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司令神色异常冷峻,扭头严肃的问沈茹云:“杜娟被医院开除不是因为给病人配错了药差点犯下大错而开除的吗?你又什么时候和唐晓芙发生冲动被她给扇了耳光?”

    沈茹芸都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杜娟在医院里想方设法想整唐晓芙,可次次都被唐晓芙反修理了,但是沈茹芸和冷司令说起,肯定颠倒黑白。

    因此杜娟被医院开除,沈茹芸在枕头边跟冷司令说起时,就变成杜娟被唐晓芙整的神情恍惚,所以才在工作上犯下大错的小可怜样儿,关键是当时冷司令还都信了!

    她挨唐晓芙耳光的事她提都不敢跟冷司令说,哪怕颠倒黑白她都不敢!

    因为不论她怎么颠倒黑白,冷司令只会抓重点——唐晓芙扇了她一耳光,那冷司令肯定会围绕重点展开调查,调查的结果肯定是冷司令得知她因仗势欺人被唐晓芙教训了,那她的脸往哪里搁?

    唐晓芙这时却又表现得云淡风轻:“沈师长和杜鹃送来的礼物以及那六百多块钱我都收下,只是我现在太忙,不能款待各位,等我不忙了,必定好好招待各位。”

    杜鹃和沈茹芸都快气晕过去了,她挑起事情的真相,却又表示对答案丝毫不感兴趣,这不是吃准了冷司令回去会盘问她们,她们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可是人家字里行间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可能再呆下去了,于是一行人只得起身笑着道别。

    方文静母女把他们一行人送出门,看着他们上了车。

    几个邻居见开车的竟然是个小战士,心想这配置不凡,坐车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一定是军队里的大官儿,于是八卦地打听:“方嫂子,你家来贵人了?”

    方文静脸上堆起应酬的笑,刚要开口,却听身旁的唐晓芙寡淡道:“我们乡下人哪认得什么贵人?人家钻错了门。”

    “哦~”几个邻居都看向冷司令的豪华大吉普。

    钻错了门?

    冷司令嘴角漾起一抹笑,这孩子还真是有个性,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丝毫不把他这个司令放在眼里!好丫头!

    方文静扭头看了一眼唐晓芙,欲言又止。

    等冷司令的车子远去,方文静才埋怨唐晓芙:“你这孩子,平常说话办事最有分寸,怎么刚才那么说,要是冷司令听见了多尴尬?

    还有,你也不该当着冷司令的面把沈师长弄得下不了台,再怎么说她是冷团长的后妈,你这么咄咄逼人让冷团长也很没面子,你们以后再怎么见面。”

    唐晓芙神色平静得看不出喜怒哀乐:“妈妈不是以前就希望我不要和冷团长搅一块儿吗,所以,我和他不会有以后,我绝对不会主动见他的。”

    要说以前对冷晨旭不敢有非分之想,是压抑着自己的内心,怕像方文静所说的那样,冷晨旭比她大十岁不止,这样一个条件优越的男人不是她两世为人的经验可以驾驭的,她和他在一起,有可能落个车毁人亡的悲惨结局。

    但那只是“有可能”,所以唐晓芙内心还是蠢蠢欲动的,当然,她不会以灰姑娘的身份去和冷晨旭匹配,那要对方多爱她才会接纳她这个灰姑娘!

    她不信他会那么爱她!不会信的。

    所以,她的打算是,努力使自己成为明珠一样耀眼的人,由灰姑娘变女王,看谁敢小瞧自己,到那时还不知道是谁配不上谁呢。

    可现在,她和冷晨旭八字还没一撇呢,她母女三个已经遭遇了好几次无妄之灾了。

    冷晨旭太优秀,身边的烂桃花太多,一块唐僧肉多少人指着咬一口!

    唐晓芙绝对不会为了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男神而让自己母女陷于危险的处境的,在她心里,没有什么会比家人更珍贵!

    而且一想到每天为了要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而要和不同的女人斗,她就觉得心累,人生苦短,谁不愿意活得轻松一点呐。

    方文静心情复杂地盯着唐晓芙:“我以前的确不想要你和冷团长在一起,怕你受伤~可……妈现在想法改变了,冷团长或许是能给你幸福的人。”

    唐晓芙神色清冷还带着几丝玩世不恭:“我的幸福我自己给,从来就没奢望过谁恩赐我!”说着转身进屋。

    方文静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也进了屋,来到里间。

    她看了一眼堆在地上的那些礼物,一大箱子苹果,一大箱子梨子,还有十包奶粉两包麦乳精,几瓶罐头,又看了看唐晓芙,她正在把杜鹃赔给她的那莫须有的六百多块钱往身上放。

    有些担忧的说:“晓芙,咱们既收了他们的礼,又收了他们的钱,这妥当吗?……你又不是真的掉了六百多块钱。”

    采薇不以为意道:“怎么不妥当!那些礼物是他们用来给我们赔礼道歉的。那六百多块就当杜鹃和沈茹芸给我们的精神赔偿,那天我母女三个可吓得不轻!再说如果我不出重拳教训她们一下的话,她们欺负起我们来就更加肆无忌惮!”

    家里的大事基本上都是唐晓芙做主,既然她这么说,方文静就不再言语了。

    在回家的路上,坐在副驾驶座的冷司令眼睛盯着前方,面色凝重的对和沈茹芸一起坐在后座的杜鹃说:“待会你也跟我们一起回我家。”

    杜鹃的心咯噔一沉,求助的瞟了一眼沈茹芸,见沈茹芸没有任何反应,只得提心吊胆的“嗯”了一声。

    一路上,勤务兵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冷司令三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内气氛极其沉闷。

    到了家,冷司令直接把杜娟和沈茹芸带到他的书房里。

    关上房门,他严肃的看着杜鹃和沈茹芸:“你们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茹芸没有急着吭声,杜鹃已经沉不住气了,却故意装糊涂:“我不明白冷伯伯问的是什么。”

    冷司令的一只眉毛跳了跳,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我是想问你无被医院开除的真相。”然后目光一转看着沈茹芸:“还有你为什么会挨了唐晓芙一巴掌,最好都说实话,别让我调查出真相。”

    杜娟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珠飞快地转了两圈:“姑父,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是唐晓芙在医院门口卖卤蛋,影响了医院的进出,病人和医务人员怨声载道,我这才上前去说了她两句,然后她就怼上我了,和我没完没了的,最后用计害我被医院开除了。”

    冷司令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杜娟:“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我明天就会派人去医院调查真相!”

    杜娟脸白得吓人,惶恐地向沈茹芸看去。

    沈茹芸自身都难保,哪顾得上杜娟,她在冷司令的逼视下老老实实的交待:“我是听娟娟跟我说她和唐晓芙发生了冲突,我当时只听了一面之词,就跑去质问唐晓芙,说了一句“就算我侄女动手打了你,你就非得打回去?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然后那个丫头像炸了毛似的,立刻蹦起来扇了我一个耳光,故意激怒我,等我要给她颜色看时,她又用我刚才的话讥讽我,‘虽然是我动手打了你,你就非得打回去?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亏你还是个军官!’。弄得我当时很没面子,所以回来不敢跟你说。”

    杜鹃惊讶的看着她,她这么说分明就是把责任都推到了她头上!

    沈茹云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杜鹃委屈难言的目光,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在冷司令身上。

    她这一番话滴水不漏,只是听信了一面之词所以前去找唐晓芙的麻烦,并不是明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去故意修理唐晓芙,两者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她也是受害者,受杜鹃蒙骗,但愿自己这番“坦白”能蒙混过关。

    冷司令爽朗的笑了几声,沈茹云知道他很欣赏唐晓芙的做法,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军人本色,缩头缩脑怎么保家卫国!

    她也跟着附和着笑:“说起来,晓芙这个丫头可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厉害得很!早知道是这样,我一定弄清事实再去,就不会挨她那一巴掌了。”表现出一个长辈因为自己的疏忽伤害了晚辈时自嘲的口吻,显得自己很大度,丝毫没有怪罪唐晓芙的意思。

    冷司令收了笑,冷着脸道:“你要是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心存愧疚的话,就不会有这次帮着杜鹃对付唐晓芙的事情发生了。你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过,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戏!我虽然有点岁数了,但还不是老糊涂!”

    最后一句语气相当阴沉,沈茹芸心里直打小鼓。

    冷司令看看杜鹃,又看看沈茹云,杜鹃于他而言就是客人,又是女孩子,他也不好怎么教训,要是冷晨旭那小子,他早就飞起一脚把他踹到天边了。

    沈茹芸是自己的妻子,但他也绝不会纵容她,于是沉着脸警告沈茹云:“你要是再敢为了杜鹃借助我的熟人在外胡作非为,别怪我不客气!”

    沈茹芸脸上红白交替,杜鹃就在一旁,他就这么毫不留情的批评自己,叫她颜面何存!

    冷司令又严厉的对杜鹃说:“既然你姑姑都说是听了你的一面之词,可见你的话不可信,所以,你以后别来我家,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搬弄是非又爱说谎的孩子了!”

    杜鹃神色立马变得异常难看,委屈的想哭,却对上冷司令凌厉的目光,连哭都不敢!

    冷司令挥挥手,令她们出去。

    杜鹃和沈茹芸如丧家之犬的走出了冷司令的书房。

    出了冷家的院门,杜鹃忍不住抱怨道:“姑姑,你怎么又把我当炮灰了?”

    沈茹芸恨铁不成钢道:“要不是你办错事,指使那几个混混去打砸唐晓芙母女的摊子事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至于闹到现在这么不可收拾的地步吗,我还没骂你,你倒敢埋怨我的不是!”

    杜鹃哑口无言的闭了嘴。

    这次她跟唐晓芙斗,一败涂地,因为唆使他人打砸方文静母女的摊子被刑拘,部队肯定是要开除她的,除非冷司令出面,但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并且还赔付了唐晓芙六百多块钱,幸亏这钱是姑姑沈茹芸帮她出了,要是找家里要,她哪敢要!等过几天部队开除她的通报正式下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家里人交代!

    杜鹃越想越郁闷。

    星期天一大早唐晓芙母女三个就出门打货。

    因为来店里订做衣服的那些顾客,有的直接试了试样品,觉得满意,就想直接买走,可是唐晓芙怕卖掉之后,方文静没有样品不好做生意,因此不肯。

    这次她打算多进一些布料回来,多做一些成品,这样不放过任何一点生意,能赚得更多,当然人也会很累,不过她母女三个都不是怕吃苦的人。

    这次她母女三个去打货要运不回多少布料,得叫上唐建斌,反正他明天就能出院了,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要他出点体力没关系的。

    到了医院,唐晓芙向唐建斌说明来意,问他,今天星期天,他能不能叫上他的几个工友一起去帮她母女打货。

    唐建斌沉思了一会儿道:“这样吧,我到工地帮你弄辆车,一次多拖些,省得你们动不动就得去打货,费事费时间。”

    唐晓芙知道那个年代并不好弄车,于是问道:“你是不是要求很多人才能弄到车?如果太麻烦就算了。”

    唐建斌从床上起来,边穿衣服边说道:“不麻烦的,我跟工地的许多师傅关系都特别好,你只用买两包好烟给开车的师傅就行了。”

    唐晓芙马上兴奋的答应。

    一行人出了医院,唐晓芙给唐建斌买了几个油炸面窝,让他拿着吃,又买了四盒大前门香烟,交给唐建斌两包。

    母女三个随着唐建斌来到他工作的工地。

    唐建斌让她母女三个站在工地外等他,他指指工地里面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那些工友都没读什么书,说话粗鲁,我怕两个妹妹进去不适应。”

    唐晓芙母女三个都明白,那些民工见了小姑娘就爱吹口哨,说些荤段子,过些嘴瘾,唐建斌这么做是爱护晓芙姐妹。

    方文静笑着道:“我们都懂的,你进去找车子吧。”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