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见人都回来了,就说:“吃饭吧,边吃边聊。”

    午饭方文静已经做好了,唐晓芙姐妹帮着往外端。

    彩蝶父女相见,自然高兴,彩蝶姐妹忙着卖鸡蛋,一直没回去,方文强都有好长时间没见着两个女儿了,现在见到两个女儿,越看越爱,觉得姐妹两个长漂亮了许多!

    妞妞的午饭是唐晓芙早上上学之前就做好了的,包的芹菜饺子。

    方文静现煮了给妞妞吃。

    六个大人吃米饭配菜,妞妞就坐在唐晓芙身边吃饺子。

    妞妞吃得很高兴,还晃荡着两条小短腿。

    今天方文强给唐晓芙送柜子等家具,顺便带了一篮子蔬菜,有一半是大棚蔬菜,还带了些咸鸭蛋来。

    说是唐晓芙放在他家贺雪妹帮着养的那几只鸭下的蛋腌制的。

    但是方文静不太信,一共五十枚咸鸭蛋,她家才几只鸭呀,十一月份才开始下的蛋,这才几个月,哪就攒了那么多蛋!八成有二嫂杨秀华从她娘家拿回来的咸鸭蛋!

    所以中午方文静就炒了一个蒜香茄子、一个清炒苋菜,一个红烧土豆块还有一个青蒜香干和一个青椒炒瘦肉,还蒸了七个咸鸭蛋,切开,成十四块,摆在盘子里。

    妞妞见唐晓芙老是夹蒜香茄子和清炒苋菜吃,好像她在吃暗黑料理似的,皱着淡淡的眉毛替她痛苦:“晓芙阿姨,你干嘛吃这么难吃的菜?”

    “不难吃啊,很好吃,妞妞要不要尝尝。”唐晓芙夹了块茄子送到妞妞嘴边。

    妞妞拒绝:“我不吃!我吃饺子!饺子好吃!”说着,埋头吃饺子。

    小黄在桌子底下转来转去,嗅来嗅去,希望地上有唐晓芙他们掉的饭菜。

    可地下什么也没有,它又抬起头来望着众人,还伤心地呜咽几声。

    方文静放下碗筷:“你等着,我给你盛饭去。”

    到厨房里,把方文强带来的放在炉子上切片炖煮的猪肺舀了些在小黄吃饭的搪瓷碗里,又加上一些饭,拌拌,拿到前面来,放在靠门的地方。

    小黄一直跟在方文静身后,也不要人叫唤,跑过来开心地吃起它的午饭来。

    它不时满意地冲着方文静呜呜两声。

    自从到城里之后,方明每次进城给都会给小黄带两个猪肺,拌着饭,够它吃好几天的,比它在乡下伙食好多了,它能不高兴吗!

    既然柜子和烫衣板裁衣板已经送来了,唐晓芙决定裁缝店正式开始营业。

    招牌是早就做好了的,布匹也进好了,有三十多种花色供顾客挑选。

    这次能进到这么多花色的布匹多亏了简明的妈妈沈秀枝。

    国棉出厂的布每卷四五百米,唐晓芙一个裁缝店一种花色的布哪要特了那么多!

    沈秀枝也考虑到这一点了,于是就跟以前唐晓芙拿零头布的那家服装厂厂长商量了一下,让厂长把每种花色的布一样撕五十米下来给唐晓芙,当然,价格还是按照服装厂从国棉的进价卖给唐晓芙。

    人家工商局干部开了口,服装厂厂长当然得给面子一口答应咯!唐晓芙这才有这么多花色的布料可卖。

    这就是个巨大的优势,别人家的裁缝店就没布料卖!

    这一点唐晓芙考察过了的,都是顾客自己在别的地方买好衣料拿到裁缝店里来做的。

    自己店里有布料,还不要票,肯定能吸引顾客!

    就连纽扣、针线、拉链、还有那个年代特有的专门缝在小孩子衣服上的贴花都进了不少。

    这种贴花图案和现在的卡通图案差不多,很萌,贴在衣服上很好看。

    六个大人匆匆吃完午饭,彩云姐妹急着卖茶叶蛋去了,方文强帮着唐晓芙母女几个把招牌挂好也匆匆离开了。

    他家菜地的活儿也紧呐,哪有功夫长待!

    方文静母女几个仰头看了一眼写着“红樱桃裁缝店”几个大红字的木招牌满意地笑了笑,进了屋,把饭桌收拾了,折叠起来,放厨房里去了。

    然后把一卷卷的布料码放在货柜里,摆好缝纫机、锁边机。

    做完这些时间就已经不早了,唐晓芙姐妹两个就去上学去了。

    姐妹两个一下午都心神不宁,不知方文静的生意怎样,下午放学时间那么短,往返时间不够,还要吃晚饭,姐妹俩不可能赶回去一看究竟,只得耐着性子等上完晚自习往家去了解情形。

    今天唐晓兰也不在学校住校了,向管理女生寝室的老师请了一天假,和唐晓芙一起往家赶。

    简明送她姐妹两个回家。

    自从天冷了唐晓芙就不让方文静下晚自习来接她回家,所以简明就充当起护花使者。

    按他的话说,少睡半个小时的觉没关系,关键他未来媳妇必须得安,结果此言一出,就被唐晓芙暴打了一顿。

    简明送唐晓芙据姐妹两个回到家里,和往常一样,方文静塞给他一个武大郎烧饼。

    简明笑嘻嘻地接了过来,谢过方文静之后,又和她母女三个告别就回学校了。

    他家在汉口,现在在武昌读书,当然得住读。

    虽然他家庭条件不错,可是在八十年代,住校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学校的饭菜没什么油水,又没有夜宵可吃,对于一个正长身体的男孩子来说总差那么一口食。

    所以每天晚上方文静的那个武大郎烧饼对简明而言简直是马无夜草不肥,这段时间他营养充足,个头飞蹿,都突破了一米八了,身材极为伟岸,在学校里很引人注目,特别是女孩子们的目光。

    唐晓芙姐妹两个回到家里,关上大门便迫不及待地问方文静生意怎样。

    方文静焦虑的长叹一声:“生意倒是不少,可是我不敢接呀。”

    唐晓芙姐妹两个面面相觑,蒙圈了。

    “妈妈为什么不敢接?”唐晓芙莫名其妙的问。

    “因为……我不是太听得懂那些顾客的要求~”方文羞愧地说道。

    唐晓芙哑然。

    她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一点。

    凡是拿布料到裁缝店里做衣服的顾客都是自己说样子和裁缝师傅交流勾通好,然后裁缝师傅就按顾客的要求做成成品。

    八十年代的服装样式并不多,时尚的款式也就那几个,唐晓芙以为方文静都来城里好几个月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那几个样子看都看熟了,不可能不会做。

    方文静恐怕做是没问题的,应该是和顾客在交流勾通这一块儿出了问题。

    武汉话和唐晓芙的家乡话有很大的区别的。

    比方武汉方言“去”,发音“克”,“什么”发音“么事”,“啰嗦”一般说成“嘀哆”。

    武汉方言基本没卷舌音,语音硬,给人跋扈嚣张的感觉。

    可是武汉周边哪怕离武汉最近的荊门、孝感都卷舌音严重,导致近在尺咫方言有时会像外语一样难懂。

    武汉因为地理位置特殊,九省通衢,所以武汉人对别的地方的方言接受能力特别强。

    唐晓芙前世时能听懂很难听懂的江浙、广东一带的话,可是对离武汉并不远的黄梅县、公安县的方言至今很奔溃,一个字也听不懂……

    而且正因为武汉人在整个湖北独一无二的无卷舌音,所以武汉人一听到卷舌音第一反应就是一脸嫌弃:“一口弯管子话,肯定是个乡巴佬唦!”

    方文静来城里时日尚短,武汉话掌握得不好,就不能完听得懂顾客的要求,所以不敢贸然接活儿,怕做错了,不符合要求,还得赔人家。

    嗯~这倒是个难题。

    唐晓芙背着书包原地沉思了片刻,忽然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我想到好办法啦!”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殷切地紧盯着她,就单等着她想到破解的方法。

    要知道开裁缝店投资不小,光买布匹就用去了好几百块,这还不算打家具买针头线脑和纽扣的钱!要是亏了,非把方文静急死!

    这时听到她说想到好办法了,两人心头一轻,惊喜地异口同声地问:“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心头大事有了处置的办法,唐晓芙立刻想起妞妞:“妈,妞妞呢,睡了吗?”

    “嗯,早就睡了,睡觉前一直念叨着你晚上要给她讲故事。”

    “她下午乖吗?”唐晓芙进了中间那间房,把身上的书包取下来放在床头的书桌上,看了一眼熟睡的如妞。

    她睡得真香,而且睡觉的样子很好看。

    “乖。”方文静和晓兰也都跟着唐晓芙走了进来,“你到底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怎样使小店“死而复生”才是方文静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简单。”唐晓芙在床沿坐下,尽量压低声音避免吵到妞妞:“就是从服装厂进些零头布回来,做成一些成品衣服,挂在墙上,让顾客们直接指着衣服样品让妈做不就得了,省得妈与顾客鸡同鸭讲。”

    “……这样能成吗?要是这样也不能成,那还不要又赔进些钱?”今天下午颗粒无收,大大打击了方文静的积极性,光往坏的方面想。

    唐晓芙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妈,做生意呢,能看到最坏的结果当然重要,这样就能防患于未然,可是只盯着最坏的结果,只会束缚自己的手脚。

    这世上人人都想发财,为什么发财的那么少?因为绝大多数人和妈妈一样,打算去做某件事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哎呀,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因此还没开始做呢,就已经打起了退堂鼓,结果就不去付诸行动了。

    那些能发大财的,哪个不是敢拼敢打的!想要发财,三分靠运气,七分靠打拼!连拼都不拼,就撀等着天上掉钱啊!

    就算天上掉钱,那还得和别人抢得头破血流呀!那也是拼!现在咱家小店刚营业就堵在了前进的路上,咱们都走投无路了,还不放手一搏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买零头布才几个钱?就算这也赔进去了,衣服我们也可以自己穿,不会浪费的!可是万一这几个钱的投入能救活我们的小店,那不是赚翻了?”

    唐晓芙说完,踌躇满志地看着方文静和晓兰。

    八十年代前不好说,但是对八十年代到二零零年代这二十年里,她充满了把握,做生意,只要你不是脑残,就跟捡钱似的。

    看似贫穷的社会,商机无限大,人们缺钱,更缺物啊!

    特别是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们,都愿意拿兜里那不多的几张钞票换些吃的穿的。

    不仅是为了口福和漂亮,还有攀比心理,越是大都市,这种攀比越严重。

    所以许多人是愿意掏钱买吃买穿的,觉得自己吃得起好的,穿得起好的,在他人面前有优越感。

    就像唐晓芙前世,许多城里年青人节衣缩食买苹果手机一样,一个苹果手机八千多,有的人工资才三千多!可照样要打肿脸充胖子!这就是都市,这就是攀比!

    再说了,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好像在人们面前突然就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消费根本就不理智,见别人买什么,许多人一窝蜂上。

    唐晓芙前世就有许多亲戚在那个年代里抓住时机,都发了财,不像后来二零一零年后,再想赚钱,真的很难。

    所以唐晓芙才会这么志在必得。

    唐晓兰崇拜地看着唐晓芙,激动地小声道:“姐姐说的真好!只有敢拼才会成为人生赢家!”

    唐晓芙的话浅显易懂,方文静也能理解得了,笑着小声道:“那就按你说的办。”

    唐晓芙就说:“晓兰,你明天帮我向我班主任请一天的假,就说我生病了,我一大早就去服装厂进些零头布回来,和妈妈赶制一些衣服样品挂在店里。”

    唐晓兰犹豫不决道:“姐,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你这样请假不怕影响学习吗?”

    方文静也严肃的看着唐晓芙:“可不敢耽误功课,学习第一!”

    女儿成绩这么好,她不希望唐晓芙因为家里的原因拖累了学习,要是导致以后考不上大学,她这个做妈的会内疚死。

    唐晓芙笑了起来:“平常认真学了,请一天假,耽误一天功课能有多大的影响,没事,我保证我这次期末一样能够拿到第一名!”

    方文静见唐晓芙自信满满的样子,仍是不放心,一再问她是不是真的不会影响到学习。

    唐晓芙起先还耐心的说:“是是是,不会影响到学习。”到后来就有些不耐烦了:“我到时把成绩考出来给妈看,再行了吧。”

    方文静这才没有问了。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