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又问方文静,周芷若把妞妞的换洗小内衣送来没有。

    方文静就道:“送来了,态度怪和蔼的,为人又客气,跟人说话一脸笑,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

    唐晓芙没接这个话,只提醒方文静把周芷若送来的衣服都洗洗,再给妞妞穿。

    方文静惊讶地问:“那些衣服都是干净的,为什么要再洗洗?”

    唐晓芙不想告诉她真相,方文静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胆小,要是让她知道因为冷晨旭的缘故让她女儿凭空多了这么多敌人,肯定会吃不香睡不着的,于是道:“衣服表面干净,说不定上面沾了细菌呢?洗一洗又不费什么事,妞妞住在咱们这里责任重大,咱们得事事注意了。”

    方文静点头说:“好。”

    唐晓芙的确有点杯弓蛇影,冷晨旭怀疑过妞妞那次伤势恶化跟周芷若有关,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周芷若这个人这么可怕,她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

    母女个洗漱过后就上床睡了,唐晓芙跟妞妞睡,唐晓兰跟方文静睡。

    冬天的夜里,躺在温暖的被子里睡觉特别香。

    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醒来,唐晓芙刚做好早点妞妞就醒了,在床上奶声奶气的叫着:“晚芙阿姨,你做了什么吃的?怎么这么香?”

    接着就是晓兰的声音:“妞妞乖,没穿衣服不能爬出被子的,来,晓兰阿姨来给你穿衣服!”

    唐晓芙在厨房里应道:“阿姨呀,今天早上做了春卷,还做了甜玉米羹,都可好吃了,你要是把自己弄生病了,嘴里就会没胃口,这些好吃的东西你就吃不成了。”

    妞妞在里间屋子急了:“晓芙阿姨,我在让晓兰阿姨给我穿衣服,我不会生病的。”

    唐晓芙笑了。

    等妞妞洗漱完毕之后,因为前面一间房做了门面,所以一家人就都在里间房里坐在床上吃,妞妞坐在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唐晓芙把一碗甜玉米羹和一盘春卷放在书桌上,让她自己用勺子舀着吃玉米羹,用手抓着春卷吃。

    她太小,不能像唐晓芙母女三个那样,端着滚烫的甜玉米羹坐在床上吃。

    今天的春卷是唐晓芙异想天开,用鸡蛋和豌豆尖、香菜、菠菜调馅做的,就是想让不喜欢吃蔬菜的妞妞多吃些蔬菜。

    甜玉米羹是唐晓芙特意要方文静买的玉米面做的,里面还搅了一个鸡蛋,所以吃起来口感更加好。

    妞妞吃得很欢脱,一只小手拿着小勺往嘴里送玉米羹,另一只小手往嘴里塞春卷,忙得不亦乐乎,恨不能自己长两张嘴巴才好,还要忙里偷闲的夸唐晓芙:“晓芙阿姨,今天的早点好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唐晓芙不大喜欢吃甜食,只吃了小半碗的玉米羹,就拿着春卷吃了起来。

    “好。”妞妞呼噜呼噜的吃着,方文静不时停下来给她擦擦小嘴巴,免得玉米羹滴到衣服上难看。

    “晓芙阿姨,你昨天晚上没有给我讲故事,你今天应该补回来吧。”妞妞恋恋不忘唐晓芙该她的故事。

    “嗯,等吃过早饭,妞妞陪着阿姨一起去打货,在路上阿姨把故事补讲给妞妞听好吗?”

    “好!”妞妞愉快的答应。

    方文静担心道:“咱们两个带着妞妞一起去打货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妞妞可以自己走,又不用我们抱。”唐晓芙说到这里,鼓励的看着妞妞,“妞妞,阿姨说的对不对?你一定可以自己走的,不然我们就没办法带你一起去打货,你就得留在家里和小黄一起看门,因为我和你方奶奶会抱着很多很多的货,没有办法再抱着你。”

    妞妞十分认真的想了想,用力的点了点头:“我都三岁了,我可以自己走的,不用人抱!”

    “那好,那我们就带着妞妞一起去打货。”唐晓芙笑眯眯的说。

    吃过早饭,唐晓兰就匆匆去上学了,唐晓芙带着妞妞和方文静先去医院探望唐建斌,给他送过早饭之后再去打货。

    唐建斌见上学的日子唐晓芙居然来给他送早饭,很惊讶,就问她今天怎么没有去上学。

    唐晓芙三言两语告诉他缘由,然后想带着妞妞和方文静离开。

    她只打算请一天时间的假,所以时间很紧,上午必须得把货打回来,下午和晚上她要赶制不少衣服出来,好当样品挂在店里,因此不敢在唐建斌这里久留。

    唐建斌把唐晓芙送给他的早饭——一饭盒春卷放在床头柜上,起床穿衣服:“我和你们一起去,我有劲,可以帮你们挑货。”

    方文静忙拦着:“你就是因为身上有伤才住的院,咋能跟我们一起去帮我们挑货呢,你就好好在医院里安心养伤,我和晓芙可以把货挑回来的。”

    唐建斌已经穿好了衣服,开始穿鞋:“我都住了将近半个月的院了,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再说也只是挑点货,没事的。”执意要去。

    方文静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点点头:“那好,你跟着去吧。”

    她问过医生,唐建斌身上的伤怎样了,医生说到底年轻,再加上唐建斌平常身体很好,所以伤势恢复得相当好,因此他跟着帮忙去挑货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一行人出了医院,上了公汽,他们出门的早,现在还不到七点还没有到上班上学的高峰,所以公汽上人并不多。

    唐晓芙找了个座位坐下,把妞妞抱在身上,开始给她讲故事。

    半途中,上车的人就多了,因为那时已经七点多了,上班上学的高峰来了。

    唐晓芙看见一个大肚子孕妇艰难的上了车,站在她座位附近,唐晓芙就叫那个孕妇过来坐到她的座位上来。

    车上很多人,那个孕妇隔着好几个脑袋冲着她感激的笑了一下,然后艰难的往她这里挤了过来。

    眼看那个孕妇就要挤过来了,唐晓芙把妞妞交给坐在身后的方文静抱着,然后她站了起来,准备把位置让给那个孕妇。

    旁边吊着扶手的一个男青年把唐晓芙推了一把,把她从座位边推开,然后把自己身后的一个女青年拉过来:“快快快,这里有座位,你赶紧坐!”

    那个女青年还没坐稳,唐晓芙转身就把她硬生生的从座位上拎起推开,接着便把目瞪口呆的那个孕妇拉过来按在座位上坐下。

    孕妇一面感激的对唐晓芙说着谢谢,一面心惊肉跳的看了一眼那个男青年和那个女青年。

    那个女青年紫胀着脸抱怨那个男青年:“你看你,给我找的什么座位,害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说罢,还不觉得解气,甩给那个男青年一个后脑勺。

    那个男青年被女青年冷落了,恼羞成怒,一把抓住唐晓芙的衣领,恶狠狠道:“谁让你推我女朋友的,你现在立刻给我女朋友赔礼道歉,不然我要你好看!”

    方文静坐在后座上,抱着妞妞惊恐的看着突然发生的一幕。

    妞妞两只小拳头握的紧紧的,气愤填膺的大叫:“你别欺负我晓芙阿姨,我会找我爸爸狂揍你的!”

    坐在车厢后面座位上的唐建斌也察觉到唐晓芙这边情况好像有些不妙,起身拼命的往她这里挤来,遭到许多乘客小声的谩骂。

    那个男青年话音刚落,脸上就露出痛不欲生的神色,松开唐晓芙,双手捂着裆部,慢慢的倒在地上,又是胆怯又是不可思议的仰头看着唐晓芙。

    旁边的乘客也都讶异的看着唐晓芙,不知道这个长相漂亮、身材前瘦的小姑娘是怎么就一招制服了这个膀大腰圆的男青年的。

    唐晓芙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男青年:“你难不成是只螃蟹吗?你抢了我的座位,你还好意思让我给你的女朋友赔礼道歉!你想要横行霸道,还得有那个本事不是!”

    那个女青年见那个男青年不知怎么的就被唐晓芙这个小丫头给教训了,越发看不起他,冷哼一声,不顾其他乘客的抱怨往更旁边挤去,似乎要和他划清界限似的。

    这就更让那个男青年觉得没面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对唐晓芙道:“那老子就要你看看老子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说着,挥拳就要向唐晓芙揍来。

    被旁边一个长相斯文的男青年一把钳住他准备行凶的手,慵懒的说道:“不用看了,你没那个本事。”

    唐晓芙扭头去看那个英雄救美的男青年。

    他长得并不惊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似乎度数并不深,一副书生气质,像所有女中学生时恋爱的那种学习超好又善良的学长。

    他看上去和善而没有压迫感,像四季中的春天,清爽而碧绿。

    他看见唐晓芙在看他,对她有礼貌的点点头。

    斯文,谦和,有礼貌,可能家庭条件也不错吧。

    唐晓芙的视线在他脖子上露出的高领毛线领口还有他身上的黑呢子大衣上停留了几秒。

    这个男青年虽然长得斯文,可是手劲很大,使得那个虎背熊腰的男青年根本就不能从他手里挣脱开。

    正好车子到站,那个斯文男青年抓住要下车的乘客刚刚下完车的那个瞬间,嘴里轻轻吐出一个“滚”字,就把那个膀大腰圆的男青年狠狠往车门一推,并且还踹了一脚。

    那个膀大腰圆的男青年踉踉跄跄地栽出了车门,脸朝下,额头磕在了站台上顿时流出血来。

    正是上学上班的高峰,大街上有许多骑着自行车的人赶时间,把自行车骑得飞快,见到前方有人摔在地上,有的来不及刹车,结果撞了上去,这下子,那个膀大腰圆的男青年算是雪上加霜了。

    这时车门都关上了,公汽启动了,向前驶去,唐晓芙看不见那个膀大腰圆的男青年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她在心里认为,那个斯文的男青年出手似乎太狠厉了!

    那个斯文男青年仿佛能看透唐晓芙内心的想法似的,微微一笑,语气温和得如同四月的春风:“对付这种人不必心慈手软。”

    这话似乎说得没有错,可唐晓芙的内心却并不能释然。

    这时唐建斌好不容易挤过来问唐晓芙发生了什么事。

    唐晓芙还没来得及说,妞妞在方文静身上往上一冲一冲的,小嘴巴拉巴拉的像个打字机,绘声绘色的把经过讲给唐建斌听。

    然后手指一指那个斯文年轻人:“就是我叔叔救了晓芙阿姨。”

    唐晓芙和唐建斌还有方文静哗然,这世界可还真小,随便一出门就能遇到熟人,尽管这个熟人是妞妞的熟人,但还是熟人啊。

    那个斯文男青年彬彬有礼的对唐晓芙介绍:“你好,我叫沈从贤。”

    唐晓芙、唐建斌、方文静心中又是一愣,他姓沈啊……

    唐建斌感激地说道:“多谢你救了我妹妹。”

    “没事。”沈从贤笑得温和,然后走到方文静的身边站定,低着头和妞妞说起话来,很快就从妞妞的嘴里得知她为什么会和唐晓芙在一起了。

    又过了几站,沈从贤到站了,就和唐晓芙三个说了声再见,便下车去了。

    接下去的几站风平浪静,到了站,唐晓芙一行下了车,直奔服装厂而去。

    服装厂的厂长很久都没有见到唐晓芙了,见到她来,有点意外。

    唐晓芙开门见山的和她说明来意,那个厂长疑惑的问:“上次沈科长不是从我这里调了些布料给你了吗?你怎么还要来买零头布?”

    唐晓芙只说有需求,所以来买了。

    那个厂长也就没多问,叫车间主任带唐晓芙几个去车间买零头布。

    唐晓芙买了两麻袋的呢子、毛华达等毛料布料,又买了两麻装灯芯绒。

    付过钱后,唐晓芙见车间角落里堆满了零碎的人造皮草,就问那个车间主任:“这些人造皮草怎么卖?”

    那个年代还没有人造皮草这种叫法,那个车间主任了一下就明白过来,踢了踢那些人造皮草:“你是说这些人造毛对吧?这东西没人要,你如果要的话随便拿,不要钱。”

    唐晓芙就专拣那些大块的奶白色的、纯白色的、黑色的、棕色的装了满满两大麻袋,然后一行人准备离开。

    妞妞见唐晓芙三个大人每个人手里拎着两麻袋的货,就说她也要拎货回去。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