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回到家里就开始等妞妞。

    沈茹芸回到冷家时,她为了避免自己在场万一说错话、表错情,让冷晨旭这个比兔子还精的家伙看出点端倪来,于是早早退场,后续发生了什么精彩故事一无所知。

    她一心想要妞妞讲给她听,下一步该怎么做,她得做到心中有数。

    可一直等到很晚,都不见冷晨旭送妞妞过来。

    这令周芷若心中很不安。

    她想起冷晨旭问她棉签的事,以及冷晨旭背着她对妞妞说,他会好好守护妞妞的话。

    他是随口问起棉签的事,还是不动声色的试探?

    他对妞妞说要好好守护她的话,是心疼她手伤恶化还是另有所指?

    这些问题困扰的周芷若心神不宁、胡思乱想。

    那个年代装电话不是你有钱就能给你装的,而是你级别够了才会在你家里装电话。

    所以周芷若家里并没有电话,也就不能和冷家及时联系,问问为什么冷晨旭没有把妞妞送来。

    第二天一大早,一夜都没睡好的周芷若就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冷家。

    冷司令听周芷若说冷晨旭昨天晚上并没有把妞妞送到她那里去,表情立刻变得异常凝重。

    他抬手看了看表,现在太早了,冷晨旭应该还没有到部队去。

    冷晨旭不过是团长级别,家里也没有电话,也就是说,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冷司令在家里来回踱了两个圈,对周芷若道:“你别急,妞妞是和阿旭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的,等待会阿旭到了部队,我再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然后我再给你学校打电话,你先去上班吧。”

    周芷若一脸焦色,但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答了一声“好”转身离开了冷家。

    不过她并没有去学校,而是直奔冷晨旭自己的住所。

    当她敲响冷晨旭住所的大门,就听冷晨旭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稍等。”

    过了片刻,冷晨旭把门打开出现在周芷若面前时,已经穿戴得整整齐齐,就连风纪扣也扣得严严实实。

    冷晨旭见到她,没有一丝的意外,平静的问:“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说出的话和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淡淡的疏离。

    什么叫这么早我怎么来了,难道这里我不能随便出入吗!

    冷晨旭的话令周芷若如鲠在喉,但是她很懂得克制自己,更明白哪句话自己可以说,哪句话不能说,所以绝对不会因这句话去质问冷晨旭。

    她抬脚走进了屋里,四下里寻找:“昨天你没把妞妞送到我那里去,我担心了一整夜,现在急急赶来看看妞妞,妞妞呢,妞妞怎么不在你这里?”

    周芷若一连飞快的找了两遍,没有看见妞妞的身影,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冷晨旭。

    “我拜托别人帮我照顾妞妞,你不用担心。”冷晨旭语气仍然波澜不惊。

    可是周芷若的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冷晨旭不把妞妞送到她那里去,反而拜托别人照顾妞妞,这是不是说明冷晨旭已经开始不再信任她了,这令她心中充满了惶恐和危机感。

    周芷若急忙把脸扭到一边去,不让冷晨旭看到她恼怒的表情,等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这才扭过脸来,面对着冷晨旭,和平日一样,一副知性温柔的模样:“你把妞妞送到谁家去了。”

    “你不必知道。”冷晨旭摆出即将出门的姿势,“我要去部队了。”

    这个点去部队有点早,分明是在下逐客令。

    周芷若的脸色僵了僵,但随即就温柔的笑开:“正好我也要赶到学校去,咱们一起出门。”

    冷晨旭并没有接她的话。

    两人来到楼下,冷晨旭走到吉普车旁边,周芷若站在原地没动,等着冷晨旭把吉普车开到她身边,请她上车,再把她送到公汽车站,她再乘公交去学校。

    以前冷晨旭经常这么做。

    不过周芷若不是每次都让冷晨旭送她,既然自己是走知性优雅路线,那就得有一份优雅女性必须具备的高傲矜持,至于像杜鹃那样恨不能倒贴过来,对她而言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

    冷晨旭还是如以往一样,把吉普车开到周芷若身边停下。

    周芷若稍稍安心,只要冷晨旭还对她殷勤照顾,即便她真的在冷晨旭心里留下什么污点,她都有办法化解。

    前提是,她在冷晨旭的心中仍然很有分量。

    周芷若正等着冷晨旭请她上车,就见冷晨旭摇下车窗玻璃,对她说了声:“再见。”

    周芷若本能的回了一声:“再见。”并且条件反射的脸上带着温柔善解人意的微笑。

    冷晨旭一踩油门,绝尘而去,喷了她一脸的油烟。

    周芷若当场石化在原地,难以置信紧盯着冷晨旭的吉普车离去的方向。

    他就这么走了?扔下她走了?

    周芷若怀疑自己根本就没从床上醒来,现在正在做噩梦。

    不然怎么解释冷晨旭居然会做出扔下她独自离去的举动!

    就算自己真的在他心里留下什么错,看在她死去的姐姐份上,还有这几年来她含辛茹苦的照顾妞妞的份上,他都不应该对自己这么绝情!

    唐晓芙背着书包和晓兰一起上学。

    妞妞死死抓着唐晓芙的衣襟不让她走,眼泪汪汪的说:“晓芙阿姨,我还要听你说故事。”

    昨天晚上冷晨旭把唐晓芙和妞妞送到家里,唐晓芙和方文静一起给妞妞洗漱。

    虽然她们母女两个配合的很默契,而且尽量不惊动已经熟睡的妞妞。

    可是给妞妞洗小屁屁和小脚脚时,妞妞还是被弄醒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泡了脚的缘故,把妞妞给泡兴奋了,接下去怎么也睡不着,非要缠着唐晓芙给她讲故事。

    唐晓芙只好一口气给她讲了不少故事,什么小红帽和狼外婆、海的女儿、阿里巴巴和四十个强盗、辛巴达历险记……

    几乎要讲得两片嘴唇要摩擦起泡了,小祖宗这才好不容易睡着了。

    唐晓芙蹲下来摸着妞妞的头,严肃的拒绝:“不行,我必须得去学校上学,你最好也要去幼儿园上学,你知道你上的幼儿园在哪里吗,叫方奶奶送你去。”

    “我才不要去上幼儿园,上幼儿园什么的最讨厌了!”妞妞咬牙切齿的说,似乎和幼儿园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不上学是不对的哦,不上学就学不到知识,学不到知识就不会讲好听的故事,阿姨之所以能够讲那么多好听的故事,就是因为在学校里好好学习的缘故。”

    妞妞显得犹豫不决:“可是爸爸说我住在阿姨家里,这几天可以不用去幼儿园。”

    “那好吧。”唐晓芙站起身来,“可是我必须得去上学,你在家里乖乖跟着方奶奶,等我晚上回来学习完了,我还给你讲故事,如果你不乖,我就不讲故事了。”

    “好。”妞妞无可奈何的点点头答应了,她发现,哪怕自己撒娇,晓芙阿姨也不会依着她的。

    “妞妞!”一个穿着红黑格子呢子大衣,黑色小喇叭裤毛呢裤子,一双黑色高跟鞋的女孩脚步匆匆的向妞妞走来。

    唐晓芙母女三个都扭头向那女孩看去。

    “周芷若?”唐晓芙轻叫了一声,蹙眉盯着来人。

    这还是方文静和唐晓兰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周芷若。

    她不仅打扮的时髦,长得也漂亮,五官精致,气质娴雅,一头波浪长发更是给她加分。

    周芷若展开甜美的笑容,很快就走到了唐晓芙和妞妞的身边,然后蹲下来看着妞妞:“昨天阿旭没有把妞妞送到我那里去,我整晚都在挂念着妞妞睡得好不好,所以特地来看看你们,别介意哦。”

    唐晓芙没吭声,不知内情的方文静温和宽容的笑着道:“你关心妞妞嘛,我们有什么好介意的。”

    周芷若见妞妞的脸有一点困倦,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妞妞,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

    妞妞还没有开口,唐晓芙在一旁毫无温度的说道:“小孩子换了陌生的环境,没有睡好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周芷若暗自咬了咬牙,但脸上还是堆着甜美的笑容:“妞妞,你要是在晓芙阿姨家里住不惯,那就还是回外婆家里和妈妈一起住,好不好。”

    “不好。”周芷若话音刚落,妞妞就立刻拒绝,“妈妈讲的故事没有晓芙阿姨讲得好听,而且妈妈不会做武大郎烧饼。

    今天早上,晓芙阿姨不仅给我做了武大郎烧饼吃,方奶奶还给我磨了豆腐脑喝,豆腐脑好好喝。”

    周芷若像被人猝不及防地打了脸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妞妞,眼里还闪过几丝气急败坏,但瞬间就把情绪都给掩饰下去,站起身来,笑着道:“既然你喜欢跟晓芙阿姨一起住,那你就住在这里吧,不过一定要好好听方奶奶和晓芙阿姨的话,那妈妈走咯,跟妈妈说再见!”

    “妈妈再见。”妞妞挥起小手,奶声奶气的说。

    “再见。”周芷若脸上在笑,心里恨得在滴血。

    这个死孩子简直是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亏自己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血,她只在唐晓芙身边呆了一晚,就不肯离开她了,一只喂不熟的小白眼狼!

    “站住。”唐晓芙平静的叫住转身离开的周芷若,“你来得正好,昨天冷团长急匆匆的把妞妞送过来,但是并没有带换洗衣服来,麻烦你今天有时间把妞妞的换洗衣服送来。”

    虽然现在是大冬天,不用天天洗澡,可是内衣内裤还是天天要换的,不然太不卫生了!

    “呃……好。”周芷若装模作样看了一下手表,然后冲着唐晓芙笑了笑,“对不起,我没时间和你多聊了,我得赶去学校上班了。”说着就匆匆走掉,这里是她的耻辱之地,她根本就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哪怕一秒钟。

    唐晓芙嘴角微勾了一勾,眼里露出一丝讥笑的冷意,在心里腹诽道,说得好像谁要跟你长谈似的!

    中午唐晓芙姐妹回到家里,见第一间房里放着刷好桐油的长柜子和折叠的烫衣板、裁衣板,就知道是大舅舅方文强来了。

    姐妹两个立刻往里间屋里走,果然听到方文强和方文静说话的声音,还有妞妞叽叽哇哇的吵闹声。

    姐妹两个走进第二间屋子,见到方文强,都叫了一声:“大舅舅。”

    方文强乐滋滋的应了一声。

    方文静就道:“你要的家具,你舅舅都给你打好了,也刷好了桐油可以用了。”

    唐晓芙笑着谢谢方文强,问方文静把工钱料钱运费给舅舅没有。

    方文静道:“我怎么没给!你舅舅说啥也不肯收,你来给你舅舅吧!”说罢,把一直捏在手心里,给不出去的五十块钱给了唐晓芙。

    唐晓芙就把那五十块钱往方文强手里塞:“舅舅停下自己家里的活儿特意给我打家具,我怎能叫舅舅又是贴料钱,又是贴运费、工钱的呢!这钱舅舅一定要收下来,不然以后我再要打家具,就不敢找舅舅了。”

    方文强本来还想推辞不收的,听唐晓芙这么说,只得腼腆的收下:“你说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给你做一点小事收钱,我这当舅舅的心里多难为情啊!”

    唐晓芙在床沿坐下:“我没有帮舅舅家做任何事,只是指了一条赚钱的路而已,但是种菜卖菜还是得舅舅一家人自己亲力亲为的去做,算不得帮了舅舅家什么忙。可是舅舅为我们家打家具,那是实实在在的出力,而且还帮我们买木料,又请了拖拉机送来,所以这个钱我们必须得给,亲兄弟明算账,关系才会处的更好,亲戚之间也是这样。”

    方文强笑着道:“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一想到亲戚之间帮点小忙还要收钱,就觉得别扭。”

    “没事,以后慢慢习惯就好。”唐晓芙笑着道。

    方文强也咧嘴笑了几声,把那五十块钱贴身放好。

    这时彩云姐妹卖完茶叶蛋也说笑着回来吃饭了。

    这几天怕工商或不三不四的人来找碴儿,彩云也没敢在方文静的门口卖茶叶蛋了,和妹妹彩凤在商场附近卖茶叶蛋。

    结果发现,商场附近生意更好,姐妹两个索性就在商场门口卖了,只是有时为了抢地盘要和人吵嘴。

    不过她们有姐妹两个,不怕!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