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如假包换的一脸真诚笑意,扭头对冷晨旭说道:“当然是真的呀,这有什么好怀疑。”

    冷晨旭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周芷若抱着妞妞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妞妞身上的红色呢子大衣和头上的白色小贝雷帽,以及肩上的白色小圆披肩,样子很新颖,商场里根本就买不到,于是好奇的问道:“妞妞,你这一套衣服可真漂亮,是你爸爸带你到外贸商场买的吗?”

    “不是,是晓芙阿姨给我做的。可是布料是我挑的,而且还是我自己从服装厂里拿回来的。”妞妞傲娇地说。

    周芷若变了脸色,这衣服是唐晓芙做的?她竟然会做这么漂亮又时髦的衣服?

    ……那之前那两条公主裙应该也是唐晓芙做的咯,那么,送冷晨旭衬衣的人是不是也是唐晓芙咯!

    原来冷晨旭要保护的人是唐晓芙!

    自己把文工团筛了个遍都没找出是哪只骚狐狸在勾引冷晨旭,真没想到是唐晓芙这只从乡下来的小骚狐狸!

    自己太笨,现在才发现!

    几次三番在冷老爷子那里碰到她时就应该引起自己的警觉,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老往老爷子那里跑个什么大劲,两人年龄相差那么大,隔着几代人的代沟有什么共同话题好聊的,这只小骚狐狸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怕那时就已经想勾引冷晨旭了,还真让她得手了!

    “妈妈!妈妈!你在想什么?”妞妞双手捧住周芷若的脸摇晃。

    周芷若连忙收回自己的思绪,恢复到和平日一样的表情,没有急着回答妞妞,而是装作漫不经心的看向坐在侧面单人沙发上的冷晨旭,他正在削一个苹果,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周芷若心中还是很不安,她收回视线,对妞妞道:“我在想,你晓芙阿姨真能干,做的衣服可真漂亮,我也想去她那里做一件。”

    冷晨旭忽然深邃地看了她一眼。

    “好哇!好哇!”妞妞拍手。

    周芷若把她抱到怀里:“呐,等会儿吃完晚饭,妞妞跟妈妈一起回外公外婆那里去,好吗。”

    妞妞马上从周芷若的怀里挣脱出来,滑下沙发跑到冷成旭跟前,双手紧紧抱住冷晨旭的一只腿,把脸还贴在她的腿上:“不!我想和爸爸在一起。”

    冷晨旭这时已经削好了苹果,他把小刀放在茶几上,一只手把妞妞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坐下,然后把削好的苹果给她吃。

    妞妞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苹果,勉为其难的咬了一小口,大概觉得味道不错,这才伸出两只小手,抱住苹果吃了起来。

    周芷若就有些不高兴了:“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外婆外公和妈妈照顾你,不喜欢爸爸照顾你吗?原来都是假话呀,骗我的。”

    “我没有。”妞妞也不好好吃苹果了,伤心委屈的看着周芷若,“我确实不喜欢爸爸照顾我,但是我喜欢爸爸呀。”

    周芷若哑然,半天才道:“可是……外公外婆很想念你。”

    “这样吧,等吃过饭,我带妞妞去叔叔阿姨那里坐坐。”冷晨旭道。

    周芷若浅笑着点了点头:“这样也行。”其实心中充满了挫败感。

    吃过晚饭,冷晨旭开车带着妞妞和周芷若去了周芷若家,在周芷若家里坐了一个小时就带着妞妞告辞。

    周父周母依依不舍。

    周母拉着妞妞的小手叮嘱道:“妞妞,在叔叔跟前要听叔叔的话,如果叔叔要带兵出去拉练你就来外婆这里住。”

    妞妞认真的说:“如果爸爸出去拉练,我想去晓芙阿姨那里去住。”说着紧紧搂住冷晨旭的脖子,像怕周母会强行留下她似的。

    笑容凝在了周母脸上。

    等冷晨旭带着妞妞离开之后,周母就阴沉着脸问周芷若:“那个唐晓芙是谁?”

    周芷若有些泄气:“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个乡下女孩子,估计冷晨旭带兵在乡下拉练的时候认识的。”

    周母忿忿道:“现在的乡下女孩子真是有心眼,千方百计地哄住妞妞,只怕是想和阿旭多接触!”

    顿了顿,又说:“妈知道你嫌妈啰嗦,可是妈还是要说,你和阿旭发展的怎样了,要是你们俩个……”

    “妈!别问了!”周芷若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周母看着紧闭的房门发了片刻呆,扭头一看老头子居然还看得进报纸,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报纸,扔在一边:“天天看报纸,报纸有什么好看的!那些国家大事都等着你拿主意吗!有那个精力还不如多关心关心你女儿。”

    周父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女儿的事,由着女儿自己去解决吧,我们插手不合适,再说我们也不知道芷若和阿旭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母戳了一下他的脑袋:“发生了什么事你看不出来吗,他们之间感情出现了问题,并且,那个唐晓芙就是第三者!”

    周父沉默了一会儿,斟酌着小心翼翼的说道:“其实……男未婚女未嫁的,哪来的第三者,在没结婚之前……双方都可以再选择的吧~。”

    他话刚说完,周母就怒不可遏,拿起一个沙发坐垫打周父:“你这死老头子,不仅不想办法帮女儿,居然还帮着外人,你还是个人嘛!”

    周父被打得落荒而逃,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哎哟,外面真冷,又蹭了回来,见客厅里虽然亮着灯,可是已经没人了,估计老伴儿回房睡去了。

    大冬天的,谁愿意在地上久坐,躺被窝里多暖和。

    周父轻手轻脚的洗漱之后,关了客厅的灯,进了房间也不敢开灯,摸黑走到床边,脱了衣服,提心吊胆的钻进被子里。

    太好了,没有等到老婆子的打骂,五十几岁的女人脾气真是叫人难以琢磨,说翻脸就翻脸。

    周父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睡觉,周母在被子里踹了他一脚:“老头子,你这么快就睡着了?”

    周父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结结巴巴道:“没……没呢。”

    不知这个母夜叉又要出什么花样折腾人。

    周母带着商量的口吻好声好气的跟他说:“你说,要是阿旭不愿意和芷若结婚的话,那妞妞怎么办,芷若一个大姑娘肯定不能带着妞妞和别的男人结婚,妞妞只能跟着阿旭,万一阿旭娶的女人对妞妞不好怎么办?妞妞可是我们的大女儿留下来的唯一的一点骨血!”说着,流下泪来。

    周父翻身搂住她,劝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别想太多,再说妞妞虽然在咱们家生活的日子多,毕竟还是人家的孩子,你也别老想着她像以前那样,老是住在咱们家。”

    周母沉默了很久,仍然愤愤不平:“芷若都跟阿旭谈了这么多年恋爱了,阿旭说不要她就不要她,太过分了!我得找他谈谈,把他从那个乡下丫头那里给拉回来!他也不想想他什么身份,就敢找个乡下丫头,也不怕丢人!”

    周父知道老伴儿的里不甘心,她早认定冷晨旭是她的乘龙快婿,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良久,他劝道:“孩子们的事咱们都别插手了,我怕你越插手事情越僵。”

    周母在被子里拧了周父一把:“我不像你,对女儿的终身大事一点也不上心!再说,当初是阿旭追求的咱们家芷若,现在甩芷若的又是他,天下的好事哪能都叫他占了,想得美!”

    周父摸了摸被拧疼的地方,知道自己说不醒老伴,也就不做徒劳之功了,闭上眼睛睡觉。

    周母嘟嘟囔囔了很久,发现老伴早已熟睡,骂了句:“家里凡事不操心的东西!”也闭了眼睛睡去。

    星期五星期六期末连着两天考试,上午两门下午一门,好容易考完熬到了放假,唐晓芙姐妹两都松了口气,总算能够呆在家里帮方文静了,这几天她一个人撑着生意,真是够累的!

    不过考完期末,从下个星期一高三还要补课,上下午都补,只是不用上晚自习。

    唐晓芙决定每天在学校把功课部完成,晚上回家就一条心帮方文静裁剪服装。

    星期六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老师交待完一些事宜之后就放学了。

    唐晓芙姐妹两个才从学校回来没多久,杜娟和沈茹芸提着不少礼物来了,同来的还有冷司令。

    这令方文静和唐晓兰都大吃一惊,高官光临,她们两个都有些不知所措,可是见唐晓芙神情淡然,两个人也就放松了。

    即便忙得要飞起,可是司令和师长大驾光临,她母女几个无论如何要热情接待。

    不过再热情也就一杯茶而已,她们家什么都没有。

    唐晓兰在前面看着生意,方文静和唐晓芙带着冷司令、沈师长和杜鹃来到里间房。

    杜娟一见房内的那些家具,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

    这些家具不是冷晨旭在军属大院里的住所的家俱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答案不言而喻,肯定是唐晓芙这个小骚狐狸从冷晨旭那里骗来的!

    可今天是来认错的,不能争吵,杜娟狠狠咬了咬嘴唇,把一口恶气硬是咽了下去。

    双方落座之后,冷司令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把礼物放下,又拿出六百多块钱放在书桌上,满含愧疚的的对方文静和唐晓芙表示道歉。

    方文静不知该怎么应对,看向唐晓芙。

    唐晓芙微微一笑:“这事跟冷司令无关,想做坏事的人不可能事先告诉冷司令再来做坏事,所以冷司令完不必自责。”

    她这一席话令冷司令一群人都很尴尬。

    沈茹芸和杜娟人虽然被迫来了,可是根本就没有打算开口向方文静或者唐晓芙赔礼道歉,擎等着冷司令替她们赔礼道歉,然后放下礼物和钱,就准备离开。

    可现在唐晓芙这么说,逼得她们不得不自我当检讨一番。

    沈茹芸和杜娟自我检讨时,唐晓芙一直不开口,只平静的盯着她姑侄两个看,害得她姑侄两个不得不不停的往下说下去,一直等到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之后,唐晓芙才开了口:“我就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想把我们逼回乡下去?”

    沈茹芸和杜娟都同时愣住,她们已经纡尊降贵前来赔礼道歉,唐晓芙这个生活在最底层的小贱人难道不应该说:“没什么,都过去了。”之类的话吗?这才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宽宏大量,原谅他人。

    她怎么能够又怎么敢在冷司令面前表现得这么心胸狭隘呢。

    并且她所问的问题,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回答,因为答案难以启齿。

    唐晓芙表情平静地继续说:“杜娟想把我母女逼回乡下,我能理解,我妹妹在医院住院时,她因为冷晨旭的关系看不惯我姐妹,不断地利用职务之便找我姐妹的茬儿,被我闹到了医院领导那里丢了工作,她想要我滚情有可缘。”

    唐晓芙眼眸一转:“可是沈师长你呢,你又是什么呢?”

    沈茹芸脸都白了,她一向在冷司令面前扮演的都是知性美丽有风度有气度的女子,可不能让自己的人没在冷司令面前土崩瓦解,于是干笑了笑,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杜娟:“我当然是为了这个不成器的侄女!都是我的错,身为长辈只知道护短,却不知道教育,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说罢,还真摆出悔不当初的表情。

    唐晓芙看着她表演,轻笑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沈师长是报我扇你的那一掌之仇呢!不是这个原因就好,沈师长可是师长啊,要是这么心脑狭隘,在工作上不知要铲除多少异己,还不把文工团搞得乌烟障气呀!”

    她眼里闪过一丝嘲谑地轻蔑地瞟了沈茹芸一眼,你沈大师长想以护短二字四两拨千金,蒙混过关,还得能骗过我才行啊!

    沈茹芸脸上变幻精彩,她和唐晓芙第一次交锋就知道她厉害,却没想要她不仅厉害,而且不吝!

    她做为一个长辈已经自我检讨了,就算唐晓芙知道她是在拿杜娟当炮灰,这时也应该看在冷家几个男人的面子上给她留几分面子,给她台阶下,以后大家见面才不会尴尬,可她却非要赶尽杀绝!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