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说道:“妈就是劳碌命,只有做事才浑身舒服,这样闲着可真是难熬。”

    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两眼发亮的说:“我可以磨豆浆卖豆浆,只用在家里磨好烧开,提到商场门口卖,就烫不着谁,安的很!”

    方文静兴奋的站起来,去厨房忙碌去了。

    唐晓兰笑着摇摇头,由方文静去了,方文静一刻也闲不住,她也很无奈呀。

    节假日补课只用上半天学,中午唐晓芙回来之后,下午就不用再去上学了。

    方文静已经做好了午饭,和唐晓兰等着她一起回来吃。

    中午方文静炒了一个清炒豌豆尖、一个酸辣毛豆、一个蒜香茄子。

    这几样青菜最不能长放,很容易放老,不中吃了,所以方文静先把这几个菜给做了,省得浪费好东西。

    一家三口围着饭桌吃起饭来,小黄就安静地蹲在饭桌下仰头看着她母女三个。

    唐晓兰笑了起来:“现在小黄跟着咱们来到了城里,不可能再像在乡下那样自己去找吃的了,咱们得给它饭吃。”

    于是起身找了一个有缺口的搪瓷碗做小黄的饭碗,然后盛了一碗饭放在小黄的脚边。

    小黄高兴得呜呜直叫,低下头来吃饭,它在乡下时可很少能吃到米饭的。

    唐晓芙心想,现在家里的条件好多了,买得起猪肺喂小黄了,下次看见方明,就叫他每次来城里卖菜时带两个猪肺来煮了给大黄吃,现在天气寒冷,猪肺放两天也不会坏。

    虽然只是三个青菜,可是这个季节能吃到这三个青菜,方文静母女三个都觉得特别可口。

    方文静给两个女儿一人夹了一大筷子的豌豆尖,然后对唐晓芙说:“我煮了一大铝锅的豆浆,还放在炉子上热着呢,等待会儿吃完饭你帮我送到商场门口,我去卖掉。”

    唐晓芙就说:“好。”

    唐晓兰对唐晓芙道:“今天早上妈妈本来打算到商场门口卖苕面窝的,被我给拦下来了,姐姐,你说商场门口那么多人,如果热油被碰翻了,万一烫着谁了,咱们哪里赔得起!”

    唐晓芙往嘴里扒了两口饭,点点头:“你说得很对。”

    唐晓兰就给了方文静一个“看,姐姐都站在我这边”的眼神。

    方文静发愁道:“咱们家的红薯还有那么多,如果不卖掉的话,烂了多可惜。”

    唐晓芙含着筷子想了想,就说:“我有办法处理掉,待会儿我也去商场门口摆摊,卖烤红薯。”

    “会有人吃吗?”方文静问,红薯做成苕面窝,用油炸过,就是一道美食了,可是烤红薯……农村孩子都不怎么吃,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

    唐晓芙自信满满道:“怎么会没人吃?”

    她记得她前世读书时,一到冬天,满大街都是卖烤红薯的,烤红薯的甜香味勾得行人连脚步都挪不开,每天下午放学她几乎都要买上一个烤红薯吃。

    大冷天的,手里捧着一个热乎乎的红薯边走边吃,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哦。

    还有烤玉米也很好吃,只是现在没有新鲜玉米棒,不然她都想给自己烤几个玉米吃呢!

    她还记得前世烤红薯是有一种特别的烤红薯的车子,那样的车子烤出来的红薯不像在乡下灶膛里烤出来的红薯,外面的皮部都烤糊了,拿在手上脏兮兮的,这样的红薯吃完之后,嘴巴会糊上一圈黑乎乎的灰烬。

    城里人爱干净,如果是这样的烤红薯,估计别人就是想吃也得忍着,怕把手和嘴吃的脏兮兮的,没办法逛街。

    可自己又没有前世那种烤红薯的小车子怎么办?

    唐晓芙灵机一动,可以在炉子上放块铁板,把红薯放在铁板上烤,就不会出现那种状况了。

    于是吃完饭,她就去废品收购站买了两块不太厚的铁板回来,这种薄铁板传热快,红薯放在上面烤容易熟,省煤火。

    她之所以买两块铁板,是想着方文静的豆浆肯定好卖,最多不过一个小时就能卖完。

    家里现在有两个炉子,方文静卖完豆浆之后也可以卖烤红薯,争取最好今天把这一袋红薯部都卖掉。

    至于那一袋黄豆不用担心,方文静可以每天煮一铝锅的豆浆拿到商场门口去卖,这六七天的时间里,差不多也能卖完,到那时裁缝店就开业了,家里就不会再有剩余的黄豆和红薯了。

    用来做武大郎烧饼的那一袋面粉她母女三个可以慢慢的吃完,也不用发愁。

    唐晓芙带着两块铁板回来之后,母女三个分几次把东西提到了商场附近开始摆摊。

    小黄也跟着唐晓芙姐妹两个跑进跑出,忙碌得很。

    方文静开始蹲在地上卖起豆浆来,很多逛街的人都围过来买上一碗热乎乎的豆浆。

    唐晓芙就在一边把铁板架在炉子上烤起红薯。

    有人边喝豆浆边问唐晓芙,她的红薯怎么卖。

    唐晓芙这才想到红薯有大有小,得像前世卖烤红薯的小贩那样称着卖,于是说道:“五毛钱一斤。”

    方文静和唐晓兰同时都惊讶的瞪圆了眼睛看着她,五毛钱一斤!!!乡下一斤红薯一毛钱都没人要!

    可唐晓芙很有自信,这个价格一定卖得动,她前世烤红薯都是好几块钱一斤,可见江城的人们对烤红薯有多么热爱。

    她前世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对江城人太了解了。

    有的人听到这个价格就不做声了,喝完豆浆,把碗还给方文静,就默默的走掉了。

    有的人就说:“快点烤,烤好了给我来一个。”

    唐晓芙想到自家没有秤,就要唐晓兰学着她的样子烤红薯,她去向街坊借个秤来。

    她飞快的跑向她们住的那条街,借到一把小秤,又跑了回来。

    铁板上放的七八个红薯,正对着炉口上方的那三四个红薯已经烤熟了,甜香味儿在空气里流淌。

    那几个等着买烤红薯的食客都馋涎欲滴的盯着铁板上烤得直冒油的红薯,不停的问唐晓兰:“你姐姐要去多长时间呀?怎么还没回来?你就大概估个斤两卖给我们算了。”

    唐晓兰正招架不住时,看见唐晓芙跑了过来,连忙招手道:“姐姐,快点快点,别人都等得不耐烦了。”

    唐晓芙气喘吁吁的跑来,问那几个食客:“你们要哪个红薯?”

    那几个食客就都选了一个烤的甜香软透的红薯。

    唐晓芙称秤报数,唐晓兰在那边心算,很快就算出了总价,然后收钱。

    在卖的过程中,另外三四个红薯也都烤得熟透透的,也很快就卖了出去。

    这七八个红薯一个都有一斤多,一下了就卖了好几块钱。

    直到这时方文静才发现卖烤红薯远没有卖苕面窝赚钱。

    一个一斤多的红薯,至少可以做成五六个苕面窝,能卖上好几块钱,可烤成烤红薯之后,只能卖到五六毛钱,之前还觉得卖五毛钱一斤好贵,现在却觉得太便宜了。

    不过能够把这一麻袋红薯部都处理掉也不错,省得放烂了,可惜了。

    和唐晓芙估计的一模一样,下午两点钟左右,方文静的豆浆就卖完了,她把碗和铝锅送回家之后,就提着一个生得旺旺的炉子和一块铁板来了,和唐晓芙一起烤红薯卖,唐晓兰负责算账和收钱。

    两个人一起烤红薯,卖的就快多了,到下午四点钟左右,红薯已经卖了一大半,只剩一小麻袋了。

    母女三个只顾着做买卖,谁都没有留意到在争相买红薯的那些食客背后十几步的地方有一群不良青年正盯着他们的摊子,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接着就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唐晓芙看着脚边只剩下一小麻袋的红薯心里非常高兴,扭头对方文静道:“最晚卖到下午五点,所有的红薯就都能卖完了。”

    方文静用一双筷子翻着红薯,好让红薯均匀受热,笑眯眯的说:“卖完了好,卖完了好!省得这么好的红薯糟蹋了。”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红薯卖得差不多了,就剩下方文静和唐晓芙铁板上加起来不到二十个红薯。

    这时忽然走过来七八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上来二话不说,一脚就把唐晓芙和方文静的摊子给踢了。

    铁板、红薯、还有炉子里烧得火红的煤炭滚得到处都是。

    幸亏方文静和唐晓芙反应快,都往后连退了几步,再加上冬天衣服穿得多,所以没有被烫到,可是母女三个都受惊不小,都惊恐的看着那群不良青年。

    小黄就在附近转悠,在地上找吃的,有些小青年为了显示自己有钱,东西吃一半,故意扔一半,小黄看见了就会冲过去吃。

    这时见自己的主人被人欺负,立马冲了过来,和方文静母女几个站在一起,冲着那群不良青年狂吠。

    方文静马上认出他们来,又是害怕又是气愤:“怎么又是你们?”说着,下意识把两个女儿护在身后。

    那几个不良青年把她母女三个团团围住,其中一个还用力推了一把方文静:“哟!你这个骚娘们儿胆子可真大,上次吃坏我们的肚子你居然还敢摆摊!”

    小黄立刻一跃而起,想咬那个男青年,被唐晓芙及时的喝住。

    这些个青年纯粹就是来搞事的,如果小黄先攻击咬了他,她母女三个就会很被动。

    唐晓芙听了方文静和这群不良青年的话就明白了,他们就是上次故意找方文静麻烦,并且向工商举报她们家食品不卫生的那几个不良青年。

    方文静努力使自己镇定,据理力争道:“我们家卖的都是油炸食品,原料不是红薯就是面粉,而且经过高温油炸,怎么可能吃坏你们的肚子!你们就是来搞事的!”

    那群青年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嘲笑的看着唐晓芙母女三个。

    其中一个青年坏笑起来:“哟呵!居然被你看出真相来了,那就更留不得你了!所以我们今天最后一次警告你,赶紧带着你的两个女儿滚回乡下去!不然还有你们好看的!”

    方文玉因为奉了余自珍的命,特意跑来看方文静母女三个到底有没有继续做生意。

    方文玉在方文静家门口没有看到她母女几个摆摊,以为她们真的被如意的仇家逼的不能摆摊了,心里很是高兴。

    方文静母女几个摆不成小吃摊就没有收入,看她们在城里怎么混得下去,最后肯定得灰溜溜的滚回乡下!自己还是她姐妹中混得最好的那一个!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逛逛司门口,无意中见到这里围了不少人,于是挤过来一看,见一群小混混在找方文静母女几个的麻烦,她高兴的都快跳脚了,在心里拼命的为那几个小混混呐喊助威,希望他们把方文静母女三个痛扁一顿,那才解她心头之愤。

    唐晓芙在心里做着快速的分析,既然这几个不良青年已经承认他们的确是来搞事的,可之前他们与她母女三个素不相识,不可能像发神经病似的无缘无故来找她们母女三个的碴儿。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是有人派他们来搞事的,听他们的口气,就是要把她母女三个逼回乡下去!

    她众多的仇家里面,能够有能力这么做的,只有沈茹芸和杜鹃!

    唐晓芙从方文静的背后跨前两步,冷冷的对那一群人道:“我知道,你们是杜娟派来的!你们尽管搞事!你们怎么对付我们母女三个,我会加倍都会还到杜鹃身上的!你们回去问问杜鹃,她和我斗她赢过没有!”

    在最后关头,唐晓芙判断出来,这群人只有可能是杜鹃找来的,绝对不可能是沈茹芸!

    沈茹芸一把年纪了,并且做到师长的位置,为人处事肯定既有心机而且又稳重,绝对不会性急的明目张胆的叫人来打砸她的摊,这样太容易授人以柄。

    她要是出手对付她母女三个,只会使用阴招暗招。

    只有杜鹃沉不住气,为人又嚣张,所以会指使这群不良青年想用打砸她们摊位的方式,逼着她们快滚。

    那几个青年见唐晓芙说出他们背后的指使者来,都怔了一怔。

    其中一个大概是这群不良青年的领头者,说了一声:“别被这小妞唬住了,我们今天就要把她们打的屁滚尿流,看她们滚不滚回乡下去!”说着,带头向唐晓芙母女三个冲上来。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