毛了,有你好看的!”

    中年妇女瞪圆了眼睛,张目结舌的看着唐晓芙。

    她……她她她也是武汉人?

    方文静、唐建斌和唐晓兰也都吃惊的看着唐晓芙,她的武汉话居然说得这么标准!

    武汉话不好学,如果超过十岁以后来武汉定居,想要学到一口标准的武汉话,非常非常难。

    她们来武汉才多长时间呀?唐晓芙的武汉话居然说得这么顺溜,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唐晓芙才不管方文静几个人内心怎么想,反正那个时候的人都是唯物主义思想,谁会想到她是穿越而来的!

    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在语言方面就是这么逆天,能够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学到一口标准的武汉话,她们不相信也得信!

    中年妇女彻底蔫儿了,回身抬手就给了她女儿好几巴掌:“你这个败家女,花这么多钱买这些不吉利的衣服回来,你这是在咒我和你爸早点死啊!”

    她这几巴掌没有扇在她女儿脸上,总算给她女儿在外人面前留了一点面子,是重重地打在她的背上。

    她女儿摸了摸被她打过的地方,低着头泫然欲哭,一声也不敢吭。

    中年妇女一把从唐晓芙怀里夺过那顶白色的贝雷帽和那件小披风,带着她的女儿气哼哼的准备离去。

    唐晓芙忽然叫住她:“算了,看着你这么大的女儿这样可怜的份上,我把这货给你退了,你看不上这白色的贝雷帽和白色的小披肩,那是因为你土气,你问问你女儿,上次我们这一批货都是白色的,是不是买的人很多!”

    那个中年妇女脸上很有些尴尬之色,武汉人个个自诩洋气,被人说土气这还真是没面子!

    这时进来一对年轻男女,那女孩子一眼就看到唐晓芙从那个中年妇女手中拿过来的白色小贝雷帽和白色小披肩,眼睛立刻就亮了,几步就走到唐晓芙的跟前,指着那个白色小贝雷帽和白色小披肩:“这帽子和这小披肩好洋气啊,我在内部港台电影里看见过明星们穿戴过这种小贝雷帽和这种小披肩,也是白的,我和我同学跑遍大小商场都没有买到,没想到你这里居有这货,你这是要卖的吗?”

    唐晓芙扭头一看,来人是简明和他的妹妹简丹。

    她马上就明白了简丹的用意,配合着笑了笑:“这些是商品,当然准备卖掉!”

    “我要我要!”简丹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但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第一眼看到这贝雷帽和这小披肩时,确实被惊艳到了,很喜欢。

    “多少钱?”她从唐晓芙怀里拿过那个贝雷帽和那件小披肩试戴试穿,在靠在墙壁上的那块镜子前扭动着身体。

    “帽子五块钱一顶,小披肩十块钱一件。”唐晓芙报价。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满脸的不解,这个女孩子是简明带来的,怎么连简明的熟人唐晓芙都要收钱,不过现在情况她们不清楚,也就不敢随便插嘴,因此母女两个都三缄其口。

    简丹有点丰满,而且长得也不是十分漂亮,可是戴上这顶白色的贝雷帽,披上这件小披肩,为她加分不少,整个人马上变得非常洋气,旁边那些顾客都啧啧称赞,说好看。

    有些顾客看着动心了,又加上刚才简丹说这些款式都是内部港台电影明星穿戴过的,越发想要,就问唐晓芙还有没有货。

    唐晓芙道:“这货不容易进到,我已经断了几天的货了,估计明天才能弄到货。”

    那些顾客就道:“明天如果来了货,一定给我留一套。”

    唐晓芙为难道:“恐怕明天来的这批货还是都是白色的,你们要吗?”

    “要!怎么不要!”有的顾客答道,并且还瞧不上的斜睨了一眼那个中年妇女,“我又不是土豹子!早在民国的时候就有人穿白婚纱结婚,难不成别人也是戴孝!小老板娘,你别跟那种没有文化的土豹子计较!”

    唐晓芙笑着道:“谢谢,知道了。”

    那个中年妇女的脸上红白交替,尴尬得让人目不忍睹。

    简丹生怕别人要和她抢似的,颐指气使地命令简明:“哎!你怎么还站着一动不动啊,付钱付钱!”

    简明笑着把钱付给唐晓芙,还冲着她眨了眨眼。

    那眼神分明在说“这条妙计是我想出来打那个中年妇女的脸的,赶紧表扬我吧女王大人,我承受得住哒!”

    唐晓芙嫌弃的默默移开视线,心想我没揍你一顿都是我心慈手软了,还求表扬!

    唐晓芙把简明给她的那十五块钱转手就给那个中年妇女:“这是帽子钱和小披肩的退款,共十五块,你数清楚,别又来闹事!”

    然后警告那个中年妇女的女儿:“你以后别在我店里买东西了,省得你妈又来找麻烦,我每天生意都忙不过来,谁有那个精力天天应付你妈!”

    那个姑娘的脸红透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