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连忙命令道:“小黄,上!”小黄狂吠着扑向第一个,冲向她母女三个的那个男青年。

    可是那群青年共有七八个人,小黄直拦得住两三个,还有四五个向唐晓芙母女三个冲来。

    唐晓芙虽然会几招跆拳道,可是最多只能对付一个流氓,这么多人,她连招架之功都没有,眼见着情势危急,她紧张的心怦怦乱跳。

    为母则刚,方文静表现的比她两个女儿都要勇敢,一把抓住一个青年用力的把他推向他的同伙,死死拦住那群青年,扭头对唐晓芙姐妹两个吼道:“你们快跑!”

    “妈——”唐晓兰哭了起来,不肯走,但也不敢上前。

    围观的人们虽然不敢出手相救,但是有许多人好心提醒她姐妹两个快跑,别一家大小都留在这里被人打。

    唐晓芙灵机一动大声喊:“公安来了,公安快来,这里有人在打人!”

    那几个青年一听,都停了下来惊慌的四处张望。

    唐晓芙趁机一手抓着方文静,一手抓着唐晓兰,就想夺路而逃。

    那几个青年发现他们上当了,嘴里骂骂咧咧道:“竟然敢骗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几个贱人!”说罢,又都向唐晓芙母女三个扑了过来。

    虽然有小黄断后,帮她们挡着那群青年,可人数太多了,它怎么也挡不住,并且还挨了几脚,发出几声惨叫。

    唐晓芙母女三个没跑出几步就又被包围住了。

    眼看情势危急,忽然一个人大叫着冲了进来,三拳两脚就打出一个缺口,让唐晓芙赶紧带方文静和唐晓兰离开。

    唐晓芙认出救她们的人居然是唐建斌,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来不及问,拉着方文静和唐晓兰没命的往前跑。

    站在围观人群里的方文玉一直幸灾乐祸的等着看那群混混痛扁方文静母女几个,见有人居然冲出来把她母女几个救了下来,顿觉扫兴,只得悻悻离开。

    一直跑出有大约两三百米的距离,见没人追上来,唐晓芙这才停下来,对方文静和唐晓兰说:“妈,晓兰,你们继续往前跑,前面有个派出所,你们赶紧带公安来,我回头去看看三哥怎么样了。”

    说着转身就想往回跑,被唐晓兰一把拉住,带着哭腔乞求道:“姐姐,你别回去,太危险了!”

    “不行,我必须得回去!”唐晓芙甩掉唐晓兰就跑,唐建斌以一敌八,太危险了!

    小黄虽然受了伤,但还是忠心耿耿的跟在唐晓芙身后跑。

    唐晓兰只好拉着方文静往派出所的方向跑去,才跑出没多远就碰到带着妞妞的冷晨旭。

    冷晨旭见她母女两个惊慌失措,而且模样也有些狼狈,惊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又急急的补充一句:“晓芙呢?”

    唐晓兰和方文静一看到他,都忍不住流下泪来,用手指着身后,一时哭的说不出话来……

    唐晓芙一路狂奔,赶了过去,和她预料的一模一样,唐建斌正被人围殴。

    虽然唐晓芙怕得要死,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建斌被人打死。

    她左右看了看,见路边有块长条形的木板,于是捡起那块木板就向那群人冲了过去,发了疯似的,用木板疯狂的向那几个人的脑袋用拍去。

    那几个青年冷不防脑袋上重重挨了一下,马上调转身子来对付唐晓芙。

    唐晓芙猛的把板子往他们身上一扔,夺路而逃,可一转身就撞在一个人的怀里。

    她还没看清那人是谁,就被拎到了身后保护了起来。

    唐晓芙这时才察觉到眼前一片绿,视线上移,看到了冷晨旭伟岸挺拔的背影,顿时觉得有了依靠。

    那几个追赶唐晓芙的男青年见冷晨旭救下了唐晓芙,挥舞着手里的木棒威胁道:“当兵的,你识趣的话赶紧滚一边去,别想着英雄救美,把自己给搭了进去,我们兄弟几个你惹不起!”

    他话音刚落,冷晨旭一串连环腿让人眼花缭乱,那三个青年嗷嗷惨叫着,都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冷晨旭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三个男青年:“我们当兵的,你更惹不起!”

    唐晓芙见他这么威武厉害,连忙指着前面道:“快!快去救我三哥!”

    冷晨旭快步走过去,一顿拳打脚踢,就把那几个青年还在围殴唐建斌的青年部都踢翻在地。

    其中一个挣扎着爬起来想从背后暗算冷晨旭,冷晨旭像脑后面长了眼睛似的,连头也没回,对着那男青年的胸口补了一脚,那男青年轰隆一声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唐晓芙连忙跑过来扶起嘴角流血的唐建斌,心疼的问:“你要不要紧?”

    唐建斌擦去嘴角的血渍,冲着唐晓芙若无其事地笑了一下:“我没事。”

    唐晓芙怀疑的看着他,都被打的鼻青脸肿了还说没事!

    估计是男孩子的自尊心作怪,不肯在女孩子面前显示自己没用。

    那七八个男青年吃了大亏,不敢再恋战,都挣扎着想爬起逃跑。

    唐晓芙狐假虎威的冲过去,把那几个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的男青年又几脚踹到地上:“怎么!你们打了人就想跑吗,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冷晨旭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把八个搞事的男青年部都往一块儿提溜,准备等公安来了方便抓捕。

    唐建斌帮他,被冷晨旭拒绝了:“你身上都是伤,就别乱动了,免得扯到伤处。”

    冷晨旭像拖死尸一样,拖着一个男青年,把他往其他几个男青年身上一扔,砸得那几个男青年一声凄厉的惨嚎。

    唐建斌只得作罢。

    把几个闹事的不良男青年都归置在一堆后,冷晨旭仔细打量唐晓芙:“你们刚才有没有吃到大亏。”

    “有。”唐晓芙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微微提高了声音:“我们母女三个都被打了,而且我的钱包也在打斗中不见了。”

    她启动说谎模式。

    刚才虽然情况紧急万分,方文静也的确豁出去了拦着那几个不良青年。

    可是唐晓芙在那几个男青年准备动手暴打方文静之前,先他们一步欺骗他们说公安来了,趁着那几个男青年一愣神之际,早就带着方文静和唐晓兰跑了。

    之后,唐建斌就出现了,拦住了那几个围追堵截她母女的青年,所以她们母女三个并没有吃到大亏,真正吃到大亏的是唐建斌。

    至于钱包在混乱中不见了,那是更没有的事。

    她身上虽有几百块钱,可是都缝在棉袄里,掉不了。她这么说就是想让围观的人们听到,先入为主,相信她所说的,等待会儿公安来了好为她作证。

    冷晨旭一听唐晓芙这话,目光阴冷冰寒地看向地上瑟缩成一团的那几个男青年:“你放心!他们怎么伤害了你们母女几个,我都会要他们还回来的!”

    唐晓芙心事重重地说了声:“谢谢。”

    一旁的唐建斌低头看着地上三个人的人影,因为照射角度的缘故,冷晨旭和唐晓芙两个人的影子紧紧依偎在一起,你侬我侬状,而他的影子则孤零零地在一边,神色就有些黯然。

    几个人等了几分钟,唐晓兰和方文静牵着妞妞带着几个穿着白制服的公安急急忙忙地往他们这边赶来了。

    “警察叔叔,就是前面有人在打人!”唐晓兰的声音在围观人群外焦急的响起。

    那些围观的人群听到公安来了,马上很自觉地让开一条大道来。

    几个公安往里一看,好嘛,八个男青年都哼哼着躺一堆。

    那几个公安上前把那八个男青年部用手铐铐了,边铐还边忍不住给他们头上两巴掌:“你们这群臭小子,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居然打架闹事!那就进派出所呆两天,让我们教你们怎么走正道!”

    那几个男青年一见到警察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吓都快吓破胆了,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低着头,任由公安给他们铐上手铐,没有人敢挣扎哪怕一下。

    “爸爸!”妞妞一看见冷晨旭就挣脱掉方文静的手,张开两只小胳膊向冷晨旭奔过去,冷晨旭一把接住,把她抱起。

    妞妞两手环住他的胳膊,娇嫩的小脸贴着他的脸。

    唐晓兰和方文静都走到唐晓芙身边,关切地问她好不好。

    唐晓芙笑着说:“我没事,可建斌哥吃了大亏。”

    方文静和唐晓兰这才注意到唐建斌被打得很惨。

    “孩子……”方文静伸手想摸唐建斌脸上的伤,可又怕触到他的伤口他会痛,把手放下,哽咽了半天,千言万语的感激化作“谢谢”二字,刚才要不是唐建斌舍身相救,她母女三个现在还不知是个什么情形!

    公安把那八个闹事的男青年还有唐晓芙母女三个、唐建斌、冷晨旭以及好几个自愿跟去作证的围观群众都带到了派出所。

    案件审理起来很容易,因为之前唐晓芙就质问过那几个找她们母女麻烦的男青年是杜鹃派来的,他们也都间接地承认了,现在有围观群众作证,他们根本就抵赖不了。

    于是那群男青年干脆竹筒倒豆子,把真相都向公安坦白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杜娟找到他们这一群混混,让他们去方文静的小吃摊捣乱,然后又借口他们在方文静这里吃坏了肚子把方文静的小吃摊告到工商那里,借着工商的手想逼方文静母女三个滚回乡下去。

    元旦那天他们见到唐晓芙家紧闭,以为她母女三个断了生计来源,滚回了乡下,杜鹃为此还特意请他们在饭馆里大吃了一顿。

    谁知他们今天下午在司门口一带逛街的时候,无意中看见方文静带着她两个女儿在商场门口摆摊,于是赶紧打电话联系上了杜鹃。

    杜鹃见借用工商的力量都赶不走唐晓芙母女三个,于是就叫他们打砸方文静母女三个的摊子,把她们打回老家。

    冷晨旭听到那几个混混的供词,脸色阴沉得让人心里直打小鼓。

    公安又回过头来问唐晓芙母女三个,在这次打砸事件中,她母女几个都损失了些什么。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知道唐晓芙比她们精明,知道该怎么应对公安的问话,才能为她母女三个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于是都不开口等着唐晓芙说。

    唐晓芙就扳着指头一样一样的报给公安听:“被砸了两个炉子,还有两块烤红薯的铁板不见了,并且十几个已经烤熟的红薯被这群歹徒掀翻在地,被看热闹的人踩得稀巴烂,最主要的是在打斗撕扯中我的钱包不见了,里面有六百多块钱。”

    正在做笔录的公安听到这里,停下笔来抬起头来怀疑的看着唐晓芙:“你身上怎么会带这么多钱?”

    唐晓芙撒起弥天大谎:“这些钱是我妈这几个月起早贪黑卖早点赚的钱放在我身上。”

    那个做笔录的公安就更加怀疑了:“卖早点几个月能够赚到这么多钱?”

    唐晓芙微微笑了笑:“你们随便去打听哪个小吃摊,看他们每个月的收入是多少。

    如果这样你们还不能相信,可以明天看我妈妈摆一天小吃摊能赚多少,就能够估计出这几个月以来我妈妈总共能够赚多少。

    再不然,你们还可以向我们的左邻右舍去打听我们这段时间大概赚了多少钱?那些街坊邻居对我们家盯的可紧了。”

    冷晨旭也在一边作证:“我帮他们卖过小吃,的确收入很高。”

    可是公安本着不冤枉任何人的宗旨,还是出去调查了一番,果然如唐晓芙所说的那样,那些被调查的小吃摊贩要么三缄其口,死也不告诉公安他们每月的收入。

    但是凡是告诉公安的那些小贩每月的收入惊人,一个月赚一百都是小意思,能干的一个月赚几百的也有。

    那些公安大吃一惊,他们眼里的小贩一个个灰头土脸、穿的也破烂,操着一口让城里人鄙夷的乡音,一副在社会最底层苦苦挣扎的艰辛模样,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他们的收入居然这么高!

    那几个去唐晓芙家附近调查的公安,也从那些街坊嘴里得到证实,方文静的小吃生意的确很好,这几个月里,恐怕不止赚了六百多块钱。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