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一连在父亲的家里住了五天,每天晚上给妞妞讲故事,讲得口干舌燥、江郎才尽,总算等到了冷司令忙完部队的事情回来了。

    这天晚上,大家都围坐在饭桌边吃晚饭。

    冷晨旭给妞妞夹了一个肉圆子放在她的饭碗里,声东击西的问冷司令:“爸,方阿姨和晓芙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能指使工商的人去查方阿姨的小吃摊?

    虽然她们无证经营,可是只要她们补个经营证不就行了,为什么不让她们摆摊了?她们母女三个就靠着那个小吃摊维持生活,爸这么做不是断了她们的生活来源吗?”

    冷司令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把筷子用力往桌子上一拍,怒气冲冲道:“你听谁说这件事是我做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那个什么方阿姨或者晓芙就算得罪了我,我也不会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去对付她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周芷若给妞妞夹猪肚的时候,顺便扫了一眼沈茹芸。

    她表面上看起来与平时无二,还是那么优雅从容,可是拿在手里的筷子却一直在微微抖个不停。

    周芷若的眼里划过一丝残忍的冷笑,妞妞嚷嚷起来:“妈妈,我不是要你夹鱼块,我是叫你给我夹猪肚。”

    周芷若忙笑着解释道:“今天我在学校里讲课讲晕了,明明想着要给妞妞夹猪肚,怎么就夹成了鱼块!”

    她自嘲的摇摇头笑了笑,把妞妞碗里的鱼块放到自己碗里,又给妞妞夹了一些猪肚放在她的碗里。

    冷晨旭扫了一眼周芷若和妞妞,慢条斯理的吃了两口饭,说道:“我也不十分清楚,只知道陶叔叔和向叔叔特意打电话给工商局,让工商局去查方阿姨的小吃摊,具体的情况爸爸可以问陶叔叔和向叔叔,他们是当事人,应该比我说的更清楚。”

    冷司令严峻的盯着他看了几秒:“等我吃了饭我就会给他们两个打电话的。”

    沈茹芸突然放下筷子,对冷司令道:“我想起我有一件工作上的事没做完,我这就赶到部队去做完再回来,你们先吃。”

    冷司令不满的看着她:“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年轻人一样,做起事来丢三落四!你们文工团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等吃了饭再去吧,反正已经耽搁了,也不在乎吃饭这点时间!”

    沈茹芸显得左右为难。

    周芷若善解人意的说道:“阿姨快去吧,工作上的事可不能马虎!”

    沈茹芸感激的看了一眼周芷若,说了一句:“我走了。”起身匆匆的离去。

    冷晨旭清冷的目光从周芷若身上滑到沈茹芸的背影上,又瞟了一眼冷司令,把勤务兵给叫来了:“小李,麻烦你现在立刻给陶叔叔和向叔叔打个电话,问他们为什么要工商查处方文静的小吃摊。”

    “是。”勤务兵答应一声,就向客厅走去。

    他们家只有一部电话,安装在客厅沙发旁边的小几上。

    饭桌边的人除了妞妞之外其他三个人都一边吃着饭一边都竖着耳朵在听勤务兵打电话。

    “喂!是陶秘书吗?请问你前几天是不是叫工商去查处一个叫方文静的女人的小吃摊过?”

    勤务兵问完之后,那边很快给出了答案。

    勤务兵用手把话筒捂住,扭头对冷晨旭说道:“冷团长,陶秘书说是沈师长要他给工商打电话查处方文静的小吃摊,好像是因为方文静的小吃摊卖的小吃不卫生,吃坏了她几个晚辈。”

    “哦?”冷晨旭轻笑了两声,“那几个和杜鹃一起蹲派出所的混混是阿姨的晚辈?”

    然后对勤务兵道:“你跟陶叔叔说,如果阿姨待会儿跟他打电话,让他立刻告诉我。”

    “是!”勤务兵答应一声,照办了。

    冷晨旭又要他给向叔叔打电话。

    向叔叔的回答和陶叔叔基本一样,是沈茹芸要他给工商打电话,查处方文静的小吃摊的。

    冷晨旭同样要求勤务兵对向叔叔说,如果待会儿沈茹芸给他打电话,请他务必立刻告诉他。

    冷司令非常沉得住气,一直等勤务兵把电话都打完了,这才严肃的问冷晨旭:“杜鹃蹲派出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你所说的几个小混混是你阿姨的晚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杜鹃出事的那一天,冷司令正好下部队检查工作去了,而这种丑事沈茹芸只会捂着,又怎会主动告诉他,所以冷司令一无所知。

    冷晨旭舀了一些汤在一只小碗里喂妞妞:“元月二号那天,杜鹃指使几个混混去打砸方阿姨的小吃摊,并且伤人,被公安抓了个正着,那几个混混供出她来,所以她和那几个混混现在一起在蹲派出所。”

    冷司令惊讶的连饭都忘了吃:“竟然有这种事!”

    冷晨旭点点头,继续说道:“之前杜鹃就派这群混混去方阿姨的小吃摊闹过事,非要说方阿姨的小吃不卫生,害他们吃了拉肚子,找方阿姨母女几个的麻烦,方阿姨没理会,可没想到阿姨竟然对陶叔叔和向叔叔说她的晚辈吃了方阿姨的小吃摊卖的小吃拉了肚子让他们给工商打电话查处方阿姨的小吃摊,所以我才说,难道这些混混是阿姨的晚辈?我们怎么都不知道阿姨有这些混混晚辈?”

    冷司令的脸色铁青。

    吃过晚饭,冷司令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家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勤务兵要去接电话,冷司令摇摇手,示意他自己去接。

    “喂,是我,我是老陶。”

    “你好,我是老冷。”

    电话那头立刻沉默了。

    冷司令就说:“刚才那个电话是我要阿旭叫勤务兵打的,所以你现在想说什么跟我说是一样的。”

    电话那头才开口说道:“刚才沈师长给我打过电话了,说如果冷家任何人向我询问为什么要给工商打电话查处方文静,就说是因为有人向我举报方文静小吃摊卖的小吃不卫生,所以我才给工商打电话要求查处方文静的小吃摊,并且再三叮嘱不要提到她,总之要把她从那件事里摘出来。”

    “哦,知道了,谢谢你,老陶。”冷司令的声音听上去有几丝疲惫。

    电话那头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隔没几分钟,向叔叔的电话也来了,也是冷司令亲自接的电话,老向告诉他的内容完就是老陶告诉他的翻版。

    挂断电话,冷司令的脸色很不好。

    冷晨旭倒了一杯茶,默默的放在冷司令的面前。

    父子两谁也没说话,各饮各的茶,只有妞妞不在乎大人的脸色,从冷晨旭的腿上爬到周芷若的腿上,又从周芷若的腿上爬到冷晨旭的腿上,忙得不亦乐乎。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沈茹芸回来了。

    周芷若恰到好处的告辞,她拿起沙发上的小皮包,对冷司令和冷晨旭道:“这几天学校的事比较多,我得回去准备准备。”

    冷司令挥挥手:“你回去忙吧,年轻人就得以工作为重。”

    周芷若冲着冷晨旭点点头,又交代了妞妞几句要乖的话,然后扭头和沈茹芸寒暄了两句就走了。

    冷晨旭抬眼盯着她离看的背影看了好几秒钟。

    冷司令斜睨着沈茹芸:“你的工作这么快就处理好了?”

    沈茹芸非常自然的在沙发上坐下,不过和冷司令保持了一段距离,然后把妞妞抱起来,放在她的大腿上坐下,笑着答道:“是啊。”

    随即又带着几丝撒娇的口吻说道:“难道你希望我忙到深更半夜才回来吗?”似乎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冷司令的异常似的。

    “刚才老陶和老向都分别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刚才向他们打过电话,叮嘱他们,如果冷家的人问起工商查处方文静小吃摊的事,别把你牵扯出来,所以你刚才不是去忙工作了,而是去忙着堵住老陶和老向的嘴。”冷司令懒得兜圈子,犀利的盯着沈茹云。

    沈茹芸面如死灰。

    妞妞被她抱得很不舒服,挣扎着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

    “说吧,你为什么要联合杜鹃对付方文静?诬陷人家,打砸人家的摊子,还伤人!你们对人家下这么重的毒手!难道人家刨你们家祖坟了!”冷司令端起茶杯,喝了两口,但目光始终停留在沈茹芸脸上。

    沈茹芸沉默了两分钟,嗫嚅着开口说道:“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对付方文静,我连认都不认得她!是因为杜鹃这个死丫头曾经被唐晓芙狠狠教训过,她在医院里丢了工作也是因为唐晓芙,所以对她恨之入骨,在我面前哭的稀里哗啦,非要我帮她把唐晓芙赶回乡下。

    我被她哭得心烦意乱,一时糊涂就答应帮她把唐晓芙赶回乡下去,要想把唐晓芙赶回乡下,只要断了她们的经济来源就可以了,所以我才会打电话给老陶和老向,要他们帮下忙,可是请人打砸方文静的小吃摊、伤害她母女几个,这些事跟我半点关系没有,估计是杜鹃那丫头糊涂犯下的错。”

    冷司令脸色铁青的听沈茹芸说完,沉声道:“你抽时间去给方文静母女几个道歉,求得她们的原谅,以后让我再知道你像这次一样打着我的名义找我的熟人替你办事,我要你好看!”

    沈茹芸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答了个“是”字,并且一再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干这样的事了,冷司令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冷晨旭开口说道:“那群混混追打晓芙母女三个的时候,晓芙身上的钱包不见了,里面有她妈妈这几个月卖小吃的六百多块钱,可是因为举证困难公安部不予支持赔偿,可我希望爸要杜鹃赔偿晓芙的这笔损失。”

    冷晨旭对唐晓芙非常了解,她绝对不会把六百多块钱放在钱包里随身带着,她为人很谨慎,她还怕偷了或者自己不小心弄掉了呢,又怎么会把那么大一笔巨款就这么用钱包装着随身带在身边?即使是随身携带,也一定会缝在衣服里,确保不会掉,也不会被偷。

    他之所以会帮着唐晓芙要这莫须有的六百多块钱,是想给杜鹃和沈茹芸一个沉重的教训,下次她们再想伤害唐晓芙的时候,就会在心里掂量掂量。

    这笔钱归杜鹃出,杜鹃今年才入伍,每个月的津贴也就二十来块,这还是因为她是卫生员的缘故,不然还没这么多。

    六百多块钱她根本就拿不出来,最后非得她家里帮她出不可,可这真不是个小数目!

    沈茹芸忍不住脱口道:“谁知道唐晓芙那丫头是不是真的不见了六百多块钱,说不定是讹诈我们!”

    冷司令怒了:“如果你们姑侄两个不去找人家的麻烦,不打砸人家的摊子,不追着人家母女三个打,她就是想讹诈你们也没有机会!我不管晓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六百多块钱杜鹃必须得赔偿给她!这是你们欺负人家的代价!”

    沈茹芸只得悻悻闭嘴。

    冷晨旭只觉心中轻快了不少,自己终于能为唐晓芙讨回一点公道了。

    周芷若走了,今晚他又不打算在他父亲这里住,妞妞晚上睡觉没有人陪,那他就得把妞妞送到周芷若那里去。

    妞妞一年中有一大部分时间是住在她外婆家的。

    可是车开到一半,冷晨旭忽然猛的一踩刹车,他脑子里反复出现妞妞住院时她病房附近垃圾桶里那半包棉签。

    妞妞小小的身体往前扑了一下,幸亏有安带系在身上,没发生什么大问题,但这样已经惹得她很不高兴了。

    妞妞生气的用她的小短腿踢了冷晨旭几脚,这样还不解气,又拼命伸长胳膊去揪冷晨旭的耳朵:“爸爸,你开车能不能专心一点!”

    冷晨旭微微打打方向盘,把车子开到路边停下,免得挡住后面的车子,转头对妞妞说:“妞妞,你想不想每天早上起床就有武大郎烧饼吃?”

    “当然想!可是爸爸那么忙,早上哪有时间给我去买武大郎烧饼?”妞妞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说。

    “那我让你和晓芙阿姨住在一起,早上就可以吃到武大郎烧饼了,你愿不愿意?”

    妞妞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扬起小脸问冷晨旭:“晓芙阿姨会讲故事吗?”

    “会的,她比你小姨还要会讲故事。”

    “那……好吧,那我就去晓芙阿姨那里住。”妞妞开恩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可是我明天怎么上幼儿园呢?”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