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尽管这样,因为唐晓芙不能举证她的确在那几个男青年打砸摊子的过程中遗失了六百多块钱,并且公安调查的也只能证明卖小吃收入高,不能作为唐晓芙遗失了六百块钱的证据,所以最后公安判定那群小混混赔付方文静母女三个一百块钱的产财损失。

    并且因为有围观群众作证,她母女三个也遭到了那几个混混的殴打,不过定为轻伤,所以还判定那群混混赔付她母女三个一人五块钱的医药费。

    虽然这笔钱出得有些冤,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打到方文静母女几个,她们就被人救了。

    可那几个混混也只能认了,谁叫人家有人证!再说总共才十五块钱医药费也不是很多,因此那几个混混都没有异议。

    唐晓芙对这个结果感到比较满意,一个炉子才五块钱一个,两个铁板也只用了一块钱,在打斗中被踩得稀烂的那十几个红薯,最多也只能够卖个几块钱,赔偿她们财产损失一百块已经可以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不过家里的小黄也受了伤,她也得为它讨回一个公道,一番唇枪舌战据理力争之后,公安判那几个混混赔偿小黄五块钱的医药费。

    唐建斌被打伤,那群混混负责唐建斌的额医药费,一次性赔给他营养费三十块,至于误工费,得看住院多少时间,损失多大再算。

    这个营养费和误工费还是唐晓芙帮着唐建斌申请赔付的。

    那个年代的人法制观念意识性都不强,根本就不懂得维权,觉得能够额负担医药费就已经很可以了,就连公安也没有想到营养费和误工费。

    可是唐晓芙提出的要求有理有据,所以公安最后还是答应了。

    唐晓芙前世听长辈们说起过八十年代的官僚主义还很严重,不可能那几个小混混一到工商去反映情况,工商就会立即来人处理,所以,肯定是有权有势的人事先给工商打过招呼了,而这个人不可能是杜娟,那就是……这一系列的事件背后另有幕后推手。

    但这不在公安的调查范围内,并且有人举报,工商就来调查,这也是符合工商的工作流程的,因此唐晓芙没有就这一点向公安申请调查,只是把心中的怀疑说给冷晨旭听,至于冷晨旭会怎么做,她不用去多想。

    冷晨旭心里明白,唐晓芙这些话肯定不是白白说给他听的。

    从派出所里出来,唐晓芙就要陪着唐建斌去医院做检查。

    妞妞迈着两条小短腿跑了过来,伸手拉住她的衣襟,委屈吧啦的说:“晓芙阿姨,今天我和爸爸特意来找你,你怎么不陪陪我们呢。”

    冷晨旭脸上闪过几丝不自在,这个小丫头片子,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唐建斌不得不善解人意道:“晓芙,你就去陪他们吧,我一个人自己去医院。”

    “那怎么行?你是为我们母女几个受的伤,我理应照顾你。”

    唐晓芙蹲下身来,抚摸着妞妞的小脸:“乖,阿姨现在要带这位受重伤的叔叔去看病,下次再陪咱们妞妞好吗?”

    妞妞不高兴的撅起了嘴巴:“可是我想吃晓芙阿姨的武大郎烧饼,还有烧烤豆腐。”

    方文静也蹲下来对妞妞说:“奶奶做给你吃好吗。”

    “可是……我想吃晓芙阿姨做的。”

    冷晨旭把妞妞抱了起来:“妞妞乖,这次咱们就先吃奶奶做的,等以后再让晓芙阿姨做给我们妞妞吃,好不好?”

    妞妞低着头,撅着嘴,没吭声。

    冷晨旭又说道:“呐,你如果听话,今天晚上我就陪睡,还给你讲好多好多好听的故事。”

    妞妞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唐晓芙带着唐建斌去派出所规定的人民医院做检查。

    一通检查下来,唐建斌受的伤不轻,必须得住院治疗。

    唐晓芙心中就有些难过,唐建斌却对她笑着说:“我年轻,治起来好的也快,你别担心。”

    唐晓芙知道唐建斌这是在安慰她,配合的点了点头。

    因为要住院,唐建斌就必须得回工地去请假,而且得准备一些住院的物品,所以和唐晓芙在医院门口分了手。

    唐晓芙回到了家里,那时冷晨旭和妞妞已经走了。

    唐晓芙就问方文静有没有给妞妞做武大郎烧饼和烧烤豆腐。

    方文静就说:“做了,给她做了好几张武大郎烧饼,烤了不少豆腐烧烤,一直到小肚子吃的溜圆才和她叔叔离开的。”

    接着又问唐建斌的伤势怎样。

    唐晓芙坐在床边叹了口气:“伤势有些严重。”

    方文静怔了怔:“建斌那孩子是为咱们受的伤,咱们可得好好照顾人家。”

    母女两个决定每天给唐建斌送营养病号饭,一直到他身体恢复健康出院为止。

    冷晨旭一回到家里就立刻给副市长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让他查查前几天是哪几个工商去查方文静的小吃摊的。

    顺便再查查那几个工商和沈茹芸或者杜鹃有什么关系,他们这几天有没有和沈茹芸或者杜鹃接触,并且一再嘱咐是私人调查,最好暗中进行。

    打完电话,冷晨旭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只手摸着下巴沉思,妞妞跑了进来,扑在他的腿上。

    冷晨旭把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妞妞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双如露珠般闪亮的眼睛清澈的盯着他看,在他怀里撒娇:“爸爸,你不是答应给我讲故事吗?我要你现在就讲。”

    冷晨旭还有些事情需要思考,实在没心情讲故事,于是故意虎起脸来,佯装生气的样子:“我不讲,谁叫妞妞说话不算话,居然把我们的小秘密告诉了别人。”

    妞妞还想负隅顽抗:“我没有告诉别银!”

    “你有!你要是没有告诉别人,杜娟阿姨怎么知道的,嗯?”冷晨旭抬起她小小的下巴。

    妞妞委屈吧啦的低下头来:“我就只告诉了两个人,妈妈和杜鹃阿姨,她们都向我保证过不对外说,谁知道杜鹃阿姨不守信用。”

    冷晨旭听到这里,心忽然一动:“你是说你小姨也知道?”

    “呃......是的。”妞妞显得很迟疑,“不过妈妈说,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不许让爸爸知道。”

    冷晨旭有几分意外,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你为什么要把我们之间的秘密告诉小姨?”

    妞妞低下头,似乎为她没能守住秘密而愧疚:“是那天妈妈给我说了个故事,可偏偏只说一半,我还想听,妈妈就说,除非我告诉她我的手指怎么受伤的,她才肯继续讲下去,所以我.....我就告诉妈妈了。”

    然后扬起小脸:“爸爸,我们为什么不能告诉妈妈。”

    冷晨旭并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那你又为什么告诉杜鹃阿姨了?”

    “是因为杜娟阿姨听妈妈提起武大郎烧饼和烧烤豆腐,就问我,这些东西哪有卖的,她买给我吃,因为我太想吃武大郎烧饼和烧烤豆腐了,所以就.....就告诉了杜娟阿姨。”

    妞妞老实坦白之后,就看着冷晨旭,冷晨旭两条剑眉锁得紧紧的。

    周芷若和杜鹃一向面和心不和,周芷若怎么可能把妞妞喜欢吃武大郎烧饼和烧烤豆腐这么重要的信息泄漏给杜鹃!

    她是无意的?

    他不信!他和周芷若认识又不是两三天,自从周芷若的姐姐嫁进冷家,他很快就跟她熟了,周芷若为人非常谨慎,她无意中犯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就是她有意的咯!

    不知怎的,冷晨旭忽然想到妞妞病房外面不远处的那个垃圾桶里的那半包棉签。

    杜鹃指使那几个小混混去打砸方文静的摊子,一个下午哪儿也没去,就在部队里守着电话等着他们的好消息。

    因为她在医院的工作被唐晓芙给闹没了,所以今年夏秋招兵的时候,沈茹芸利用她的人脉把杜鹃弄进了部队,当了一名卫生员。

    她之前就在医院里干过两三年的护士,专业水平比和她同期招进去的的卫生员水平要高很多,目前正面临着题干的关键,所以哪怕是假期她也轻易不敢回家,而是呆在部队里。

    杜鹃在电话旁脑补着方文静母女几个被小混混砸了摊子,吓得面无人色、屁滚尿流的场景她就觉得特别解气。

    奇怪,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多,那几个小混混还没来电话。

    真是的,几个女人就这么难收拾吗?杜鹃对他们的办事能力表示很不满。

    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早训练完了,就到了九点半,马上开始专业训练。

    在专业训练之前,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今天天气晴朗,而且也没什么风,姑娘们三三两两的坐在操场草地上说着话。

    女孩子们在一起无非聊些化妆品、衣服和美食,哪怕女兵也不例外。

    大家正说得高兴,就见从部队大门口走进三个一脸正气的公安。

    女孩子们都纳闷了,怎么部队里会有公安来?

    不过很快她们就把这点小小的疑问抛之脑后了,继续着她们感兴趣的话题。

    十五分钟很快就到了,各班的班长带着她们去进行专业训练。

    姑娘们正在房间里练习着打针,指导员出现在房间门口,目光犀利的扫过她们清秀的脸庞,毫无温度的命令:“杜鹃,出列!”

    杜娟两腿一并,说了一声“是!”提拳跑到指导员的面前。

    指导员凌厉的盯着她看了两秒,然后转头对身后说:“这就是你们要的人。”

    杜鹃才要好奇的往外张望,看看是谁找她,三个公安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掏出手铐,往她的手腕上一搭,把她的双手铐起。

    杜鹃大惊失色:“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个公安平静地答道:“昨天在武昌司门口发生了一起恶性打砸小吃摊并且伤人事件,那几个闹事的小混混已经当场被捕,他们招供说是受你指使,所以我们现在得把你带回派出所问案,请你予以配合。”

    杜鹃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只觉脑袋里像有一个地雷被引爆了似的,轰的炸响,煞白着脸,机械的跟着几个公安走了。

    身后房间里的其他女兵都炸了营,各种议论不绝于耳,指导员厉声喝了几声,大家才都安静下来,专心致志的继续学专业。

    到了派出所,有那八个混混的指认,杜鹃就是想抵赖也抵赖不过去,于是只得低着头垂头丧气的认罪了。

    不过她没有供出沈茹芸来。

    自己已经出事了,肯定会被部队开除的,如果再把沈茹芸拉下水去,恐怕沈茹芸在部队和在冷家的日子都会很难熬。

    而且沈茹芸完蛋了,自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接着公安便把要赔偿给受害者的各项金额都跟杜鹃说了一遍。

    因为杜鹃是主犯,所以她承担所有赔偿金额的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由那八个从犯负担。

    几天之后副市长的秘书那里就有了回话,查处方文静的小吃摊的那几个工商和沈茹芸不认识。

    不过他查到那几个指使工商去查方文静小吃摊的人和冷晨旭的父亲冷司令有一点交情。

    冷晨旭心想,到底是在副市长身边当差的人,办事就是灵活。

    他只要那个秘书查那几个工商是否和沈茹芸有关系,没想到他拔起萝卜连着泥,居然一直挖出那些指使那几个工商去查处方文静小吃摊的人和他父亲有些关联。

    当然,冷晨旭明白,这件事不可能是他父亲做的,那就只有是沈茹芸打着他父亲的旗号叫那些人帮她的忙收拾方文静,就间接的收拾了唐晓芙!

    这件事得让冷司令知道!

    杜鹃被公安抓走,并且被公安以唆使他人在公共场所打砸伤人为由刑拘七天的事沈茹芸很快就知道了。

    虽然她知道杜鹃不会供出她来,但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在心里一个劲的痛骂杜娟这个智障,怎么能够打砸伤人呢?蠢得去死!

    更令她感到不安的是,这几天冷晨旭一直住在家里。

    冷晨旭在军属大院里有自己的房子,回来住的日子屈指可数。

    况且现在老爷子和冷司令还有晨曦都不在家,他就更不可能住在家里了,但是这几日他却反常地住在家里。

    沈茹芸也曾小心翼翼的问他,为什么这几天会住在家里。

    冷晨旭的回答似乎合情合理,因为妞妞想要他每天晚上讲故事给他听。

    可问题是,以前妞妞也提出过这个要求,就没有见冷晨旭答应过。

    但是这是他父亲的房子,她没权赶他走。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